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四章竟然是他

    七十四章竟然是他

    那个鬼脸的身手极好,如同闪电一般,一个起伏,就冲出很远。

    周玉海也跟着跳出窗户,伸手就掏出了手枪,咔嚓一声,顶上了子弹,瞬间就瞄准了这家伙的左腿,就要扣动扳机。

    司徒平不知道是死是活,决不能让这个家伙跑掉。

    周玉海想抓活的,没敢瞄准他的后背。

    但这人的耳朵很是灵敏,子弹上膛的微弱咔嚓声音,被他听到。这人脸色一遍,猛然一个翻滚,冲进了一个胡同。

    周玉海竟然没来的及开枪。这让周玉海很是吃惊,看来这人对子弹上膛的声音,绝对很敏感,难道他经常玩枪?杀手?

    周玉海闪电一般的追了过去。

    他从欧阳志远那里学了一点五行步法和影子身法,虽然是皮毛,但速度也是很快的。

    两人之间的距离在缩短。

    周玉海对着这家伙,抬手就是一枪。

    “砰!”一声闷响,子弹高速旋转着,射向这家伙的左腿。

    可是,这人的后背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就在周玉海开枪的前半秒,这人的左腿,瞬间画了个弧。

    “嗖!”子弹擦着他的裤腿,打进了砖墙,尘土四溅。

    那人继续快速的向前逃去,快速的奔向停在胡同口的一辆桑塔纳。

    这让周玉海一愣,自己的枪法,可是白发百中的,从来没有失手过,现在,这家伙竟然能躲过子弹。

    不好,这人早就在这里留了一辆车,来准备逃走的。

    杀手刚一冲向那辆桑塔纳,周玉海就知道不好,他手里的枪再次喷出了烈焰。

    “砰……砰……砰……。”周玉海连续扣动刮板机,但那人如同鬼幽一般,躲避着周玉海的子弹,冲进了那辆早就打开车门的轿车,快速的发动轿车,轿车冲出了胡同口。

    “砰……砰……砰……。”周玉海的子弹打在了桑塔纳车上,火星四溅。

    周玉海的双腿,可比不过桑塔纳的四个轮子。

    周玉海跟着冲出了胡同,正巧,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

    周玉海一摆手,出租车停了下来。

    司机一看周玉海手里竟然握着一把手枪,吓得他脸色顿时煞白。

    “这车,我借用一下,要车去公安局。”周玉海一下把吓得哆嗦的司机扯了下来,快速的坐进车里,追了下去。

    司机在地上打了几个滚,踉跄的从地上爬起来,破口大骂道:“你妈隔壁,敢抢车,老子报警抓你。”

    这个司机立刻拿出电话,快速的报警。

    周玉海的驾车技术极好,不一会,他就看到了那辆桑塔纳。

    桑塔纳车上的杀手一看,一辆出租车追了过来,立刻加速,桑塔纳高速的开向郊外。

    两辆车高速的追逐着。

    不一会,车子就开出了市郊。

    周玉海的电话响了,他快速的接了过来。

    “周政委,发现了魏晓梅。”袁传海急速的道。

    “发现了魏晓梅?她在那里?”周玉海急切的问道。

    袁传海低声道:“已经死了,死在这幢别墅的洗澡间。”

    “什么?魏晓梅死在洗澡间?”周玉海一听,脸色顿时变得很是难看。

    欧阳书记让自己保护魏晓梅的,现在,魏晓梅竟然死了?自己怎么向欧阳书记交代?

    难道,魏晓梅也是被这个杀手杀的?

    周玉海大声道:“司徒平怎么样了?”

    袁传海道:“周政委,司徒平就怕凶多吉少,现在,医生正在抢救,但希望不大。”

    周玉海立刻大声道:“告诉那些医生,给老子把司徒平抢救过来,否则,都给老子滚蛋。”

    周玉海变得狂暴至极。

    他挂上了电话,车子猛然发出震天的轰鸣,向前冲去。

    魏晓梅死了,司徒平凶多吉少,现在,只有抓住这个杀手,才能找到幕后的主凶。

    周玉海一看凶手逃走的方向,正是通向龙门县的方向,他立刻给欧阳志远打电话。

    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快速的开向前进市。他知道,魏晓梅是揭开马明山死亡的唯一线索,要是魏晓梅再被害了,这件事就麻烦了。

    自己要尽快赶回去,见到魏晓梅,想她询问一些情况。

    刚想到这里,电话就响了。

    欧阳志远接了过来。

    “欧阳书记,魏晓梅死了,司徒平就怕也抢救不过来。”周玉海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一沉,自己预计的事情,竟然发生了。魏晓梅死了?司徒平也抢救不过来?看样子,有人沉不住气了,在要提前动手。是在灭口呀,连司徒平都不放过,看样子,是急眼了,绝对是一条大鱼。只要你有行动,我就能抓住你。

