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战败就死

    第四百一十二章战败就死

    欧阳志远受伤了。

    远处的寒万重和乔立春一看欧阳队长受伤了,两人就想开枪,但两人被欧阳志远和邦德强大的压力,压的抬不起手臂来。

    欧阳志远和邦德的对抗,虽然没有搏击那样激烈,但两人心神的战斗,让寒万重这个初级催眠师,知道了什么是心神的战斗。

    邦德一看这个年轻的中国人吐血受伤,他顿时信心百倍,狞笑着一步跨了过来,让人恐怖的心神攻击,瞬间攻到。

    欧阳志远看到,空中猛然多出了一个发出耀眼光芒的圣杯,圣杯上的几十颗神秘的宝石,刹那间化作一只只让人毛骨悚然的诡异眼睛,每只眼睛中,散发出道道光芒万丈的恐怖漩涡,漩涡里发出强大的吸力,在疯狂地撕扯着自己的意识。

    同时,阵阵恐怖古老的魔咒,在自己的耳边响起,让自己的灵魂几乎飞出体外。

    欧阳志远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沉沦松动,仿佛瞬间就要被扯出脑海。只要自己的意识扯进那恐怖的眼睛,自己就死定了。

    圣杯是西方基督教的圣物,这人的催眠术,竟然能让意识化为圣物,来攻击自己,这人真是恐怖呀。<),名为“丰饶之锅”,里面的食物永远食之不尽,但只有勇者与具备高尚美德的人才能够使用它。西欧另一个家喻户晓的神话,就是成立圆桌武士的亚瑟王(hur),曾3次驾驶他的魔船环绕死亡岛航行,岛上有6000名士兵把守,亚瑟王的武士与岛上的士兵争战,最后只剩下亚瑟王与他的7名武士生还,但他们成功夺得那只大锅。由于圆桌武士后来的堕落,那只大锅从他们当中消失了。<)之子,十全十美的加拉赫特爵士(sirgalahad),因着他的纯洁,成功寻回圣物,但故事来到这里大锅摇身一变,成了圣杯。加拉赫特把圣杯从不列颠(=英国)带到地中海的萨拉斯岛。加拉赫特逝世时,圣杯也升到天上去,今后没有人再看见它。

    对圣杯最传统的解释是在耶稣受难时,用来盛放耶稣鲜血的圣餐杯。

    但历史上对圣杯有著各种各样的解释。最新的流行解释来自丹?布朗的《达?芬奇密码》。书中说,圣杯并不像罗马教廷宣称的那样,是耶稣在最后的晚餐中使用的杯子,而是一个隐喻。圣杯实际上指的是耶稣的配偶,象征著神圣的女神。

    基督教最为常见的礼仪之一是“圣餐”,仪式中人们饮用红葡萄酒来代表的基督之血。亚瑟王版本的传奇基于一段故事,说的是罗马将官朗吉诺斯曾用长矛插入基督身侧,以确认他的死亡。当时,亚利马太的约瑟夫拿来基督在最后晚餐中用过的酒杯,承接流出的血液。

    这具酒杯,一般被认为就是圣杯。基督的尸身,据说被放置在亚利马太约瑟夫家族的葬室内。爱德华一世率领的英格兰军队在十字军远征中几近溃败,于公元1274年从巴勒斯坦返国后需要重整士气。亚瑟王的骑士们被描绘成纯为正义事业献身的斗士。搜索圣杯可以更理想化这个目的。

    由于亚利马太的约瑟夫是基督的追随者,他在基督殉难后不久便遭到罗马人的监禁。他理应是保存下了圣杯,随身携带它旅经罗马到达法兰西南部,在那里的朗格多克省与抹大拉的玛利亚以及其他信徒们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据说他(可能与基督本人一道,很多人相信基督并未死在十字架上,所以作者才附加这种猜测。)前往英格兰,终生定居在现在英国南部的格拉斯顿伯里城。不列颠的第一座基督教堂就建在这个地方,现在仍然可见修道院的废墟,而圣杯或许就曾藏在这里。它从那时起就消失了,这成为亚瑟王和他的骑士们走上寻找圣杯之旅的起点。

    人们相信,圣杯曾在意大利停留了300年,先由罗马教廷的执事——圣劳伦斯僧侣保管。据说临近公元3世纪末,他派了两名西班牙军团士兵将它送回了他在比利牛斯山的家乡乌埃斯卡城。

    他的结局凄惨不堪——他的好友教皇西克斯图斯二世。罗马基督教会早期殉教圣徒之一,被罗马皇帝瓦雷利尤斯杀害。本书作者引用的日期属于传言,西克斯图斯教皇的殉难日应为公元258年。被处决数日后,他也被烤死在铁烤架上。

