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章新加坡的李广天

    154章新加坡的李广天

    欧阳志远感受着爷爷的脉象。人就是一台机器,也要磨损的,运转不灵的,老了,气血就会衰竭。

    香港回归了,爷爷的心愿已经完成,他的心神就放松了。

    这就让他的身体加快了老化。

    爷爷的身体,在加速变老。

    现在,自己要做的是,就是延缓老人的衰老速度,如果不能延缓爷爷的衰老,老人也就只有一年时间的生命。

    欧阳志远放下手道:“爷爷的身体没有大碍,我和师叔一起给爷爷开药,调理一下就可以了。”

    邱老一听老头子没事,顿时放下心来,萧眉也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志远,你快给你爷爷开药吧。”邱老低声道。

    “我没事,只是感觉到有点疲倦。”霍老低声道。

    欧阳志远看着师叔道:“师叔,您开药方吧。”

    苏永安点点头,没有客气,他拿起笔,沉思了好一会,才开始写药方。

    他开的药方,主要是调理,扶正祛邪。

    “志远,你看看药方。”苏永安把药方递给欧阳志远。

    他知道,欧阳志远的医术很高明,自己虽然是师叔,但仍要征求志远的意见。

    欧阳志远看完药方,拿起笔来,又写了一份药方,递给师叔道:“师叔,您看看。”

    现在,两人都在救霍老,来不得半点的马虎,欧阳志远也不能和师叔假客气。

    苏永安一看欧阳志远的药方,脸上顿时露出惊异的神情。志远的药方中,有几种极其名贵的延缓衰老的药物,作为了主药,这和自己主要调理为主药的药方,是不一样的。

    欧阳志远道:“爷爷、奶奶,我和叔叔去抓药,萧眉,你陪爷爷说话。”

    萧眉忙道:“好的,志远。”

    苏永安连忙和霍老告辞。

    欧阳志远开着车,叔叔坐上了车子,开向保安堂。

    车子发动,苏永安才敢说话。

    “志远,你认为,霍老的生机在流失,在衰老?”苏永安问道。

    欧阳志远道:“是的,师叔,我爷爷的身体正在衰老,你再调理,也没用,只能利用平和的药物,来延缓衰老。”

    苏永安点点头道:“是呀,我也老了,再调理也不行,延缓衰老才是唯一的办法。”

    “所以呀,师叔,延缓衰老为主药,调理为铺助。”欧阳志远道。

    苏永安点点头道:“志远,你是对的。”

    两人来到保安堂,给霍老配好药,欧阳志远带着药,回到了爷爷家。

    欧阳志远亲自给爷爷煎药,霍老就坐在旁边。

    萧眉和奶奶一起准备午饭。

    霍老看着欧阳志远煎药,看了看外面有点偏西下落的太阳,轻声道:“不知道,我还能看到你和萧眉的婚礼吗?”

    老人并没有直接问欧阳志远和自己孙女萧眉的婚事。

    香港的韩月瑶那件事,在老人的心里,始终是个解不开的疙瘩。

    虽然,现在,志远和萧眉和好,但事情最终的结果,还不确定。志远毕竟和韩月瑶有了孩子。

    而国家,不希望放弃恒丰集团。恒丰集团,毕竟是亚洲最大的电子集团,很多的利益,都和国家的经济挂钩。

    欧阳志远转过身来,看着爷爷道:“爷爷,您放心,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我和萧眉的婚礼,定在国庆节,您的身体很好,到时候,我要请您给我们主持婚礼。”

    欧阳志远的话,让霍老放下心来,他点点头道:“好,我给你们主持婚礼,香港那边,你要安排好,不能再让萧眉伤心了。”

    欧阳志远道:“我知道,爷爷,明天,我去香港,再去台湾,安排好一切。”

    霍老沉声道:“记住,你是霍家的孙女婿,不能让外人看笑话。”

    “我记住了,爷爷。”欧阳志远低声道。

    霍老喝了一口水道:“志远,你不适合走仕途。”

    欧阳志远一听爷爷的话,他没有正面回答爷爷的话,而是拿起药壶,低声道:“爷爷,药好了。”

    欧阳志远倒好了药,试好了温度,亲自端给了爷爷。

    欧阳志远喜欢具有挑战性的工作,他现在真的不想离开仕途。

    霍老接过来药碗,一口气喝完。

    “真苦。”霍老说了一句话。

    “爷爷,良药苦口利于病。”欧阳志远轻声道。

    霍老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我以为你不知道这句话。”

    欧阳志远顿时明白,爷爷说药真苦是说给自己听的。

    吃过饭,欧阳志远和萧眉回到了新买的房子。

    两人静静地坐在阳台里,看着西下的太阳,慢慢地落下去。

    两人都沐浴在这落日的余晖中。

    “眉儿,我明天去香港,然后去台湾,去参加韩老的葬礼。”欧阳志远已经接到韩老后天下葬的消息。

    韩月瑶已经知道了爷爷离去的消息。

    萧眉看着志远,夕阳的余晖,把志远的全身,渡了一层金色。

    萧眉点点头道:“去吧,安排好后,尽快回来,我等你。”

