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想不到的危急

    第四百九十七章想不到的危急

    脸色铁青的周杰跟在后面,也上了飞机,他看着欧阳志远和王欣怡坐在一起,眼里顿时露出一抹寒意。他向身后的几个大汉使了一个眼色。那几个大汉点点头,但是,在飞机上,他们不敢动手。下了飞机,这几个人会毫不犹豫的攻击欧阳志远。

    周杰并不知道,欧阳志远是谁。但在他的世界观里,任何人胆敢对自己无理,自己就让手下的人动手。

    飞机开始起飞,升到了高空。

    王欣怡笑道:“欧阳大哥,你怎么回来香港?”

    欧阳志远道:“我来看一位朋友,正好,今天回去。”

    王欣怡道:“欧阳大哥,你还在运河县吗?”

    欧阳志远笑道:“我现在不在运河县了,已经调到湖西市了。”

    王欣怡微笑道:“欧阳大哥,你肯定高升了,在湖西做什么工作?。”

    欧阳志远笑道:“也不是什么高升,是工作需要才调动,是一般的市长。呵呵,欣怡,你在南州演唱几天?”

    王欣怡欣喜的道:“欧阳大哥,你是市长了,呵呵,你真厉害。我们在南州演唱三天,呵呵,对了,你有时间去看吗?我这里有票。”

    王欣怡微笑着拿出几张票。

    欧阳志远笑道:“我就怕没有时间,回到南州后,我就要赶回湖西市。”

    王欣怡把票递给志远笑道:“送朋友吧,南州的票,很难买的。”

    欧阳志远想到,萧眉在南州,她也喜欢王欣怡的歌,就接过票道:“欣怡,谢谢你。”

    王欣怡笑道:“欧阳大哥,咱们客气啥?你可救过我的命,欣怡一直把你当做大哥的”

    欧阳志远笑道:“我知道,欣怡,要不,当年运河县的演唱会,你也不会去。”

    坐在不远处的周杰,看着两人亲密的交谈着,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阴冷。这个叫欧阳志远的小白脸,是什么人?竟然和王欣怡这样亲热?看来,两人的关系,不一般呀。

    王欣怡小丫头看欧阳志远的眼神,是那样的炽热明亮,难道王欣怡喜欢这个叫欧阳志远的家伙?嘿嘿,到了南州,下了飞机,老子让人打断你的狗腿,敢和老子抢女人,不知死活的狗东西。

    周杰坐在不远处,暗暗地发狠。

    飞机穿过一片高山峻岭的上空,猛然,飞机传来一震剧烈的颠簸,所有的乘客,顿时一片惊呼。

    欧阳志远心里一沉,这飞机难道碰到了乱流层?颠簸的这样厉害?不会掉下去吧?飞机要是掉下去,再高的武功,也是白搭。

    自己有了老婆和孩子,还有父母,千万别死了。

    这时候,飞机颠簸的更厉害了,王欣怡的脸色顿时有点苍白,低声道:“欧阳大哥,怎么回事?飞机颠簸的真厉害。”

    欧阳志远忙道:“不怕,没事,飞机可能碰到了乱流层。”

    “嗡嗡嗡……啊……。”飞机竟然发生了倾斜。

    “噼里啪啦……。”杂物开始乱飞。乘客的嘴里发出惊恐的尖叫

    由于倾斜,王欣怡的娇躯,一下子靠了过来。

    “啊……。”王欣怡一声惊叫。

    志远连忙搂住王欣怡的娇躯,王欣怡下意识的伸手一抓,死死地抓住了志远的胳膊。

    小丫头的安全带,竟然没有系好。

    欧阳志远手疾眼快,瞬间把王欣怡的安全带猛地一插,咔嚓一声轻响,安全带的扣眼,插进座位里。

    安全带扣住了王欣怡的娇躯。

    如果不是欧阳志远手疾眼快,扣好王欣怡的安全带,王欣怡的的身子,就会飞起来,这可是很危险的。

    不远处的周杰,顿时吓得脸色煞白。

    ***,老子为了追王欣怡,追到南州,现在这飞机是怎么了?不会要掉下去吧?

    想到这里,冷汗唰的一下,汗湿透了衣服。

    老子不会为了追女人而摔死吧?要是这样,老子情愿不追王欣怡这个臭女人。

    一位女空姐,扶着座椅,踉跄着冲了过来,大声道:“各位旅客,请系好你们的安全带,飞机碰到了乱流层,请大家镇静,不要慌乱,不要解开安全带,一会就会好的……。”

    空姐的话还没有说完,飞机发出巨大的轰鸣,开始急速的翻转下坠。

    “啊……啊……。”惊恐的尖叫,立刻充满了整个机舱。

    王欣怡紧紧地闭上眼睛,双手死死的抓着欧阳志远的胳膊,脸色变得煞白。

    欧阳志远拍着王欣怡的后背道:“不怕,王欣怡……不怕。”

