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等待机会

    第三百零五章等待机会

    周老一听赵老的话,失声道:“这怎么可能?首长们怎么会知道,顾老要离去?他们又不是神仙。”

    周老不可思议的看着赵老。

    赵老道:“老伙计,医学高明的人,可以根据病情,预料病人的生死,特别是精通中医的大夫,更能做到这一点。”

    周老道:“你是说,欧阳志远那个小家伙根据顾老的病情,知道顾老在今天离开?”

    赵老点点头道:“很有可能,顾老可是和三位首长密谈了两次,顾老肯定在交代后事,唉,老伙计,我们晚了一步,霍德松和谢德胜这两个老家伙,在知道顾老就要离去之后,他们肯定有所行动,三位首长肯定也会做出调整,就咱们慢了一拍呀。”

    周老一听赵老的话,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他冷哼一声道:“你是说,欧阳志远预测到了顾老今天去世?然后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三位首长和霍德松、谢德胜?让他们有时间安排一切?”

    赵老道:“肯定是这样的,欧阳志远的医术,是很高明的,顾老能醒来,全靠他的针灸,那些所谓的专家,都是白痴。”

    两位老人说话,周志江的脸色变幻不停,欧阳志远的医术,他见识过多次了。

    难道欧阳志远真的预料到了顾老今天去世?这怎么可能?如果他真的预料到顾老今天去世,他肯定会和三位首长说的,也会告诉给霍老和谢老的。

    霍老和谢老他们,肯定会提前布置一些事情,特别是就要换届了,人事的任免,他们提前了一步。

    说不定,在这三天的时间内,他们会和三位首长沟通一些事情。

    周家和赵家,显然,慢了一步。欧阳志远,真是个绊脚石呀,这个绊脚石,要想办法,踢到一边去。

    周志江想到这里,低声道:“父亲、赵老,欧阳志远虽然把顾老救醒,但顾老仍旧去世了,是不是,他要付点责任?”

    周老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沉声道:“什么事情都晚了,你要是追究欧阳志远的负责,霍德松能答应?要是三位首长不知道内情,我们还能和霍德松斗上一斗,但是,三位首长始终知道顾老的病情,咱们要是再拿欧阳志远做文章,三位首长也不会答应的,欧阳志远毕竟救醒了顾老,让顾老有机会和三位首长交代事情。要想除掉欧阳志远,嘿嘿,我们有的是机会。”

    赵老冷笑道:“是的,咱们有的是时间和机会。”

    国务院宿舍别墅群。

    宽敞的客厅里,新任国务委员和秘书长的萧远山坐在客厅里,他的脸色有点疲惫。

    顾老的逝世,让萧远山忙了一天。

    魏海娟轻轻地给丈夫揉着肩膀,低声道:“没想到,顾老会这么快的逝世。”

    萧远山道:“是呀,顾老的逝世,是咱们国家的重大损失。”

    魏海娟道:“我听说,志远来了,而且,还给顾老看了病?以志远这么高明的医术,怎么会就治不好顾老?”

    萧远山道:“志远的医术虽然高明,但他不是神仙,如果不是志远来的及时,顾老根本不会苏醒过来。”

    魏海娟道:“是志远救了顾老?”

    萧远山道:“志远虽然救醒了顾老,但他治不好顾老的病,好在他和三位首长见了面,别人也说不出来什么怪话,但这对志远以后的仕途,有着很大的帮助。”

    魏海娟一听志远和三位首长见过面,这让她大吃一惊。

    “志远竟然和三位首长见了面?这……真是不错呀。”魏海娟结结巴巴的惊异的道。

    萧远山道:“志远在抢救顾老的时候,三位首长就在医院。三位首长目睹了志远的神奇医术,他们都很佩服志远,正是志远抢救过来了顾老,顾老才能有时间安排自己的后事。”

    魏海娟道:“呵呵,志远还立了功了,他怎么不来看咱们?”

