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暴雨险情

    第8章暴雨险情

    听着远处震耳的山洪咆哮,欧阳志远的脸上露出了担心的神情。

    上午路过官庄水库的大坝,水库的水已经很满了,现在,下这么大的暴雨,官庄水库能安全无恙吗?

    欧阳志远站起来,轰隆一声,一道闪电在屋顶上面炸响,震耳的霹雳声,仿佛世界的末日来临一般。

    透过后窗户,借着闪电的光芒,欧阳志远看到河水在暴涨。

    老人家的平房,建在一个高岗上,居高临下,能看到不远的河面,后面的河叫西伽河,河水注入官庄水库。

    官庄水库是台山县最大的一座水库。

    “张大爷,今年的雨水偏多吗?”欧阳志远问道。

    “欧阳同志,今年的雨水是偏多点,多集中在了七月份,你看这雨,下得很厉害。”老人站起来,拿出一个手电筒,照着外面密密麻麻的雨点。

    “张大爷,咱们的官庄水库能经受住这样的暴雨吗?”欧阳志远又看了看后面的河面,河面还在往上涨。

    张大爷摇摇头道:“这个水库是个老水库,我年轻的时候,参加了这个水库的建设,有60年了,去年下暴雨的时候,出现了险情,差点裂了口子,幸亏当时人多,堵住了,今年又花了很多钱加固了,不知道能不能抗得住这么大的山洪?”

    “去年差点决口?”欧阳志远一听,吓了一跳。

    “是的,当时的雨,也是这么大。”张大爷的脸上也是露出了担心的神情。

    欧阳志远猛然想起来,上午经过官庄水库的时候,看到水库大坝的不远处,就有一个村庄,这让他心里更加不安起来。

    欧阳志远忙道:“张大爷,水坝下面的那个村庄叫什么?那个村庄为什么建在水坝不远处?”

    老人忙道:“那个村庄叫河岔口村,是先有了河岔口村,后来才修建的大坝。”

    看着外面雷电交加,欧阳志远道:“张大爷,借我手电筒用一下,我去官庄水库看一下。”

    “什么?致远,下了这么大的雨,你要去水库?”萧眉连忙站了起来,一脸担心地看着志远。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我担心那水库的安全,水库下面,是一个村子的人命。”

    “我和你一起去吧。”萧眉走到欧阳志远的身边。

    “不行,外面有雷电,风太大,你还是在家里休息。”欧阳志远当然不舍得萧眉去冒险。

    “我带欧阳同志去。”张大爷连忙找了两件蓑衣,外面的风太大,根本不能打伞。

    欧阳志远看着八十多岁的张大爷,他很是感动,连忙道:“张大爷,你老这么大的年纪,你还是不要去了,我知道去水坝的路,再说了,水坝上,肯定有值班的。”

    张茂全笑道:“我的身体很强壮,没事,走吧。”

    “老头子,小心点。”张茂全的老伴连忙吩咐道。

    欧阳志远和张茂全老人上了一辆越野车,开向官庄水库大坝。

    水库值班的有两个人,是乡水文站的杜毅和侯玉强两人。

    两人站在大坝上,看着水位还在向上升,两人的脸上露出了焦急的神色。

    杜毅道:“快向站长汇报吧,水位还在上升,距离水位警戒线还有一米。”

    侯玉强点点头道:“我打电话。”

    侯玉强连忙拨打水文站长叶磊的电话。

    叶磊接到电话后,立刻给乡长卢飞打电话。

    现在的卢飞,已经是热锅上的蚂蚁。

    李秀菊被抓了起来,这让他很是震惊和惊恐,李秀菊的很多事,他都参加了。

    李秀菊的大哥是副县长,黄健竟然抓了李秀菊,难道他不怕副县长李御庭?

    要是李秀菊交代了问题,自己肯定也跑不掉。

    电话铃响了,吓得卢飞一哆嗦。

    他一看号码,是乡水文站长叶磊的电话。

    下这么大的雨,叶磊打电话来干嘛?

    卢飞按下接听键,电话里传来了叶磊的声音。

    “不好了,卢乡长,官庄乡水库的水位就要接近警戒线了。”叶磊的声音带着惊慌。

    水库的大坝要是出了事,站长叶磊要负责任的。

    卢飞一听,顿时吓了一跳,官庄乡水库大坝,去年就差点决口,今年春天,刚刚修好加高加固,但水位要是到了警戒线,仍旧很危险,毕竟是几十年的老水库了,水库下面就是两千多口子人的河岔村,这要是决了口子,自己更是完蛋了。

    卢飞忙道:“叶磊,不要慌,你马上组织你的抗洪抢险队上大坝,我随后就到。”

    叶磊一听乡长卢飞要来大坝,他连忙道:“好的,卢乡长。”

    卢飞开始准备去官庄水库,不一会,自己的专车就到了。

    卢飞上了轿车,他沉思了一下,开始拨打乡党委书记孔志宏的电话。

    自己去大坝受罪,也不能让孔志宏在家里享福。

    乡书记孔志宏在家里正在吃饭,他同样知道了李秀菊的事。

    李秀菊被抓,孔志宏一点都不感到奇怪,这个女人被抓,是早晚的事。

    乡长卢飞经常和这个女人搅合在一起,李秀菊被抓,卢飞绝对跑不掉。

    卢飞呀卢飞,你聪明过头了。

    李秀菊人家背后有李御庭,你背后有谁?

