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痛斥

    第二百六十八章痛斥

    副市长马加山坐在车里,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眼里透出可怕的寒意。

    欧阳志远,你竟然借故,把我儿子关了起来,你这是公报私仇!有机会,咱们再战!嘿嘿,你湖西市以后有什么项目,上报到省发改委,老子卡死你个王八蛋。

    马加山恨死欧阳志远了,他暗暗的咬牙切齿。为了一个小小的服务员,欧阳志远在借机向自己下手,真是小人!

    自己儿子所犯的错,根本不算错误,也就是小事一桩,不就是调戏了一个服务员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哪个年轻人没调戏过酒店里的服务员?欧阳志远这是小题大做,故意在打压自己。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嘿嘿,欧阳志远,你等着!

    马加山看到了副市长李宗伟的轿车,从后面急速的赶了过来,他示意司机停下车。

    李宗伟也看到了马加山的车慢慢的停下,他也让轿车停下来。

    马加山走出轿车,看着李宗伟,两人走到路旁的树下,李宗伟递给马加山一颗烟,给他点着,低声道:“你调走了?到省发改委?”

    马加山点点头,沉声道:“老爷子给办的,我不能在湖西市呆下去了,欧阳志远这个人报复心极强,今天晚上,咱们的孩子,都被抓了起来。”

    李宗伟的脸色很不好看,自己在今天已经向欧阳志远服软,而且道了谦,欧阳志远竟然还不放过自己,真是岂有此理。

    李宗伟狠狠的吸了一口烟,低声道:“两个孩子也太不像话,在这么多人面前,竟然做出那种事,偏巧让欧阳志远看到。”

    马加山脸色一寒,冷笑道:“你以为就是咱们的孩子不做这件事,他就不向咱们下手了?嘿嘿,他这是打击报复!摸了一个小小的服务员?这也犯法?真是小题大做,那些服务员,你不摸她们,她们还不高兴,有时候,他们还主动勾和引你。”

    李宗伟看了一眼马加山,他不同意马加山的看法,马加山本身的观点,是错误的。服务员也是人,也要尊重。他这是在纵容马文豪,马文豪早晚要吃大亏,以后,自己的孩子绝不能和马文豪在一起,否则,会受牵连的,自己的儿子这次肯定是受了马文豪的牵连,才被关进公安局的。

    李宗伟看了一眼马加山道:“现在怎么办?咱们的孩子还在公安局关着。”

    马加山道:“走吧,到公安局看看,先让人把孩子放出来。”

    李宗伟皱了皱眉头道:“也好,走吧。”

    两人坐上车,两辆车开向湖西市公安局。

    两人都是副市长,值夜班的门卫当然认识,他们连忙给两辆车打开电动大门。

    两辆车开进了公安局。

    门卫立刻报告给了今天值班队长洪凡武。洪凡武一听两位副市长来了,他立刻吩咐手下怎样做,然后躲了起来。

    马加山和李宗伟走下车来,一位警察连忙跑了过来道:“马市长、李市长,您们好。”

    马加山沉声道:“带我去见马文豪。”

    那名警察连忙道:“好的,马市长,您们跟我来吧。”

    马加山和李宗伟跟着这位警察,走向审讯室旁边的关押室。

    马文豪和李广雨两人就关在关押室里,两人从小就娇生惯养,那里蹲过班房?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今天可是第一次。

    班房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冰凉的水泥地,两人一变咒骂着欧阳志远,一边找地方想坐一会,但没有任何地方能做。

    两人累的实在不行了,只好坐在冰凉的地上。

    两人骂够了,垂头丧气的坐在那里,不再说话。看来今天,欧阳志远真想把自己关上一夜。

    两个家伙,都在盼望自己的父亲,得到消息,把自己救出来。

    班房里很冷,没有暖气,冻得两人直打哆嗦。

    他妈个比,真的很冷呀。最后,两人站了起来,开始跺脚,最后,顺着墙,跑了起来。

    身上这才暖和了一点。

    正当两人在班房跑着的时候,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快放我们出去!来人呀,快放我们出去!”

    马文豪立刻声嘶力竭的狂喊着,跺着脚。

    马加山瞬间就听到了儿子的喊叫声,他的心一痛,立刻跑了过来。李宗伟也跟着跑了过来。

    “儿子!”两人隔着铁门,看到了冻得脸色发青的马文豪和李广雨,两人都扑了过来。

    “爸爸,冻死我们了,快放我们出去,欧阳志远那个王八蛋报复我们。”

    马文豪恶狠狠的大声嚎叫着。他认为,只要自己的父亲一来,这里的警察,就会乖乖地把自己放出来。

    “爸爸,快救我们。”李广雨大声喊道。

    看着冰冷的关押室,和冻得打哆嗦的两人,马加山连忙回过头来,看着几个值班的警察,沉声道:“打开房门,把他们放出来。”

    一个警察连忙道:“对不起,马市长,我们没有钥匙,钥匙在值班队长洪凡武的手里。”

    这话,是洪凡武原来商量好的,但钥匙真的被洪凡武拿走了。

    马加山脸色一冷道:“洪凡武在哪里?”

