第10章炸开泄洪口

    第10章炸开泄洪口

    孔志宏和县长史卫朝赶到山前村,冒着暴雨,找到了张茂全的家。

    萧眉他们都没有睡觉,三个人坐在客堂间说话。

    看着暴雨越来越大,萧眉更没有心思休息,她在担心志远的安全。

    后面的河水在继续暴涨,发出震耳欲聋的怒吼。

    老人家的院子没有院墙,只是篱笆,透过篱笆,萧眉看到了两辆车停在了院子前。

    车灯下,几个人下了车,走了过来。

    他们开始叫门。

    夏晴看着萧眉道:“董事长,这么晚了,下着雨,他们是谁?来干什么?”

    萧眉摇摇头道:“不知道,去开门看看。”

    两人打着伞,打开了大门。

    县长史卫朝借着汽车的灯光,看着两位开门的漂亮女子,他连忙躬身道:“请问,您是?欧阳书记在吗?”

    史卫朝的话,让乡书记孔志宏一愣,看到县长的神情这样恭敬,孔志宏吓了一跳。

    什么?县长史卫朝怎么会称呼他为欧阳书记?那个叫欧阳志远的年轻人,怎么会是欧阳书记?哪里的书记?什么级别的书记?

    在官场中,只有下级对上级,才有这样恭敬的神情。

    这一瞬间,孔志宏有点糊涂了。

    萧眉看着这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进来就问欧阳致远在吗?称呼志远为欧阳书记,这人难道认识欧阳致远?

    萧眉道:“请问,你们是?”

    县长史卫朝连忙满脸堆笑道:“我是台山县的县长史卫朝,特来向欧阳书记汇报工作的。”

    萧眉一听这人是台山县的县长史卫朝,就知道,史卫朝已经知道了志远的身份了。

    萧眉道:“欧阳书记去了官庄乡水库大坝查看险情去了。”

    县长史卫朝一听欧阳书记去了官庄乡水库大坝,他立刻道:“谢谢,我们马上去水库大坝。”

    史卫朝向萧眉告辞,快步走向轿车,他中间,还跑了几步。

    史卫朝有点后悔了,自己为什么不早去水库的大坝?要是自己在大坝上,被欧阳书记看到,欧阳书记肯定会对自己有好印象的。

    乡书记孔志宏连忙在后面跟着,他的心里涌起了惊涛拍岸。

    到了车里,县长史卫朝大声道:“去官庄水库大坝。”

    车子快速地开向水库的方向。

    孔志宏看着县长史卫朝,低声道:“史县长,欧阳书记是哪里的书记?”

    史卫朝看着车窗外密集的雨柱道:“天泉市新任市委书记。”

    “您……您是说……新任的市委书记?”孔志宏顿时目瞪口呆,心脏狂跳起来。

    这怎么可能?孔志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欧阳志远才多大?最多有二十五岁吧?竟然是新任的市委书记?

    新任的市委书记来到了官庄乡?

    乡书记孔志宏呆了好一会,才清醒过来。怪不得县长史卫朝冒着暴雨,要来拜见欧阳志远,人家早就知道了,欧阳志远是新任的市委书记。

    欧阳书记来到官庄乡,就把李秀菊抓了起来,看样子,乡长卢飞和副县长李御庭危险了。

    卢飞?嘿嘿,这个嚣张的家伙,从来不把我放在眼里,你平时借着李御庭,就和李秀菊搅合在一起,做了很多坏事,我看呀,你这次,是在劫难逃。

    好在自己不吃不贪,应该没有什么事。

    当轿车来到官庄乡大坝公路上的时候,就看到,大坝上灯火通明,很多人在抢运沙袋。

    两人连忙走下去。

    史卫朝和孔志宏都看到了,几个警察,正拿着手铐,扑向一个一身都是泥水的年轻人。

    史卫朝仔细一看,吓了一跳,冷笑道道:“孔志宏,你们乡的警察,要抓欧阳书记呢。”

    孔志宏一听,吓得脸色都绿了,那个身穿蓑衣,戴着斗笠的年轻人,是欧阳书记?

    孔志宏连忙跑过去,大声呵斥道:“方志,住手,你想干什么?”

    方志一看乡长孔志宏来了,他连忙道:“孔书记,您来的正好,这个胆大包天的东西,竟然敢砸卢乡长的车,我把他铐起来,狠狠地修理他。”

    孔志宏看到了好几个人给身穿西装、打着领带,身上一尘不染的卢飞打着伞,卢飞正铁青着脸,他知道,卢飞完蛋了。

    欧阳书记一身泥水的在搬运沙袋,你卢飞竟然站在那里,欧阳书记不砸你的车,砸谁的车?

    孔志宏瞪了一眼方志,低声喝道:“滚一边去。”

    方志一听乡书记孔志宏自己滚一边去,这让他一愣。

    卢飞看到了县长史卫自己打着伞站在那里,正盯着自己,这让他大吃一惊,县长史卫朝竟然亲自来了。

    卢飞连忙跑过来,躬身道:“史县长,您……您怎么亲自来了?”

