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暴打

    第三百九十四章暴打

    众人谦让了一会,欧阳志远和夏振杰坐在一起,谢诗苒和白文霞坐在一起,任海洋坐在欧阳志远的旁边。寒万重坐了另一张桌子。

    这时候,服务员开始上菜,酒是五粮液,女士喝红酒。

    服务员倒好酒后,任海洋端起酒杯笑道:“各位,今天在这里,咱们有幸和欧阳市长、夏总见面,真是缘分,来为了庆贺这个好缘分,咱们干杯。”

    众人都站起来,酒杯碰在了一起。

    众人连喝了两个酒,又坐了下来。

    夏振杰笑道:“欧阳市长,今天能和你碰面,这让我想不到,呵呵吗,湖西市近一段时间,发展的很快,大型项目,一个接一个上,很不错呀。”

    欧阳志远笑道:“夏总,您是中华投资集团的老总,欢迎您到湖西市投资,我以后要是缺钱,可要向您求援的。”

    夏振杰笑道:“欧阳市长,这个好说,只要是能赚钱的大型项目,我们中华投资集团都会投资的,湖西市有什么好的项目,我们可以投资的。”

    欧阳志远举起酒杯笑道:“我在这里,先谢谢夏总了,来,咱俩喝一个。”

    两人笑着,喝了一杯酒。

    任海洋举起杯道:“欧阳市长,刚开始怠慢了,呵呵,真没想到,您竟然是湖西市的市长,来,这杯酒,我赔罪了。”

    欧阳志远笑道:“任总,您不要客气,以后呀,我还要麻烦你,你可不要推辞。”

    任海洋笑道:“以后,欧阳市长你有什么事,一个电话,我保证给您办到。”

    欧阳志远道:“来,任总、白总,咱们喝两个酒。”

    白文霞举着酒杯笑道:“好的,欧阳市长。”

    三个人干了两杯酒。

    任海洋笑道:“欧阳市长,湖西市原来的市长,关战平市长调走了?”

    夏振杰接过话道:“关占平贩毒,自杀了。”

    任海洋一听,吓了一跳道:“关占平贩毒?一个市长贩毒?脑子进水了?”

    欧阳志远道:“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湖西市的贩毒,可不是他一个人,呵呵,这些事,咱不谈。任总、白总,你们的连锁超市,我在湖西市,没有看到呀?”

    白文霞笑道:“我和任总的超市,大部分都分布在南方的城市,北方城市的超市,一般都在省城。南方的消费水平相对来说,比较高点。”

    白文霞的话音刚落,门竟然被打开了,走进了五六名男人。

    “呵呵,我听说这里来了一位绝色美人,我王永超欣赏过美女无数,我来看看,准备和美人喝一杯。”王永超一边说话,一边走了进来,他的眼睛一下子看到了坐在那里的谢诗苒。

    就是这家伙见过无数的美女,但他在看到谢诗苒的一刹那,神情不禁一呆。

    好漂亮的小妞,怪不得阮元林说这个女人漂亮,***,简直就是仙子下凡,要是能和这个女人春风一度,这一辈子算是没有白活。

    跟王永超进来的几个男人,也惊呆了。

    欧阳志远看到了自己在走廊里看到的那个三角眼男人,正站在这个叫王永超的男人身后。

    欧阳志远一听这家伙,不说人话,脸色顿时一冷。

    后面的寒万重站了起来,他的眼里闪过浓烈的杀机。

    谢诗苒的脸色一寒,没有说话。

    任海洋他们是来旅游的,根本不认识这家伙,就是夏振杰也不认识这两个人。

    但他们知道,这两个家伙敢这样大胆,他们后面的背景,绝对很不一般。

    但夏振杰看了一眼欧阳志远,他心里道,这两个家伙在找死呀,欧阳志远的背景,能吓死他们,真不知道死活呀,自己虽然不知道这个叫谢诗苒的女孩子是谁,但从谢诗苒的气质上来看,谢诗苒绝对有来头。

    “哈哈,果然是美女,来美女,陪老子喝一杯,晚上咱们好好玩玩。”这家伙说着话,嬉皮笑脸的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你是谁?”

    王永超旁边的一个小个子男人道:“你们站直了,听好了,别吓趴下,这位是,我们军分区王司令员的公子,王永超王少,美女,快过来和我们王少喝一杯,让王少好好地疼疼你。”

    任海洋一听是看军队上的人,心里一沉,军分区的王司令的儿子,不好惹呀,典型的地头蛇,欧阳志远只是湖西市的市长,在这里不管用呀。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冷笑起来,一个小地市军分区可是属于酒泉军分区的管辖,这个市军分区的副司令员,到有一个姓王的,叫王宝晨,难道这个叫王永超的,是王宝晨的儿子?

    阮元林端着一杯酒,狞笑着盯着谢诗苒,走了过来道:“小妹妹,快站起来,陪我和王少喝一杯,让哥哥疼疼你。”

    欧阳志远冷声道:“你又是谁?”