    圣杯在旧圣彼得罗教堂保存到公元711年。教堂的罗马式走廊上有一些可暗示圣杯存在的图案,其中有一位天使向耶稣交递酒杯。

    卒于公元1230年的沃尔夫拉姆?封?埃申巴赫,被普遍认为是中世纪最杰出的日耳曼叙事诗人。他的主要作品之一为《波西佛》,日后成为理查?瓦格纳的歌剧主题。他所用素材的一大来源是克蕾蒂安的作品,融会由普罗旺斯省基奥特提供的其他材料。

    基奥特的叙述多半基于他在西班牙的见闻,那里居住着穆斯林和犹太的哲学家,以及托利多城,那是当时科学与文化的中心。沃尔夫拉姆坚持认为,圣杯是类似“丰饶角”的一块灵石,它能提供无尽的食品和永恒的青春。

    圣杯的最终栖身之地(我们迄今仍能在那里看到它),是西班牙瓦兰西亚大教堂的一所附设礼拜堂。虽然罗马天主教廷从未把它崇为圣物,但他们承认它是最后晚餐中获基督赐福的酒杯,在圣劳伦斯把它送到西班牙之前曾为教皇们使用。

    圣杯如今保存在防弹玻璃之内。公元1437年3月18日,纳瓦拉,公元9世纪在比利牛斯山脉西南地区形成的王国。兴盛时期是11—12世纪,通过联姻这一家族曾占据加斯底尔、阿拉贡、里昂等国的王位,并在13世纪获得对法兰西的统治权。

    16世纪初,南部被西班牙王国占领,西部因纳瓦雷的亨利三世变成法兰西的亨利四世而被兼并。的国王派人将圣杯送到瓦兰西亚天主大教堂,尔后只于反法独立战争和西班牙内战时,因安全起见而两度短暂迁移别处。

    圣杯的纯金底托上镶嵌着28颗珍珠、2块红宝石和2块绿宝石。它的杯体高5?5厘米,直径9?5厘米,壁厚3毫米。包括底托,杯高17厘米,宽14?5厘米。杰出的考古学家安东尼奥?贝尔特兰说,我们今天看到的圣杯制作于佩尼亚的圣胡安修道院,制作者大概是来自拜占庭的金匠。圣杯的上部原制于近东地区,不是埃及的亚历山大便是叙利亚的安提奥克。

    贝尔特兰说,毫无疑问,圣杯是在公元前最后一个世纪的最后半期与公元第一个世纪的第一个半期之间造成。该时期恰好就是耶稣基督的生活时代。

    安东尼奥?贝尔特兰解释说,石质底托才是真正圣杯的组成部分。在这容器的立足之处,刻有一段无人能够完全确切翻译的阿拉伯语铭文。不同的译文有:“赠给携来辉煌之人”;“赞美玛利亚”;“慈悲之主”(这是阿拉伯人对安拉的称谓);“繁荣之主”,等等。根据一些传奇,铭文“lapisexcillis”(超凡之石)有时也出现在上面。

    我们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圣杯的真实模样,但我们今天可以观赏到的那精致而美丽的物品,可能就是耶稣基督在两千年前用过的真杯,而它在很大的程度上奠定了西方神话与浪漫主义的基础。“圣杯”如今依旧引人入胜,它是我们文化结构的一个部分。就此而言,寻找圣杯的内涵不只是发现这物品本身,还要认同圣杯是什么和意味着什么。<athea)扯上关系。话说亚利马太的约瑟与马利亚玛达肋纳,用一个盘子盛载耶稣在十架上流出的血,(但新约圣经从未有此记录),这盘子具有神奇力量,可以使人死而复活云云。1218年,德国诗人艾森巴克(h)写德文版史诗《巴斯库》(perceval),又将圣殿骑士(knightstemplars)加入其中,成为圣杯守护人。到了15世纪末,马洛礼爵士(hur),以上虽然都是耳熟能详的虚构故事,但也是当代社会很受欢迎的文学作品,用意不在描述历史史实。

    到了20世纪,圣杯传说拜导演史匹堡的一套《indianajones圣战奇兵》所赐,重现江湖。来到21世纪初,丹?布朗将圣杯与骑士再度包装,大洒中世纪与古代世界的玄秘典藉元素作为馅料,烘制出一个令他名利双收的“丰饶之锅”。

    圣杯从中世纪开始,已经以各种可能的形式存在,对圣杯的寻求让很多的人着迷。那么我们对于圣杯的起源又知道些什么呢?