    后面几个打伞的,连忙跟过来,继续给卢飞打伞。一律弯着腰,似乎永远挺不直似的。

    史卫朝看也没看卢飞,快步走道欧阳志远面前,伸出双手道:“欧阳书记,您好,您亲自来大坝了。”

    欧阳志远看着快步走来的史卫朝,他知道,史卫朝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从燕京出发前,欧阳志远调看了天泉市的官,还有下面八个县的官,很多官员的照片简介,都挂在站上,欧阳志远一眼就认出来,这人是台山县长史卫朝。

    欧阳志远伸出了满是泥巴沙子的手,史卫朝顾不得志远手上的泥巴,他毫不迟疑的握了下去。

    欧阳志远看着史卫朝道:“史县长,山洪下来,我来看看大坝的情况。”

    所有的人,看着县长史卫朝恭敬的和这个一身泥水和沙子,全身湿透的欧阳志远握手,而且称呼对方为欧阳书记,都惊呆了。

    欧阳书记?哪里的书记?有这么年轻的书记吗?

    乡长卢飞没想到县长史卫连正眼都没有看自己一下,这让他很是纳闷,脸上无光。

    但人家是县长,自己即使很生气,敢表现出不满吗?

    紧接着,他就看到,县长史卫朝紧跑几步,很远就伸出双手,躬身恭敬的去握那个砸了自己汽车的家伙的手,并恭敬的称呼对方为欧阳书记?

    这个情景,吓了卢飞一跳。

    自己刚刚还要把这个人抓起来,但史县长却毕恭毕敬的去和欧阳志远握手,恭敬的称对方为欧阳书记。

    这人到底是谁?

    乡书记孔志宏走到卢飞面前,低声道:“他就是天泉市新任的市委书记欧阳志云,卢飞,你完蛋了。”

    孔志宏差点大笑起来,但他忍住了。

    卢飞平时就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很多事情,根本就不向自己汇报,嘿嘿,这次,卢飞倒霉的时候到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他是新任的市委书记?

    卢飞只觉得眼前发黑,大脑一片空白。

    身为新任市委书记的欧阳志远,亲自到大堤上,一身泥水的去抗沙袋,而自己却要在车里休息,自己这不是作死吗?

    想到这里,卢飞双腿一软,扑通一声,坐在了泥水里。

    县长史卫朝看着众人大声道:“同志们,这位和你们一样一身泥水,不怕脏不怕累抗沙袋的,就是咱们天泉市新任的市委书记——欧阳书记。”

    县长史卫朝的话,如同一块巨石投进了水里一样。

    什么……他就是咱们新任的市委书记?

    这么年轻的市委书记呀?我刚才差点摔倒,他还扶了我一把。

    欧阳书记?和咱们一起运沙袋?这……这是真的?

    人们顿时议论纷纷,眼里都露出惊异敬佩的神情。

    水文站长叶磊的嘴巴张的很大,他想不到,始终和自己一起抗沙袋的年轻人,是新来的市委书记。

    一直和欧阳志远作对的警员方志,还有副所长丁鑫,两人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这……这怎么可能?

    方志吓得脸色一会变白,一会变黄。

    欧阳志远看着上游汹涌狂奔而来洪水,洪水已经接近警戒线了。

    欧阳志远脸上的担心更厉害了,他看着县长史卫朝道:“史县长,洪水越来越大,你立刻调人来,全力确保大坝的安全,另外,派人立刻让河岔口的百姓撤离。”

    史卫朝忙道:“好的,欧阳书记,我马上调人。”

    史卫朝看着乡书记孔志宏道:“孔志宏,立刻召集后备力量,全力保证抗洪的物资到位。”

    孔志宏忙道:“是,史县长。”

    史卫朝瞪了一眼还坐在地上的卢飞,大声道:“卢飞,你马上去河岔口村,让村书记和村长带村民立刻撤离,要是丢下一个村民,我拿你试问。”

    卢飞连忙爬起来,惊慌失措的道:“是,史县长。”

    卢飞带着人,快速的跑向河岔村。

    欧阳志远看着叶磊道:“把所有的放水闸,全部打开,一个不留。”

    叶磊道:“欧阳书记,已经全部打开了。”

    欧阳志远看着还在上涨的洪水道:“有预留的泄洪河口吗?”

    叶磊忙道:“有两处。”

    “走,带我看看。”欧阳志远大声道。

    众人连忙快速的来到预留的泄洪口。

    欧阳志远看着泄洪口,皱起了眉头。预留的泄洪口,都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炸开。

    “不好了,大堤出现了漏洞!”一声惊恐的声音在远处传来。

    这一声喊叫,让所有的人一惊。

    欧阳志远对着叶磊大声吼道:“立刻准备炸开泄洪口。”

    叶磊大声道:“是,欧阳书记。”

    欧阳志远带着人,冲向大堤的漏洞。

    欧阳志远一看到那个漏洞,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大堤上方的水面上,一个直径七八米的巨大恐怖漩涡,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在高速的旋转。

    大堤下,一个恐怖的暗洞,在疯狂的扩大。

    沙袋投进去,就像洒芝麻粒一样,根本不起作用。

    大堤马上就要决口。

    欧阳志远立刻看着孔志宏,大声吼道:“加快河岔口村民的撤离,快去。”

    孔志宏大声道:“好的,欧阳书记。”

    孔志宏说完,立刻一边打电话,一边冲向河岔村。

    “炸开泄洪口!”

    欧阳志远的声音,震耳欲聋。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