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催眠

    第三百六十七章催眠

    欧阳志远猛的伸出手,一下子握住了何文婕的手腕。

    何文婕脸色一红,内心砰砰直跳,瞪了一眼欧阳志远,挣脱了两下,并没有挣脱开。

    欧阳志远感觉了一下何文婕的脉搏,放开她的手,低声道:“心神有点受惊,我给你一颗安神的药丸,你吃下就好了。”

    昨天夜里,杀手的那一枪,确实让何文婕受到了一点惊吓。

    欧阳志远说完,拿出一颗药丸,递给何文婕道:”吃下去吧,安神的。“

    何文婕接过药丸,倒了一杯水,吃了下去。

    欧阳志远道:“走吧,去吃早点,吃完早点,咱们一块去审问王彪。”

    何文婕道:“好吧。”

    两人去了公安局旁边的鳝鱼粥铺。

    刚走进铺子,两人就看到了耿剑锋和周江河在吃饭。

    欧阳志远笑道:“周厅长、耿局。”

    耿剑锋连忙又要了两份粥,笑道:“欧阳市长、何处,来,一起吃吧,我请客。“

    欧阳志远笑道:“耿局请客,不吃白不吃。”

    周江河道:“志远,肩膀的伤口怎么样?”

    欧阳志远道:“周厅长,不碍事,小伤而已。”

    周江河道:“吃完早点,咱们一起去审问王彪,这次,要严格的保护,防止有人再次灭口。”

    欧阳志远道:“不要提出来,直接审问。”

    耿剑锋道:“好,就这么办。”

    几个人吃完早点,回到了公安局,准备审讯。

    何文婕道:“周厅长,王彪又臭又硬,他不说怎么办?”

    欧阳志远笑道:“我有办法。”

    耿剑锋惊异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您有办法?什么办法?这家伙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欧阳志远道:“一会就知道了,准备好审问就行了。”

    上午八点整,周江河、何文婕、欧阳志远、耿剑锋、刑侦队长姜玉国和副队长张继水带着警察,走进了关押王彪的房间。

    关押王彪房间的屋子,戒备森严,十几名特警,荷枪实弹,严神戒备,就连眼睛都不敢眨一眨。

    几道铁门打开后,众人走进了监牢。

    王彪的神情憔悴至极,被欧阳志远打爆的眼睛,缠着纱布,狼狈至极。

    自己的身手这样高绝,竟然让欧阳志远打爆了一只眼珠子,催眠术都没有来的极使用,我不服呀!

    欧阳志远,老子一定要杀了你!

    带着脚镣手铐的王彪,如同疯子一般,在关押他的房间里,发出恶魔一般的嚎叫。

    嘿嘿,想让老子交代问题,除非太阳从西面出来,真是痴心妄想。老子就是不说,你们又能怎么样?

    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铁门一道又一道的被打开。

    王彪睁开独眼,他看到了欧阳志远和几个警察走了进来。

    浓烈的杀意和怨毒,立刻从王彪的一只独眼里爆射而出。

    “欧阳志远,你敢和我再打一场吗?”王彪嚎叫着,站了起来,两眼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狂暴的王彪,冷笑道:“王彪,你以为这是过家家?和你再打一场?可能吗?我一拳就打爆你的一只眼珠子,你有什么本事和我再打一场?嘿嘿,你就是想借助你的催眠术,想对我催眠而已,你会催眠术,又能怎么样?不论你服不服,我就是不让你有使用的机会,你又能怎样?我劝你还是乖乖的交代你的犯罪,免得你象张慧荣一眼,被人杀人灭口。”

    欧阳志远犀利的语言,狠狠的打击着王彪嚣张的气焰。

    “你……你说什么?张慧荣被杀人灭口了?你说的是真的?这怎么可能?”王彪一听,顿时狂暴起来,两眼瞪得如同牛眼一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王彪之所以帮助张慧荣做事,那就是因为,王彪一直疯狂的爱着张慧荣。

    但王彪虽然有一身本领,他却没有李宗伟的权力,李宗伟的哥哥李宗文更是省里的副省长。

    因此,权力欲极强的张慧荣,最终选择了李宗伟,而没有选择王彪。

    张慧荣的选择,彻底地击垮了王彪的人生观。但他离不开张慧荣,最终,王彪还是跟着张慧荣打天下。

    想不到,现在,张慧荣竟然让人杀人灭口,这让王彪暴怒至极。

    王彪这个可怜的男人,对张慧荣一片痴情。

    欧阳志远道:“张慧荣被捕了,她后面的人,肯定害怕张慧荣说出来什么,他们派了杀手,杀掉了张慧荣,嘿嘿,说不定,还有杀手在等着你,你还为他们卖命吗?”

    王彪顿时如同斗败的公鸡一般,垂头丧气。

    欧阳志远道:“王彪,说吧,你们的背后是谁?”