    萧远山道:“顾老活着的时候,他在医院忙,不敢离开,我估计,他很快就来看咱们的。”

    魏海娟道:“下个月就是眉儿和志远的婚期,我估计,眉儿的婚期,要向后推迟了。”

    萧远山道:“是呀,顾老刚去世,霍家和咱们要是办喜事,外界的人怎么看咱们?霍老也不会同意的。”

    工作人员走了进来,轻声道:“首长,外面有个叫欧阳志远的年轻人来拜访您。”

    魏海娟和萧远山两人一听志远来了,不由得互相看了一眼,笑了起来。

    两人正念叨着志远,志远就来了。

    萧远山道:“让他进来。”

    虽然自己努力抢救顾老,但顾老仍旧去世了。即使志远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他的心里,也是很难受。他决定,明天就回南州。

    湖西市的建设,刻不容缓呀。

    今天晚上,他来看看眉儿的爸爸和妈妈。

    志远是第一次来国务院宿舍。守卫在大门的武警,仔细的检查志远的证件,然后登记后,才放他进来。

    欧阳志远来到萧远山的家,这是一幢环境优雅的别墅,门前有工作人员值班和武警。

    值班人员仔细的检查完志远的证件后,才进去通报。

    不一会,工作人员走了出来道:“欧阳市长,首长请您进去。”

    欧阳志远第一次走进了自己岳父岳母的新家。

    走进客厅,志远看到萧远山和魏海娟两人正坐在沙发上。

    “爸爸、妈妈,我来看您们了。”欧阳志远的嘴很甜。

    山南省有一个风俗习惯,那就是,男女之间只要确定了关系,就要改口,喊对方父母为爸爸和妈妈。

    萧远山和魏海娟笑着站了起来。

    “志远,坐吧,这两天,累坏了吧。”萧远山关心的看着志远道。

    欧阳志远一听岳父的话,就知道,岳父已经知道自己在医院救治顾老的事情。

    志远连忙道:“爸爸,不太累,遗憾的是,没有救治好顾老。”

    魏海娟道:“志远,你不要内歉,你能让顾老苏醒过来,已经很不错了,坐吧。”

    “爸爸、妈妈,您们坐。”志远轻声道。

    萧远山和魏海娟坐了下来,志远坐在他们对过。

    萧远山道:“志远,说说你救治顾老的经过。”

    “好的,爸爸。”欧阳志远就把自己救治顾老的经过说了一遍。

    萧远山听得很仔细,有的细节,他还问了一下。给顾老看病,可不是儿戏,萧远山要知道志远救治顾老的全部经过,以免有人借机生事。

    萧远山听完志远的叙述,他点点头道:“志远呀,给领导看病,并不是一件好事,病看好了,皆大欢喜,要是看不好病,就怕有人要借机生事,让你负责任,事情就不好办了。”

    欧阳志远一听这话,他知道,岳父说的很对。

    志远低声道:“我知道了,爸爸。”

    萧远山道:“志远,你这次给顾老看病,如果不是三位首长在场,肯定有人要向你问责了。”

    欧阳志远道:“我知道,爸爸,但是,我看到顾老的样子,我不能不救他。我给顾老延续三天生命,顾老有这三天的时间,他就能安排好了一切,特别是能向三位首长交待国家大事,我认为,值了。”

    萧远山道:“我并没有说你做错了什么,我是说,这样做,对你是极其的危险,你明白吗?”

    欧阳志远忙道:“我明白,爸爸,谢谢您的指点。”

    萧远山点点头道:“你明白就好。”

    志远道:“爸爸,爷爷让我和您说,由于顾老刚刚去世,我和萧眉的婚事要推后一段时间。免得别人说闲话。”

    萧远山道:“志远,你爷爷考虑的对,我和你妈妈正说你和萧眉的婚事,我们也想延后你们俩的婚期,你回到南州,和萧眉说一下吧。”

    欧阳志远道:“好的,爸爸。”

    萧远山看着志远道:“志远,我听说你们山南省召开了市长经济工作会议了?”

    欧阳志远道:“是的,爸爸,省委陈书记亲自主持会议。”

    萧远山道:“你们湖西市的项目上的不少呀,飞机场动工了吗?”

