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求情

    第二百六十九章求情

    马加山沉思了一下,为了能把儿子放出来,他咬咬牙,走了出去,来到外面,拨打着父亲的电话。

    马传喜已经睡了,他被床头上的电话铃声惊醒了。

    这是谁呀,半夜的打电话?

    没有人敢随便的,在半夜给马部长打电话。马传喜一看来电显示,眉头皱了起来,是儿子马加山的电话。

    明天就到山南省发改委报道了,今天半夜里打电话干嘛?这个臭小子。

    马传喜拿起电话道:“加山,半夜打什么电话?”

    马加山听到了父亲的声音,他低声道:“爸爸,文豪让欧阳志远抓起来了,关进了湖西市公安局,我让他放人,他就是不放,我提起了您,欧阳志远依然不放文豪。”

    马加山在睁眼说瞎话,他根本没有在给欧阳志远的电话里,提起自己的父亲。他这样说,是为了让父亲震怒,在以后,好打压欧阳志远。

    马传喜一愣,欧阳志远把自己的孙子抓起来了?为什么?

    自己在黄部长家里,见过欧阳志远,他是一位很不错、懂礼貌的年轻人,而且是秦副总理的外孙,霍老的孙女婿。

    自己的儿子和孙子的情况,马传喜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儿子马加山过于溺爱文豪,自己已经多次训斥了儿子马加山。欧阳志远把文豪抓起来,肯定有原因的,难道文豪惹事了?

    加山把文豪溺爱过度了,早晚要出事。

    马传喜沉声道:“说,文豪做错了什么事?让欧阳志远抓住了?”

    马传喜瞬间就猜测出事情的缘由,那就是自己的孙子文豪肯定做错了什么事,这才让欧阳志远抓住不放。

    马加山不敢隐瞒自己的父亲,他连忙道:“文豪其实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就是在饭店吃饭的时候,抱住了一个女服务员,而且还打了那个女服务员一下,正好让欧阳志远看到,他才借题发挥,故意把文豪抓起来,关进了公安局。”

    马传喜冷哼一声道:“你看看,你的儿子让你溺爱到什么程度?抱人家女孩子,人家不同意,就打人家,成何体统?文豪早晚毁在你的手里。”

    马传喜怒气冲冲的训斥着自己的儿子。

    马加山低声道:“爸爸,现在多说什么也没有用,您孙子还被关在在公安局,你得想办法,让欧阳志远把文豪放出来。”

    马传喜沉声道:“我试试吧,记着,文豪放出来后,让他来燕京,别跟着你,都让你溺爱坏了。”

    “好的,爸爸。”马加山连忙道。

    马传喜挂上了电话,起身走到了客厅,点上一颗烟,吸了几口。

    儿子不争气呀,孙子更不争气,真是一代不如一代。马传喜恼怒的在客厅里走了一圈。

    自己亲自给欧阳志远打电话?自己是和欧阳志远有一面之缘,自己给他打电话,欧阳志远肯定会放了文豪的,但自己能拉下这个脸面吗?

    对方是小辈,自己是长辈,再说,自己的级别要比欧阳志远高多了。

    给山南省长江川河打电话?让他向欧阳志远施压?不行,更不行,江川河一直和萧远山对立,欧阳志远不会听江川河的。

    给萧远山打电话?萧远山可是就要调到国务院的人,自己要是给他打电话,萧远山怎么看自己?会看低自己的。

    看来,只有自己亲自给欧阳志远打电话了。

    按理说,欧阳志远不会不给自己这个面子的。先把自己的孙子放出来再说。

    马传喜拿起桌子上的座机,拨打着欧阳志远的电话。

    欧阳志远还没睡着,他的电话再次响起来,他一看号码,是燕京的长途。但这个号码,不知道是谁的。

    谁这么晚给自己打电话?

    欧阳志远把电话接了过来。

    “您好,您是谁?”欧阳志远轻声道。

    马传喜微笑道:“志远,我是你马伯伯。”

    欧阳志远见过马传喜,而且还和他说过话,他一听竟然是马传喜的声音,他顿时明白了,马传喜可能是为他孙子求情来了。要是马传喜求情,自己还真的要放出来马文豪。毕竟马传喜的身份在那里放着,自己以后跑项目的时候,肯定会求着马部长的。

    欧阳志远连忙道:“呵呵,是马伯伯,您好,马伯伯。”

    欧阳志远客气的口气,让马传喜放下心来。

    马传喜道:“志远呀,文豪惹你生气了,他不懂事,你别给他一般见识。”

