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录口供

    第五章录口供

    易志海忙道:“陶所长,我们刚从山前村回来。”

    陶志勇一听两人刚从山前村来,沉声道:“你表姐李秀菊现在就在山前村,带人去打张茂全,你没看到?”

    易志海连忙道:“没看到呀?张茂全家的树被人砍了,我和邱军去勘探现场,正在调查这件事。”

    陶志勇盯着易志海,冷声道:“易志海,你是装糊涂吧?你调查个屁?你表姐砍了人家的树,你能不知道?人家已经告到黄局长那里了,我先告诉你,要是李秀菊的事,连累了我们派出所,我首先饶不了你。”

    易志海一听陶志勇这样说,他不由得一愣。

    坏了,这件事要是捅到上面去,就怕要麻烦,等一会,我给表哥李御庭打个电话。

    嘿嘿,陶志勇,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一个小小的派出所长而已,你饶不了老子,你能把老子怎么样?我表哥一个眼神,就能让你从这个所长的位置上滚蛋,妈的,你真不知道,自己能吃几碗干饭?

    老子是我表哥安排进来的,你敢开除我?

    邱军连忙道:“陶所长,我们快去山前村帮看看吧,别出了什么事?”

    陶志勇冷哼一声道:“多叫上几个人,马上走。”

    陶志勇说完,坐进自己的专车,开了出去。

    邱军又叫了几名警察,坐上车,跟在后面。

    易志海走向另外一辆警车,他坐进车里,连忙给表哥李御庭打电话。

    副县长李御庭早就接到了别人打来的电话,告诉了妹妹李秀菊的所作所为。

    这把李御庭吓了一跳

    妹妹神经病了?怎么会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那样的话?

    那两女一男的过路人是谁?

    那个年轻的男人,竟然直接给公安局长黄健打了电话,以黄健的性格,他肯定会过问这件事的。

    自己一直让妹妹低调一点,不要太显摆,就是不听自己的,现在,果然出事了。

    妹妹做出来的那些事,每一件,都够进监牢的。

    现在,要弄清楚,那个年轻人是谁?是干什么的?

    李御庭拨通了公安局长黄健的电话。

    黄健快到官庄乡了,他一看副县长李御庭的电话到了,连忙接了过来。

    李御庭的电话来的好快,他肯定知道了自己妹妹的事。

    看样子,报案的人说的那些,都是真的了。

    那些事都是真的话,怎么办?抓起来李秀菊?如果把李秀菊抓起来,那一定会得罪副县长李御庭的。

    李御庭这个人是个睚眦必报的人物,很多得罪他的人,都被他找借口狠狠踩在脚底。

    到了山前村,弄清情况再说。

    黄健安下了接听键。

    “李县长,您好。”黄健连忙问好。

    “呵呵,黄局长,我妹妹李秀菊的事,你知道了吧?”李御庭开门见山的直接说问题。

    “我知道了,李县长,我马上就到山前村。”黄健连忙道。

    李御庭沉声道:“黄局长,这是有人要陷害我妹妹,我希望你能秉公办理。”

    李御庭直接给这件事定性为有人陷害自己的妹妹,他这是在暗示黄健,这件事,就是陷害,希望黄健不要多事。

    黄健能做到公安局长这个位置,他也不是傻子,这件事,自己也做不了主,要真是报案人说的那样,李秀菊做了那么多的坏事,这件事能盖得住吗?

    自己也负不起这个责任,还是要向政法委蔡书记汇报的。

    想到这里,黄健忙道:“李县长,我马上就到山前村,查明情况后,再向您汇报。”

    李御庭沉声道:“好,我等你的消息。”

    李御庭刚挂上电话,易志海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表哥,不好了,表姐出事了。”易志海很是焦急的道。

    “你都是一名警察了,慌什么?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李御庭沉声的呵斥着易志海。

    易志海忙道:“表哥,我们派出所长陶志勇带人去了。”

    李御庭道:“你也去吧,黄健带人马上就到,你随时把情况报告给我,知道吗?”

    “黄局要亲自来?好的,表哥,我马上去。”易志海连忙发动警车,跟了上去。

    派出所长带着人,赶到山前村的时候,就看到,现场围了很多人,二十几个小痞子,全都倒在地上呻吟着,而李秀菊跪在地上,还在声泪俱下地讲着自己做的坏事。

    这让陶志勇愣住了,李秀菊怎么会这样?神经病了?怎么会把自己做的事,主动地说出来?

    陶志勇连忙走过去,拉着李秀菊道:“李总,你怎么了?”

    周围的村民们一看警察来了,很多人连忙躲得远远的。

    李秀菊看也不看陶志勇,只是低着头道:“我有罪,我偷砍人家的树、逼死了人、我开赌和场、放高利贷……。”

    陶志勇皱了一下眉头,站起身来,他看到了一个年轻人和两个漂亮的女人,就是他们报的案?

