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拘捕

    第九十八章拘捕

    小丫头这两天吃了不少苦,受到了惊吓。

    “呜呜……欧阳哥哥,你怎么才来呀,这些鬼子打我……呜呜……。”韩贝贝从来没有受到过这种苦难,委屈地哭个不停,眼泪鼻涕抹了欧阳志远一身。

    “没事了,贝贝不哭,欧阳哥哥把他们揍趴下了,给你报仇了。”欧阳志远轻轻地拍着韩贝贝的后背,安慰着她。

    “呜呜……欧阳哥哥……”小丫头的精神终于放松下来了,哭着哭着,竟然趴在欧阳志远的怀里睡着了。

    韩贝贝太累了,一天一夜没有合眼了。

    陈雨馨看看韩贝贝,走到欧阳志远身边,轻声道:“把贝贝放进车里吧,小心着凉。”

    欧阳志远点点头,陈雨馨打开车门,欧阳志远把韩贝贝放进车内,陈雨馨拿出一件毯子,盖在了韩贝贝的身上。

    欧阳志远看着陈雨馨,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开心的笑意。

    “哼,还笑,市委书记都被拿下来了,还能笑的出来。”陈雨馨看到欧阳志远在笑,狠狠地瞪了一眼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没有说话,而是用行动回答了陈雨馨。

    他伸出双臂,一下子把陈雨馨紧紧地搂在怀里,嘴唇直接印在了陈雨馨的嘴唇上。

    陈雨馨的身子顿时火热起来,两人热烈地吻在了一起……

    王超然和李玫看到了头儿在和一个女人亲吻,两人连忙躲得远远的,没敢过来。

    李玫的脸色红红的,就像一朵盛开的桃花。

    王超然看着月色下漂亮的李玫,心跳加速,呼吸也急促起来。

    李玫感到了王超然的呼吸在变快,她抬起脸来,瞪了一眼王超然道:“人家亲嘴,你紧张什么?”

    王超然挠了挠头,看着李玫笑道:“我没紧张呀。”

    “哼,没紧张?喘气都粗了?还在咽口水?”李玫讥笑着看着王超然。

    “谁喘气粗了?谁咽口水了?我是在做深呼吸。”王超然笑着辩解着。

    “就算你做深呼吸,咽口水干嘛?狼……”李玫盯着王超然,恶狠狠的道。

    “那啥……口渴了。”王超然尴尬的低声苦笑道。

    “我让你口渴!”李玫的手狠狠地掐在王超然腰间的软肉上。

    “啊!”王超然的腰间一阵剧痛,禁不住惨叫起来。

    两人在一起久了,不知不觉就产生了感情,但两人谁都没有说出来,没有捅破这张纸。

    欧阳志远的耳朵很灵敏,他听到了王超然的惨叫,连忙松开了陈雨馨。

    陈雨馨的脸色红红的,娇嗔的瞪了一眼志远,低声道:“我在车里等你。”

    说完话,陈雨馨红着脸,连忙钻进了车子。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王超然和李玫他们躲藏的地方道:“出来吧。”

    “嘿嘿,头儿,我们什么都没看到。”王超然笑着和李玫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道:“我把韩贝贝救下来了,桥下尾长死了,审问桥下俊彦,问问背后是谁指使的。”

    王超然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死尸,还有昏过去的桥下俊彦。

    “好,我来审问。”李玫抓起桥下俊彦走到一边,一脚就把这家伙踹醒了。

    “说,谁指使你们绑架韩贝贝的。”李玫盯着桥下俊彦,冷声道。

    桥下俊彦睁开眼睛,看着李玫,眼睛里露出阴冷的寒芒,脖子一梗,道:“没有人指使。”

    王超然逼视这个家伙道:“没有人指使你?不想说是吗?”

    王超然拿出了一只装上了药液的针管。

    桥下俊彦一看王超然拿出了一支装有药液的针管,他的脸色一变,脸上露出了狰狞的怨毒。

    他知道,针管里的药液,肯定是专门用来审问人的,只要里面的药液进入人体,人立刻变成傻子,对方问什么,自己就要回答什么。

    他刚要咬舌头自尽,欧阳志远一脚就踢在了他的下巴上。

    “咔嚓!”这家伙的下巴被踢的脱臼了。

    欧阳志远盯着他的眼睛,沉声道:“说,谁指使你的。”

    桥下俊彦刚一看到欧阳志远的眼睛,他的意识就开始了模糊,他挣扎了一会,两眼就开始发直。

    欧阳志远左手扶住桥下俊彦的脑袋,右手把他的下巴往上一托,咯吱,下巴又复位了。欧阳志远不怕桥下俊彦再做出自杀的举动,因为这时候,桥下俊彦已经被欧阳志远催眠。

    “是……是,河上大雄株式会社长让我们干的。”桥下俊彦结结巴巴的道。

    欧阳志远立刻拿出电话,拨通了南州国安吴处长的电话,向吴处长作了汇报。

    吴处长沉声道:“立刻秘密抓捕河上大雄,连夜押解到南州。”

    欧阳志远放下电话,向李玫和王超然传达了吴处长的命令。

    王超然道:“好的,我们立即执行。”

    两辆国安的车开了过来,下来五六名国安人员,和李玫、王超然快速的处理现场,然后把桥下俊彦带走。欧阳志远要去抓捕河上大雄。

    陈雨馨惊奇地看着这些身穿黑衣、身材矫健的神秘人物,眼里满是惊奇。

    欧阳志远走了到陈雨馨身边,看着陈雨馨的眼睛,道:“到前进市等我,我有急事。”

    陈雨馨没有追问,顺从的点点头道:“好,我等你。”

    欧阳志远上了王超然的车,几辆车快速的离开,直扑河上大雄的老巢。

    在车上,欧阳志远拨通了韩奉成的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就传来了韩奉成焦急的声音:“志远,贝贝怎么样?救出来了吗?”

