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催眠

    一清道人看着志远道:“我承诺了,不会透露出来任何东家的消息给你。”

    欧阳志远一愣,东家?难道这个道人依附在某个大的世家不成?

    哪个世家,能请的起这样一个高手?

    看来,一直要杀自己的人,绝对不简单。自己过去的推断,是错误的。

    那么,这个大家族是谁?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讽刺道:“你倒是个信守承诺的诚信出家人。”

    一清道人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他沉声道:“不要多说,你今天必死。”

    这人说完,几十米的距离,他竟然一步就跨了过来,整个手掌化作一幢刺目的青芒,发出雷鸣一般的轰鸣,荡人心魄,一掌拍向欧阳志远的胸口。

    整个空间好像被撕裂开一道恐怖的裂痕,就连月光都被这一掌劈开,让人毛骨悚然。

    手掌还没拍到,强大的威压和恐怖的气息,让欧阳志远的呼吸都窒息了,他仿佛看到,这个道人身后的大山和天空中的日月星辰,瞬间一起狠狠地向自己撞过来。

    一清道人上来就下了杀手,他要一掌劈死欧阳志远,尽快得到罗汉清心果。

    欧阳志远知道,这一掌,实在太恐怖了,自己绝对接不下来。

    这个死道人,看来是真的来杀自己的。

    这么恐怖的掌力,欧阳志远是第一次碰到,他不敢怠慢,他只能躲,一声暴喝在他嘴里发出,五行步和影子身法发挥到极致,身形一晃,化作一道影子,闪过一清道人的手掌。

    “轰!”一声炸雷般的巨响,欧阳志远身后的一块巨石,被一清道人劈的粉碎。

    好厉害的掌力!

    “咦?影子身法……五行步?”一清道人一声惊异。

    这个年轻人,怎么会五行门的步法和柳烟门的影子身法?五行门和柳烟门可是一正一邪的门派。

    一清道人的年龄,和欧阳志远的师傅魏半针一样大,是处在同一时代的人。

    他见过五行门的五行步,也见过柳烟门的影子身法。

    欧阳志远一个人竟然同时精通这两种法门,而且还能躲过自己必杀的一掌,这让一清道人很是惊异。

    “再接我一掌试一试!”一清道人一声坑哼,手掌一翻,整个手掌幻出无数道掌影,重重叠叠,瞬间围住了欧阳志远,劈向他的面门。

    这一掌的威力更大,欧阳志远只觉得对方的掌影如同渔一般,一下子就住了自己,四面八方都是掌影,自己根本逃不出去。

    一清道人看着欧阳志远被自己的掌影圈住,根本逃不出去,他狞笑道:“去死吧。”

    “轰!”一声巨响,一清道人的手掌再次发出震耳欲聋的闷雷声,瞬间就劈到欧阳志远的面门。

    拼了!欧阳志远的影子身法和五行步,竟然摆脱不了一清道人的掌影。

    欧阳志远一声怒吼,手指一弹。

    两道寒芒一闪,无声无息的射向一清道人的双眼,几乎的同时,欧阳志远猛一侧身,灵犀指弹出,一指头戳向一清道人的心脏。

    欧阳志远打不过这个老杂毛,但他这两招以死相拼的绝招,迫使一清道人的手掌一慢。

    特别是两个根银针,速度极快,而且没有一点的声音,瞬间就射到自己的眼皮。

    眼睛是人体最柔软薄弱的地方,功夫再厉害,练不到眼睛上去。

    一清道人,仍旧要保护好自己的眼睛。

    他一声冷哼,长长的眉毛一抖。

    “叮……叮……。”两声撞击声传来,这个老道人长长的眉毛,竟然把欧阳志远的银针击飞。

    一清道人冷声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但他的声音未落,被击飞的两根银针寒芒一闪,竟然瞬间改变了方向,再次射向他的眼睛。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不是这个老杂毛的对手,他要巧胜,他在银针中,灌入了阳关三叠的手法。

    一清道人一声冷哼,猛一张口,轰的一声闷响,如同炸雷,嘴里喷出两股气流,打在了射到的银针上。

    “叮……。”

