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十九章恢复视力

    第四二十九章恢复视力

    欧阳志远记起来,老将军在和自己讲起他当年在沂蒙根据地打鬼子的时候,多次提到有一位叫李光年的神炮手。难道这位老人,就是当年的那位神炮手?

    神炮手叫李光年,是和谢老将军一次参军的发小,也是特战大队唯一的一位迫击炮手。

    谢老将军说,李光年有一手绝活,那就是敌人的火力点,不论在什么死角,他都是一炮干掉。

    在当时小米加步枪的年代,李炮手为115师,立下了汗马功劳。

    欧阳志远看着两位老人,如同亲兄弟一般,就知道,这位叫李炮手的老人,绝对和谢老在那峥嵘的岁月里,历经生死,结为生死之交。

    勤务兵给老将军、志远、谢诗苒倒上茶。

    谢老将军道:“志远,诗苒,还记得原来我给你们提起115师特战大队中,有位叫李光年的神炮手吗?”

    谢诗苒笑道:“爷爷,经常听您说过,每当您提起李爷爷,您就眉色飞舞,说个不停。”

    欧阳志远笑道:“谢老,我当然记得,您说,你们第一次缴获日本鬼子的掷弹筒和迫击炮的时候,没有人会发射。你们问俘虏的日本鬼子,但是,小日本鬼子死活就是不教给咱们这两种武器的使用方法。但是,李老一声大吼,把这两种武器拿到自己的手里,捣鼓了一会,竟然领会了使用的方法,而且一打一个准,惊得日本鬼子,目瞪口呆。”

    “哈哈……哈哈。”两位老将军一听,都大笑起来。

    谢老将军笑道:“你们的李爷爷对炮的研究,很有天赋。”

    李老将军笑道:“当年也是被小日本逼得没有办法,咱们好不容易缴获了敌人的小钢炮,却不会用,小日本俘虏死活就是不教给咱们使用方法,我只有自己研究了,嘿嘿,我研究明白后,一打一个准。”

    谢老将军道:“你当年可是咱们特战大队的一个奇才,宝贝疙瘩。”

    李老笑道:“好汉不提当年勇,现在老了,对了,谢大炮,这两位年轻人是谁呀?介绍一下。”

    谢老将军笑道:“你看,光顾着和你说话,忘记介绍了,诗苒,快喊李爷爷。”

    谢诗苒笑嘻嘻抱住了李光年的胳膊的道:“李爷爷,您好,我经常听爷爷提到您。”

    李老笑道:“谢大炮,你好福气,这是你找到没多久的亲孙女?”

    谢老将军道:“是呀,这就是我的孙女谢诗苒。”

    欧阳志远道:“李老,您好。”

    李老笑道:“你好,年轻人,你就是来给我看眼睛的医生吧?”

    老人家的双眼,虽然看不到什么,但老人仍旧很乐观。

    欧阳志远道:“是的,李老,我给你看看眼睛。”

    谢老看着李光年道:“老伙计,志远的医术可高着呢,很多的疑难杂症,志远都能看好,我的子弹,就是志远取出来的。”

    “你说什么?你那颗五十年的子弹,取出来了?我记得,没有人敢给你取出来的。”李老将军惊异的道。

    谢老笑道:“志远的西医和中医都很好,老伙计,说不定,你的眼睛能治好。”

    李老道:“都瞎了这么多年了,也习惯了。”

    欧阳志远一边检查李老爹眼睛,一边轻声道:“李老,您的眼睛看不见,有几年了?”

    李老叹了一口气道:“有三四年了。”

    欧阳志远看完老人的眼睛,又给老人把脉。

    过了好一会,欧阳志远才放开手,低声道:“李老,您的眼睛,在过去中过毒?”

    李老摇了摇头道:“没中过毒呀?”

    欧阳志远道:“很久了,几十年了,您向前想想。”

    李老还是摇摇头,低声道:“想不起来了。”

    谢老将军皱了皱眉头,沉思了一会,眼睛猛然一亮道:“老伙计,莫非是阻击板恒师团的那场阻击战?那次敌人为了逃命,可是释放了毒气的,你的眼睛疼了好几天的。”

    李老一听谢老提起阻击板恒师团的那场阻击战,也立刻想起来了,大声道:“那次,敌人还真释放了毒气弹,咱们牺牲了不少同志,好在,我命大,死不了,呵呵,志远,这么长时间了,你竟然能诊断出来,真是了不起,你要不提,我绝对想不起来了,这么长时间了,毒素竟然才发作?”

