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顾老离去

    第三百零四章顾老离去

    永恒集团董事长姚文盛。

    真是巧了,在这里竟然看到了姚文盛。湖西机场就要开始建设了,姚文盛的投资,还没有签约,也没有和市政府洽谈投资细节。

    姚文盛也看到了欧阳志远和王展辉。他在一愣之后,满脸微笑的伸出手,紧走几步道:“呵呵,王董、欧阳市长,您们好,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您们,真是很巧呀。”

    姚文盛的永恒集团,根本不能和王展辉他们的精慧投资联盟比,特别是在燕京的圈子里,姚文盛的地位,更赶不上王展辉。王展辉可是典型的官三代,人家的背后,可是王老。特别是燕京的精慧投资联盟,里面可都是燕京的标准官三代。

    姚文盛的手,首先抢先握住了王展辉的手。

    欧阳志远虽然也有强大的背景,但在燕京的圈子里,还是王展辉的影响力较大。

    王展辉看着姚文盛道:“姚董,是很巧呀,呵呵。”

    姚文盛道:“王董,一起上去喝一杯吧。”

    王展辉并不喜欢姚文盛,他不想在姚文盛这边浪费时间,他笑道:“改天吧,我和欧阳市长还有事。”

    姚文盛又和志远握了一下手笑道:“欧阳市长,赏光上去吧。”

    王展辉不想和姚文盛在一起喝酒,欧阳志远当然也不能去了。

    欧阳志远道:“姚董,我们真的有事,改天,我请您。”

    姚文盛笑道:“那好吧,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道:“姚董,湖西市飞机场的投资,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上面的政策,已经有所松动。”

    私人投资飞机场政策的事,外公说,就要出台了。

    姚文盛道:“欧阳市长,只要政策允许,我答应的投资,立刻就能到位,我保证耽搁不了湖西市飞机场的建设,政策一下来,我就和你们湖西市政府签约。”

    欧阳志远一听姚文盛这样爽快,他笑道:“好,姚董,我等您消息。”

    姚文盛道:“王董、欧阳市长,我上去了。”

    欧阳志远道:“再见,姚董。”

    姚文盛走进了电梯,电梯关上了门。

    王展辉和欧阳志远出了咖啡厅,一辆轿车滑了过来,停在了王展辉身旁。

    王展辉道:“志远,等顾老的病情好转,我叫齐兄弟几个,咱们再喝酒。”

    欧阳志远点点头道:“好的,大哥。”

    王展辉上了轿车,挥了挥手,轿车融进了街道的车流。

    欧阳志远走向了医院。

    姚文盛透过玻璃窗户,看着欧阳志远走进了医院,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欧阳志远到老干部保健医院干嘛?难道是哪位领导人病了?欧阳志远来给领导看病?

    姚文盛看着欧阳志远亮了一个什么证件,那些警卫才让他进去。

    是谁病了?

    欧阳志远有了这手中医绝活,真是不错呀,自己为什么不会中医?自己要是有欧阳志远这手绝活,自己就发财了,更能通过上层关系,走到上位。

    一丝深深地妒忌,在姚文盛的眼里一闪。

    第三天的上午,中央三位首长,再次结伴而来,看望顾老,他们和顾老谈了一个多小时。

    这时候的顾老,已经很虚弱了,老人说话,也是断断续续的,谈话的内容,没有任何人敢听。

    欧阳志远的中药,只能减轻老人的病痛。

    三位首长走出来的时候,他们的眼圈都红了。

    晚上,霍老、谢老和顾老说了一会话后,就进入了昏睡状态,夜里十一点,顾老再次昏迷。

    虽然专家组和志远全力抢救,但顾老在凌晨的时候,仍旧走了。

    老人走的很安详,脸上没有任何的痛苦。老人家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最后的时间,还有两位老友和家人陪伴着自己,自己已经没有的遗憾了。

    看着顾老的遗容,谢老和霍老泪流满面的走了出来。

    顾家的人全部赶了过来,放声痛哭。

    当顾老陷入昏迷,医生全力抢救的时候,周志江就知道不好了,他立刻通知了父亲周老和赵老。

    已经睡下的赵老立刻赶到周老的家,两人的脸色很难看。

    顾老的病,竟然突然加重了,这怎么可能?欧阳志远不是把顾老救醒了吗?这两天,顾老的精神很好呀。

    两人简单的说了几句话后,立刻赶往医院。

    当他们赶到医院的时候,正碰到霍老、谢老,流着泪,走了出来。

    一种不好的感觉,在两人的心头升起来。

    周老连忙道:“老伙计,顾老怎么样了?”

