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报警

    第4章报警

    李秀菊长着一张阔嘴,颧骨高耸,两只眼睛眼白多眼黑少,一脸的凶相。

    这个女人不仅长相丑陋还非常恶毒。

    张茂全老人已经八十多岁了,却被李秀菊骂为老不死的,还要拆了人家的老骨头,这个女人真是穷凶极恶,不可理喻。

    二十几个小痞子,手里拎着棍棒,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老人张茂全吓得直哆嗦,脸色煞白。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大步跨了出来,挡在老人面前,大声喝道:“住手!”

    这一声住手,如同炸雷一般,震得所有人的耳膜,嗡嗡作响,吓得那些小痞子们一愣,顿时停住了。

    李秀菊嘴里叼着一支烟,狠狠地吸了一口,斜着眼睛瞟了一眼欧阳志远,鼻子里冷哼了一声道:“小白脸,你就是老东西家的那个不知死活的亲戚?我劝你还是识相点,少给你老娘我惹事!”

    欧阳志远看着这个让人讨厌的女人,冷声道:“人在做,天在看,这事我管定了!”

    “哼,你胆子贼肥,竟然管到老娘头上来了,今天不把你这张小白脸砍成破瓜脸,老娘就不姓李。”李秀菊狞笑着盯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冷声道:“张茂全老人的树,是你带人砍的?老人家的儿子,是你逼死的?”

    “噗!”李秀菊张嘴把烟屁股吐到欧阳志远的脚下,恶狠狠的道:“就是我砍的,你能把老娘怎么样?张茂全的儿子欠了我的钱,我就砍他老子的树抵债,张同国欠了我的钱,他想一死百了,门都没有,他欠的帐,都要由他老子张茂全来偿还。”

    李秀菊的吐沫星子,喷得像撒水枪一般,欧阳志远赶紧测过脸。

    一边的张茂全气得浑身发抖,他用颤抖的手指指着李秀菊道:“你逼死我儿子,你个杀人凶手。你骗我的儿子去你开的赌和场赌钱,然后派人殴打威吓,逼迫他还债,我儿子受不了你的逼迫,才喝药自杀,你个杀人凶手……。”

    老人哭诉着,泪流满面。

    “你个老不死的,你活腻味了是吧,给我打,打死了扔山上喂狗!”李秀菊的脸色变得极其狰狞,如同恶魔一般。

    几个小痞子嗷嗷叫着,挥舞着木棍,冲了过来。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出手,嘭嘭就是几脚。

    “砰砰砰……。”几个小痞子被欧阳志远踢得飞了出去,其中一个小痞子正砸在正在狂叫的李秀菊身上,直接把李秀菊砸倒在地。

    远处看热闹的人,顿时哄笑起来。

    那些受到过李秀菊欺压的老百姓们,恨不得拍手,今天,终于出了一口恶气。

    “上,都给老娘上,打死这个小王八蛋。”李秀菊从地上爬起来,嗷嗷的嚎叫着。

    自古就是鬼怕凶人,这些小痞子一看,欧阳志远转眼就打倒了自己好几个同伴,他们不是傻子,一时都不敢硬冲了。

    李秀菊一看自己手下的人不敢冲过去,顿时气得破口大骂道:“平时白养了你们这些饭桶,快,冲过去,给老娘打,一人多加一百块钱。”

    有钱能使鬼推磨,那些小痞子们一听每个人增加一百元钱,立刻嗷嗷叫着,冲了过来。

    这些人真是好逸恶劳,没有脑子。一百元钱,就把自己给卖了。

    这些人是不折不扣的人渣。

    欧阳志远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拳打脚踢,眨眼间,十几名小痞子,全部被他放倒在地。

    夏晴看得目瞪口呆,心道,欧阳书记好厉害呀。

    看热闹的人,看着地上被打倒的小痞子,都捂着嘴笑。

    这些平时专门打人的小痞子,也有今天?真是大快人心呀。

    张茂全老人一看,欧阳同志一个人竟然打趴下了这么多的坏人,这让老人很是惊异。

    “你……你……。”李秀菊一看欧阳志远竟然一个人打趴了自己所有的手下,吓得李秀菊浑身哆嗦。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李秀菊,你偷开赌和场,鱼肉相邻,逼死人命,偷盗树木,横行霸道,你还不交代你的罪行?”

    欧阳志远直接对李秀菊进行催眠。

    李秀菊只觉得脑子变成一片空白,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失声痛哭道:“我该死……我不是人,我干了很多的坏事,我开了赌和场、盗伐树木、逼死人命……。”

    李秀菊的反常举动,吓了众人一跳,这个女人怎么了?犯神经病了?

    紧接着,李秀菊声色泪下的讲述着自己怎样设计让张同国进入赌和场,让张同国输钱,然后采用逼迫殴打的方法,逼死了张同国,又讲了很多见不得人的勾当,包括逼死了另外几个人的经过。

    周围的群众,听得目瞪口呆。

    这个臭娘们,干了这么多的坏事呀,她怎么会自动说出来?