    王彪看着欧阳志远,眼里仍旧露出怨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道:“如果不是你们抓了我们,张慧荣就不会被杀灭口,是你们害了张慧荣,你们想得到什么,老子就是不说,嘿嘿,你们又能怎么样?有种枪毙我呀,反正老子不想活了。”

    王彪心灰意冷,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样子。

    耿剑锋的脸色一冷道:“王彪,你不交代问题,只有死路一条,就你们地下室里搜出来的毒品,足够枪毙你几回的了。”

    王彪冷笑道:“说了也是死,不说,我还能多活几天,你说,我能说吗?”

    何文婕的脾气火爆,她一听王彪这样说,早就气的柳眉倒,大声道:“王彪,你不交代是吗?别以为我们不敢动你,对你这种死囚犯,我们动你,你又能如何?”

    周江河低声道:“文婕,冷静点。”

    王彪哈哈狂笑道:“老子欢迎你们动我,我随时等候。”

    王彪极其的嚣张狂妄。

    欧阳志远沉声道:“王彪,你不要这样嚣张,你以为,你不说,我们就没有办法让开口?你想错了。”

    王彪怨毒的盯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志远,老子就是不说,你又能怎样?你有种枪毙老子?哈哈,二十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欧阳志远一摆手,让那些警察出去,就是刑侦大队长姜玉国和张继水,欧阳志远都让他们出去了。

    他要对王彪实行催眠,不想太多的人知道。免得人多嘴杂,说出去。

    欧阳志远冷笑道:“就你这种人渣,还是好汉?下辈子你还能托生成人?你早就沦为畜生道了,王彪,看着我。”

    王彪恨死了欧阳志远,他根本不知道,欧阳志远已经学会了催眠术,而且比他要高明的多了。

    王彪大声吼道:“看着你,你又能如何?你个王八蛋……。”

    王彪刚说完,一只独眼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他的眼睛一花,甚至变得模糊起来,他的眼前慢慢的出现了自己的母亲。

    母亲那双哀怨的目光看着他,让他的心脏不断地抽动,就要碎裂一般。

    王彪的父亲死的早,是母亲含辛茹苦的把他拉扯大,但就在王彪刚刚十二岁的时候,一场大病,再次夺走了他的母亲的生命。

    他眼看着自己的母亲在自己的面前咽下最后一口气。这让王彪受到了猛烈地打击。

    从此,王彪开始一个人流浪,他的心神也开始扭曲变态,他愤恨天下所有的人,很这不公平的世界,恨所有比他好过的人。

    他一个人在外面闯荡,终于认识了张慧荣,并疯狂地爱上了他。

    母亲在王彪的心里,永远是个痛,是个巨大的伤口。

    母亲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再次出现在自己的身边?难道,母亲没有死?又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恍惚中,王彪又仿佛回到了自己十岁的光景,虽然家里很穷,但是,靠母亲微薄的收入,两人的日子过的还算温馨。

    周江河、耿剑锋、何文婕、周玉海,一看,王彪的神情竟然变得恍惚起来,两眼发直,神情呆傻,都吓了一跳。

    欧阳志远盯着王彪道:“王彪,你跟随张慧荣几年了?“

    王彪仿佛感到,自己的母亲在问自己,他低声道:“我跟随张慧荣十二年了。”

    欧阳志远道:“王彪,张慧荣的上线是谁?背后,谁指挥她?”

    王彪低声道:“张慧荣的上线是隐形人,背后都是隐形人发来消息。”

    欧阳志远道:“你知道,谁是隐形人?”

    王彪道:“我不知道,我没见过隐形人,也不认识他,但我知道,隐形人在南州。“

    周江河、耿剑锋、何文婕、周玉海一看,欧阳志远竟然能问出王彪一些事情,几个人都大吃一惊。

    欧阳志远这是什么功夫?竟然能审问人?让对方变成傻子一般?

    催眠术!

    耿剑锋和周玉海顿时想起来,王彪本身的催眠术,难道欧阳市长也会催眠术?

    隐形人竟然在省城南州?这怎么可能?不是说,隐形人在湖西市吗?

    欧阳志远道:“你和南州的上线,有接触过吗?那人是谁?”

    王彪道:“我没有和南州的上线接触过,张慧荣从来不让我和南州的人接触,张慧荣很是多疑,很多的事,就是我,她也不会说的。”

    欧阳志远道:“南州的事,你是一无所知?”

    王彪道:“是的,我真的不知道。”

    欧阳志远:“陈平贵是你催眠跳楼的吗?为什么要对陈平贵催眠,杀害他?”

    王彪道:“张慧荣想吞并金诚置业集团,她想把华山公馆拍下来,只要华山公馆被她拍到,他的股份就会多于王斌的股份,这样,张慧荣就会成为金诚置业集团真正的董事长了。而陈平贵也想拍到华山公馆,陈平贵是张慧荣最大的竞争对手,所以,张慧荣让我干掉陈平贵。要想神不觉鬼不知的干掉陈平贵,我只好对陈平贵进行催眠,让他跳楼。”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