    欧阳志远再说这句话的同时,他的后背也湿透了。

    欧阳志远是人,不是神,他同样感到害怕。但是,他毕竟是男人,虽然冷汗湿透了后背,但他仍能保持镇静,并没有慌乱。

    “噗嗤……。”机舱里,立刻充满着难闻的气味。

    但所有的人都顾不上这种味道了,强烈的惊恐,让很多人大脑一片空白。

    飞机又是一个大幅度的倾斜,有几个没有系好安全带的旅客,直接飞了起来,砸在了别人的身上。

    “啊……啊……。”几个人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其中一个人,正砸在周杰的身上。

    砸的周杰眼冒金星,惨叫不已。

    所有的人几乎都绝望了。

    王欣怡闭着双眼,大声道:“欧阳大哥,我们是不是快要死了……。”

    欧阳志远大声道:“不要怕,王欣怡,我们现在没事,还没有死。”

    王欣怡大声道:“就要死了……欧阳大哥……。”

    飞机猛然发出强烈的轰鸣,机头高高的昂起,拉了起来。

    欧阳志远立刻感到了飞机停止了下坠,拉了起来,顿时大声道:“王欣怡,我们有救了。”

    飞机刚一拉起来,机身就平稳了许多,不在颠簸。

    几个空姐跑了过来,扶起那个刚才进来的空姐,这个漂亮的空姐,由于没有安全带,摔得满脸鲜血。

    一个空姐立刻大声道:“大家不要慌乱,先自救一下,看看有没有伤者。”

    王欣怡感觉到了飞机不在颠簸,她睁开了眼睛,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我们没有死吧。”

    欧阳志远长出了一口气道:“还好,我们没有死,你却快把我掐死了。”

    王欣怡一看,自己的双手,还掐着欧阳志远的胳膊。

    她连忙松开手,脸色一红道:“欧阳大哥,掐疼了你吧。”

    欧阳志远苦笑道:“不疼。”

    王欣怡心有余悸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大哥,谢谢你刚才给我插好保险带,要不,我刚才肯定会飞出去。”

    欧阳志远道:“记住,以后坐飞机,首先要插好安全带。”

    王欣怡道:“我记住了,欧阳大哥。”

    这时候,又跑过来几位空姐,其中一个空姐带来了急救箱,她们开始安慰大家,抢救伤员。

    但是飞机上没有医生,她们只能简单地对伤员进行治疗。

    但是,有两位飞起来的旅客,伤势较重,已经昏迷了。

    一位乘务长立刻大声道:“各位旅客,你们中有没有医生?是医生的话,请你帮助抢救伤员。”

    欧阳志远连忙解开安全带,走了过去,大声道:“我是医生。”

    王欣怡也跟了过来。

    女乘务长一看来了个年轻的医生,连忙道:“同志您快看看这两位旅客,他们伤的很重。”

    欧阳志远连忙走了过去一看,两位病人已经昏迷。

    他首先选了一个病情较重的男人。

    欧阳志远快速的拿起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手腕,给他号脉。

    这人的脸色蜡黄,就连脖子上的皮肤都是黄的,嘴角在不断的流血,呼吸十分急促,。

    他的脸色一沉道:“这人的内脏受损,肝脏破裂,飞机立刻就近降落,否则,这人有生命危险。”

    女乘务长看着欧阳志远给病人号了一下脉,就知道病人的病情,她在愣了一下道:“好的,我立刻拍人何机长商量,向上请示。”

    女乘务长也看到病人的危急。

    欧阳志远知道,自己再不抢救他,这人在飞机的颠簸下,根本活不到飞机降落。

    欧阳志远快速的一颗药丸,伸手捏开病人的嘴巴,把药丸放进他的咽喉深处,伸出手指一点病人的喉咙,药丸流进了病人的胃里。

    这人连张嘴都不会了。

    欧阳志远快速的拿出银针盒子,取出几根银针,消过毒后,解开这人的上衣,快速的下针。

    他要稳住病人的伤势,不能让病人的伤情恶化,取得抢救的机会。

    欧阳志远快速的下针,旁边还有一个昏迷的。

    欧阳志远转眼间,下了十几针。当欧阳志远下完最后一针的时候,病人的脸色有了一丝红润,呼吸变得平稳,嘴角已经不再流血了。

    周围的几个人和乘务员,看到欧阳志远的医术竟然这让神奇,一会就让垂死的病人,变得好转起来,都拍起了手掌。

    王欣怡的脸上也露出了惊奇的神情。

    欧阳志远连忙去看另一位昏迷的病人,这人是一位老人,他的旁边,有一位十几岁的小姑娘在哭泣,嘴里喊着爷爷……爷爷的。

    看样子,这个小姑娘,是老人的孙女。

    欧阳志远仔细的给老人号脉,老人的肋骨断了几根,同样伤到了内脏,病情比刚才那个人轻一点。但是,要不及时治疗,同样有生命危险。

    欧阳志远也给老人吃了一粒治疗内伤的药丸,然后,快速的给老人扎针。

    十几针扎完后,老人的病情就好多了,老人竟然醒了过来。

    “爷爷……爷爷……你醒了,吓死我了。”小姑娘哭喊着爷爷。

    众人看着老人醒了过来,再次拍起了手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