    欧阳志远拿出了电话,拨通了台山县公安局长黄健的电话。

    黄健在办公室,正在看一件案子,他的电话响了,一看号码,是个陌生号。

    他犹豫了一下,接了过来。

    “你好,请问你找谁?”黄健低声道。

    欧阳志远道:“黄局长,你好,你们县官庄乡的李秀菊,你听说过吗?”

    黄健一愣,自己当然听说过李秀菊,她是副县长黄御庭的亲妹妹,在官庄乡是一个女恶霸,在县里也是个无人不知的人物,她在县里,有很大的一个工程公司。

    黄健道:“我知道这个人。“

    欧阳志远道:“你知道这个人就好,李秀菊带人在官庄乡偷盗树木、开设赌和场、逼死多条人命,带领二十多名小痞子,殴打山前村的张茂全老人,我现在,向你报警,请你出警,我在这里等你。”

    欧阳志远知道,如果让官庄乡派出所出警,他们肯定不敢抓副县长的妹妹,还是让台山县的公安局长来吧。

    黄健一听这话,吓了一跳,这人是谁?竟然让自己出警?官庄乡派出所是吃素的?

    李秀菊真的干了这么多的坏事?这人说的每一件事,都够抓起来判刑的。

    但是,李秀菊是副县长李御庭的妹妹呀。自己早就听说过,李秀菊做了很多过分的事,今天,碰到了铁板了?人家直接把电话,打到我这里来?

    这人敢向我打电话报警,肯定不是一般的人物。

    但这个人,到底是谁呢?

    黄健觉得事情有点复杂了,现在,市委书记杨尚国病故,市里面开始动荡起来,非常时期呀,自己还是小心一点好。

    黄健连忙道:“请问,您是………”

    欧阳志远道:“我只是一个过路的人,碰巧了,看到了不平的事,就问了一下。”

    黄健一听对方不肯透露自己是谁,他的顾虑更多了,他沉声道:“好吧,我半个小时后到。”

    黄健做事一直很小心,他不能确定给自己打电话的人是谁,自己还是去一趟为好。

    台山县城,距离官庄乡,也就半小时的路程。

    黄健走下办公室,拨通了官庄乡派出所长陶志勇的电话。

    陶志勇已经回到了派出所,刚睡着。

    在酒桌上,喝了不少,到现在还晕晕乎乎的。

    陶志勇最讨厌别人打搅自己睡觉。

    在派出所里,只要陶志勇午休,再大的事,也没有人敢喊他起床。

    手机的铃声一响,把陶志勇惊醒了。

    陶志勇很生气的拿起电话,大声道:“谁!”

    黄健一听陶志勇的语气,就知道他很有可能在睡觉。

    “陶志勇,是我!”黄健冷声道。

    陶志勇一听这个声音,吓了他一跳,连忙站了起来,毕恭毕敬的道:“黄……黄局,呵呵,我不知道您。”

    黄健沉声道:“少废话,李秀菊是怎么回事?”

    陶志勇一听黄局长亲自问李秀菊的事,他心里一沉,就感到不好。

    李秀菊在平时,没少请自己喝酒塞钱,今天,黄局怎么会亲自问起李秀菊的事了?

    “陶志勇,你哑巴了?快说!”黄健一声大吼,震得陶志勇的耳膜生疼。

    “黄……局,李秀菊没怎么呀?你听到了什么?”陶志勇结结巴巴的问道。

    “哼,李秀菊开设赌和场,逼死人命,盗伐树木,现在,正带领二十多名小痞子,去殴打山前村的张茂全老人,人家直接把报警电话打到我这边来了,你别说不知道,哼,我告诉你,陶志勇,要是李秀菊惹出了什么事,连累了台山公安局,我第一个撤了你,你立刻带人去山前村,马上……”黄建说完,挂上了电话。

    刑侦队长王涛带着人,正等着黄局长。

    黄健坐上车,直奔官庄乡。

    陶志勇一听黄局挂上了电话,他擦去脸上的冷汗。

    李秀菊这个臭娘们,刚刚还和自己在一起吃饭,这会就带人去打人了?

    李秀菊平时做事,太嚣张,她开赌和场逼死人,自己听说过,但自己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人家的大哥可是副县长李御庭,自己能惹起人家吗?

    现在,这些事,竟然有人捅到了黄局长那里,黄局让自己立刻带人去山前村,自己只能去看看。

    但是自己能把李秀菊抓起来?

    自己要是把李秀菊抓起来,李御庭能饶了自己?

    还是带人先去看看,做做样子。

    陶志勇连忙走出休息室,一眼就看到易志海和邱军回来了。

    易志海是李秀菊的表弟,问问他。

    “易志海,你表姐李秀菊在干嘛?”陶志勇大声道。

    易志海一听所长陶志勇问自己表姐的事情,他连忙道:“陶所长,我不知道呀?”

    陶志勇道:“跟我走,到山前村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