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鸡肠鼠肚

    第六十章鸡肠鼠肚

    李庆志这次来拜访欧阳志远,并不是要站在欧阳志远的战壕里,而是礼节性的拜访,所以,司徒平的事,他并不愿意多说。

    欧阳志远一听李庆志不愿意多说司徒平的事,就知道,这个人太谨慎,并不想帮助自己。

    对于李庆志,欧阳志远并不了解。

    李庆志没有多说什么,这让欧阳志远很是郁闷。

    李庆志不帮助自己,不会帮助曲青山吧?难道他要保持中立?

    半个小时后,李庆志就告辞了。

    李庆志的拜访,让欧阳志远明白,前进市的官员,有很多人在观望,并不会和自己站在一起。

    他们在看,在等待机会,看看谁的实力强大,就会加入强大的势力,对另一方,进行毁灭性的打击。

    为什么李庆志不把司徒平的事,透露给自己?难道司徒平背后有让李庆志顾忌的人?

    快下班的时候,秘书周书杰走了进来,低声道;“欧阳书记,金盛集团的司徒平想见您。”

    欧阳志远一愣,呵呵,说曹操,曹操就到呀。

    司徒平来干什么?来给魏宗明求情?看来,司徒平很在乎他那个情人的。

    自己正好会会司徒平这个人。

    欧阳志远道:“请司徒董事长进来吧。”

    女人的力量是很大的,情人魏晓梅的的哭诉,让司徒平不得不亲出马,来见见欧阳志远。

    虽然他知道,让欧阳志远放出来魏宗明,很难,但自己也要尽力,让魏宗明出来。

    自己打了这么多的电话,没有人替这件事出头,而欧阳志远并不放人,看样子,欧阳志远做这件事,是给谁看的,他在给谁看呢?

    现在,魏宗明只是个道具而已。

    但自己还要来,司徒平的内心有个理念,那就是,没有人能经受住金钱的诱惑。

    欧阳志远是人,他也同样需要金钱,这个世界上,没有金钱办不了的事情。

    金钱可以买到社会地位,可以买到美女,可以买到,你所需要的一切。

    他带来了一张支票。

    秘书周书杰进来道:“司徒董事长,欧阳书记请您进去。”

    司徒平笑道:“好的,周秘书。”

    司徒平跟着周书杰走进了欧阳志远的办公室。

    当司徒平看到欧阳志远的时候,他不由得愣住了,眼里露出震惊的神情。

    欧阳志远正看着他。

    好年轻!比电视上还要年轻。但欧阳志远的年轻,并不代表他幼稚,不成熟,而是给人一种极其锋利的感觉。

    司徒平瞬间就感觉到,自己仿佛被放在放大镜下面一般。

    这让他全身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这个人虽然年轻,但很可怕,自己在他面前,如同被透视一般。

    欧阳志远同样在打量司徒平。

    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微微秃顶,很肥,一双眼睛却很小,却并不浑浊,闪着寒芒,在动,但不乱。

    这是一个有心计、阴毒的冷酷男人。

    欧阳志远瞬间就给司徒平下了定义。

    马明山之死,肯定和他有关。

    司徒平很远就伸出了双手,微微弓着腰,满脸堆笑的道:“欧阳书记,您好,想不到,欧阳书记这样年轻,真是难得呀。”

    欧阳志远并没有和司徒平握手,他看着司徒平道:“司徒董事长,坐吧。”

    欧阳志远不会和这种人握手的。

    司徒平一看欧阳志远并没有和自己握手,他的脸上一点尴尬都没有,放下了手笑道:“谢谢,欧阳书记。”

    司徒平坐在了沙发上,秘书周书杰给他倒了茶后,退了出去。

    欧阳志远道:“司徒董事长,你有什么事吗?”欧阳志远直接问司徒平。

    司徒平道:“欧阳书记,我们金盛集团的渣土司机魏宗平,撞了人,被抓了起来,我请,请您把他放出来,我们愿意赔偿,多少钱都可以。”

    欧阳志远冷哼道:“司徒董事长,你来错地方了吧?抓魏宗明的是公安局,你来市委,让我放了魏宗明,这不是让我干扰司法公正吗?”