    欧阳志远道:“李老,您中的毒较轻,毒素进了眼睛,慢慢的沉积,您年轻的时候,能抵抗住,但是,人的年龄偏大,抵抗力就会下降,毒素就会发作。”

    “志远,李老的眼睛,能治好吗?”谢老轻声道。

    李老的脸上,立刻露出了希望的神情。

    老人很希望,自己的眼睛能治好,能重见光明,再看看老伙计,再看看为之奋斗的美好山河。

    欧阳志远道:“我试试。”

    欧阳志远拿出银针盒子和手术盒子,开始给银针消毒。

    李老的眼睛,是毒素沉积了太久,引起眼睛失明,如果通过针灸,解去毒素,就能让眼睛重见光明。

    谢诗苒看到志远在准备银针,轻声道:“欧阳哥哥,你要给李爷爷扎针?”

    欧阳志远道:“是的,我给李老扎针,把毒放出来。”

    谢老惊异的道:“志远,你不会扎眼球吧?”

    欧阳志远笑道:“谢老,眼球不能扎针,李老的眼睛之所以失明,是毒素侵蚀了视觉神经,我把一部分的毒素用银针解了,再释放一部分,李老的眼睛,就会重见光明。”

    李光年一听,神情有点激动,大喜道:“志远,我的眼睛真的能治好?你有几成把握?”

    欧阳志远看到老人激动万分的样子,笑道:“李老,有七八分的把握吧。”

    李老大笑道:“太好了,我的眼睛,又能看到谢大炮了。”

    谢老将军一瞪眼道:“李炮手,你别忘了,志远是我给你请来的医生,还没看好眼睛,就又叫我谢大炮了?”

    李老哈哈大笑道:“叫你谢大炮,感到亲切。”

    谢老将军呵呵道:“等你眼睛能看到东西了,咱们再下棋。”

    李老笑道:“就你破棋篓子,还和我下棋?”

    谢老笑道:“我再是破棋篓子,我记得你很少赢过我。”

    李老将军笑道:“我是让你。”

    欧阳志远和谢诗苒听着两位老人拌嘴,是那样的高兴,两人都笑了。

    欧阳志远做好了准备道:“李老,我给你扎针,您闭上眼。”

    李老的眼睛看不见,但能睁眼,眼球还是好好的。

    李老点点头道:“好的,志远。”

    欧阳志远用银针沾了一些自己配制的解毒药粉,快速的在李老眼睛周围的穴位上扎针。

    银针刚一扎下,老将军感到,自己的双眼,又酸又麻,还带着一点清凉,好像在向外拔凉气一般。

    欧阳志远双手如飞,手法极其老练,不一会,老将军的双眼周围,插满了十几根银针。

    谢老看的眼花缭乱,他笑道:“志远,你下针的手法,真是熟练。”

    志远笑道:“谢老,我从三四岁就学针灸,我的针灸学了二十年了。”

    谢诗苒道:“欧阳哥哥,针灸好学吗?”

    欧阳志远笑道:“好学,但要想学精,很难。”

    “咦!”李老将军一声惊呼,他感到了自己的眼前,有了亮光。在过去,自己的双眼,是没有光感的,整个世界是漆黑一团。

    谢老忙道:“老伙计,怎么了?”

    李老将军惊奇的道:“我能感到亮光了。”

    欧阳志远一听,脸上露出了笑意,看来,自己的救治方法,是对的。

    谢老将军一听,大笑道:“哈哈,老伙计,志远的医术,可不是吹的,燕京的霍老、去世的顾老,都找过志远看过病。”

    李老将军一听,惊奇的道:“顾老和霍老都找过志远看过病?”

    谢老将军道:“当然了,霍老的病治疗好了,但顾老的生命,确实耗尽了,志远费尽了心神,最终还是没有看好顾老的病。”

    李老叹了口气道:“没想到,顾老还是走在了咱们前面。”

    谢老道:“顾老每天日理万机,休息不好,劳累过度呀。”

    谢老刚说完这句话,李老再次发出惊异的声音,失声道:“谢大炮,我能看到你的影子了,你的身姿,还是那样的笔直,和标枪一般。”

    李老旁边的几位勤务兵一听老将军能看到人影子了,立刻高兴地差点蹦起来。

    谢老高兴的大笑道:“志远的医术可不是吹的,你说,怎么谢我?”

    李老笑道:“以后,再下棋,我让你赢几局好了。”

    “噗嗤!”谢诗苒禁不住的笑了起来。

    欧阳志远又给老将军下了几根银针。老将军眼前的人影,渐渐地清晰起来。

    “咦?志远,你……你竟然这样年轻?”老将军虽然听声音,感觉到志远很年轻,但想不到,欧阳志远竟然只有二十多岁。

    后面的几位勤务兵一看老将军恢复了视力,每个人高兴的跳了起来。

    “老首长,您可以看到我们了。”一个勤务兵欣喜若狂。

    老将军笑道:“小陈,呵呵,我看到你了,你比过去又长高了一点。”

    这个叫小陈的勤务兵,眼里含着泪花道:“是的,老首长,我又长高了一点。”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