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顾老病了

    第二百九十七章顾老病了

    什么?顾老病重?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志远的心头升起。

    顾老的身体本来就不行,已经到了灯枯油尽的时候了,但他老人家,日理万机,每天都工作到深夜,他在透支生命,现在病重了,就怕没有多少时间了。

    可惜的是,老人家等不到去回归的香港看看了。

    欧阳志远顾不上开会,立刻下楼,冲向自己的越野车。

    “到机场!”欧阳志远低声命令着。

    寒万重一看志远的脸色很不好看,他二话没说,越野车冲出省委办公大楼的院子。

    车子刚到飞机场的售票大厅前面,欧阳志远看到了正站在台阶上的霍天武。

    霍天武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他在抽烟,脸色疲倦,露出一种焦躁的神情。

    霍叔叔竟然亲自来接自己?看样子,霍老处在病危之中。

    欧阳志远连忙示意寒万重停车。停好车,欧阳志冲出越野车,跑向霍天武。寒万重停好车,也跑了过来。

    “霍叔叔,我来了。”欧阳志远低声道。

    霍天武一看到欧阳志远和寒万重,他立刻道:“走,快跟我走。”

    欧阳志远和寒万重跟着霍天武走向一个专用通道,这个专用通道,竟然有五六个神秘的人把守。

    欧阳志远一看,这五六个人的眼神犀利,精光四射,全身透出一种浓烈的杀气。

    这些人都是绝顶的高手。

    欧阳志远好像见过其中的一个人,这个人是顾老的护卫。霍天武竟然带着顾老的护卫来接欧阳志远。

    过了通道,就是停机坪,一架小型客机,静静的停在那里。

    霍天武道:“上飞机。”

    霍天武竟然带来一架专用小型客机。

    众人上了飞机。飞机发出怒吼,飞上了蓝天。

    欧阳志远看着霍天武道:“霍叔叔,说说顾老的情况。”

    霍天武看了一眼欧阳志远,低声道:“顾老已经住进了医院,陷入了昏迷状态,极其的危险,你爷爷让我来接你。”

    “顾老已经昏迷?”欧阳志远低声惊呼道。

    霍天武点点头道:“是的,情况极其的危险。”

    欧阳志远道:“顾老是操劳过度,透支了生命。”

    霍天武道:“顾老唯一的愿望,就是等着香港回归,亲自到自己要回来的香港,去看一看。”

    欧阳志远道:“是呀,咱们的香港,就要回归了,咱们的亲人,就要回到祖国的怀抱,顾老当然要去香港看一看了。香港的回归,是他老人家用智慧,从敌人手里强硬拿回来的,这个丰功伟绩,是任何人都没有的。”

    霍天武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你一定要救好顾老,一定要让顾老到香港看一看,完成他老人买家的心愿,不要让他老人家失望。”

    欧阳志远道:“我尽量,对了,我写几种药材,你让保健部的人准备好。”

    顾老有什么病,欧阳志远当然知道。他写了十几样草药,递给霍天武。

    霍天武立刻打电话,让保健部的人去准备。

    欧阳志远在湖西市跑下省委大楼的时候,副省长李宗文正巧刚从外面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跑下来,慌慌张张去干什么?

    李宗文疑惑的看着欧阳志远坐上他的越野,开出了省委大楼。

    李宗文走了会议室,来到

    省长江川河的面前,低声道:“欧阳志远离开了省委大楼,坐车出去了。”

    省长江川河一听,不由得一愣,欧阳志远离开了省委大楼,走了?但他没有请假呀?有什么事情,要比开会重要?这么重要的会议,欧阳志远竟然私自外出,嘿嘿……,

    江川河看了一眼省委书记陈浩然,显然,陈浩然也不知道欧阳志远出去了。

    这时候,南方经济发达的市长们在讲话,表示坚决拥护省委的决定,一定要帮助结为友好城市的地市,发展经济。

    江川河向李宗文看了一眼。李宗文顿时会意江川河的意思。

    李宗文微笑道:“陈书记,湖西市的经济比较发达,现在,湖西市和前进市结为友好城市,请欧阳市长讲讲话吧。”

    李宗文故意在陈书记面前提起欧阳志远。

    省委书记陈浩然笑道:“可以,请欧阳市长讲讲话。”

    陈浩然这样一说,李宗文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陈浩然说完话,他看了一眼欧阳志远的位置,他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欧阳志远竟然不在他的座位上。

    这让陈浩然纳闷,欧阳市长干什么去了?

    众人的眼光都看向欧阳志远的位置,会议顿时冷了场。

    省委办公厅主任楚衍升连忙道:“陈书记,我刚才看到欧阳市长出去了,难道去洗手间了?”

    陈浩然沉声道:“去洗手间看看。”

    楚衍升连忙道:“好的,陈书记。”

    楚衍升连忙让工作人员到洗手间去找欧阳志远。工作人员在洗手间没有找到欧阳志远。这让陈浩然很是纳闷。

    心道,志远呀,你这是怎么了?副省长李宗文怎么会主动提出来,让你讲话?难道你出去了?现在是开会,你出去也要说一声呀?什么事情能比开会重要?

    一位工作人员走了过来道:“陈书记,我问了一下门卫,门卫说,欧阳市长坐车出去了。

    副省长李宗文沉声道:“不会吧?现在是开会的时间,欧阳市长不会私自外出的,就是出去,他也会请假的,你们不要搞错了,冤枉了欧阳市长。”

    李宗文在故意这样说。

    省委副书记赵云峰沉声道:“欧阳市长这样无组织无纪律,他竟然在这样重要的会议上,不请假,私自离开,太不像话了,我们的市长,要是都像他一样,咱们这个会议,还能开下去吗?”