    那个小个子男人大笑道:“这位是,阮市长的公子,阮少阮元林少爷,小娘子,还不快快来敬酒?”

    王永超走了过来,看着谢诗苒道:“是呀,小娘子,长得细皮嫩肉的,看的老子真心疼……。”

    “噗嗤!”欧阳志远端起一杯酒,泼在了王永超的脸上,冷声道:“立刻滚蛋。”

    欧阳志远刚说完,谢诗苒动了,小丫头训练了很长时间,功夫可是很厉害,谢诗苒一巴掌就打在了王永超的脸上。

    “啪!”一声脆响,王永超顿时被打得眼冒金星,在地上,转了三个圈,大嘴一张,血水连同牙齿都吐了出来。

    王永超猛然站了起来,咆哮着道:“你***敢打我,老子找人弄死你。”

    寒万重冷哼一声,一步跨了过来,双手一动,一下子把王永超拎了起来,扔了出去。

    “扑通……啊!”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王永超被扔到了楼梯口,咕噜一下子,滚了下去。

    “你***敢打王司令的公子……啊!”阮元林狞笑着道。

    但寒万重没等他说完,一脚就揣在他的肚子上,阮元林惨叫着飞了出去,同样滚下了楼梯。

    剩下的几个男人,早就吓得脸色煞白,跑了出去。

    “王少、阮少,你们怎么样了?”几个家伙冲了出去,连忙扶起伤痕累累的王永超和阮元林。

    王永超的脸都摔破了,污血直流,阮元林的鼻子也在流血,两人是极其的狼狈。

    “***,敢打老子,老子让人弄死他们。”

    王永超说完,拿出了电话,拨打着一个电话,但他不敢给父亲王宝晨打电话。

    电话是给王宝晨手下的一个团长打的,这个团长叫杨彪。

    “杨哥,你快带人来,我在月牙泉大酒店被人打了。”王永超大声道。

    “你说什么?永超,你竟然被人打了?谁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敢打你?老子带人剥了他,我这就去。”每次王永超在外面惹祸,都是这个杨彪带人给给王永超摆平。

    “杨哥,你快来呀,我等你。”王永超大声道。

    “永超,你等着,十分钟就到。”杨彪放下电话,立刻集合一个排,赶了过来。

    王永超狞笑着道:“嘿嘿,王八蛋,敢打老子?老子让人弄死你。”

    王永超打电话求救,阮元林也在打电话,他可是直接给父亲阮启武大打得电话。

    电话一通,阮元林哭喊着:“爸爸,你快派人来,我在月牙泉大酒店,快被人打死了。”

    副市长阮启武这个人很是护短,他就这一个儿子,从小溺爱过头了。他一听有人打自己的儿子,不由得勃然大怒道:“谁这么大胆敢打你?翻天了?”

    阮元林大声道:“是几个外地的人,他们开着车自驾游的。”

    阮启武一听,沉声道:“外地人也这么嚣张?我让你李叔叔去。”

    阮元林大声道:“好的,爸爸,李叔叔快来呀,给我狠狠地教训一下那些外地人。”

    阮启武拨通了公安局副局长李云虎道:“李局,元林在月牙湖大酒店被人打了,是几个外地人,你带人去看看。”

    李云虎一听阮副市长的儿子阮元林被人打了,他立刻道:“好的,阮市长,外地人竟然敢欺负元林,***找死不成?阮市长,您放心,我这就带人去。”

    阮启武低声道:“简单的处理一下就行了,不要闹大,别让人抓住把柄。”

    李云虎道:“我知道,阮市长,您就放心吧。”

    李云虎知道,自己表示忠心的时候到了。就要换届了,阮副市长很有可能成为下届的市长。

    李云虎叫人,坐进了警车,赶了过来。

    楼上的任海洋他们早就看到了跟在欧阳志远身后的那个红脸大汉,他们看到红脸大汉的身手这么厉害,都认为,这个红脸大汉,很有可能是欧阳志远的保镖,或者是随行的公安人员。

    可是,欧阳市长的手下人打了副司令的儿子,另一个是副市长的儿子,就怕麻烦事大了。

    人家不来报复?

    欧阳志远举起杯来笑道:“来,大家喝酒,别让这几只苍蝇坏了大家的兴致。”

    夏振杰看着欧阳志远淡定的样子,心里笑了,呵呵,有背景就是好呀,任何人都不怕。

    可是,任海洋的心里,就有点唧咕了,他可不知道,欧阳志远的背景有多么的可怕。

    白文霞拉着谢诗苒坐下,笑道:“任何的地方,都有这种人,来,诗苒,咱们吃菜。”

    谢诗苒笑道:“白姐姐,这些人真可恶,那个人竟然是什么司令员的儿子,真是个流氓。”

    众人刚喝了两杯酒,外面就响起了警笛声和整的脚步声,好像来了大部队一般。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