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十年河东

    第二百七十六章十年河东

    “来,一帆,让爸爸好好的开车,到妈妈的怀里。”黄晓丽伸出双手。

    一帆松开爸爸的脖子,回到了妈妈的怀里轻声道:“妈妈,我真的不想离开爸爸。”

    黄晓丽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又亲了一下自己女儿红扑扑的小脸蛋道:“宝贝,妈妈也不想离开你爸爸,可是,妈妈也要去看自己的妈妈和爸爸,等过了春节,爸爸就来接咱们了。”

    “好吧,妈妈。”一帆依偎在妈妈的怀里。

    黄晓丽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我过了春节,就要到前进市上班了。”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一愣,看着黄晓丽道:“你到前进市上班?到前进市当副市长?”

    欧阳志远想不到,黄晓丽要到前进市去任职。

    黄晓丽点点头道:“前进市缺了一位副市长。”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晓丽,祝贺你,又高升了。”

    黄晓丽娇嗔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什么又高升了?前进市是整个山南省最穷的一个市,工作肯定不好展开,原来的副市长唐建勇调到了你们的湖西市担任常务副市长。”

    欧阳志远一听,他低声道:“你去是顶替唐建勇的位置,我听说前进市长曲青山和市委书记冯建奎一直在较劲,你不要卷进他们的争斗中。”

    黄晓丽笑道:“我去是主管文卫教,排名最后的市长,肯定不会卷入他们的争斗中。”

    欧阳志远笑道:“去前进市也好,你的级别毕竟上升了一级,处级上升到了副厅级。”

    黄晓丽道:“级别是上升了,但前进市就是一个烂摊子,贫穷、落后、闭塞,工作肯定不好展开。”

    欧阳志远道:“要不要我去省委说一声,把你调到别的市?”

    黄晓丽瞪了一眼欧阳志远笑道:“你以为省委是你家开的?你还是省省心吧,问好你湖西市的事情。唐建勇可是燕京唐家的人,江宗武是省长江川河的侄子,这两个人去湖西,肯定是冲着你去的,你要小心。”

    黄晓丽担心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笑道:“来再多的人,我也不怕,我是湖西市的市长,我的命令,他们敢不听?谁不听,我就打扁他。”

    欧阳志远当然是在开玩笑。

    黄晓丽笑道:“呵呵,你还是这样喜欢暴力,唐建勇的后台是他爷爷唐国兴,在燕京,唐国兴可是开国元老,无人敢惹,他们派唐建勇和江宗武来湖西市,就是想牵制你。你在中望铝业集团的搬迁中,得罪了唐家,小心唐家报复你。”

    欧阳志远道:“下令不让中望铝业集团搬迁的是顾老,和我无关,他们有本事,去找顾老,他们敢吗?”

    黄晓丽道:“唐家的人不敢招惹顾家,但游思雨和关诗琳是你带到柳河镇的,唐家肯定会迁怒你的。”

    欧阳志远道:“嘿嘿,迁怒我?我欧阳志远怕过谁?要来的终究要来,我等着他们来。”

    黄晓丽低声道:“小心点,免得我担心。”

    欧阳志远伸出手,紧紧地握住黄晓丽的手,轻声道:“谢谢,晓丽。”

    飞机场的候机大厅到了。欧阳志远停好车,黄晓丽抱着一帆,欧阳志远拿着黄晓丽的皮箱,走进了候机大厅。

    黄晓丽乘坐的航班,正在检票登机。

    欧阳志远笑道:“时间正好,晓丽,快上飞机吧。”

    “爸爸,再见!”一帆伸出小胳膊,乖巧的抱着志远的脸颊,亲了一口。

    欧阳志远笑道:“再见,宝贝,好好的听妈妈的话。”

    “好的,爸爸。”一帆笑嘻嘻的道。

    “晓丽,一路小心。”欧阳志远叮咛着黄晓丽。

    黄晓丽点点头道:“我知道,志远,我又不是孩子,走了,再见。”

