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疯了

    第114章疯了

    办完所有的一切手续,欧阳志远拿起一杯冷水,猛地泼在了王浩海的脸上。

    “噗嗤!”王浩海被冷水一泼,一个激灵,醒过神来,盯着欧阳志远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王浩海如同在梦里一般,隐隐约约地记得,自己好像辞了台湾恒丰总经理的职务,而且还把所有的钱都捐了出去,连房子都捐了。

    这把王浩海吓得脸色煞白,自己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这件事要是真的,自己就成了一无所有的穷光蛋了,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

    欧阳志远盯着王浩海冷笑道:“我没把你怎么样,是你自己认为,工作能能力不行,辞掉了台湾恒丰的总经理位置,是你自己想做个大善人,把所有的钱,连同房子,都捐给了孤儿院。”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王浩海的脑袋嗡的一声,差点爆炸,脸色煞白,他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连忙扶住沙发,快速的用手机查询着自己的账户。

    当一个又一个的账户为零的时候,王浩海再也受不了这个打击,一声大叫:“我的钱呀……噗嗤……”

    这个家伙张嘴喷出一口血箭,眼睛变得迷离呆滞起来。

    “我的钱呀,我的恒丰经理位置呀……我的钱哪里去了……我的钱……。”

    这家伙一边大叫着,一边冲了出去。

    这些钱是王浩海一辈子的积蓄,竟然没有剩下一分,还有总经理的位置都没有了,这对王浩海的打击是致命的,再加上欧阳志远的催眠术,伤害了他的脑子,王浩海疯了。

    从此以后,香港街头上,多了一个大喊着我的钱呀的疯子。

    韩建国一看王浩海已然成了疯子,他叹了一口气道:“自作孽,不可活呀。”

    欧阳志远走到昏迷不醒的王朝阳面前,一掌拍在他的头上。

    这家伙清醒过来,连忙爬起来,他感觉到,脖颈和头疼痛不已,两眼怨毒地盯着欧阳志远道:“总有一天,我要杀了你!”

    但他刚一发怒,头就像要裂开一般,差点晕过去。

    欧阳志远知道,王朝阳这种人报复心极强,但又不能杀了他。为了防止这家伙以后报复,刚才那掌,震伤了他的脑子,这人其实已经是废人了。

    欧阳志远盯着王朝阳冷声道:“滚吧,我不杀你。”

    王朝阳环顾了一眼四周,疑惑的狂叫道:“我父亲哪里去了?”

    欧阳志远道:“你父亲在外面的马路上等着你。”

    “哼,欧阳志远……我不会放过你的。”王朝阳说完狠话,跌跌撞撞地冲了出去。

    这家伙,果然死不改悔呀,到了这步田地,还放下狠话,说不放过欧阳志远。

    韩月瑶惊异的看着志远道:“欧阳哥哥,你……是怎么让王浩海这样听话的?”

    欧阳志远道:“是一种催眠术,让他在半迷糊状态下,执行我的命令,以解除危机。”

    “催眠术?”林武惊异的重复了一遍。

    “欧阳哥哥,你真厉害。”韩月瑶一下子抱住了志远的胳膊,低声道:“走,快上楼,看看咱们的儿子。”

    欧阳志远连忙转过脸来道:“爷爷,我去看看龙龙和小老虎。”

    韩建国大笑道:“好,快去看孩子吧,你母亲也在上面。”

    “好的爷爷。”欧阳志远连忙向楼上跑去。

    韩建国立刻让人打扫大厅,然后开始打电话,准备召开恒丰集团董事会议,派人去台湾接手分公司的控制权。

    欧阳志远冲上了二楼,一眼就看到,妈妈坐在床上,和儿子龙龙、小老虎玩得不亦乐乎。

    “妈妈!”欧阳志远叫了一声。

    秦墨瑶正在逗俩孙子,猛然听到叫妈妈,是志远?她连忙抬头一看,就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和月瑶走了进来。

    “臭小子,什么时候来的香港,也不预先打个电话来。”秦墨瑶看着儿子满眼的慈爱,说着站了起来。

    由于趴在床上逗孙子玩的时间过长,双腿有点麻木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欧阳志远和韩月瑶连忙一把扶住了妈妈的胳膊。

    欧阳志远忙道:“快休息一会,妈妈。”

    “呜呜……呀呀……。”自从志远刚一进来,龙龙和小老虎两个小家伙瞪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志远,再也不肯离开。

    “看,你儿子在看你。”秦墨瑶笑着道。

    欧阳志远看着两个小家伙,他的眼睛湿润了,一步冲了过去,紧紧把两个儿子搂在了怀里,再也不肯松开。

    “咿咿……呀呀……。”两个小家伙仿佛感到了这个抱着自己的人,是自己的亲人一般,立刻伸出小手,一个人揪住志远一个耳朵,再也不肯松开。

    欧阳志远感受着两个小家伙那细嫩热乎的小手,他一口一个使劲地亲着自己的儿子。

    “嘻嘻……呀呀……。”两个小家伙兴奋的咿咿呀呀,好像在说话一般。

    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孙子在一起的温馨,秦墨瑶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意。她仿佛又看到,自己抱着志远小时候的情景。

