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兄弟之情

    第三百一十章兄弟之情

    苏振鹏笑道:“师叔,您真年轻呀。”

    苏雨飞笑骂道:“臭小子,什么你师叔真年轻呀?就论医术,你能赶上你师叔?”

    苏振鹏连忙道:“呵呵,我当然赶不上呀,刚才被汽车撞的,那个女孩子,就连爷爷都说没救了,但师叔用针灸硬是把女孩子救了过来,真是厉害呀。”

    苏永安一边走着,一边道:“你师叔用的是中华第一神针,太乙五行针,别说那个女孩子还能呼吸,就是只剩下一口气的垂死病人,太乙五行针,也能把人救活。”

    欧阳志远笑道:“师叔,您别太夸张了,没有您说的这样厉害,我可不是神仙。”

    众人回到了保安堂,苏永安笑道:“走,志远,到客厅说话。”

    几个人来到客厅,坐下后,苏振鹏连忙给志远倒了一杯水,恭敬的端给师叔。

    苏永安看着志远道:“志远,快说说你师父和你三师叔的情况。”

    欧阳志远看到二师叔焦急的样子,他知道,二师叔急于想知道师傅的情况。

    志远道:“二师叔,您不要急,我师父现在呀,在香港和我师叔周拂尘在一起,两人生活的很开心。”

    “周佛尘?老大的师兄弟?他还活着?”苏永安知道,周佛尘是孔真子的徒弟,自己在年轻的时候,和周佛尘见过一面。

    欧阳志远笑道:“周师叔现在也很好,只是,他出家了,禅号智禅大师。”

    “周拂尘出家了!”苏永安一声惊呼。

    欧阳志远点点头,他拿出手机道:“二师叔,我有我师父的电话,要不,你和师傅说说话?”

    苏永安一听能和大哥通电话,不由得大喜道:“好,我已经几十年没有听到大哥的声音了。”

    欧阳志远开始拨打魏半针的电话。

    韩月瑶四月份就要生产,为了不出任何差错和保密,韩月瑶已经秘密的搬到另一座别墅。

    这座别墅,距离恒丰集团的私人医院,就有一墙之隔。

    魏半针和周佛尘,连同徒弟林武,都搬到了这座别墅里。

    韩老韩建国再次负责整个恒丰集团的一切事物。

    每当韩老想到,自己韩家后继有人的时候,韩老,全身就有使不完的力气,再加上魏半针给他用中药调养,老人的身体棒极了,再活上十几年,绝对没有问题。

    林武的武功,在魏半针和周佛尘的亲自指点下,突飞猛进。

    魏半针和周佛尘在喝茶。

    魏半针和周拂尘两人一生都没有结婚,更没有孩子,两位老人现在有了精神寄托,那就是志远和韩月瑶的孩子。两人已经商量好了,这两个孩子,两人一起教他们武功和学习。

    现在,韩月瑶每天的洗澡水,两人都开了药方,加了中药,来强化胎儿的体质。

    周拂尘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台历,他低声道:“月瑶生产的日子,没有几天了。”

    魏半针道:“呵呵,还有四十天。”

    “志远这个臭小子,也不来看看月瑶,真是岂有此理。”周佛尘沉声道。

    魏半针笑道:“志远现在是市长了,他的工作很忙,根本没有时间来香港。”

    周佛尘道:“月瑶受苦了,昨天,我看到小丫头在哭泣。”

    魏半针叹了一口气道:“小丫头肯定在想志远,不然,倔强的丫头,不会哭泣的。”

    二楼别墅的阳台里,韩月瑶坐在阳台后,晒着太阳。温暖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自己的身上,暖洋洋的,舒服极了。清澈的钢琴曲,在阳台间,环绕着,让人神采奕奕。

    “小宝贝,妈妈给你们说话,妈妈想爸爸了,你们想爸爸了吗?想爸爸,你们就动一下吧。”韩月瑶坐在椅子上,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轻声的给孩子说着话。午后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小丫头露出幸福的喜悦。

    肚子里的孩子,轻轻地动了一下,仿佛在回应着自己的妈妈。

    “嘻嘻,小宝贝,果然想爸爸了,真乖。”韩月瑶开心的笑着,拍着自己的宝贝。

    魏半针本来不用手机,但为了月瑶和孩子的安全,他和智禅大师都用上了手机。

    电话铃响了,魏半针放下茶杯,拿起电话,一看是志远的号码。他笑道:“咱们正说着志远,这臭小子的电话就到了。”

    智禅大师笑道:“志远来电话,肯定有事。”

    魏半针按下接听键,电话里传来了志远的声音。

    “师傅,您老人家好吗?周师叔好吗?”欧阳志远向师傅和师叔问好。

    魏半针笑道:“志远,我和你周师叔很好,呵呵,我们在喝茶。”

    志远拿着电话道:“师傅,我见到了一个人。”

    魏半针道:“见到谁了?和我有关系吗?”