    自己一定要抓住这条大鱼。

    欧阳志远沉声道:“不要着急,慢慢说。”

    周玉海急声道:“欧阳书记,见了面后,我再向你汇报,现在,我正在追杀害魏晓梅的凶手,凶手开了一辆桑塔纳,牌号是……,他逃走的方向,正是你来的方向,你截住他,一定要活的。”

    欧阳志远一听,凶手竟然向自己这个方向跑了,他立刻道:“好的,我堵住他。”

    周玉海一听,顿时放下心来,他微微的放慢速度,看着那辆桑塔纳,远远的跟着,继续追了下去。

    不一会,欧阳志远就看到一辆桑塔纳风驰电掣一般,从远处开来。这辆车,很像周玉海说的那辆桑塔纳。

    欧阳志远一打灯,牌照果然是凶手车的牌照。

    欧阳志远直接打开远光灯,照射了过去。

    两车相会,最怕的就是远光灯,何况,欧阳志远的远光灯,经过了改装,灯光更强。

    这个凶手的车技很好,他回头看了几眼那辆出租车,没有发现出租车的影子,他以为,自己已经甩掉了那辆出租车。

    他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总算甩掉了周玉海这个王八蛋。今天自己去杀魏晓梅和司徒平,怎么会碰到周玉海?难道,周玉海发现了什么?他怎么会出现在魏晓梅的家?难道,他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

    周玉海这个人,不好缠。他可是欧阳志远的心腹,自己要是落到他的手里,就麻烦了,说不定,自己也会被灭口。

    自己绝不能被周玉海抓住。

    这人刚想到这里,猛然,两道雪亮刺目的远光灯射来,照的他眼花缭乱,双眼一片漆黑。

    ***,这是哪个王八蛋,在会车的时候,开远光灯?老子抓住他,剥了他的皮。

    凶手连忙减速,双手紧紧地握住了方向盘。

    “嘶嘶嘶!”这家伙,猛然听到,自己的车胎在漏气,车子的方向刹那间改变。

    吓得这家伙一声怪叫,连忙点刹。

    刺耳的刹车声传出很远。

    桑塔纳直接冲进了旁边的地里,在开出十几米后,停了下来。

    好在,这家伙已经减速了,否则,车子肯定会翻个的。

    欧阳志远快速的跳下越野,冲了过去。

    凶手很是机警,他并没有打开车门,而是靠近车窗,仔细的观察着外面。

    他没有发现任何人,立刻打开右边的车门。但他并没有从右边的车门下来,而是快速的打开左侧的车门,冲了出去。

    同时,他手里露出了一把手枪。

    为了去安全,他在声东击西。

    他刚一伸出头,就感到一把冰冷的东西,顶在自己的头上。

    “别动,动一动,就打死你。”一声低喝,在耳边响起。

    这声音带着浓烈的杀气和冷意,吓了这家伙一跳。

    这人感觉到,顶在自己太阳穴上的东西,绝对是枪管。

    这声音怎么会这样耳熟?

    凶手下意识的抬头一看。

    “欧阳……。”这一眼,只吓的这家伙,几乎魂飞魄散,他在惊恐中,失声叫了出来。

    欧阳志远一看这个带着鬼脸的家伙,竟然能叫出自己,就知道,这个凶手绝对认识自己。

    这家伙在叫出欧阳两个字的时候,他手里猛然多出一只又尖又细蓝汪汪的毒刺,如同毒蛇一般的刺向欧阳志远的手腕。

    月光下,毒刺闪烁着让人心悸的寒芒。

    这把毒刺被淬了剧毒,见血封侯,没有解药,中者无救。

    这人知道,自己要是落到欧阳志远的手里,就完蛋了。

    欧阳志远一看,这家伙竟然使用这样歹毒的毒针,他冷哼一声,一指头敲在他的手腕上。

    “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

    “啊!”凶手的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他的手腕,被欧阳志远一指头敲断。

    欧阳志远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

    “嘭!”一声闷响,这家伙被一脚踹出三米开外,砸在了地上,摔得一个狗啃泥。

    这家伙一声嚎叫,就想爬起来,但他感觉到,自己全身竟然变得僵硬,不能动弹分毫。

    欧阳志远冷笑着走了过来,一把扯掉他脸上的鬼脸。

    “柴杨!”欧阳志远一声惊呼。

    这家伙竟然是公安局刑警队的副队长柴杨!

    柴杨的脸色,顿时露出绝望的神情。

    他知道,自己完蛋了。自己被欧阳志远抓住,肯定活不成,自己要是交代了,自己的家人,妻子、父母和孩子,肯定活不成,老板最恨的就是泄密的人。

    他肯定会杀了自己全家。

    这家伙的眼睛里,顿时露出了狰狞的眼神。

    欧阳志远伸手,瞬间就捏住了他的嘴巴,猛一用力,把他的下颚骨拿了下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