    时间过得真快呀,转眼间二十多年就过去了,儿子也有了自己的儿子了。

    看着志远和儿子玩的这样开心,韩月瑶的脸上同样露出幸福的微笑。

    “来,宝贝,妈妈抱一会,让爸爸歇一会。”韩月瑶走了过去,把龙龙抱了过来

    秦墨瑶看着儿子和儿媳,她笑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还没抱够,我再抱一会。”欧阳志远笑着又把龙龙抱了过去。

    “欧阳哥哥。”韩月瑶伸出胳膊,从后面抱住了志远,抱得很紧很紧。

    欧阳志远感受着月瑶火热的心跳和浓烈的爱意,他回过头来,凝视着月瑶。

    两人的嘴唇毫不犹豫地印在了一起。

    两个小家伙惊奇的看着妈妈和爸爸,咿咿呀呀的,仿佛在笑着,小手,使劲地揪着志远的耳朵。

    两个小家伙,终于找到了好玩的玩具。

    “噗嗤……。”韩月瑶连忙推开志远,脸色红红的道:“儿子在捣乱,在笑咱们呢。”

    “奥,小孩子不懂,继续……。”志远笑着再次把月瑶的嘴唇含在嘴里。

    他刚想继续行动,就感到胸口一热。

    “呀,小家伙尿了。”月瑶一声惊呼,连忙离开志远的身子,就看到,两个小家伙一起在放水,志远的胸脯湿了一大片。

    “咯咯……。”韩月瑶笑得差点趴下。

    “两个小坏蛋,真会捣乱。”欧阳志远也是大笑起来。

    两人手忙脚乱地给龙龙和小老虎换衣服。

    “还是我来吧。”秦墨瑶走了过来,熟练地给两个小家伙换衣服。

    “月瑶,你去给志远换件衣服吧,孩子,我照看。”秦墨瑶看了儿子一眼,她知道,小两口刚见面,肯定有说不完的话。

    “好的,妈妈。”韩月瑶答应着,走向自己的房间。

    “快去呀,傻了?”秦墨瑶瞪了一眼还在傻笑的儿子。

    “奥,好的,妈妈。”志远连忙跑向月瑶的房间。

    志远刚走进月瑶的房间,月瑶一下子就扑进了志远的怀里。

    两人紧紧地抱在了一快,炽热的嘴唇印在了一起。

    “欧阳哥哥,我想你……。”

    “月瑶,我也想你……。”

    十二点的时候,韩建国早就让人准备好了丰盛的饭菜。

    孙女婿来了,挫败了王浩海吞噬台湾恒丰的阴谋,终于除掉了心头的一个隐患。

    董事会上后,香港恒丰已经派了大批的人员,乘坐专机,去接收台湾的恒丰。

    香港距离台湾不是很远,飞机很快就到了台湾。

    台湾那边,由于没有了王浩海的鼓动,交接很顺利,很快就掌控了局面。

    再说了,台湾是韩建国的起家地方,王浩海也翻不了天。

    台湾的恒丰,又回到了自己的手里,这让韩建国很是高兴。

    两个小家伙睡了之后,欧阳志远和月瑶,还有母亲秦墨瑶走下楼来,到餐厅吃饭,

    欧阳志远把林武也叫了过来。

    欧阳志远道:“林武,师傅和师叔在哪?”

    林武道:“他们都在禅月山上修行,昨天刚来过,又回去了。”

    魏半针和禅月大师,把武功传给了林武,都到山上去住了。

    这里,有林武坐阵,他们都很放心,再说,这里距离禅月山也不是很远,即使有什么事,两人也可以很快赶过来支援。

    看着老人高兴地胡子都在抖动,欧阳志远笑道:“爷爷,都摆平了?”

    韩建国笑道:“王浩海,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而已,他一完蛋,他原来的手下就全部反了水,都顺过来了,台湾的恒丰,仍旧是我的。”

    “好,爷爷,几大分公司,就剩下新加坡的恒丰还没有收回来了。”欧阳志远道。

    “新加坡的恒丰,在李广天的手里,他是我的第三个干儿子,这人的心机更重,行事低调,虽然刘钟书囚禁我的时候,他同样没有来救我,但他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利润年年上交,我还没有动他的打算,只要李广天好好地经营,不再犯什么错误,我就留着他。”

    韩建国有自己的打算。

    欧阳志远道:“好的,爷爷,如果李广天胆敢不轨,我饶不了他。”

    “来,志远,今天要不是你及时出现,月瑶就会受伤,王浩海的阴谋就会得逞,来,咱爷俩喝一杯。”韩建国笑着举起了酒杯。

    “好的,爷爷。”欧阳志远和韩建国碰了一杯酒。

    “什么?月瑶会受伤?怎么回事?”秦墨瑶吃惊地看着志远。

    欧阳志远就简单地把事情的过程说了一遍。

    秦墨瑶听完后,看着林武,严厉的道:“林武,那些坏蛋怎么会跑到家里来的?”

    韩建国苦笑着,歉意地看着秦墨瑶道:“这件事怨我了,不该让王浩海来家里,以后恒丰集团所有的事情,都去办公室解决。林武,以后不要放闲杂外人进家里来了。”

    “我知道了,韩老,以后,不会再放进来了。”林武连忙答应。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