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留下来修改

    第120章留下来修改

    “英豪,你的肋骨断了,要不归位接好,断骨就有可能刺破内脏,要是刺破内脏,就麻烦了。”欧阳志远低声道。

    肋骨是扁的,肋骨断裂口处的截面,锐利的如同刀锋一般,刺破内脏,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要是刺破了内脏,会引起大出血,脏器衰竭,人的生命就会有危险。

    宁英豪看了一眼欧阳志远,点了点头,但随即又难为情地摇了摇头,转过头去,月光下,脸色红得像日落时的云霞。

    年英豪的点头然后又摇头,这让欧阳志远很是郁闷,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欧阳志远还担心张龙的安全,是否能把那个恐怖分子干掉。

    那个家伙身手好,还狡猾,张龙不一定可以顺利拿下他,还有可能会深受其害,这不能不让欧阳志远焦心。

    “英豪,张龙还在和那个恐怖分子战斗,那个家伙很狡猾,我担心张龙不一定能干掉他,要是这样的话,张龙就危险了。”欧阳志远急声道。

    年英豪一听张龙有危险,她脸上的扭捏神情,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年英豪同样担心张龙的安全,张龙是自己的战友,兄弟,自己不能再耽欧阳志远的时间了。

    “志远,你动手吧。”年英豪说完,闭上了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只是眉毛还在微微地颤抖。

    欧阳志远知道,这时候,十万火急,不能再拖延时间了。他快速地解开年英豪的衣服,一看到被北塔用枪管戳的那个地方,欧阳志远的心脏猛烈地抽搐起来。

    好狠毒变态的王八蛋。

    年英豪的整个胸口,被戳的又黑又紫,一个都在发黑肿胀。

    欧阳志远的眼睛在喷火,十分的心疼。

    他伸出手,十分小心地摸到断了的那根肋骨,更是吓了一跳,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里十分的后怕。

    这根肋骨已经断开了,断口也已经离位,要是再移动一下,断开的肋骨,就会刺进心脏。

    肋骨被那个王八蛋用枪管生生的戳断,这该有多么的疼呀,小丫头竟然没有惨叫,这要有多大的意志力和忍耐力?

    欧阳志远十分小心,移动双手,轻轻的让断骨归位,再抹上生肌药膏,用绷带缠住年英豪的胸口,固定好肋骨。

    生肌膏药刚一抹上,本来剧痛的断骨处,瞬间变得清凉起来,整个胸口的疼痛在慢慢地消失。

    “志远……好了吗?”年英豪的声音,在颤抖,敌人折磨她的时候,她一滴眼泪都没有留,现在,眼泪却流了出来。

    “上好药了,英豪,你别动,我给你扣上衣服。”欧阳志远说完,小心地抱起年英豪,给她扣着纽扣。

    一种让年英豪心跳的男子气息,传进了英豪的鼻子里。

    男人身上的味道,竟然这样好闻,过去怎么没有发现?过去闻到男人身上都是臭的呀?

    年英豪微微地闭上眼,把头靠在了志远的胸口上,双手下意识的抱紧了欧阳志远的脖子。

    多么温暖的怀抱呀,真好,就像小时候,父亲的怀抱,如同一座大山一般。

    欧阳志远轻轻地抚了一下年英豪的后背,低声道:“英豪,你坐在这里,先休息一下,我去看看张龙。”

    宁英豪瞬间清醒过来,她脸色一红,嗯了一声。

    “拿着这把枪。”欧阳志远塞给她一把枪,转身冲了出去。

    看着欧阳志远的背影消失在月色下,年英豪的脸色更红了。

    普鲁斯很狡猾,他和张龙在激烈的对射,快速冲向马科斯房间的密道。

    看到马科斯的房间,普鲁斯的脸上露出了狂喜的表情,马上就到马科斯的房间了,只要自己进入密道,自己就能跑出去。

    普鲁斯对着张龙猛烈地射了几枪,迅速跑向马科斯的房间。

    他的动作快如兔子一般敏捷,转眼冲进了马科斯的房间。

    ***,终于安全了。

    普鲁斯刚松了一口气,就看到,一把枪伸了出来,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的眉心,一个年轻的中国人,双眼喷着怒火,死死地盯着自己。

