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诡异的画面

    第三百五十五章诡异的画面

    看着陈平贵洋洋得意的样子,老子就想呸你一脸,真是小人得意呀。

    得意个鸟?下次政府再拍地,老子和你死磕到底,非得把地抢过来不可。

    嘿嘿,这次拍卖华山公馆,陈平贵,你想拍下来是吗?老子偏不让你拍到,老子一定要和你争到底。

    很多人就是看不贯,别人比自己好,要是别人比自己好,自己的心里一定不好受,又妒忌又愤恨。

    “哗哗哗……。”陈平贵的讲话,再次获得了热烈地掌声。

    王彪静静的站在那里,他的容貌已经化妆改变,变成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只是他的眼睛里透出凌厉的杀意。

    陈平贵,必须死。

    城建局副局长杨兴昌就坐在下面的一张桌子的上首位置,他的旁边,坐着公安局副局长徐保民,两人都是陈平贵邀请来的贵宾。

    城建局副局长杨兴昌,为人虽然低调,但交游极广,整个湖西市的建筑大亨、房产老板,都和他的关系不错。房产开发商陈平贵,和他的关系更铁,陈平贵的很多手续,都是杨兴昌给他办的。

    当然,杨兴昌也拿到了巨大的好处。

    公安局副局长徐保民看了一眼杨兴昌道:“陈老板是春风得意呀。”

    杨兴昌笑道:“做人要低调,陈老板有点忘形,下面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妒忌他。”

    徐保民低声道:“陈平贵这样高调,他要想拍到华山公馆,就怕很难。”

    杨兴昌道:“华山公馆是一块肥肉,所有的开发商,都想咬一口。”

    徐保民道:“肯定是一场龙争虎斗。”

    这时候,陈平贵已经讲完话,端着酒杯,微笑着走了过来。

    王彪慢慢的靠近了陈平贵,走到他身边,低声道:“看着我的眼睛。”

    陈平贵一愣,这位老人是谁?自己怎么会不认识,看着他的眼睛,老人的眼睛里有什么?

    陈平贵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王彪的眼睛,他的眼神一呆,他看到了一副极其绚丽多彩的画面,这画面极其的美丽,美丽的让人窒息,忘记了一切,如同仙境一般。

    陈平贵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极其陶醉的神情。

    “这就是你想去的地方,跳进去!”王彪的声音具有强烈的诱惑力和催眠力,陈平贵的大脑一片空白,忘记了一切,他微笑着冲向贵宾大厅敞开的窗户。

    谁也不知道陈平贵冲向窗户去干什么,但接下来的一切,让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陈平贵微笑着,从十二楼的窗户,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王彪看着陈平贵跳下楼去,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转眼间,消失在人群中。

    “扑通!”楼下传来一声让人心悸的重物落地声。

    人们一看陈平贵微笑着跳下十二楼,人们瞬间发出尖利的恐怖尖叫。

    这个画面太诡异了,诡异的让人窒息,让人毛骨悚然。

    反应最快的是公安局副局长徐保民,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刚才还谈笑风生的陈平贵,竟然笑着跳下楼去,这怎么可能?

    徐保民立刻冲向窗台,向下一看,禁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陈平贵已经摔到了楼下的水泥地上,一动不动。

    徐保民立刻拿出了电话,开始报警,拨打了急救电话。然后,他冲向电梯。

    城建局副局长杨兴昌也是惊得呆呆的发愣,陈平贵跳下楼的画面,让他心惊肉跳,魂飞魄。

    整个现场,一片混乱,尖叫声、哭喊声,混杂在一起。

    所有的人都不明白,陈平贵为什么跳楼?而且是面带微笑的跳楼。

    公安局副局长徐保民来到楼下,冲向陈平贵。

    陈平贵摔得七窍流血,眼见的活不成了。但他并没有放弃,伸手抱住了陈平贵,大声喝道:“陈平贵,是怎么回事?快说,快说话。”

    陈平贵已经进入了弥留之际,他没有睁开眼,闭着眼睛喃喃的道:“老人……眼睛……真漂亮。”

    “噗嗤!”陈平贵张嘴喷出一口鲜血,气绝身亡。

    这时候,远处响起了刺耳的警笛声音,几辆警车冲了过来,后面是一辆急救车。

    几名医生冲了过来,立刻对陈平贵进行急救。

    警察带队的是刑侦大队长姜玉国。

    “徐局长,您在这里?这是怎么回事?陈平贵怎么会跳楼自杀?”姜玉国一看副局长徐保民在这里,连忙和徐保民打招呼。

    徐保民大声道:“快去十二楼贵宾大厅,调取监控录像。”

    姜玉国大声道:“好,张继水快去。”

    刑侦副队长张继水立刻带领两名警察,冲向电梯,到十二楼去取监控录像。

    徐保民喃喃的道:“老人、眼睛、漂亮?什么意思?”

