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倒塌的楼梯

    第八章倒塌的楼梯

    冯忠实这个人,就是镇长于方民的一条狗,靠的是溜须拍马,才当上了副镇长。

    派出所长马茂中叫来了一辆起重车,把于方民的奥迪,弄上了公路。

    车子只是开进了沟里,并没有什么损伤。

    冯忠实看着镇长于方民,恭敬低声道:“于镇长,不知道车子撞坏了没有,我上去看看。”

    于方民点点头。

    冯忠实上了奥迪,开出很远后,又倒车回来,讨好道:“于镇长,车子没有事,您受了伤,我给您开车。”

    于方民在众人的搀扶下,上了奥迪,几辆车开向镇政府。

    “于镇长,您知道那个王八蛋是谁吗?这么嚣张?为什么不抓紧派出所去,好好地教训他一顿?给您出出气?”冯忠实讨好的道。

    于方民沉声道:“这个人是什么底细,咱们不知道,现在,就要换届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要在平时,于方民绝不会放过欧阳志远的,但现在,是非常时期。自己还要继续担任秋山镇的镇长,不能因为这件事,坏了自己的大事。

    同时,于方民从欧阳志远身上,感到了一种强悍的危险气息,这气息,让于方民警觉起来。

    他的这种直觉,让于方民在官场中,逃过了多次劫难。

    欧阳志远用了两天的时间,考察了山岩县下属的八个乡镇,最终确定了,山岩县脱贫致富的道路,那就是种植药材。

    山岩县的药材,一是给清灵药业联合,也可以和萧眉的天信药业联合种植,第二,种植下来的药材,可以送到傅山县崮山药材市场销售。

    车子经过山岩县城的时候,周玉海道:“欧阳市长,去县政府吗?”

    欧阳志远道:“不去看了,等到交接以后,再来山岩县政府看看。”

    周玉海道:“那好吧,下面,咱们去什么地方?”

    欧阳志远道:“去龙门县看看。”

    周玉海道:“好的,欧阳市长。”

    车子开在山岩县的县城中。

    山岩县的县城,不是很大,只有纵横四条街道,街道两边,是低矮的楼房,最高的楼房,也就是六层高,一副破烂象。

    看着县城街道两边的景象,欧阳志远皱了皱眉头,山岩县真的太穷了,就连县城都这样落后,老百姓的日子,真不好过呀。

    欧阳志远正看着街道两边的店铺,猛然,一阵凄厉的急救车的声音传了过来,几辆急救车风驰电掣的从后面开了过来,同时,后面还跟着几辆警车,都拉着警笛。

    出了什么事?警车和急救车一起出动?而且是几辆急救车一起出动。

    欧阳志远透过窗户,又看到几辆警车和几辆桑塔纳快速的开了过来,眨眼间,冲了过去。

    不好,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了。

    欧阳志远道:“跟上去看看。”

    周玉海道:“好的,欧阳市长。”

    越野车快速的跟在后面,开了过去。不一会,欧阳志远透过窗户,就看到急救车和警车快速的开进了一座中学。

    山岩县第一中学。

    中学校门前,围了很多人,已经被警察拉起了警戒线。

    看样子,是县城中学出了事,而且有人受伤。

    学生受伤,这可是小事,孩子们,是祖国的未来。

    “进去看看。”欧阳志远一声低喝。

    周玉海道:“好的,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的车子刚开到了学校门前,就被警察拦住。

    周玉海拿出自己的警官证,没有打开,只是一晃。那些警察可认识这种高级的警官证,他们一看到这种警官证,根本不会检查,连忙放行。

    周玉海在湖西市公安局的级别可是副局长。

    越野车快速的开进了山岩县第一中学。

    整个第一中学,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很多学生和老师,向后冲去。

    山岩县第一中学的一座两层教学楼的楼梯,已经倒塌,几十名学生和楼梯,都掉了下来。

    这座教学楼,刚刚建好几个月,还没有半年。

    整个现场,哭喊一片。

    欧阳志远的车子快速的停下,他冲了出来。

    十几名武警和警察,在用双手,快速的清理废墟救人,医生和护士焦急的等待着,时刻准备救人。

    欧阳志远看到了山岩县县长章峰和县委书记王开永,两人正满脸大汗的指挥武警和警察救人。

    县长章峰的脸色极其难看,他做梦都想不到,在这关键的换届时刻,第一中学的楼梯,竟然倒塌。

    这座教学楼,投入使用,才几个月呀。

    这个安全事故,将对自己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若果,没有学生死亡,自己还能侥幸逃脱这次劫难,但是,要是有学生死亡,自己要想连任县长,这比登天还难,而且根本不可能了。