    “啊……”普鲁斯吓得一声怪叫,抬手就想开枪。

    但他开枪的速度,根本快不过欧阳志远,欧阳志远一枪就打在了他的眉心。

    “噗嗤!”子弹从这家伙的眉心射了进去,普鲁斯的半个脑袋都炸开了。

    “噗通!”死尸一头栽倒在地。

    欧阳志远就知道这家伙要从密道逃走,他立刻提前埋伏在马科斯的房间,等着普鲁斯来送死。

    “欧阳队长,你真厉害。”张龙笑道,欧阳致远英勇神干,让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欧阳志远用化尸水化掉普鲁斯道:“全部干掉了,咱们去接年英豪,立刻撤退。”

    “好,欧阳队长。”两人说完,跑向年英豪休息的地方。

    欧阳志远立刻打电话通知周默撤退。

    周默快速处理好一切,带人消失在黑夜中。

    年英豪一看欧阳志远和张龙跑过来了,就知道,任务已经完成。

    “快走。”欧阳志远二话没说,抱起年英豪就向外冲去。

    三个人刚坐进车里,就看到,大批的警车开了过来,冲向恐怖分子的老窝。

    欧阳志远快速发动了车子。

    半个小时后,车子开到了古玩市场。

    整个办公场所都处在深深的悲伤之中,张倩倩早已泪流满面。

    张龙和年英豪并不知道顾勇已经牺牲,当两人知道顾勇牺牲的消息,两人都惊呆了。

    下午还在一起吃饭的同志,已经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两人十分的悲伤,但没有流泪,军人是不可以流眼泪的,流着的是一腔热血。

    张龙把这里的情况向上面汇报了一遍,上面知道年英豪受伤,让三人连夜坐船回国。

    年英豪受伤,不能坐飞机。

    周默立刻安排船只,把欧阳志远三人送到了码头。

    船已经在码头上等候。

    “志远,再见。”周默伸出了手,两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两人已经是第二次在一起战斗了。

    欧阳志远看着周默道:“再见,周墨,辛苦了。”

    周默沉声道:“为了祖国的领土完整,这点辛苦算什么。”

    “再见,周主任。”张龙和年英豪分别和周默握手。

    当张龙的手握住张倩倩的时候,张龙盯着张倩倩的眼睛,快速地用一种密码表述方式,在张倩倩的手心里写下了四个字:我喜欢你。

    张倩倩当然知道这密码的意思,她想不到,这个高大威武的汉子竟然这样大胆直接。

    张倩倩的脸色一红,她并不反感张龙,但她摇摇头,低声道:“我的生命,已经交给祖国,不会喜欢任何人的,谢谢你,张龙。”

    张倩倩知道,当自己跨进国安这扇大门的时候,自己就不会在谈恋爱了,自己随时都要准备好,为了祖国的安全,牺牲自己的一切。

    张龙看着张倩倩决然的神情,低声道:“我会等的,永远等你。再见。”

    张龙已经猜到了张倩倩的身份,他知道张倩倩的意思。张倩倩已经把生命交给了祖国,自己何曾不是?自己同样有随时牺牲的可能,在无名岛上,就牺牲了两位同志。

    就因为这样,张龙才大胆的向张倩倩说,自己喜欢她。

    他不知道,以后是否还有机会说这句话。张龙的性格豪爽,他碰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直接表达出来。

    张龙说完话,走上了船。

    几个人刚上了船,周默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他听了几句,神情一愣,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接到最新命令,你留下,年英豪和张龙先走。”

    “我留下?”欧阳志远一听周默的话,就知道,还有有新的任务等着自己。

    周默点点道:“是的,志远,你有新任务。”

    欧阳志远转身看着张龙河年英豪道:“张龙、年英豪,你们先走,我有新的任务。”

    张龙想不到欧阳志远还有新的任务,他伸出手道:“志远,多保重,我们在燕京等你。”

    欧阳志远握住了张龙的手道:“好的,张龙。”

    “志远,你要小心。”年英豪看着志远,一脸的担心。

    “呵呵,我没事,放心吧,英豪,你们在燕京等我。”欧阳志远说完,走下了船。

    船开了,年英豪的眼睛,看着志远,目光被拉的很长很长。

    欧阳志远走到周默面前道:“什么任务?”