    医生们忙的汗流浃背,但没有能救回陈平贵的生命,医生最终宣布陈平贵死亡。

    医院并没有拉走陈平贵的尸体,警察在法医的带领下,把陈平贵的尸体,运到了公安局。

    刑侦队长姜玉国递给徐保民一颗烟,徐保民接了过来,姜玉国给他点上。

    姜玉国低声道:“徐局,怎么回事?陈平贵怎么会自杀跳楼?他的事业可是春风得意呀。”

    徐保民吸了一口烟,想到陈平贵微笑着跳楼的诡异一幕,就连干了多年警察的徐保民,都感到毛骨悚然,心里发寒。

    徐保民道:“陈平贵在主席台上,刚讲完话,他端着酒杯走了过来,但还没有走到我们面前,猛然,就面露微笑,冲向窗户,从窗户跳了出去。”

    姜玉国一听,也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怎么可能?

    难道陈平贵发疯了?

    副队长张继水走了过来道:“姜队,徐局,监控录像取过来了,现场调查取证已经完成。”

    姜玉国道:“徐局,我们回警局了。”

    徐保民低声道:“我也回局里去。”

    陈平贵在庆功宴会上,微笑着跳楼自杀,这种诡异的事情,没有用多长时间就传遍了湖西市的每个角落。这让很多人大吃一惊,难道陈平贵有神经病?

    湖西市所有的开发商,当听说陈平贵在庆功宴会上,跳楼自杀,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以这样说,陈平贵是个经商天才,特别是在房地产开发的项目中,更是无人能及,这人怎么会跳楼自杀?

    特别是陈平贵微笑着跳楼的诡异情境,被人传得毛骨悚然。有人说他被恶魔附体,才跳楼自杀的,

    这个消息,引起了市民极大的恐慌,很多人吓得不敢出门。

    金诚置业集团办公室,张慧荣坐在真皮沙发上,优雅的喝着红酒。

    王彪站在旁边。

    张慧荣喝了一口红酒,微笑着看了一眼王彪道:“王彪,干的好,我看谁还敢和我争华山公馆?哈哈哈哈……”

    张慧荣疯狂的笑着。

    王彪看着张慧荣的狂笑,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

    张慧荣道:“王彪,你的催眠术,已经到了小成的层次,晚上,你就去催眠王斌,让他把股份都转给我,然后,干掉他。”

    王彪低声道:“慧荣,不行,虽然现在我能催眠王斌,让他把股份转给你,但是,他要签字,在受到催眠情况下,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签的字,肯定不会是他原来的笔迹,再说,王斌都失踪一年多了,你怎么会有他的股份转让书?这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明天就要拍卖华山公馆了,只要咱们把华山公馆拍下来,你的股份就会比王斌的股份多,金诚置业,就是你的了。”

    张慧荣大笑道:“也好,就让王斌多活一天,华山公馆一拍到手,立刻干掉王斌。”

    王彪点点头道:“好的,咱们的货到了。”

    张慧荣一听货到了,她的眼睛一亮,站了起来道:“注意安全,省城的货源都紧缺了,咱们留下一批,剩下的运到省城。”

    王彪点点头道:“所有的货,都已经运到紫金会馆的地下室了,已经派专人看护。”

    张慧荣道:“好,晚上,咱们到紫金会馆。”

    湖西市公安局刑侦大队会议室,大队长姜玉国和副队长张继水紧紧地盯着从九州大酒店十二楼的贵宾大厅调出来的监控画面。画面拍的很是清晰。

    一遍又一遍的放着画面,众人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

    画面中,陈平贵讲完话,微笑着端着酒杯走了过来,但猛然间,陈平贵的脸色一变,眼睛都亮了起来,神情变得兴奋,面容露出向往的微笑,毫不犹豫的冲向窗户,跳了下去。

    这个诡异恐怖的画面,让所有的警察感到毛骨悚然,不可思议。

    看了多少遍,没有人发现什么破绽,陈平贵为什么突然发疯跳楼?

    作为在现场的副局长徐保民,也在刑警大队会议室里,看着一遍又一遍的监控画面,他同样看不出来什么引起他注意的情节。

    门开了,副局长周玉海走了进来,姜玉国和张继水连忙站起来道:“周局长,您好。”

    周玉海看了大家一眼道:“大家辛苦了,案情有什么进展吗?徐局也在这里。”

    徐保民道:“我参加了陈平贵的庆功宴,一直在现场,所以,耿局长,也让我协助破案。”

    现在,周玉海是第一副局长,他的位置,要比徐保民大一点。

    周玉海道:“有了徐局的加入,我相信,这件案子会很快破掉的,放一遍录像我看看。”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