    两根银针被强烈的气流,打的一个翻滚,顿时一滞。

    但两根银针只是一滞,瞬间再次加速,仍旧射向一清道人的双眼。

    “阳关三叠!”一清道人一声惊呼,他认出来这个手法,是五行门的绝招。

    一清道人连忙躲闪,眼睛虽然躲开了,但腮帮子却没有躲开。

    “啊!”一清道人一声尖叫,两根银针擦着他的腮帮子飞过,留下了两道血槽。

    一清道人从来没有吃过这种亏,他已经几十年没有碰到过对手了,想不到,今天竟然被一个后生小子伤了面部,他顿时恼怒不已,嗷嗷的暴叫。

    但这时候,欧阳志远戳向他心脏的灵犀指也到了。

    灵犀指,可是萧风雨的绝技,到了欧阳志远的手里,发挥的更是淋漓尽致。

    一清道人顾不上脸上的血迹,一声怒吼,一掌劈向欧阳志远的前胸。

    欧阳志远一声长啸,身子一扭,一指头戳在了一清的手臂上。

    几乎的同时,一清的手掌劈在了欧阳志远的前胸。

    “嘭!”一声闷响。

    欧阳志远的身子飞出了数米开外,砸在了地上。

    而一清的身形,也是后退了数步,才稳住身形,但整条胳膊,被欧阳志远的灵犀指戳的一阵麻木,几乎抬不起手来。

    一清道人顿时咆哮如雷,怒发冲冠,满脸是血。

    这真是成天打雁,反被啄伤了眼睛。自己修炼了这么多年,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打得满脸是血,胳膊也几乎打断,这让一清恼怒至极。

    “你……你……我要杀了你!”一清一声嚎叫,如同厉鬼一般,冲了过来。

    欧阳志远被一清道人劈的胸骨欲裂,五脏六腑都几乎离位了,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受伤很重。

    他连忙吞下一颗药丸,稳住了伤势。

    好在,欧阳志远的灵犀指,戳在一清道人胳膊上在前,让对方的力量减轻了一半,否则,欧阳志远早被一清道人劈死了。

    欧阳志远同样,也是第一次吃了这么大的亏,现在被打得吐血。

    欧阳志远一看一清道人疯狂的冲过来,他连忙爬起来,一声冷哼道:“臭道士,我的银针可有毒,你再冲,就死定了。”

    银针有毒?

    一清道人一听银针上有毒,他一愣,连忙停下,立刻感到,自己的脸颊变得麻木起来。

    一清道人更加暴怒,指着欧阳志远,暴跳如雷道:“你个卑鄙的小人,竟然下毒?”

    这家伙,一边说话,一边暗中运气逼毒。

    只要给自己一点时间,自己就能把毒逼出体外。等到把毒逼出后,一定要撕碎的这个臭小子。

    欧阳志远擦去嘴角的血迹,冷笑道:“谁是卑鄙的小人?你们在这里暗中埋伏,伏击我,要不是我跑的快,我早就和我的车一样,被砸扁了,你们又暗中按了炸弹,进行灭口,杀了这么多的人,你们才是卑鄙的小人。”

    一清道人冷笑道:“那些事,和我无关,我根本不知道,更不屑参加,我一个人就能干掉你。”

    欧阳志远看着一清道人在逼毒,他冷笑道:“老杂毛,你还是省一省力气吧,我的毒,是特制的,你是逼不出来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一清道人一听,也感觉,自己逼了一会毒,脸部的麻木,不仅没有减轻,反而更厉害了,就连双眼都有点模糊了。

    这让一清道人大惊失色,他知道,只有自己在毒发之前,抓住这个臭小子,逼出解药,自己才没有危险,否则,自己就完蛋了。

    他那里知道,欧阳志远的银针上,根本没有毒药,只是麻醉的药而已。不是毒药,他怎么会逼出?

    麻醉剂,他根本逼不出来。

    想到这里,一清道人的脸上猛然露出狰狞的杀意,闪电一般的扑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道:“你不动没事,一动,死的更快。”

    一清道人恶狠狠地道:“那我先杀了你。”

    欧阳志远不等他说完,猛然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长啸,催眠术发挥到极致,狠狠的刺向一清的大脑。

    一清道人刚冲过来,猛然感到,一幢金光耀眼的万丈巨佛,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那光芒四射的巨佛,全身散发出让人膜拜的威压,这让他一愣。

    大佛的手掌瞬间发出刺目的金芒,一掌拍在了自己的头顶。

    一清道人一声闷哼,大脑一片模糊。他大吃一惊,知道不好,自己陷入了幻觉了。

    这怎么可能?这个臭小子还会幻术?

    一清道人立刻全力相抗,猛然咬破舌尖,张嘴喷出一口污血。

    他这一全力相抗,欧阳志远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来。

    但时间一长,一清道人的意识开始模模糊糊,两眼发直。

    欧阳志远一看,自己的催眠成功,顿时眼前一黑,哇的一声,再次喷出一口鲜血,一下子倒在地上。

    欧阳志远本来就受伤了,现在,他再强制催眠一清道人,顿时再次受伤。

    但终于还是催眠了这个高手。

    欧阳志远连忙再次吞了一颗药丸,他要立刻审问这个杂毛老道,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杀人。

    欧阳志远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两眼死死的盯着一清道人的双眼道:“说,谁派你来的?”

    一清道人的面目变的呆滞起来,他两眼发直,机械的道:“是……。”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