    霍老一看周昭阳来了,他收住泪水,沉声道:“顾老走了。”

    “你……你说什么?”周老一听霍老的话,不由的大吃一惊。

    赵老的脸上充满着震惊的神情。

    谢老冷哼一声,大声道:“顾老走了,你聋了?”

    很少有人敢这样对周老这样说话,在燕京,只有两个人,那就是谢德胜和年震朝两位军方的元老。

    “顾老走了!”

    周老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顾老一走,周家在燕京就失去了一个强大的靠山。这在临换届前,对周家,将是致命的打击。

    自己还没来的极安排好一切,顾老就走了。

    看到爷爷、谢老走了出去,欧阳志远也跟了出来。

    虽然志远知道顾老过不去这道坎,但他仍旧使出了全身的医术,和贾老专家们配合,全力抢救顾老,但顾老仍旧走了。

    看到悲痛欲绝的顾家人,欧阳志远的心里,升起了歉意。他知道,自己救不了顾老。

    志远低着头,跟在了爷爷和谢老后面,走了出来。

    谢老和霍老说完话,走下楼去。

    三人来到医院的走廊,霍老看着志远道:“志远,你今天在家里住吧。”

    欧阳志远道:“好的,爷爷。”

    两位老人的情绪十分的低落,两人并没有多说什么,在医院门前,就分了手。

    志远和爷爷坐了一辆车,寒万重开了一辆轿车,刚跟了过来,欧阳志远大声道:“万重,今天放你假,去和战友团聚一下。”

    寒万重一听,顿时大喜,连忙道:“好的,谢谢欧阳市长。”

    霍老的车子,在大街上向前滑行。

    “唉,老伙计们,一个一个的走了,没有几个了。”霍老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道。

    欧阳志远知道,顾老的去世,对爷爷的打击很大。

    他伸出手,轻轻的握住了爷爷的手道:“爷爷,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任何人都绕不过去,顾老走了,走的很安详,在最后时刻,有您和谢老,还有顾老的家人,都在陪伴着他,他已经把国家的大事,向三位首长安排了,他老人家,没有什么遗憾了。”

    霍老道:“志远呀,你说的我都明白,我和顾老是经过枪林弹雨的生死老伙计,在解放前,我们一起战斗,打败了日本鬼子,又打败了蒋匪军,解放后,我们一起建设我们的国家,在动乱年代,我们又一起下放大西北戈壁滩,受尽了屈辱,如果不是顾老,你爷爷也走不出大沙漠,也活不到今天,我是舍不得顾老走呀。”

    志远道:“我理解您,爷爷,顾老是你的生死战友,您和顾老的感情,就像亲兄弟一般。”

    霍老看了一眼志远道:“志远呀,你和萧眉的婚期,要向后退一退了,顾老走了,很多人,都看着我。”

    欧阳志远道:“我理解您,爷爷,这件事,我和眉儿说。”

    霍老道:“顾老刚走,下个月你们要是举行婚礼,就怕有人会说闲话的。”

    欧阳志远道:“好的爷爷,我和眉儿的婚礼,推迟一下吧,时间由您定。”

    霍老点点头道:“虽然你们暂时不举行婚礼,但,过几天,你和萧眉还是到酒泉,去看你眉儿的父母。”

    欧阳志远道:“好的,爷爷,我会陪眉儿去的,您就放心吧。”

    后半夜,周老和赵老回到了周老的家里,周志江也一同回来了。

    顾老的后事,已经交给了中央老干部局安排。

    周老的脸色很是阴沉,顾老的离去,让他措手不及,很多事情,周老根本来不及安排。顾老的离去,实在太突然了。

    赵老同样也是感到顾老的离去很突然,两人都没想到会这样。

    周老看着自己的儿子周志江道:“志江,顾老不是被欧阳志远抢救过来了吗?顾老的精神不是一直很好吗?怎么会又突然发病?”

    周志江看着父亲道:“爸爸,我也不相信顾老会突然的再次昏迷,他这次的昏迷,太突然。上午的时候,三位首长刚刚来过,他们和顾老谈了一个小时,谈的是什么事,我根本不知道,但三位首长走的时候,眼圈都红了,很是难过的样子,晚上,霍老和谢老又来了,他们谈了一会,顾老就睡着了,不久,顾老就开始昏迷。专家小组和欧阳志远一起抢救顾老,但没有抢救过来。”

    赵老看着周志江道:“志江,你是说,三位首长和顾老说完话,他们的眼圈都红了?”

    周志江道:“是的,赵老,我亲眼看到的,三位首长动了感情。”

    赵老喃喃的道:“难道,三位首长知道顾老的病情严重性?他们上午看完顾老,晚上,顾老的病情就加重,最后,顾老离去。难道他们知道顾老就要离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