    周默低声道:“最新情报,很多敌人都不想让香港回到祖国的怀抱,一个叫天使的组织,在进行一个叫猎龙的计划,他们企图在签字仪式上,刺杀咱们的领导人,所以,国安点名让你留下,协同我找出这个组织,毁掉这个组织。”

    “有资料吗?”欧阳志远和周默走向轿车。

    “目前还没有,我也在等资料。”周默摇摇头又道:“距离签字还有五天,一定要在香港回归日之前,找到他们。”

    “这个组织,属于哪个国家?”欧阳志远问道。

    “y国,他们不想把香港还给咱们,更不甘心归还给咱们。”周默很是气愤。

    “哼,不想给也要给,这些狗强盗,现在已经不是满清政府的时候了,任何人胆敢阻碍咱们的香港回归,只有干掉他们。”欧阳志远的身上,发出了强烈的杀气。

    劳拉坐在沙发上,看着手里的情报,脸上露出了惊奇的神情。

    欧阳志远竟然能在一年多的时间内,从一个县长秘书,升任到厅级的市委书记?

    真是一个神奇的人。

    而且,他的未来岳父和外公,都在燕京高层工作。

    第121章那晚的月光修改

    一定要好好地利用欧阳志远一下,最好把他俘虏过来,为自己所用,获得更多的有价值的情报。

    劳拉又拿起韩月瑶的情报看了起来。

    台湾恒丰集团未来的唯一接班人。

    韩建国的儿子和儿媳,很早就死于一次空难。

    恒丰集团可是亚洲三大电子集团之中最大的电子集团呀,资产一千多个亿,香港、韩国、新加坡都有他们的分公司。

    情报显示,韩月瑶和欧阳志远的关系十分亲密,两人很有可能是恋人关系。

    可是,欧阳志远在国内是有未婚妻的,叫萧眉。

    看样子,欧阳志远的感情,并不专一,嘿嘿,这个倒是好好地的利用一下。

    男人没有不好和色的。

    咦?韩月瑶竟然有了俩儿子,这……是怎么回事?

    劳拉看到了下面的情报,这让她顿时兴奋起来,眼睛发亮,一下子站了起来。

    这俩儿子是谁的?欧阳志远的?

    嘿嘿,俩私生子。

    真是想不到呀,这份情报有意思,这个更要好好地利用一下。

    韩建国有九十多岁了吧?这个老头还真能活,要是他死了,恒丰集团会不会四分五裂?一千多亿的资产,真是快肥肉。

    自己一定要咬上一口。

    第二天上午,欧阳志远的车子出现在明珠大酒店前,他走下了轿车,直奔大厅。

    天使组织的情报还没有下来,志远抽时间,来看看贺媛姬。

    “欧阳先生,你好。”欧阳志远刚走进大厅,就看到漂亮的劳拉,笑吟的走了过来。

    这女人长得十分的漂亮,特备是这双长纤细的长腿,把整个身材衬托的更加高挑挺拔,漂亮的金发,在早晨的阳光照耀下,如同金色的瀑布一般,披散在圆润的肩头上,淡蓝色的眼睛,如梦如幻,充满着无穷的魅力,看着欧阳志远。

    这一类的女子,正好是欧阳志远喜欢的。

    “呵呵,劳拉,你好,这么早,要出去?”欧阳志远微笑着道。

    “欧阳先生,我去吃早点,你还没有吃吧?要不,一起去?”劳拉抬起手,拢了一下披散开来的头发。

    志远沉思了一下道:“好吧,劳拉小姐。”