    欧阳志远笑道:“马伯伯,马市长把文豪溺爱的太厉害了,这样下去,文豪很定会要出事的。”

    马传喜道:“是呀,志远,文豪这孩子,太让人不省心了,给你添麻烦了。”

    欧阳志远笑道:“马伯伯,我知道你打电话过来的意思,是让我把文豪放出来,只要您一句话,我立刻就把文豪放出来,但是,马伯伯,你想过没有,现在,马市长就在公安局的关押室,文豪也知道他父亲给您打电话,请求你想办法把他救出来。现在要是把文豪放出来,文豪一定会认为,他犯了多大的错误,您都能把他从监狱里捞出来,这个观点,会害了他一生的。”

    “这……。”欧阳志远这样一说,吓了马传喜一跳。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自己这个孙子,真是让儿子溺爱过头了。如果真向欧阳志远说的那样,自己的孙子就危险了。

    欧阳志远道:“马伯伯,我这就让人把文豪放出来吧,免得您担心。”

    “不!”马传喜连忙道。欧阳志远这样一说,马传喜倒是不敢让欧阳志远把自己的孙子放出来了。

    放出来文豪,就等于害了他。

    马传喜咬了咬牙,他低声道:“志远,那就不放,关他一夜吧,让他知道,自己犯下错误的后果,自己要承担责任,谁也救不了他。”

    欧阳志远忙道:“马伯伯,那好,明天早上,我就把文豪放出来,晚不了他和马市长到南州上班报道。”

    马传喜笑道:“谢谢你,志远,让你见笑了。”

    欧阳志远道:“不客气,马伯伯,以后有什么项目,我还要麻烦您呢。”

    马传喜笑道:“呵呵,志远呀,以后有什么项目,尽管来找我。”

    欧阳志远道:“谢谢马伯伯。”

    马传喜放下电话,坐在沙发上,深深的感到,自己的儿子和人家欧阳志远相比,相差的太远了,人家欧阳志远才二十几岁,就有了这样的成绩和头脑,自己儿子的年龄,要比欧阳志远大的多了,竟然还如欧阳志远,真是人和人不能比呀。自己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了,自己不能跟着儿子和孙子一辈子。

    马传喜拨通了马加山的电话。

    马加山等的心焦,他一看父亲来电话了,连忙接过来道:“爸爸,怎么样?欧阳志远放文豪出来吗?”

    马传喜冷哼一声道:“看看文豪让你们溺爱到了什么程度?加山,你听好了,我本来给志远打了电话,志远同意放好了文豪,但是,加山,你想过了没有,今天咱们要是把文豪从公安局里领出来,文豪以后就会认为,他犯了多大的错,我都能把他救出来,你说,这不是害了他吗?所以,今天不能放文豪,要让他在公安局里好好的反省一下自己的错误,明天早晨,你再把他接出来。”

    “什么?爸爸,关押室里很冷的,要是文豪冻感冒了,怎么办?”马加山想不到,父亲会不让欧阳志远放人,这让他的内心对父亲很是不解。

    马传喜道:“没事,就这样,让文豪在公安局里好好地反省一下,这样,对他有好处。”

    马传喜说完,挂上了电话。

    马加山一看父亲挂上了电话,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很是难看。父亲竟然不救出来文豪,这让马加山难以接受。他的心里更加愤恨欧阳志远。

    马加山走回关押室的走廊,李宗伟连忙迎了上来道:“怎么样?马市长?”

    马加山低声道:“老爷子不同意今天让两个孩子出来,明天早晨来接孩子吧。”

    李宗伟一听,低声道:“为什么?”

    马加山道:“老爷子说,怕惯坏了他们,要让他们在公安局里,好好的反省一下。”

    李宗伟一听,也是一愣,但瞬间就理解老爷子的用意。是呀,两个孩子太不像话了,如果再不管教,就危险了。

    李宗伟低声道:“这样也好,是该让他们好好的反省一下。”

    马加山看了一眼李宗伟,走向自己的儿子。

    “爸爸,爷爷怎么说?爷爷肯定会来救我的,快让这些臭警察把我们放出去!否则,我让爷爷弄死他们!”

    马文豪破口大骂起来,他恨死了这些抓他的警察了。

    “放肆!”马加山一声冷喝,他心里很是难受,自己的孩子怎么会变得这样了?

    李宗伟一听马文豪遭辱骂警察,说出这样的话,他知道,马文豪这孩子,这辈子就怕要完蛋了,自己的儿子每天和马文豪在一起,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马加山看着自己的儿子道:“看看你现在变得成了什么样子?你要为你今天犯的错误负责,好好的呆在里面反省一下,我明天早晨来接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