    副省长楚晓宇道:“欧阳市长毕竟是一位市长,在会议期间,竟然不辞而别,如果不给他处分,影响会极坏的。”

    省长江川河看着陈浩然道:“陈书记,您怎么看这件事?”

    江川河虽然不想和欧阳志远发生什么冲突,但是,现在欧阳志远有了明显的错误,自己可以顺手敲打一下欧阳志远。

    江川河虽然不带任何情绪的反问了陈浩然一句,但这句话的内涵,就是在责问省委书记陈浩然。

    陈浩然也想不到,欧阳志远竟然不请假就外出,这让自己很是被动。按照志远的智慧,怎么会犯这样明显的错误?

    现在,惹得几位副省长和省长江川河共同问罪,看样子,欧阳志远平时就得罪了这几个人。

    省长江川河的责问,让陈浩然很是恼火。

    陈浩然看了一眼省委办公厅主任楚衍升,沉声道:“给欧阳志远打电话,问问他干什么去了?”

    楚衍升连忙道:“好的,陈书记。”

    楚衍升连忙拨打欧阳志远的电话。

    欧阳志远正和霍天武说话,他的电话响了。志远一看号码,是省委办公厅主任楚衍升的电话。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霍天武道:“坏了,我走的急,没有向陈书记请假,我们正在开会,就怕有人借题发挥,向陈书记发难。”

    霍天武脸色一冷道:“你先把电话接过来。”

    欧阳志远点点头,把电话接了过来。

    “欧阳市长,你快回来,都在等你开会。”楚衍升并没有说别的,直接让欧阳志远回来。但是,欧阳志远现在,在飞机上,根本回不来。

    欧阳志远道:“你好,楚主任,我现在,在飞机上,你请陈书记接电话。”

    楚衍升一听欧阳志远说在飞机上,他不由得一愣,又听到,欧阳志远请陈书记接电话。楚衍升急忙把电话递给陈书记道:“陈书记,欧阳市长请您接电话。”

    陈浩然一听有了欧阳志远的消息,他把电话接了过来。

    霍天武伸手拿过欧阳志远的电话道:“陈书记,您好,我是霍天武。”

    陈浩然刚接过来电话,电话里,竟然传来霍老的儿子霍天武的声音,这让陈浩然一愣。

    陈浩然连忙道:“霍董,您好。”

    霍天武虽然没进入官场,但是,陈浩然知道,霍天武的很多话,都是代表霍老。霍天武竟然和志远在一起,这是怎么回事?

    霍天武道:“陈书记,我和志远现在,在飞机上,中央办公厅老干部局有人病了,办公厅派人来接志远,到燕京给一位元老看病,由于这位元老的病情太急,志远走的太急,没来的极和你请假,我现在替他给你请假。”

    霍天武为了保密,只能说是中央办公厅老干部局的元老病了。

    陈浩然一听欧阳志远的离开,是霍天武和中央办公厅老干部局的人接走了欧阳志远,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嘿嘿,中央办公厅老干部局的人接走了欧阳志远,你江川河有本事,去找老干部局呀?你有这个胆量吗?

    陈浩然连忙道:“好的,霍董,您尽管和欧阳市长给首长看病。”

    霍天武道:“好的,陈书记。”

    霍天武挂上了电话。

    省委书记陈浩然和别人通电话,省长江川河他们听的很清楚,什么?欧阳志远竟然被人接走,到燕京去给首长看病?看样子,中央有人生病了。

    省长江川河顿时有点后悔了,自己干嘛责问一声陈浩然?现在好了,人家欧阳志远是到燕京,给首长看病,自己这是没事找事呀。

    江川河瞪了一眼副省长李宗文。李宗文连忙低下了头。

    省委书记陈浩然盯了一眼省长江川河,沉声道:“江省长,欧阳市长被中央办公厅老干部局的人和霍老的儿子霍董接走了,老干部局有首长病了,由于首长病情危急,欧阳市长没来的极请假。”

    江川河感到了陈浩然刀锋一般的目光,他连忙道:“陈书记,首长的健康是最重要的,欧阳市长去给首长看病,是应该的。”

    江川河只能这样说。

    陈浩然道:“有些同志,看样子,是对欧阳市长有成见,在没有弄清楚事情的缘由前,就要对欧阳市长进行处分,是不是太心急了?”

    陈浩然说话的同时,凌厉的眼光掠过副省长李宗文、楚晓宇和副书记赵云峰。

    这三个人感到了省委书记陈浩然的强大压力和不满,三个人连忙低下了头。

    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由于要避嫌,他一直没有开口,现在,志远的危机一过,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志远竟然让霍天武和老干部局的人接走了?老干部中间,谁病了?能让霍老的儿子霍天武来接志远?

    不会是霍老病了?

    飞机经过两个小时的飞行,降落在燕京飞机场。几个人刚下飞机,几辆特殊轿车开了过来。

    霍天武和欧阳志远、寒万重下了飞机,坐进了轿车,轿车高速离开了飞机场,直接开向医院。

    半个小时后,几辆轿车开到了一座戒备森严的神秘医院。

    这座医院,大门外竟然是持枪的武警把守。

    车队刚一开到医院的门前,就被武警拦住。霍天武递过去一个证件,武警战士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才放车队进去。

    车队在医院大楼停了下来,欧阳志远看到了,十几辆红旗轿车,停在医院的大楼前。

    很多身着便装的高手,分布在各个角落和路口要道。

    欧阳志远和霍天武快步走向医院的大厅,还没进大厅,又被守卫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欧阳志远让寒万重在外面等候。

    霍天武拿出了电话,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医院二楼重症监护室,全国最著名的专家大夫,都集中在了这里。重症监护室前,霍老、古老、周老、赵老、唐老、王老,还有谢老,都焦急的站在门前。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