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狠毒的女人

    第3章狠毒的女人

    张茂全老人一听易志海的话,连忙争辩道:“易同志,不是一棵树,是一百多棵树。”

    易志海冷笑道:“一棵树和一百多棵树,有分别吗?你没看我正忙吗?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易志海本来就怀恨欧阳志远,现在,看到这个小白脸竟然陪着这个糟老头子来报案,更让他生气。

    夏晴一看易志海竟然这么不耐烦,直接撵人。这小丫头的脾气也很火爆,她立刻大声道:“你这是什么话?人民警察为人民,你是人民的警察,就应该为老百姓服务,你别忘记了,是老百姓的钱,养活了你们,我们现在来报案,你就要立案,你要是不立案,我们去县里的公安局,告你不作为。”

    “你……。”夏晴的话,让易志海的脸色很是难看,他的脸色变成了紫茄子。

    欧阳志远盯着易志海道:“你要是不立案,你就违反了报案的制度,我们可以向上面告你渎职。”

    易志海看到了欧阳志远严厉的目光,他的内心抽搐了一下,只能妥协,他摆摆手道:“进来吧。”

    民警邱军走了过来,他看到欧阳志远他们走进来。

    “你们干什么来了?”邱军看着张茂全问道。

    张茂全连忙把自家的和树木被盗伐的事情说了一遍。

    邱军看着易志海道:“给他们立案,做记录。”

    易志海道:“我正要给他们立案。”

    邱军这个人,为人比较低调老成,虽然他也在大坝上洗澡了,但当时几个人一起洗澡,他也就没有拒绝。

    邱军和易志海两个人给张茂全做记录立案。

    萧眉在看墙上的民警编制,还有每个民警的照片。

    这个嚣张的民警,叫易志海,另一个叫邱军。

    邱军看着张茂全问道:“这么多的树被盗伐,你有什么线索吗?”

    张茂全老人气愤地道:“有人看到,我的树是被李秀菊带人砍的。”

    “张茂全,你说什么?你说是李秀菊砍了你的树?你亲眼看到了?你有证据吗?你可不能乱说,乱说话,是要坐牢的。”易志海一听张茂全这样说,他立刻大声呵斥着张茂全老人,唾液星子乱飞。

    欧阳志远一看易志海反常的表情和语气,就知道,这个易志海和李秀菊关系不一般。

    张茂全一看易志海发脾气,他低声嘟囔着道:“我也是听人说的,不过,我家门前的几棵树,被他逼债,都砍走了。”

    萧眉看着易志海道:“易同志,你说话客气点,张大爷毕竟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对老人说话不要用呵斥的语气。”

    萧眉早就看不惯易志海这个人了,这种人也能当人民警察?

    易志海一听萧眉这样说,他冷哼一声道:“这位同志,请你出去吧,我们在办案,不要扰乱我们办案。”

    易志海直接让萧眉出去。

    萧眉冷笑道:“我们是来帮助老人报案的,你没有权力让我出去。”

    夏晴盯着易志海道:“我真怀疑你是怎么当上民警的?对待老百姓的态度这样恶劣,不负责任,还随便喝斥当事人,难道你是走后门当上的警察?”

    夏晴的话,戳中了易志海的心病,这让让易志海一下子暴怒起来。

    “你滚,滚出去!再不滚出去,老子把你铐起来。”因为恼怒,易志海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他用手指着夏晴,恶狠狠的狂叫着。

    邱军拉了一下暴怒的易志海道:“易志海,冷静一下。”

    夏晴一听易志海让自己滚出去,她气得满脸通红,大声道:“哼,你要铐我?你敢!我敢肯定,你不出一个星期,你这警察就干不成,肯定要滚蛋。”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易志海,我们报完案了,请你们马上出警破案。”

    易志海冷笑道:“现在,派出所就剩下我和邱军了,警力不足,我们还要在派出所值班,你们先回去在家候着,等我们有人了,再去现场勘察。”

    这家伙说的不是人话,有这样的警察吗?

    欧阳志远一听易志海拒绝出警,他冷冷地盯着易志海道:“我要你立刻出警,否则,我一个电话,就让你滚蛋。”

    欧阳志远差点让这个易志海气疯,要是张茂全老人自己来报案,早就让易志海这家伙撵走了。

    官庄乡派出所的民警,素质怎么会这样差?

