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儿子

    第四百九十三章儿子

    欧阳志远走下飞机,他的内心很不平静,激动极了。

    自己就要见到两个儿子了。儿子是自己生命的延续,是自己的血肉,是自己永久的挂念。

    想到这里,欧阳志远的心跳,加速起来,他禁不住的加快脚步,走出了大厅。

    天已经黒了,整个街道,灯火通明,一轮明月挂在天上,让人神清气爽。

    欧阳志远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韩老的府邸。

    就要到韩老的府邸的时候,欧阳志远看到,一辆轿车停在一棵树旁。

    对过一辆车开着远光一扫,欧阳志远的视力极好,他看到那棵树上,竟然有个人影。

    黑天半夜的,这家伙在树上干吗?肯定不是好人。

    欧阳志远示意出租车停下,给了车钱,让出租车开走。

    他慢慢的靠近那棵树,一纵身,悄悄的上了树杈,看到了一个男人,正用手里的红外望远镜,全神贯注的看着什么。

    欧阳志远顺着这个男人的眼光一看,顿时吓了一跳。这棵树,正对着韩老家的别墅窗户。

    韩老家的窗户,正亮着灯。

    这个王八蛋想刺探什么?难道是小报记者?这种人为了钱,良心都让狗吃了。

    欧阳志远最恨的就是这种阴暗的小人。

    欧阳志远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吓得这家伙一哆嗦,当他慢慢的转过脸的时候,欧阳志远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

    “啪!”一声脆响,打着这家伙眼冒金星,一头栽了下去。

    “啊!”这家伙的嘴里发出一声惨叫,吓得脸色煞白。

    欧阳志远伸脚一勾,勾住了他的裤腰带,然后一脚把他踩在树杈上。

    “说,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欧阳志远用力在他后背上一踩,这家伙痛的一声惨叫。

    “我……不干什么?我看看树上有没有蝉?”那家伙哆哆嗦嗦的道,口音竟然带着台湾的味道。

    欧阳志远一脚踢在这家伙的脸上道:“找死?四月份有蝉?你个王八蛋找死不成?”

    欧阳志远一脚把他踢下来,这家伙从树上摔下来,摔得一声闷哼。

    当然,志远用了巧劲,不会摔死他的,但也摔得半死。

    欧阳志远跳下树,一把拎起这家伙,塞进车里,然后开车,冲进一个很远的黑暗小胡同里。

    “你……你要干什么?”这人吓得脸色苍白,结结巴巴的道。

    欧阳志远停下车,不想和他废话,一指头戳在他的软麻穴上。

    这家伙立刻感到,全身的筋脉骨节开始收缩,如同无数的蚂蚁,在疯狂的撕咬自己的内脏。

    “啊……。”他刚叫出半声,欧阳志远一指头点在他的喉结上,让他发不出声来。

    “嗷嗷嗷……嗷嗷嗷……。”这家伙的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吼叫,全身剧烈的颤抖,脸色煞白,青筋暴露,双目园瞪血红,冷汗噼里啪啦的狂流。

    欧阳志远沉声道:“说,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

    这家伙没有吃过这么大的苦,他的双眼露出恐怖的眼神,慌乱的点着头。

    欧阳志远一脚踢在他的软麻穴上,他瞬间停止了抽动,全身如同水浇了一半,衣服都湿透了。

    欧阳志远解了他的哑穴,冷声道:“说,谁派你来的?”

    那人结结巴巴的道:“我是港报的记着,准备拍个韩老的生活照……。”

    欧阳志远一听,就知道他在说谎,没等他说完,直接对他催眠。

    志远不想耽搁时间,自己还急着去看儿子和韩月瑶。

    这人的面目立刻变得呆痴起来。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为什么来这里?”欧阳志远冷声道。

    那人机械的回答道:“我叫……王伯雄,是台湾……恒丰集团王少爷的……手下,我是来……调查韩月瑶……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不……露面的原因的。”

    欧阳志远一听,脸色一冷,王少爷?韩老第四个干儿子王浩海的大儿子王朝阳派来的?这个王八蛋肯定怀疑,韩月瑶这一年,为什么不露面。

    欧阳志远沉声道:“是王朝阳派你来的?”

    王伯雄忙道:“是的,是王朝阳派我来的。”

