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高手

    第七十七章高手

    这声音让方国安打了一个冷战。

    “这件事……不会连累我这里吧?”方国安迟疑了一下,低声道。如果这件事连累到自己,自己的一生都完蛋了。

    “哼,一群废物,胆小鬼,要你们何用,这点事情都做不好。”那人一声冷哼,咔嚓一下,狠狠的挂上了电话。

    这声音吓的方国安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呆呆的发愣,冷汗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这声冷哼,透出无穷的杀意和冷酷。

    现在已经死了这么多人了,难道还要继续死人?

    马远山全家、魏宗明、魏晓梅、吴民、司徒平……,还有那个撞死马远山的司机,这些人,全死了。

    老板就是个杀人不眨眼恶魔,无论是谁对他产生了威胁,这人,就必须死。

    要是自己……,方国安想到这里,他的脸色顿时一片煞白。

    他敢肯定,要是自己暴露了,老板同样会毫不犹豫的干掉自己。

    方国安的后背衣服,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他现在,有了一丝后悔。自己怎么会上了这条贼船。

    月光下,远处山峰脚下的一幢别墅。

    一位五十多岁的道士,坐在大厅的蒲团上打坐,鼻子间的一呼一吸,发出低沉的轰鸣,如同滚雷一般,头顶上方,竟然形成三个花朵形状的气流漩涡。

    随着他的呼吸,窗户外的月光,也是一明一暗,仿佛窗外的月光都被他吸了进来。

    三花聚顶!

    这人绝对是个高手,功夫居然修炼到了三花聚顶的境界。

    一道人影走了进来,但这人只走到了屏风后面,就站住了。

    “一清上人,我请你去杀一个人。”这人看着中年道士道。

    一清上人抬了一下眼皮,头顶上的三花漩涡,瞬间缩进了他的顶门。

    “你没有权力让我去杀人,我只是负责保护你。”一清上人平静的道,并没有看那人。

    那人笑道:“你看这个!”

    那人手掌一翻,一枚清香四溢、流光溢彩的金色带着青色条纹的果子,出现在这个人的手掌中。

    “罗汉清心果!”一清上人一声惊呼,一下子站了起来,双眼顿时露出一丝贪婪。

    自己的修为到了瓶颈已经十几年了,一直卡在这里,再不前进,自己就要完蛋了,寿命到头了。如果自己冲过这个瓶颈,还能多活二十年。

    一清看上去只有五十多岁,但他的实际年龄,已经八十多了。

    自己冲击瓶颈的时就是静不下心来,杂念纷纷,特别是自己杀害的那些人。只要自己一冲击修炼的瓶颈,幻象立刻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无数的冤魂厉鬼,发出凄厉的咆哮,来向自己索命。

    这是心魔,一清知道,自己过去杀人太多,报应的时候到了。

    但这个世上,有一种产自神农架森林的果子,叫罗汉清心果,这种果子能消除业障幻觉,让人静下心来,冲击瓶颈。

    这种果子,极其的稀少,生长在神农架深处。自己进入神农架森林,找了多年,差点掉进天坑里,历尽艰难万险,也没有找到。

    现在,在这里竟然能看到,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呀。

    这人看到了一清贪婪的目光,他笑了。他知道,一清会答应自己的。

    有了一清的帮助,欧阳志远死定了。

    这人看着一清道:“你帮我杀了那个人,这颗罗汉清心果就是你的了。”

    一清站了起来道:“我答应你。”

    “哈哈……,好,等你杀了欧阳志远,来拿罗汉清心果,哈哈哈……。”这人大声狂笑着。

    郊区路口,周玉海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书记,路上小心。”

    欧阳志远笑道:“你也小心,胜败在此一举。”

    周玉海笑道:“放心吧,欧阳书记,如果是他,我一定抓住他。”

    欧阳志远道:“要活的,这次一定要挖出前进市的蛀虫。”

    周玉海道:“好,欧阳书记。”

    欧阳志远上了越野车,车子开向通往龙门县的公路。

    打草惊蛇,是欧阳志远和周玉海两人商量好的计策,欧阳志远故意散发出自己手里有柴杨的录音口供。肯定有人害怕这份口供,绝对要抢回这份口供。

    只要这个人向欧阳志远下手,欧阳志远一定会想办法抓个活口,对他进行催眠,找出幕后真凶。

    燕京,王老别墅。

    王老坐在沙发上,四儿子王海超恭敬地给父亲倒了一杯茶,双手端给父亲道:“爸爸,您喝茶。”