    韩贝贝,就是韩奉成的命。

    欧阳志远笑道:“韩董,我已经把贝贝救出来了,您放心吧。”

    “真的,太好了,志远,太感谢你了。”韩奉成一听,宝贝女儿让欧阳志远救出来了,高兴的不得了,他长舒了一口气,眼睛都有点湿润了。

    欧阳志远笑道:“韩董,您客气了,贝贝是在前进市丢的,我把贝贝救出来,是应该的。”

    “志远,知道是谁绑架了我的女儿吗?”韩奉成咬着牙问道,无论谁敢绑架自己的女儿,韩奉成都要让他付出代价。

    欧阳志远沉思了一下,忙道:“韩董,案子还没有了结,现在还不能和您说,您放心吧,贝贝现在很安全。”

    没有抓住河上大雄,欧阳志远当然不能说。

    韩奉成道:“那好吧,贝贝就交给你了,李元朴考察结束,就让贝贝回来。”

    欧阳志远道:“好的,韩董。”

    陈雨馨的车刚开出不远,就碰到了萧眉他们的车。

    萧眉认得陈雨馨的车,她连忙停下车,后面的沈朝龙他们的车,也停了下来。

    陈雨馨笑着走过来道:“萧眉姐姐,你好。”

    萧眉看着陈雨馨,一把抱住了她,笑道:“雨馨,好长时间没见了,想死我了。”

    陈雨馨笑道:“萧姐姐,我也想你。”

    沈朝龙他们走了下来,都和陈雨馨说话。

    王战看着陈雨馨道:“陈姐姐,你看到我欧阳大哥了吗?”

    陈雨馨忙道:“我看到了,志远救下了韩贝贝,带人走了,说是有急事。”

    萧眉忙道:“救下了韩贝贝了?贝贝在哪里?”萧眉一听志远救下了韩贝贝,顿时放下心来。

    “在我车里,小丫头受到惊吓,也累了,在睡觉。”陈雨馨轻声说,指了指自己的轿车。

    萧眉看到了,在车里正在熟睡的韩贝贝,小丫头的脸上,竟然还挂着泪珠。

    陈雨馨道:“志远让咱们去前进市等着他。”

    萧眉点点头道:“好,咱们回到前进市,再好好的说说话。”

    前进市的一幢豪华别墅里。

    河上大雄正在和曲光明喝着清酒,几名歌姬跳着舒缓的舞蹈。

    只要奉成集团不到龙门县投资,龙门县的珍贵稀土,还会源源不断的运到自己的帝国。

    为什么这种特殊的珍贵稀土,只有中国才有?自己的国家没有?

    真是岂有此理!嘿嘿,中国人白白的糟蹋了这种宝贵的东西,有这么多好的矿物,却不知道怎么提炼,嘿嘿,真是笨蛋。

    龙门县的稀土,已经偷偷的大规模生产了,过不了几天,帝国就可以再次获得这种珍贵的稀土,我们的飞机、大炮、卫星、军舰、导弹,制造的会更多,那些岛屿,统统的是我们大帝国的。

    中国人,滚远点!

    河上大雄猛地一仰脖子,喝光了一杯清酒。

    曲青明连忙给河上大雄倒满酒,笑道:“河上社长,咱们的稀土,已经恢复生产了,今天晚上,生产出来的稀土,就能运到港口,发往你们的国家。”

    河上大雄笑道:“青明君,你辛苦了,来,为咱们的友好合作,干杯。”

    曲青明连忙端起杯道:“好,河上社长,来。”

    两人的酒杯碰在了一起,还没等两人喝了这杯酒,外面一阵骚乱,传来了很大的动静。

    “外面什么动静?”河上大雄大声喝问道。

    “嘭!”一声闷响,房门被踢开。

    欧阳志远带着李玫、王超然和五六名国安人员闯了进来。

    “欧阳君,你干什么?”河上大雄脸色一沉,盯着欧阳志远。

    一种不好的感觉,在曲青明的心里升起来,欧阳志远怎么会带人来河上大雄这里?

    王超然直接拿出一张拘捕令,盯着河上大雄道:“河上大雄,你涉嫌一桩绑架案,请跟我们走一趟。”

    “你们说什么?我根本不知道什么绑架案。”河上大雄的脸色一僵,心中明白大事不好,但他仍旧在狡辩。

    王超然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一挥手,几名国安的人扑了过来,直接抓住了河上大雄。

    曲青明的脸色同样变得煞白,他连忙道:“欧阳书记……我……。”

    欧阳志远根本没有理会他,直接一挥手,两名国安人员直接抓住了曲青明。

    当天夜里,欧阳志远和王超然连夜审完了河上大雄和曲青明。

    欧阳志远的催眠术,发挥了作用,曲青明供出了和河上大雄互相勾结,大量偷运国家稀土,盗取情报的犯罪过程,而且供出了,几座稀土矿都是市长曲青山投的资,还有曲青山贪污受贿的事实。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