    黄晓丽抱着一帆,拉着皮箱,走进了安检口。

    傅山县原县长江宗武今天也来乘坐飞机,回南州。

    他刚走进候机大楼,就看到了欧阳志远和黄晓丽一家人分别的情景,这让他一愣。

    他本来是要坐专车回南州的,但今天是除夕了,他想快点回到南州,就临时决定坐飞机。

    欧阳志远和黄晓丽的关系真是不一般呀,外界的传言不假。但由于两人的身份背景特别,没有人敢在表面上乱说什么。欧阳志远的后台,让人恐惧,而黄晓丽的父亲,可是黄部长,更没有人敢轻易的得罪

    江宗武拿出手机,偷偷的拍了几张黄晓丽和欧阳志远的照片。他看了看表,自己乘坐的航班,还有十分钟就安检了。他连忙向后靠了靠,免得欧阳志远看到了自己。

    江宗武现在,并不想和欧阳志远见面。

    江宗武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被提拔为湖西市副市长。他打算在傅山县干一届县长后,积累一点政绩,再活动一下,调进省政府。

    当他那天接到省委组织部长孟凡武的电话后,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竟然要调到湖西市副市长。这让他欣喜若狂。

    同时,他又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欧阳志远可是在湖西市担任市长,自己到湖西市担任副市长,欧阳志远会不会打击自己?他绝不会想到,自己能在欧阳志远的手下工作。

    在傅山县的时候,自己是常务副县长,欧阳志远只是个副县长,在自己的手下工作,现在,竟然反过来了,自己是副市长,而欧阳志远竟然是市长,自己以后还要听欧阳志远的,真是不甘心呀。

    人生无常呀,原来是自己手下的欧阳志远,现在变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人生呀,就是这样,让人无法琢磨。

    为什么省委要把自己调到湖西市担任副市长?难道是叔叔江川河的主意?

    这次回南州过春节,自己要好好的和叔叔谈谈。

    这时候,黄晓丽已经走进了安检口。

    欧阳志远向黄晓丽摆了摆手。黄晓丽依依不舍的抱着一帆消失在远处的走廊。

    欧阳志远回过头来,在人群中搜索着。

    刚才就感到有人在偷窥自己。是谁在偷窥?难道有人认识自己?这人为什么不大大方方的和自己打招呼?藏头露尾?

    江宗武一看到欧阳志远的眼光搜索过来,他刚想离开,欧阳志远已经看到他了。

    江宗武!

    欧阳志远微笑着走向江宗武,他想不到,会在飞机场见到江宗武。

    江宗武一看到欧阳志远发现了他,并走了过来,他笑着迎了过来,伸出了手道:“欧阳市长,您好。”

    欧阳志远握了一下江宗武的手笑道:“江市长,恭喜你就要调到湖西市了,咱们又能在一起工作了。”

    江宗武笑道:“欧阳市长,以后能和您在一起工作,是我最大的荣幸,在以后的工作中,还望欧阳市长多多帮助。”

    现在,江宗武是副市长,而欧阳志远是市长,江宗武的语气,比在傅山县的时候,要客气的多了。

    欧阳志远笑道:“江市长,你不要客气,咱们在傅山县不是配合的很好嘛?现在,马上就要再次一起工作了,为了湖西市的繁荣,咱们还要携起手来。”

    江宗武笑道:“当然要携起手来,努力的工作。”

    这时候,大厅里响起了江宗武乘坐的航班,开始安检的消息。

    江宗武笑道:“欧阳市长,我的航班开始安检了,咱们春节后,好好的喝一杯。”

    欧阳志远笑道:“好的,江市长,见到江省长,替我问好。”

    江宗武道:“好的,欧阳市长,再见。”

    江宗武说完,带着自己的行李,走向安检口。

    欧阳志远看着江宗武走进了安检口,他不由得苦笑起来。江宗武竟然变成了自己的手下,真是想不到呀。在傅山的时候,自己是江宗武的手下。

    欧阳志远摇摇头,不去想了,他走出候机大楼,坐进越野车。过春节了,他决定去拜访一下市委书记周天鸿。

    欧阳志远开车,直奔周天鸿的家。

    来到周天鸿的家,他看到了两辆奥迪轿车,停在门口。呵呵,看样子,周书记有客人,不知道是谁来周书记家做客。

    欧阳志远想了一下,拎下来一箱玉春露,敲了敲门。

    不一会,门开了。是周天鸿的老伴王正红。

    欧阳志远连忙道:“王姨,新年好。”

    王正红一看是欧阳志远,她笑道:“呵呵,志远呀,快进来。”

    欧阳志远走进了大门笑道:“王姨,周书记有客人?”