    王海超带着一副金丝眼镜,长得很干净利索,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身材修长魁梧。

    他今天刚从国外回来。

    王老看着自己的小儿子,眼里露出一丝无奈。

    自己这一生,有四个儿子,三个儿子从政,走进仕途。最小的儿子本来也是在仕途中,最有希望走的更远一个,但是,后来,却退出了仕途,进行经商。

    王海超的经商才能,和他做官一样,都能取得很大的成就。

    但是,最近由于一些原因,他的海外投资,一直失败。整个明海集团,几乎垮掉。

    现在,他在非洲投资的石油、金矿和钻石矿,还没有开始盈利,他的资金运转不灵了。

    他这次回来,就是想调动一部分资金。

    但不好的消息,再次传到他的耳中,在山南省前进市盈利丰厚的海明集团,也陷入了困境。这让王海超极其的恼怒。

    他想不到,在国内,还有人敢招惹王家。

    当他知道,冻结前进市海明集团所有项目的人,就是霍家未来的孙女婿、秦天涯的外孙、萧远山的女婿欧阳志远之后,这让王海超的脸色很是难看。

    由于王展鸿的固执嚣张,欧阳志远冻结了明海集团在前进市所有的工程项目,最后,虽然王展辉送来了农民工的工资,但很多冻结的项目,要慢慢的才能解禁。

    这三家的任何一家,王家都能抗衡,但这三家要是联合起来,王家肯定处在劣势。

    自己这口恶气,实在咽不下去。

    王老接过儿子端过来的茶杯,看了一眼王海超道:“坐吧。”

    “是,爸爸。”王海超坐在了父亲的身边。

    王老喝了一口茶道:“你大哥能否做到那个位置,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你的事,先放一下,小不忍则乱大谋,知道吗?”

    王老说的是,自己大儿子王开元的事。

    王海超点头道:“我知道,父亲,我会以家族的利益为重的。”

    王老道:“一荣皆荣,等到你大哥做到那个位置,你的资金自然而然的就解决了,别人会自动送过来,没有人敢说什么。”

    王海超恭敬地道:“是的,父亲。”

    王老看着自己的这个儿子道:“咱不出头,自有人出头。”

    王海超道:“我听说了,父亲,调查组,已经到了山南省。”

    王老道:“那孩子太年轻了,虽然是棵好苗子,但他犯了众怒,破换了平衡,这次几家要联合起来发难。”

    王海超道:“咱们参加吗?父亲?”

    王老摇摇头道:“我和霍老曾经一起并肩战斗过,那孩子还给我看过病,你侄子展辉和他又是兄弟,我们王家还他们一个人情,这次就算了。”

    王海超笑道:“我一直佩服父亲您的为人,呵呵,这件事就算了。”

    王老摇摇头道:“不知道这次,这孩子能否扛过去。”

    王海超道:“能否扛过去,和我们没有关系的。”

    王老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道:“展鸿现在,就在前进市,你不要让他乱来,他们相斗,咱们旁观。”

    王海超笑道:“好的,父亲,我会安排展鸿,不会给您惹事的。”

    王老叹了口气道:“我不放心呀,你看你把这个儿子溺爱到什么程度了,展鸿早晚毁在你的手里。”

    王海超忙道:“父亲,您放心,我会管好展鸿的。”

    “爷爷,我来了!”一个漂亮的混血女孩子跑了过来,笑嘻嘻的伸出胳膊,圈住了王老的脖子,亲了王老一口。

    女孩子的身后不远处,跟进来一位英俊潇洒的男青年。

    这个女孩子长得很是漂亮,如同洋娃娃一般,一双大眼睛,如同纯净的海洋,身材修长挺拔,一头金色的秀发,瀑布一般的披在身后。

    这个女孩子叫王丹莎,是王海超在海外的女儿。

    王海超在国内的妻子,死的早,他在国外,和一位法国的女人结婚,生下了王丹莎,王展鸿和王丹莎是同父义母。

    王老很喜欢这个混血的孙女,他一看到王丹莎,王老的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意。

    “莎莎,在这里还过的习惯吗?”王老疼爱的拍了拍丹莎的小脑袋。

    王丹莎笑道:“爷爷,我很喜欢中国,我以后,要长住在这里。”

    小丫头很是兴奋,她连忙向那个英俊青年招手道:“暮雪,快来见我爷爷。”

    那个年轻人走了过来,一躬身道:“王爷爷,王叔叔,您们好。”

    王老一看这个英俊潇洒的年情人,微笑道:“丹莎,这是?”

    王丹莎笑道:“爷爷,这是我男朋友陈慕雪。”

    王丹莎一直受的是,外国的教育,介绍男朋友,很大方。

    王老笑道:“呵呵,陈慕雪?你是……。”

    陈慕雪连忙恭敬的道:“王爷爷,我父亲叫陈浩然,在山南省工作。”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