    欧阳志远苦笑道:“正在做前期的准备,不过,一百个亿的资金,我已经筹集到了大部分,对了,爸爸,中央财政部的五个亿,还没有到位,您给催一下。”

    萧远山道:“我给你们问一下。即使中央财政部的五个亿到位,加上省里的三个亿,你们还差九十二亿,上次你说的那个北海集团准备投资?”

    欧阳志远苦笑道:“爸爸,北海集团的姚文盛要投资飞机场,但是,我在等政策呀,现在,私人还不允许投资飞机场。”

    萧远山笑道:“这个政策,正在研究,我估计很快就会出台,你就等几天吧。”

    欧阳志远笑道:“爸爸,我就等你们的消息了,对了,爸爸,您看看,我们湖西市有没有希望,能申报国家副省级城市?我记得上次,给您说过一次。”

    萧远山看着志远道:“你要申报湖西市为国家副省级城市,但是,湖西市的经济产值,距离万亿还是很远的,政治地位也不是很重要,要想成为国家副省级城市,差距还是很远的。”

    欧阳志远笑道:“爸爸,湖西市今年的经济产值距离万亿,确实相差很远,但是,明年、后年不一定达不到。”

    萧远山笑道:“志远,你的想法不错,但是,湖西市的经济产值,要想达到万亿,路还很长呀。”

    欧阳志远道:“爸爸,我的强项就是招商引资,我准备在新建的海阳不冻港外围建立一个新的经济技术开发区,和湖西市的老开发区连成片,重点发展煤化工产品,让全世界的人一提起煤化工产业,就会想到中国山南省湖西市,就像全国一提起药材批发市场,立刻就想到傅山药材批发市场一样。”

    欧阳志远说着话,眼里露出炽热的目光。

    萧远山笑道:“志远,你这个想法很不错,湖西市借助最优质的煤炭资源,大力发展水煤浆和煤化工产业的品牌,形成品牌城市,这很好呀,我全力支持你。”

    魏海娟笑道:“这个想法很好,现在,全世界都在制造品牌效应,如果你能让世界上的人,一提起煤化工产业,就想到湖西市,湖西市的经济,就会的发展,湖西市轻而易举的就能评为副省级城市,甚至,在不久的将来,能超过海岛市和南州市。”

    欧阳志远笑道:“肯定能超过南州和海岛市,妈妈,我在市长经济会议上,看到了秋鹏大哥了。”

    萧远山道:“你秋鹏大哥,是海岛市工业副市长,他肯定要参加市长经济会议的,志远呀,未来湖西市的的发展情况,要比海岛市还要优越,海岛市没有任何的资源,他们主要是依仗海岛不冻港口,开展招商引资,形成了山南省第一大经济技术开发区,每年的经济产值,上万亿,这才被评为副省级城市,而你们湖西市也有个不冻港,那就是正在建设的海阳不冻港,海岛市没有你们湖西市的优质煤炭,你们拥有全国最丰富的肥煤资源,正好可以大力发展煤化工支柱产业,这一个产业,就能让你们湖西市的产值,超过海岛市。”

    魏海娟笑道:“这样说,湖西市的发展前途,要比海岛市还要优越?”

    萧远山道:“那是当然了,随着湖西市的海阳不冻港和飞机场的建设竣工,湖西市的经济,会突飞猛进的,就看志远带领湖西市怎样走了。”

    “爸爸,我一定会把湖西市带进国家副省级城市的行列之内的。”欧阳志远大声道。

    萧远山道:“我相信你,志远,你的抱负一定能实现。”

    志远道:“爸爸、妈妈,我明天就回湖西市,您们要保重身体。”

    魏海娟道:“志远,你们过几天,就要去酒泉看望萧眉的父母,路上要小心,注意安全。”

    志远道:“好的,妈妈,我会保护好萧眉的。”

    魏海娟道:“萧眉知道她爸爸妈妈坟头的地址,当时,我们并没有告诉她,那是她父母的坟头,只是告诉她,那是我们最好朋友的坟茔。”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