    司徒平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他心里冷笑不已。你***不干扰司法公正?骗鬼?要不是你亲自下命令,不准放魏宗明,老子早就用钱,把魏宗明保出来,你***真会装逼。

    司徒平道:“欧阳书记,我知道,魏宗明犯的事不小,这件事,我们是可以商量的。再说了,受害人并没有死亡。”

    欧阳志远冷冷的看着司徒平道:“虽然受害人没有死亡,但魏宗平的行为极其的恶劣,竟然倒车,想把车下的母女二人扎死,这人的心肠,是何等的狠毒,这样的人,只有等待正义的审判。”

    欧阳志远的语气很是坚决,这让司徒平的脸色很是难看,他明白了,欧阳志远这人很难说话。

    自己的支票,他能收吗?司徒平在犹豫。

    欧阳志远看了看表,下班的时间到了。

    司徒平最终没有拿出那张二十万的支票,在没有见到欧阳志远之前,他推测,欧阳志远可以接受这张支票,但是,他在看到欧阳志远之后,他知道,欧阳志远不一定会收这张支票。

    如果自己拿出这张支票,说不定会让欧阳志远发觉到什么,事情就不好办了。

    最后,司徒平和欧阳志远告辞。

    欧阳志远这条路走不通,自己可以走别的路,这张二十万的支票,肯定能送出去。

    欧阳志远走出市委办公大楼,他决定,去拜访原市委书记冯建奎。

    冯建奎已经退休了,他就住在市委宿舍大院,在欧阳志远现在住的后面,是一幢小别墅。

    欧阳志远的车子刚开出市委大院,就看到十几个人影站在大门的旁边。

    灯光下,十几个人都伸长了脖子,在向里面看,但还有点怕人,犹豫不决的样子。

    “张民!”欧阳志远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那个领头上访的农民工头张民。

    张民带着人来干嘛?工钱不是给了他们吗?

    欧阳志远的车慢慢的停下。

    “欧阳书记的车!”张民一声惊呼,十几个人一下子围了上来。

    欧阳志远打开车门,走了出来。

    “张民,你们怎么来了?拖欠你们的工钱,不是发给你们了吗?”欧阳志远轻声道,并伸出了手。

    “欧阳……书记,您好,我们……是来感谢您的,钱,我们已经领到了。”张民一见欧阳书记伸过来手,他连忙慌乱的把手放在衣服上,使劲的擦着,然后激动的伸了过来。

    他从来没有和市委书记握过手。

    欧阳志远握着张民的手微笑道:“领到了钱,你们以后,可以好好的工作了。”

    张民的神情一暗,张了张嘴,这个汉子的眼睛红了。

    欧阳志远一看张民的神情,就知道,他们一定有事。

    欧阳志远一指不远处的一条街道,笑道:“你们还没有吃饭吧,走,前面有一条小吃街,我请你们吃饭。”

    “欧阳书记,您……请我们吃饭?这……。”

    “欧阳书记请吃饭?太好了,我们都没有吃晚饭呢。”

    “我们村长也没有请我吃过饭,都是我们家请村长吃饭,现在,欧阳书记您请我们吃饭?”

    这些农民工顿时兴奋起来,搓着双手,激动地两眼放光。

    张民低声道:“欧阳书记……这……。”

    欧阳志远笑道:“走吧,张民和三名兄弟先上来,剩下的兄弟们一起跟过来,五分钟就到,咱们先去找地方,点好菜等你们。”

    张民也是很兴奋,还带点惊慌,自己能和市委书记在一起吃饭,这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

    他忙道:“好的,欧阳书记,兄弟们,你们快点。”

    张民带着三名兄弟上了欧阳志远的车。车子向前开去。

    欧阳志远道:“张民,有什么事,你说吧。”

    没等张民开口,另一个农民工大声道:“欧阳书记,我们十几个人,被王展鸿开除了。”

    “你们被开除了?”欧阳志远皱着眉头,看着张民。

    张民点点头道:“是的,欧阳书记,王展鸿怀恨我们上访,让他丢尽了脸面,他把我们十几个人开除了,而且,让前进市所有的工地,都不许收留我们。”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王展鸿真是个鼠肚鸡肠的人,成不了大器,开出了张民,而且还不让别人收留他们,真是岂有此理。

    欧阳志远道:“你们还有去处吗?”

    张民低声道:“欧阳书记,我们还没有想好到哪里去,今天来,是专门向您感谢和告别的。”

    欧阳志远沉思了一下道:“我给你们找个地方吧,不过,工地在湖西市,有点远,不知道,你们能去吗?”

    “湖西市?欧阳书记,我们不怕远,只要有地方干活就成,我们老家很多人,都到南方打工去了。”张民连忙道。

    欧阳志远道:“好的,我给你们联系一下。”

    欧阳志远说完,拿出电话,拨通了沈朝龙的电话。

    电话一通,就传来了沈朝龙的笑声:“呵呵,欧阳书记,您好。”

    欧阳志远现在已经是市委书记了,虽然沈朝龙是大哥,但他是商,他当然不能再继续叫志远的名字了。

    欧阳志远笑道:“沈大哥,工地忙吗?”欧阳志远仍旧称呼沈朝龙为大哥。

    沈朝龙笑道:“忙呀,欧阳书记,工期太近了,人手不够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