    欧阳志远一把扯过他脖子上的照相机,打开一看,顿时冷笑起来。

    照相机里,拍摄了大量的韩老,还有韩月瑶的照片,但并没有拍到自己儿子的照片,也没有拍到自己爸爸和妈妈的照片,看来,这家伙并没有拍到什么。

    欧阳志远一掌拍碎了相机,扔进了旁边的下水道里。

    欧阳志远又问了王伯雄很多问题,最后,一掌拍在这家伙的脑袋上,让他失去了记忆,变成了傻子。

    任何人敢对自己的亲人不利,自己都不会手软。

    欧阳志远把这家伙的所有证件都销毁粉碎,扔进了远处的下水道,又把车子开到了另一个很远偏僻的胡同,这才走向韩老的府邸。

    至于王伯雄,让他自生自灭好了。

    半小时候,欧阳志远来到了韩老的府邸。

    五六名保镖,在府邸前面巡逻。看样子,韩老加强了对府邸的保护。

    这几个保镖,欧阳志远都见过。他们一看是欧阳志远来了,都吃了一惊,连忙打开门,让欧阳志远进去。

    门卫立刻打电话,通知韩老。欧阳志远摆了摆手,没有让打电话。他想给韩月瑶一个惊喜。

    韩老府邸的大客厅里,一家人欢声笑语。

    两个小家伙出生快一个月了,长得白白胖胖,十分逗人喜爱。欧阳宁静和秦墨瑶对这两个孙子,喜爱极了。而韩建国,更是喜得,合不上嘴。

    韩家终于有了继承人,韩家的香火不会断了。

    韩建国高兴地笑着,仿佛年轻了十几岁。

    两个小家伙还没有睡,一家人在逗孩子。

    韩老抱着韩虎,笑嘻嘻的亲着外孙那胖乎乎的小脸蛋道:“宝贝重孙子,快快长大,长大了,老爷爷给你娶媳妇。”

    “噗嗤……。”正在喝茶的韩月瑶一听爷爷的话,一口茶喷了出去。

    “爷爷,嘻嘻,韩虎这才多大?您就要给他娶媳妇?”韩月瑶笑着看着爷爷道。

    韩建国笑道:“怎么,不能先给韩虎找好媳妇?我要再活二十年,看着韩虎结婚生子。”

    欧阳宁静笑道:“韩老,您的身体硬朗的很,再活个二十年,没有问题。”

    韩建国道:“宁静呀,有你们的医术,我一定能活到我重孙子娶媳妇的时候。”

    抱着欧阳龙的秦墨瑶笑道:“韩老,有志远的师傅魏老保驾护航,您绝对能看到你重孙媳妇。”

    韩建国大笑道:“好,我等那一天的到来……啊呀,小家伙尿了。”

    韩建国怀里的小老虎,小家伙的射力很高,尿了韩老一身。

    “呵呵,爷爷,我来吧。”韩月瑶笑着去接小老虎。

    韩建国笑道:“小老虎的童子尿,可是财气,呵呵,不脏。”

    欧阳志远走进了院子里,他看到了保镖队长林武,带着两个保镖,守在第二道门。

    林虎猛然看到了欧阳志远走了过来,这让他大喜过望,冲了过来道:“志远……你怎么来了?”

    林武的年龄,比欧阳志远大几岁,他直接喊志远。

    欧阳志远握住了林武的手笑道:“我刚到,林武,辛苦了。”

    林武笑道:“志远,不辛苦。”

    欧阳志远笑道:“在这里,还习惯吗?”

    林武笑道:“志远,我在这里很好,韩老和月瑶对我们都很好。”

    欧阳志远笑道:“那我就放心了。”

    林武笑道:“志远,快进去吧,韩老和月瑶,龙龙、小老虎,都没睡,都在客厅里说话呢。”

    欧阳志远一听,连忙道:“好吧,林武,我进去了。”

    欧阳志远快步走了进去,他的内心激动极了,脚步在加快。

    他推开了门,站在大厅,看到了爷爷韩老、爸爸和妈妈、月瑶,还有他们怀里的孩子。

    韩月瑶第一眼看到了欧阳志远,刚刚接过小老虎的韩月瑶,两眼盯着欧阳志远,她呆住了。

    韩月瑶看着欧阳志远,内心狂喜,但鼻子一酸,眼泪流了出来。

    欧阳宁静和秦墨瑶也看到了站在门前的儿子。

    两人一愣,看着自己的儿子,秦墨瑶失声道:“志远?你个臭小子怎么来了?”

    韩建国一听秦墨瑶这样说,连忙抬头一看,看到了志远。

    韩建国同样一愣,随即大笑道:“志远?哈哈,你怎么回来了?”

    欧阳志远连忙道:“爷爷,爸爸、妈妈,月瑶,我来了。”

    韩月瑶哆嗦着嘴唇看着志远,流着泪,低声道:“欧阳……,快看看咱们的……儿子。”

    秦墨瑶连忙抱过来龙龙。

    欧阳志远的心在剧烈的颤抖,他的心脏,在强烈的收缩,快速的伸出双手,接过两个孩子,紧紧地搂在自己的怀里。

    欧阳志远盯着两个可爱的小家伙,一种血肉相连的颤抖,和强烈的震撼,让他的鼻子一酸,欧阳志远的眼睛湿润了。

    这就是自己的儿子吗?

    欧阳志远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孩子,他想呐喊,自己也有了儿子了。

    两个小家伙,瞪着漆黑灵动的大眼睛,看着欧阳志远,嘴里呀呀的说着什么,竟然都伸出了胖乎乎的小手,裂开小嘴笑了。

    欧阳志远的眼泪下来了,他把脸紧紧地贴在了自己儿子的小手上。

    一种血肉相连、灵魂相通的浓浓血肉亲情,让志远的心,在强烈的颤抖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