    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陶志勇看到欧阳志远,心里暗暗地生气,你一个过路的人,管什么闲事?和你有什么关系?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没事找刺激?

    陶志勇走了过来,看着欧阳志远冷声道:“是你报的案吗?你叫什么?”

    欧阳志远看到了开来了两辆警车,警车上下来好几位警察,派出所长陶志勇走了过来,易志海和邱军也在中间。

    欧阳志远看到过派出所墙上的编制,上面有所长陶志勇的照片。

    欧阳志远道:“我叫欧阳志远,正好路过这里,就看到这个叫李秀菊的女人,带着二十多名打手,来殴打张茂全老人,官庄乡的治安怎么会这样差?光天化日之下,纠集这么多的黑社会人员,来殴打老人,县里和市里没有人过问吗?”

    欧阳志远?自己没听说过这个人?还是先把李秀菊带到派出所去吧,别让这个女人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陶志勇看了一眼欧阳志远,不耐烦的道:“欧阳志远,你跟我们去派出所录口供。”

    陶志勇又转过身道:“邱军,把李秀菊带走。”

    邱军带着警察架起了李秀菊,走向警车。

    欧阳志远道:“陶所长,现场录口供吧,我刚从你们派出所回来。”

    陶志勇一愣,看着志远道:“你去过派出所?”

    欧阳志远道:“李秀菊偷砍了张茂全老人的树,我和老人一起到派出所报案的。”

    陶志勇冷声道:“那更应该去派出所录口供了。”

    欧阳志远沉声道:“陶所长,我没有时间去派出所,请你现场录口供。”

    陶志勇冷笑道:“欧阳志远,你没有时间录口供?你倒有时间管闲事?你既然报了案,你不去录口供,我们怎样破案?”

    欧阳志远道:“按照录口供的规定,可以现场录口供的,我知道,有这一条规定。”

    陶志勇之所以想把志远带到派出所,他是想把这件事压下去,如果这件事闹大了,说不定会把自己牵连进去。

    到了派出所,顺便查一下欧阳志远的底细,如果欧阳志远没只是一般的人,嘿嘿,自己要好好的问问这个王八蛋,为什么要管闲事?这不是给老子添麻烦吗?

    但现在,这个叫欧阳志远的家伙竟然不去,这让他很恼火。

    欧阳志远还很熟悉录口供的规定,现场录口供也是可以的。

    看来,只有强制欧阳志远去派出所了。

    想到这里,陶志勇哦冷哼道:“没有这个规定吧,来呀,把欧阳志远带走,去录口供。”

    陶志勇一下命令,易志海和方志跑了过来。

    这两个家伙,恨死欧阳志远了,特别是易志海,更是恨欧阳志远恨得牙痒痒。

    欧阳志远打了自己一巴掌,现在,又告了表姐李秀菊,嘿嘿,报仇的机会来了。

    易志海冷笑道:“欧阳志远,跟我们走一趟吧。”

    方志狞笑道:“欧阳志远,你要是不去派出所,我可要铐着你去了。”

    方志的手里,多出了一副手铐。

    欧阳志远盯着两个家伙,又看了一眼陶志勇道:“怎么?想打击报复吗?要用强的?”

    陶志勇冷哼道:“不要说得这样难听,让你去,只是录口供而已,走吧。”

    欧阳志远冷哼道:“没时间!”

    陶志勇冷笑道:“由不得你了,带走。”

    易志海和方志扑了过来。

    “住手!”一声低喝,从后面传了过来。

    公安局长黄健走下警车,脸色极其难看。

    陶志勇没想到,黄健竟然亲自来了,这让他心里一沉,脸色有点苍白。

    自己本来想把这件事压下去,但黄健来了,这件事,就怕要麻烦了。

    如果李秀菊被黄建带走,自己派出所所长的位置,就不保了。

    黄秀菊要是乱说,自己说不定会进监狱。

    陶志勇连忙迎了上去,很远就伸出双手道:“黄局长,您怎么亲自来了?”

    黄健握了一下陶志勇的手,沉声道:“怎么,陶志勇,为什么要抓人?”

    陶志勇连忙道:“不是抓人,黄局,我们是想请报案的欧阳志远同志去派出所录口供。”

    萧眉冷哼一声道:“你们睁眼说瞎话,不是抓人,手铐拿出来干么?”

    夏晴大声道:“把报案的抓进去,你们难道想要灭口吗?这件案子,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内情?”

    萧眉和夏晴的话,让陶志勇的脸色变得铁青。

    “奥,欧阳同志,是你报的案吗?你在哪里工作?”黄健一眼看到了两辆越野车,挂的都是燕京的拍照,这让他的心里一沉。

    刚才,陶志勇说了,这个年轻人叫欧阳志远。

    这里距离燕京不远,这三个人说不定是燕京的官三代,没事闲的慌,来找刺激玩的。

    陶志勇这个笨蛋,真是瞎眼了,也不看看人家的行头,就这俩辆越野车,价值肯定在几百万,这种人也是你能招惹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