    欧阳志远低声道:“我见到了二师叔。”

    魏半针笑道:“你二师叔?你哪个二师叔?”

    欧阳志远道:“苏永安师叔。”

    “苏永安师叔……?”魏半针嘴里念叨着,猛然,他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脸色巨变,眼里露出极其震惊的神情,大声道:“志远……你……你说见到谁了?”

    魏半针哆嗦着嘴唇,手里的电话,抖动着,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欧阳志远大声道:“师傅,我见到了您的结拜兄弟,二师叔苏永安了。”

    “志远,这是真的?”魏半针不由得狂喜,他大声反问道,眼圈一红,眼中已经现出了泪花。

    魏半针和苏永安在抗日战争中,出生入死,两人结为了生死弟兄。再一次和日寇的惨烈拼杀中,苏永安还救过魏半针的命。

    两人在动乱的年代,失去了联系,已经二十多年没有见过面了。现在志远竟然说见到了苏永安,这让魏半针大喜不已。

    旁边的苏永安从电话里听到了大哥的声音,他的眼泪,早就流了出来。是的,那正是大哥的声音。

    欧阳志远把电话递给苏永安。

    苏永安接过电话,哆嗦着嘴唇,雪白的眉毛胡子,都在颤抖,他流着泪,低声道:“大哥……真的是您吗?我是苏永安,你的二弟……想死我了,大哥,您过的还好吗?”

    苏永安激动极了,他这一辈子的遗憾,就是和大哥失散,想不到,今天竟然能得到大哥的消息。

    魏半针听到了失散了二十多年兄弟的声音,他同样老泪横流。

    “二弟,是我,我是你大哥魏宇阳,真的是你吗?二弟,哈哈,太好了,老天有眼,让我在活着的时候,还能见到你。”

    魏半针流着泪,大笑道。

    苏永安也笑道:“大哥,哈哈,我终于又能听到你的声音了。”

    魏半针笑道:“二弟,志远和你不认识,是怎么找到你的?你在哪里?”

    苏永安道:“我现在,就在燕京。志远来我这里抓药,我的药店前面有人出了车祸,志远为了救人,用了太乙五行神针,哈哈,我一看,就是你的针法,我们就互相问了情况,结果,就问出了你。”

    魏半针笑道:“好,呵呵,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我真想过去那些兄弟呀,过一段时间,我去燕京找你。”

    苏永安道:“好呀,大哥,我听志远说,柳三弟在南州,叫上三弟,都来我这里,咱们喝酒,一醉方休。”

    魏半针道:“好,一醉方休,哈哈……。”

    两人又谈了一会,苏永安才把电话交给欧阳志远。

    志远道:“师傅,月瑶和孩子怎么样?”

    魏半针道:“月瑶和孩子很好,小丫头想你了,我那天见她流泪了。”

    欧阳志远一听,心里一酸,低声道:“麻烦您了,师傅,我抽时间去香港看你们。”

    魏半针道:“你安心的工作吧,这里有我和你周师叔,你放心。”

    志远道:“好的师傅。”

    志远挂上了电话。

    智禅大师看着魏半针道:“苏永安?你的二弟?”

    魏半针道:“是的,志远在燕京碰到了他,真是想不到呀,分别了二十多年,竟然能让志远碰到。”

    智禅大师笑道:“这就是缘分,呵呵,因果呀。”

    魏半针道:“我还有几位失散的兄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智禅大师道:“一切都命中注定,该团聚的,一定会团聚的。”

    魏半针道:“真想知道,他们都在那里?”

    这边,苏振鹏连忙递给爷爷一杯茶,让爷爷喝一口,好稳定一下情绪。

    苏永安喝了一口水道:“志远,你怎么会在燕京?你住在哪里?要不,你搬到师叔这里住吧,咱们爷俩,好好地说说话。”

    欧阳志远笑道:“师叔,我在燕京有地方住,住在爷爷家。”

    “你爷爷?你爷爷在燕京?”苏永安惊异的问道。

    欧阳志远道:“是我对象的爷爷,他老人家在燕京住,我今天来抓药,就是给他老人家抓的。”

    苏永安道:“你的药方,是治疗燥火和心火,还有安眠的作用,你爷爷的年龄不小了吧?”

    欧阳志远道:“师叔,我爷爷年纪很大了。”

    苏永安道:“志远,你爷爷住在哪里?我抽时间去拜访一下?他叫什么名字?”

    欧阳志远并不隐瞒自己和霍老的关系,眼前的人,毕竟是自己的师叔。以后,爷爷要是有个什么头痛脑热的,就让苏师叔给看看。自己距离燕京太远了。

    欧阳志远道:“苏师叔,我在山南省湖西市工作,我爷爷在燕京,以后呀,我爷爷要是有个头疼脑热的,你用中药,给调理一下。”

    老年人,重在调理,志远不想让爷爷看西医,西医治标不治本。

    苏永安道:“当然可以,志远,你爷爷是谁呀?住在哪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