    看着萧眉的眼睛里,含着一丝幽怨,欧阳志远的心,抽搐了一下。

    第二天,欧阳志远坐飞机到了香港,到家的时候,母亲秦墨瑶正在逗龙龙、小老虎玩耍。

    师傅魏半针和禅月师叔也在。

    两个小家伙已经认得志远了,一看到志远来了,立刻都伸出小手,咿咿呀呀地让抱。

    欧阳志远连忙抱起两个孩子,亲个不停。

    秦墨瑶看着儿子道:“你爸爸在台湾帮助料理韩老的后世,明天韩老就下葬。”

    “妈妈,我下午就坐飞机去台湾。”欧阳志远低声道。

    魏半针道:“我也去吧,送老友一程。”

    禅月点点头道:“师哥,你去吧,我在家照看龙龙和小老虎。”

    下午,欧阳志远和魏半针坐飞机,飞到了台湾。

    两人直奔医院,去看望韩月瑶。

    欧阳宁静早就到了台湾了,他在照顾韩月瑶。

    韩月瑶已经能下床了,她正坐在轮椅上。

    出院的手续已经办好了。

    房门被推开,她一眼就看到了神情焦急的欧阳志远。

    韩月瑶感到,自己见到了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可以哭诉的亲人了。

    她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流了出来。

    “志远……爷爷他……呜呜呜……”韩月瑶转动着轮椅,扑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下搂住了韩月瑶。

    韩月瑶趴在志远的怀里,放声痛哭。

    “不要悲伤,月瑶,我已经替爷爷报了仇了。”欧阳志远拍着韩月瑶的肩膀道。

    韩月瑶哭了好一会,才停住悲戚。

    欧阳宁静连忙向魏半针问好。

    众人连忙收拾东西,欧阳志远亲自推着月瑶的轮椅,走出病房。

    台湾恒丰总经理李光年带着人来帮忙。

    欧阳志远推着韩月瑶刚走出病房,就看到,七八名保镖,簇拥着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过来。

    这个男人,戴着一副眼镜,长得一表人才,全身透出一种儒雅的气息。

    但这种儒雅,却透着一种虚假的感觉。

    他身后跟着一位英俊潇洒的,二十五六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同样带着一副金丝眼镜,但镜片后面的那双眼睛左右转动,飘忽不定。

    欧阳志远一看到这两个人,就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月瑶,我们来晚了,想不到,我竟然连干爹最后一眼都没有看到。”这个男人拿下眼镜,掏出手帕,擦着眼泪。

    他就是恒丰集团新加坡分公司的经理李广天,后面是他的大儿子李明瑞。

    韩月瑶一看是李广天到了,她冷哼一声道:“李总,我爷爷出事快一个星期了吧,你就是坐飞机,绕地球八周,也该从新加坡赶来了。”

    李广天感觉到了韩月瑶的愤怒,他连忙道:“月瑶,新加坡公司的事,实在太忙,你看,我今天把所有的事务推开,才赶了过来,干爹出了意外,我很悲痛。”

    李明瑞的一双眼睛,盯着韩月瑶,嘴角露出一丝讥笑,快步走了过来,伸手就去推开欧阳志远道:“月瑶妹妹,我来推你。”

    欧阳志远一听韩月瑶的话,就知道这两人一定是新加坡的李广天父子。

    怪不得自己一看这两个家伙,就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李明瑞想要推开自己,欧阳志远站着没动。

    李明瑞感到,自己在推一座巨大的山峰一般,对方纹丝不动。

    韩月瑶冷哼道:“李大少,不要劳驾你了。”

    欧阳志远推着韩月瑶,走向电梯。

    李明瑞没有推动欧阳志远,而欧阳志远也没有让开,这让他很没有面子。

    “臭小子,快滚开。”李明瑞盯着欧阳志远,阴森森的道。

    林武一看李明瑞竟然敢让师哥滚开,他走过来,一把推开李明瑞道:“你是谁?滚一边去。”

    李明瑞被推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林武的手下,直接挡在了他的面前,不让他靠近。

    李广天向儿子摆了摆手。

    李明瑞的脸色铁青,没有再继续动手,只是恶狠狠地盯着欧阳志远。

    李广天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对旁边的一个男人道:“查一下,这个小白脸是谁。”

    “是,老板。”那人点点头道。

    欧阳志远把韩月瑶抱上了车,亲自开车,整个车队开向韩月瑶在台湾的家。

    韩月瑶从小就在这个家长大的。

    韩老的灵棚就建在家里,十几名大德高僧正在做着法事。

    李广天和李明瑞,跟在了后面。

    林武吩咐手下的人,不要让李广天进别墅的房间,他们要想吊唁韩老,就让他们在院子里吊唁。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