    欧阳志远知道,保罗集团是英国一个很大的电子集团公司,自己如果和劳拉建立好关系,可以让劳拉来中国投资。

    “谢谢,欧阳先生。”劳拉的脸上露出迷人的笑意,她走过来,伸出白皙的手,很自然的垮上了志远的胳膊。

    志远笑了笑,没有拒绝。

    两人一起走出酒店,很多人看着这一对郎才女貌的佳人,都露出羡慕的神情。

    两人来到对过的早茶楼。

    “先生小姐好,求求你们,我已经饿了两天了……”一个很脏的小乞丐走了过来,伸出脏兮兮的小手,一把拉住了劳拉的裙子,就不松手。

    劳拉的裙子上,就有了一个很脏的手印子。

    这个小乞丐,是故意这样的,是防止劳拉不给。你不给钱,小乞丐就不松手。

    劳拉并没有生气,而是弯下腰,抚摸了一下小孩子的头,掏出几张港币,塞进小乞丐的手里,柔声道:“快去买吃的。”

    小乞丐接过钱,并没有说谢谢,而是转身就跑。

    看着裙子上的脏手印,劳拉耸耸肩膀笑道:“这小家伙。”

    欧阳志远笑道:“劳拉小姐,你真善良。”

    劳拉微笑道:“我们保罗集团每年都捐给孤儿院很多的资金,来帮助那些无依无靠的可怜孩子。”

    六楼的贺媛姬长刚起床,昨天睡得晚,忙着准备很多资料文件。

    她来开窗帘,看到了劳拉挎着志远的胳膊,走出酒店的大厅,这让贺媛姬一愣。

    大早晨,志远怎么会和劳拉在一起?他们去干吗?

    自己昨天给志远发了短信,难道志远没有收到?

    志远能来明珠大酒店,为什么不来看我?

    贺媛姬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失望。

    志远和劳拉要了一个雅座,俩个人点了几样糕点和茶水。

    “欧阳先生,来香港有什么公干?”劳拉一边吃着糕点,一边看着志远问道。

    “呵呵,劳拉,我是来考察拉投资的,看看有什么的集团,想来内地发展。”欧阳志远当然不能说,自己来香港是要干掉圣土组织的。

    “内地的政策怎么样?我们保罗集团在英国也是个很有名的集团公司,如果你们优惠,我们也想去内地投资。”劳拉微笑着道。

    志远想不到,劳拉想到内地投资,他笑道:“好呀,欢迎劳拉到内地投资。”

    他把内地山南省的政策详细的向劳拉介绍了一遍。

    劳拉微笑道:“欧阳先生,你们的政策很优惠,对内地的投资环境,我很感兴趣,等欧阳先生回到内地后,我带人去山南省考察。”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到时候我亲自迎接劳拉小姐。”

    两人吃完早点,走了出来,劳拉道:“对了,欧阳先生是来找贺媛姬的?”

    欧阳志远笑道:“是的,贺总原来就在湖西市投资,是我接待的。”

    劳拉道:“贺媛姬在六楼,我带你去吗?”

    欧阳志远道:“还是我自己去吧,劳拉小姐,你有事,去忙吧。”

    “那好,再见,欧阳先生。”劳拉说完,摆摆手,微笑着走进了电梯。

    志远看着劳拉走进电梯,心道,自己都被撤职了,这让劳拉到什么地方投资?

    “唉!”志远苦笑了一下,去看贺媛姬。

    来到贺媛姬的房间门前,志远敲敲门。

    贺媛姬从猫眼看到了志远,志远不是和劳拉去吃饭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贺媛姬打开门,看着志远,轻声道:“请进。”

    欧阳志远走进来笑道:“贺总,这么客气呀。”

    贺媛姬笑着给志远倒了一杯水道:“没和你客气呀,志远。”

    志远接过水道:“贺伯伯的身体还好吗?”