    于庆丰,卧饶不了你!章峰狠狠的瞪了一眼不远处的副县长于庆丰。

    于庆丰是山岩县分管教育的副县长,这次事故,他绝对脱不了干系。

    这时候的副县长于庆丰,正脸色苍白,双腿打颤的看着教学楼,

    汗珠子噼里啪啦的向下掉着。

    完蛋了,自己这次真的完蛋了。

    于庆丰的大脑,一片空白,两眼空洞。十几名学生和楼梯一起掉了下来,能不死人吗?要是死了人,这个责任谁来担当?自己可是分管教育的县长呀。

    陈宝虎,你***不是拍着胸脯

    噼里啪啦的山响,保证工程的质量吗?教学楼才用了几个月,楼梯就垮塌了,你***还是人马?教学楼也敢偷工减料?这下让你害惨了。

    陈宝虎是山岩县陈氏建筑公司的总经理,他负责第一中学教学楼的建设。

    县委书记王开永的脸色,同样不是很好看。

    上个月,市长曲青山还在会议上,强调学校的安全,这个月,这里的教学楼的楼梯就垮塌,这不是要命吗?现在可是换届的关键时刻呀。虽然市委已经决定让自己连任山岩县的县委书记,但是,要是有学生死亡,自己虽然不承担主要责任,但仍要负次要责任的,这会不会影响自己继续担任县委书记?

    学生千万不能死呀。

    王开永的双眼,紧紧的盯着烟尘中的废墟,他希望,抬出来的学生,都要有生命气息。

    “救出来一个!”一个人大声叫到。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楼梯口。

    几名武警战士,快速的抬出来一名满身灰尘的学生,学生满脸的污血,胸口急剧的起伏,向外渗着鲜血,灰尘中的脸色铁青灰白,嘴角大量的向外狂涌鲜血。

    县长章峰大声吼道:“谢庆义,快救人。”

    谢庆义是山岩县人民医院的院长,他亲自带着医生,来到了抢救现场。

    谢庆义带着医生,快速的跑了过来。

    透过灰尘,谢庆义一看这名学生的情景,心里一惊,不好,这名学生随时有生命的危险。

    “就地抢救!”谢庆义一声大吼。

    几名武警战士,立刻放下担架。

    两名医生快速的解开这名学生的上衣,众人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两根白森森的肋骨,刺穿了皮肤,裸露了出来,而另外的肋骨,侧凹了下去。

    欧阳志远同样心里一沉,这个学生刺出来的肋骨,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凹进去的肋骨,千万不要刺进了内脏。

    那两名医生刚想给学生检查处理,欧阳志远一步冲了过来,一声低喝:“我来。”

    两名医生被欧阳志远推得一个趔趄,很是恼怒。他们一看,竟然是一个年轻人,不由得很是气愤。

    “你是谁,想干什么?快滚开,我们要抢救病人。”院长谢庆义看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推开自己的手下,不由得勃然大怒。

    欧阳志远根本没有时间理会谢庆义,他手指一弹,一根银针扎进了学生的眉心。

    什么?银针?这个年轻人竟然会用银针?但是,这个学生,生命垂危,银针能救他的命吗?这绝对不可能。

    谢庆义一声大吼:“滚开。”

    欧阳志远的银针扎进了学生的眉心,他松了一口气,这根银针吊住了病人的一口气,激发了病人的生命潜力,为挽救他的生命,争取了时间。

    欧阳志远双手如风,又在病人的胸口上下了几针,然后看着谢庆义道:“现在,你们可以抢救病人了。”

    欧阳志远的几针,止住了病人嘴角的流血,病人的胸口不在剧烈的起伏,脸色竟然有了血色,不在灰白铁青。

    谢庆义的眼睛里,露出了震惊的神情。

    好神奇的几针!这几针竟然能改变病人的生命特征。

    “快抢救!”谢庆义一声大吼,几名医生快速的开始抢救病人。

    县长章峰猛然看到一名年轻人推开了医生,在给那名重伤的学生施针,顿时勃然大怒,他刚想下令,让警察拉开这名年轻人。

    但他的神情一呆,双眼里露出极其震惊的眼神,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的天哪,这怎么可能?欧阳……市长……不,欧阳书记!

    县长章峰在电视里,经常看到欧阳志远,而且他很是崇拜欧阳志远,人家这样年轻,取得了这么大的政绩,而且,还做到了湖西市市长的位置。

    章峰一直把欧阳志远当做自己的偶像,他一眼就认出来了欧阳志远。

    今天,他就得到了一个让他振奋的消息,湖西市市长欧阳志远,将来前进市,担任前进市市委书记。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