    王正红笑道:“不是别人,你都认识,进去一看就知道了,正好,我刚做好午饭,你们一起喝酒。”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我认识,我去看看。”

    “老周,志远来了。”王正红老远就大声喊道。

    市委书记周天鸿正和客人说话,猛然听到老伴说,志远来了,周天鸿大笑道:“志远,快来,你来的真巧,我们正要开始喝酒。”

    欧阳志远一听周书记在大声喊自己,他笑着一步走进客厅,笑道:“周书记,您好,祝您新春万事如意、身体健康。”

    当欧阳志远看到坐在周天鸿身边是谁的时候,他笑了。

    坐在周天鸿身边的,竟然是龙海市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和副市长何振南。

    欧阳志远连忙伸出手笑道:“马市长、何市长,你们好,新年快乐。”

    这两位市长,过去都是自己的老上级,对自己都很照顾,特别是副市长何振南,当年,还是当县长的何振南把自己领进官场的,自己从一名医生,当上了何振南的秘书。

    自己能进入仕途,还要感激何振南。

    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和副市长何振南两人一看是欧阳志远来了,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微笑着站了起来。

    人和人真是不能比呀,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当年的那个刚刚在官场起步的秘书,现在已经是湖西市的市长了,比自己两人还要高上一级,真是想不到呀。

    欧阳志远这样年轻,就能当上市长,他的前途,将会比自己走的更远更高。

    常务副市长马明远微笑着伸出手,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笑道:“欧阳市长,你好,新年快乐。”

    欧阳志远道:“马市长,新年快乐。”

    副市长何振南走了过来,伸出手,一把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笑道:“欧阳市长,新年好,呵呵,想不到,在这里能见到你。”

    何振南知道,眼前的欧阳志远,再也不是自己的秘书了,而是湖西市的市长。

    想起当年自己把欧阳志远领进官场的时候,欧阳志远还是个不懂官场的医生,现在,欧阳志远已经是市长了,他的级别竟然比自己还要高上一级,这让何振南有种自豪感。

    欧阳志远伸出双手握住了何振南的手笑道:“何市长,您好,新年快乐。”

    周天鸿笑道:“志远呀,你们都别客气了,来,快坐下,咱们好好的喝一杯。”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周书记,过年了,我给您带来一箱玉春露。”

    欧阳志远说着话,把那箱子玉春露拎了过来。

    周天鸿笑道:“呵呵,玉春露,好东西,今天咱们就喝玉春露了,志远,开酒。”

    桌子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菜肴。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周书记。”

    欧阳志远打开两瓶玉春露,浓烈的酒香,瞬间就充满着整个房间。

    欧阳志远给周天鸿倒上酒,又给马明远和何振南倒酒,两人就想自己倒酒,毕竟欧阳志远的级别,已经比自己高了一级。

    欧阳志远笑道:“马市长、何市长,在这里面,我最年轻,我最适合倒酒,你们就不要客气了。”

    周天鸿当然明白马明远和何振南为什么不让欧阳志远倒酒的原因,他笑道:“还是让志远倒酒吧,在这里,不讲级别,只论年龄吧。”

    周天鸿这样一说,马明远和何振南才不和欧阳志远挣,两人笑着,又坐回自己的座位。

    欧阳志远倒完酒,举起酒杯道:“周书记,新年了,在这里,我祝周书记、马市长、何市长,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周天鸿笑道:“志远呀,谢谢,咱们不要客气,来,三杯酒如何?”

    欧阳志远笑道:“好,山南省的规矩,三杯酒后,再说话。”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