    “还不错,这都是你的功劳。”贺媛姬坐在了志远的对面。

    “对了,志远,你不在湖西市了?”贺媛姬刚听在湖西市工作的手下人说了志远的情况。

    志远苦笑道:“我去了前进市,又被人撤职了,现在,我是无官一身轻,没地方吃饭了。”

    “没地方吃饭了?呵呵,要不,来我贵成集团工作,这个总经理让你做,我给你做副总。”

    贺媛姬微笑着看着志远。

    “我可不会做生意,要是做坏了,贺伯伯非得打死我不可。”志远笑呵呵的道。

    “志远,吃饭了吗?陪我去吃饭吧。”贺媛姬看着志远道。

    这小丫头有点吃醋。

    “好呀,我陪你去吃饭,但我吃完了,我看你吃。”欧阳志远站起来。

    “你吃完了?在哪吃的?”贺媛姬故意在问。

    “刚才我来看你,正碰上劳拉要去吃饭,我就陪她吃了。”志远并没有隐瞒自己和劳拉去吃饭。

    志远的话,让贺媛姬放下心来,看来,志远是和贺媛姬碰在一起的,两人并没有什么。

    “呵呵,那好,走吧。”贺媛姬笑着道。

    两人找了一家很干净的一家姓赵的老板开的小饭店,走了进去。

    这家小饭店,贺媛姬来过一次,是典型的中国餐馆,口味很好。

    两人点了几个小菜,贺媛姬吃饭,欧阳志远要了一瓶酒,慢慢的陪着贺媛姬吃饭。

    贺媛姬看着志远自己喝,她笑道:“我陪你喝一杯吧。”

    志远笑道:“你不是平时不喝酒吗?”

    贺媛姬低声道:“不陪别人喝,就不能陪你喝吗?”

    “呵呵,好吧,你喝一点就行。”志远给贺媛姬倒了一杯。

    贺媛姬举起酒杯笑道:“看,志远,咱们碰一下。”

    小丫头说完,端起了酒杯,和志远碰了一下。

    贺媛姬呡了一小口酒,看着志远,猛然想起,志远抱着自己上了那个白沙岛上宝塔的情景,贺媛姬的脸色红了,心跳加速起来。

    那天晚上,是自己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志远看着愣神的贺媛姬,笑道:“想什么呢?”

    贺媛姬脸色一红,喝了一小口酒,低声道:“没想什么。”

    “没想什么?在走神?”欧阳志远笑着,看着贺媛姬的脸色,他感觉到了贺媛姬的呼吸在变快,心跳加速。

    贺媛姬小声道:“我想起来,在白沙岛,那天的月亮很园,你抱着我,飞上了那个宝塔。”

    志远一听贺媛姬提起那天的事,他笑道:“很久的事了,你还记得。”

    贺媛姬长长的漆黑睫毛微微的颤抖着,她低声道:“那天的月色,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志远一听贺媛姬这样说,他没有说话,他明白贺媛姬的话外之音,但是,自己有了萧眉、韩月瑶、还有黄小丽,自己可不能再招惹贺媛姬了。

    志远连忙笑道:“月色有什么好记着的?那天我喝多了,都不记得做了什么。”

    欧阳志远的话,让贺媛姬的脸色一白,她死死的咬着嘴唇。

    “你说……你……喝多了?不记得了?”贺媛姬盯着欧阳志远,眼睛里已经含着泪花。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的话,肯定会伤害贺媛姬的。

    但自己又不能给贺媛姬什么,对不起了,贺媛姬。

    这家店的老板走了下来,大早晨的竟然有人喝酒,这让老板很高兴,一天好的开端。

    这人走过志远和贺媛姬的房间,透过窗户看了一眼,当他看到欧阳志远的时候,身体一僵,脸色顿时变的铁青,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搐着,眼里露出怨毒的寒芒。

    欧阳志远!竟然是你个王八蛋,你***,逼得老子有家不能归,有国不能回,老子要杀了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