    黄健敢抓李秀菊,肯定是有人支持,自己还是不参与为好。

    自己也就是一个小小的乡书记,混到退休就行。

    电话铃响了,孔志宏接了过来。

    “孔书记,官庄大坝的水位接近了警戒线,出现了险情,我正在赶往水库的大坝。”电话里,传来了乡长卢飞焦急的声音。

    孔志宏一听官庄水库大坝出现了险情,吓了他一跳。

    他知道,这个水库的大坝已经不行了,五十多年的老水库了,去年就差点决口,在春季大修了一次,今年的雨季更猛,这要是决了口,自己可是官庄乡一把手,是要负主要责任的。

    孔志宏连忙道:“卢乡长,立刻组织人上大坝,让胡岔村的村民做好转移的准备,我马上就到。”

    卢飞一听孔志宏马上就到,他笑了,连忙道:“好的,孔书记。”

    卢飞让秘书把所有的副乡长和各个部门的主要领导,组织自己单位的抗洪抢险突击队,前来大坝报到。

    孔志宏连忙让人备车,他同样不敢怠慢。

    坐上开往官庄水库大坝的轿车,孔志宏立刻拿起电话,拨打主管抗洪抢险的副县长李御庭的电话。

    李御庭现在就在自己的家里。

    妹妹李秀菊被抓,这让李御庭暴跳如雷,很是恼火。

    公安局长黄健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李御庭在知道自己的妹妹被抓到县城后,他立刻就想去找县长史卫朝,让史卫朝给他做主。

    但是,早就知道这件事的县长史卫朝却躲了起来。

    县长史卫朝知道,公安局长黄健在李秀菊家搜出了毒品和走私的文物,这让史卫朝很是吃惊。

    贩卖毒品和走私文物,都是重罪,李秀菊这不是找死吗?

    史卫朝并不是不帮自己的亲信李御庭,敏锐的他立刻让人调查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他得到了一个消息,那就是,有一个叫欧阳志远的年轻人报的案。

    史卫朝立刻通过关系让省里的一位同学,查了欧阳志远的资料和那两辆越野车的来历。

    当他接到传真的时候,大吃了一惊。

    欧阳志远的资料,让他冷汗淋淋。而且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欧阳志远将要担任天泉市的市委书记。

    看到这个消息,县长史卫朝知道,谁也救不了李秀菊,李秀菊死定了。

    自己更不能救副县长李御庭。自己要是救李御庭,肯定会连累自己的。

    县长史卫朝连忙坐上车,顾不得下雨,就敢忙奔向官庄乡。

    李御庭没找到县长史卫朝,他感到了不好,心里顿时忐忑不安起来。

    一种不好的感觉,充满着他的心头。

    这时候,官庄乡书记孔志宏的电话到了。

    李御庭接了过来。

    “李县长,官庄乡的水库大坝水位,接近了水位警戒线,随时就有险情出现。”孔志宏焦急的道。

    正在气头上的李御庭一听,他顿时暴跳如雷的道:“这么一点的事,还要向我汇报?要你们有什么用?你们都上大坝,要是大坝决了口,都别上来了。”

    李御庭狠狠地按死了电话。

    他已经没有心思再管这些事了,他在做最坏的打算。

    妹妹李秀菊做了什么事,他开始的时候,并不知道,但妹妹的很多资金,还有很多工程,都是自己亲自交给妹妹做的。后来,他隐隐的察觉到了妹妹在贩毒和走私文物,这让他吓出了一身冷汗。

    刚开始,他还坚决的反对,但当几百万的钞票摆在他面前的时候,李御庭动摇了。

    内心的贪婪,让他不再反对,而是经常提供帮助,最后,甚至参与了。

    其实,李御庭已经不缺钱,但他控制不了自己的那颗贪婪的心。

    有谁会嫌自己的钱多呢?

    现在,妹妹被抓,她能有江姐的那种意志吗?会不会供出来自己?

    李御庭还心存侥幸,自己的妹妹,不会供出自己的,自己可是他的亲哥哥。

    孔志宏一听副县长李御庭在发火,吓得他连忙挂上电话。

    但是,大坝要是真的决口,这个责任,自己担当不了,副县长李御庭暴跳如雷,自己还是向县长史卫朝汇报吧。

    县长史卫朝的车,被一条小河拦住了去路。

    这段路本来地势较低,平时是没有水的,但现在,下了暴雨,就成了小河。

    车子过不去了,他只能走下车来。

    这时候,乡书记孔志宏的电话到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