    关于圣杯的传统观点认为它是一只圣餐杯,曾经盛放基督的血液。后来阿里玛西亚的约瑟夫把圣杯带到了英国,据信,约瑟夫把它带到了英国南部的格拉斯通堡,从那时起,圣杯的下落就成了一个谜,传说这个杯子,或者说圣杯,是在最后的晚餐上使用过的。而在耶稣受难时,也用来装放耶稣的圣血,尽管不同的故事有不同的人物负责收集圣血,——有些人说是阿里玛西亚的约瑟夫,有些人说是尼科德姆斯,有些人说是抹大拉的玛丽娅。故事流传了数个世纪,在中世纪达到了顶峰。

    圣杯是关于基督血统的隐喻,而关于这个家族血统的由来则是一个相对新近的问题。尽管有很多当代作家讨论这个问题,让我们相信事实是在各个时代,一些“被选出”的艺术家和智者通过历史了解真相,他们在自己的艺术作品或者建筑中把这些思想用密码的形式写了进去。郇山隐修会的观点和他们的大师的所作所为,就是一个经典的例子。

    圣杯最初的用途——收集受难的耶稣留下的鲜血——的故事,明确联系前面的基督的鲜血盛放在圣杯里,和对确实的基督弥赛亚血统的隐喻。纠缠在这个理论的是基督所谓的在死前与抹大拉的玛丽亚有婚姻关系的观点。并且,她还为他生了一个孩子。按照推测,基督的血缘家族,应该是法国墨洛温王朝让圣杯的藤蔓联系着基督的血脉,才传到今天。在基督受难后,抹大拉的玛丽亚带着他的孩子逃到了法国。与法兰克部落的人联姻,从而延续了基督的血脉,也有了墨洛温王朝

    实际上,圣杯,只是传说而已。

    但现在,这家伙的催眠术竟然让欧阳志远再次陷入幻觉的恐怖之中。

    欧阳志远猛地一咬舌尖,强烈的剧痛从舌尖上传来,让他瞬间清醒。

    九死一生的时刻到了。

    欧阳志远一声大吼,直接把催眠术的第四更幻灵发出。

    一道强烈的意念,化作能穿透一切的一支耀眼的神箭,射进了邦德的脑海。

    欧阳志远在危急生死关头,发出了意念心神攻击。

    这是自己刚在敦煌学习的第四层幻灵攻击催眠术。如果自己没有学到这层攻击术,自己今天就死定了。

    邦德看到了这名中国人的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情,他笑了,自己可是五级催眠师,在西方国家,就是强大的存在,来到了中国,更应该是无敌的,这个小小的中国人,竟然和自己抗衡,简直就是找死。

    自己今天一定要杀了他。

    想到这里,邦德就要把自己的意念再次提高,还没等到他行动,猛然,他感到了一支耀眼的箭芒,瞬间射进了自己的眉心里。

    我的天哪!心神攻击!这怎么可能?这个中国人的催眠术,竟然练到心神攻击的层次!

    邦德吓得差点魂飞魄散,眼睛里充满着恐怖绝望的神情。

    心神攻击的层次,自己也没有练到。

    邦德刚想到这里,他就感觉到,那支射进了自己脑袋的耀眼金箭,在自己的脑海里,轰的一声巨响,发生了猛烈的爆炸。

    邦德一声惨叫,整个大脑剧痛欲裂,意识一片模糊,但求生的本能,让他转身就逃。

    邦德一败,强大的气势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远处制高点的阻击手,刹那间扣动了扳机。

    寒万重和乔立春大声喊道:“打死你个王八蛋,中国人送你***回老家!”

    两人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狂风暴雨一般的子弹,打进了邦德的后背。

    “砰!砰!砰!”几声闷响,几发阻击步枪的子弹,高速旋转着打进了邦德的头上。

    “噗嗤!”邦德的整个脑袋,如同踩烂的西瓜,爆炸开来,脑浆、污血、碎骨、碎肉喷射出数米,死尸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邦德失败而死。

    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哈登,一看邦德竟然被打死了,他的脸上顿时露出绝望的神情,变得煞白。

    寒万重和乔立春冲上前去,抓住了哈登。

    哈登已经受伤,失去了反抗力。

    寒万重一拳打在了哈登的脸上,把哈登打得一个趔趄,一头栽倒在地。

    班长徐盛听到抓住了一个打死战士的凶手,他带领战士,冲了过来。

    所有的战士,眼睛都红了,他们冲了上去。

    徐盛一脚跺在哈登的胸口上,哈登一声惨叫,徐盛直接把他跺出三米开外。

    欧阳志远没有制止战士们的愤怒,只要哈登不被打死就行了,这个王八蛋,也太心狠了。

    六名年轻战士的生命呀,就这样没有了。

    打,打死这个王八蛋。

    欧阳志远等到战士们发泄完了之后,一把抓住了哈登,来到了一间房子里,开始审问。

    哈登被打得鼻青脸肿。

    欧阳志远直接用上了催眠术,对哈登进行了审问。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