    易志海被欧阳志远盯得发毛,他不禁后退了一步。

    邱军站起来道:“出警吧,勘察现场。”

    易志海一看邱军这样说,只好点点头。

    欧阳志远一看两人要出警,就带着张茂全老人,和萧眉、夏晴,走出办公室。

    易志海拿着电话,走向警车。

    欧昂志远一看易志海拿着电话,就知道,他要打电话,立刻聚精会神,调整自己的精气神,来听易志海在给谁打电话。

    易志海坐进了警车里,拨了一个号码。

    李秀菊正在和乡长卢飞一起吃饭,一起喝酒的,还有派出所长陶志勇。

    李秀菊请乡长卢飞喝酒,是特意感谢卢飞的。

    官庄水库的大坝加固和防护提加固的工程,卢飞都给了李秀菊。

    饭局差不多的时候,李秀菊的电话响了。

    她一看号码,是表弟易志海的,李秀菊站起来,走到外面的走廊里。

    “表姐,你派人砍了张茂全家的树?”易志海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出来。

    李秀菊一愣,张茂全家的树,是自己带人砍的。

    张茂全死了的儿子张同国欠了自己的钱。张同国死了,只好砍他老爹的树来抵债。

    李秀菊道:“是我带人砍的,张同国欠了我的钱,你是知道的。”

    易志海忙道:“表姐,刚才,张茂全来报案了。”

    “哼,这个死老头子竟然敢报案?你直接把他撵出去就行了。”李秀菊冷笑道。

    “我撵他们了,但是,陪同张茂全的,还有一男两女,他们不走,非得让我立案,态度强硬,我只好立案了,这三个人,好像是张茂全家的亲戚。”易志海恨死了欧阳志远,他知道,表姐李秀菊的脾气暴躁,自己这样一说,李秀菊肯定要带人去修理张茂全和那个小白脸的。

    “哼,就张茂全那个懦弱窝囊样,他家能有什么亲戚?上次,张同国死了,他们张家,就知道咧着臭嘴嚎哭,我也没看到他们家有什么厉害的狗屁亲戚?你立案了?难道要去查案?查你表姐?你别忘了,你的警察,是谁给你安排的。”李秀菊冷笑着道。

    易志海当然知道,自己能当上警察,是大表哥李御庭的关系。

    易志海连忙道:“我当然不会忘记是大表哥让我当上警察的,我哪里敢真的查表姐你呀,但张茂全的三个亲戚,不依不饶,非逼着我们出警,我和邱军现在就去勘察现场,我和表姐你说一声。”

    李秀菊一听易志海的话,顿时暴怒起来,大声道:“哼,我倒要看看,张茂全有什么厉害的狗屁亲戚。”

    李秀菊狠狠地关上了电话。

    欧阳志远的耳朵很灵敏,再加上他的功夫厉害,易志海的话,他听得很清楚。

    哼,果然不出所料,树木是李秀菊砍的,易志海和李秀菊有亲戚关系,两人竟然是表兄妹,易志海打电话,向李秀菊通风报信。这家伙能当上警察,是他大表哥安排的,那就是副县长李御庭安排的了。

    看来,这件事,副县长李御庭有责任。

    我倒要看看,李秀菊敢把自己怎么样?

    易志海打完电话,立刻开着警车,和邱军开向张茂全的杨树地,去勘察现场。

    欧阳志远开着车,跟在后面。

    易志海和邱军到了现场,拍了照,查了树桩的数目。

    看到警察在查树桩,很多村民只是远远的看着,当邱军要去询问他们的时候,所有的村民,顿时一哄而散,没有人敢和邱军说话。

    他们知道,要是李秀菊知道了,自己和警察说话,肯定会带人打上门的。

    整个官庄乡,没有不怕李秀菊的。

    邱军看着欧阳志远和张茂全道:“我们下去走访调查,你们回家等消息吧。”

    欧阳志远道:“我们要等几天?”

    邱军道:“一个星期吧。”

    易志海和邱军说完,开着警车离开了现场。

    天开始阴了起来,四周的乌云,慢慢上升,远处隐隐有雷声,要下雨了。

    张茂全看了看天,又看着志远道:“我还没有问你们的名字呢?今天的事,太感谢你们了。”

    欧阳志远笑道:“大爷,我叫欧阳志远,这是我的爱人萧眉,那个小姑娘叫夏晴。”

    张茂全连忙道:“要下雨了,欧阳同志,到我家里避避雨吧。”

    欧阳志远道:“好吧,老人家,那就打扰了。”

    张茂全的家就在离公路不远的山脚下。

    三个人找个平坦的地方,刚停好车,就看到两辆面包车和两辆轿车快速地开了过来。

    那几辆车停了下来,李秀菊带着二十多个小痞子,手里拎着棍棒,冲了下来。

    张茂全老人一看,吓得顿时哆嗦起来,连忙道:“欧阳同志,快带你媳妇和那个小姑娘躲起来,这些人打人都是往死里打,我儿子就是吃不住才自杀的。”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不要怕,老人家,我倒要看看他们敢怎么样?”

    萧眉立刻偷偷地录像。

    欧阳志远看到了一个满脸横肉的四十多岁,嘴上叼着烟的女人。

    这个女人长得人高马大,一双牛眼,透着凶光,狠狠地盯着欧阳志远,然后又看着张茂全,狞笑道:“你个老不死的,你是活腻味了?皮子痒痒了是吧?你那个死鬼儿子欠了我的钱,你妈的还想一死两清不成?我拿你的树抵债天经地义,你昏了头,还敢报案?今天,老娘要拆了你的老骨头,来呀,给老娘狠狠地打。”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