    那个警察连忙道:“马市长,洪队长在你们来之前就带人出警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马加山一听,几乎咆哮着道:“那就给洪凡武打电话,让他回来。”

    “是,马市长。”那个警察立刻给洪凡武打电话,但打了半天,电话里传来无法接通的声音。

    “马市长,电话无法接通。”那个警察连忙陪笑着道。

    “给我号码,我给他打。”马加山气的脸色铁青。

    警察连忙把号码报给马加山。马加山亲自用自己的手机拨打洪凡武的电话,电话里传来无法接通的语音。

    李宗伟看着马加山打电话,他早就知道了结果。

    释放马文豪和自己儿子的事,绝不是这几个小小的警察能做主的,洪凡武也当不了家。公安局长耿剑锋和副局长周玉海的电话,都打不通,这绝对是人家故意这样做的。

    这件事的背后,就是欧阳志远在借故刁难打压。但自己和马加山又说不出来什么,毕竟两个孩子犯了错,看来,今天是干吃亏了。

    马加山打不通电话,气的他脸色铁青。

    李宗伟道:“马市长,走吧,今天,文豪和广雨是出不来了。”

    马加山气的嘴唇哆嗦着,看着自己的儿子,他心疼死了。马加山只想到自己的儿子,他从来没有考虑那些被他儿子欺负的女孩子。这人自私极了。

    马加山一听李宗伟这样说,他咆哮着道:“我给欧阳志远打电话。”

    欧阳志远回到了住处,就接到了马加山调走的消息。这让他一愣,嘿嘿,想走?就是走了,老子也要打压你一下。你不是牛逼吗?和关占平站在一起,一直和自己唱对台戏。关占平死了,李吉昌刚来,你再次和李吉昌勾结在一起,对自己发难。现在,竟然走通上面的关系,偷偷地调走,没有和自己说一声,眼里根本没有我欧阳志远。

    即使你走了,也要给老子低头后,再走。

    欧阳志远刚放下电话,电话又响了。他拿起电话,接了过来。

    “啊!”一声凄厉的让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从电话里传来,吓了欧阳志远一跳。

    凄厉的惨叫声过后,又传来那阴森森的声音:“欧阳志远,你死定了。”

    ***,又是那个骚扰匿名电话。

    欧阳志远咆哮着道:“你***是谁?有种你站出来,别在背后,装神弄鬼。”

    对方嘿嘿的冷笑一声,挂死了电话。

    欧阳志远快速的拨打李玫的电话,接通后,欧阳志远道:“李玫,你听好了,从现在开始,二十四小时监听我的电话,最近老是有人打电话骚扰恐吓我。”

    这个恐怖的电话,欧阳志远已经接到好几次了。

    李玫道:“好的,头儿,你放心,如果有人再给你打骚扰恐吓电话,我们能在最快的时间给他定位,并通知你。”

    欧阳志远道:“好的,李玫,谢谢你。”

    欧阳志远刚关上电话,又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他这次看了号码。

    一看号码,欧阳志远不禁冷笑起来。马加山果然打电话来了。

    欧阳志远慢腾腾的按下电话的接听键,沉声道:“哪一位?”他故意这样问道。

    马加山一听欧阳志远的声音,他强压住内心的万丈怒火,低声道:“欧阳市长,您好,我是马加山。”

    欧阳志远一听马加山自动报出了自己的名字,他大声道:“呵呵,马市长,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这么晚了,还不休息?身体要紧呀。”

    欧阳志远慢呼呼的声音,让马加山恨得要死,恨不得咬他一口。有什么事?你把老子的儿子抓了起来,关进了班房,你说能有什么事?

    马加山道:“谢谢欧阳市长的关心,是有一件事,想麻烦你一下。”

    欧阳志远笑道:“马市长,咱们之间客气啥?什么事?说吧。”

    马加山道:“我儿子马文豪和李市长的儿子李广雨,被公安局的人抓了起来,请欧阳市长看在我的面子上,把他们放了。”

    欧阳志远一听马加山的话,心里不由的冷笑一声,你的面子很值钱吗?你是打肿脸充胖子吧。

    欧阳志远道:“马市长,你开玩笑吧?公安局的抓了你儿子,你儿子肯定犯了法了,你给我打电话,不合适吧?我也不能干涉公安局的正常工作吧?你要知道,王子犯法,与民同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个道理你不会不知道吧?”

    欧阳志远说的话中包含着不满和教训的口气,这让马加山的脸如同被人打了一巴掌一般,一阵红一阵白。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就喜欢讲大话?这句话就是一句空喊的口号,在强大的权力面前,这句话就等于放屁。法律是有权人制定的,是用来约束下面没有任何权力的老百姓的,你个王八蛋给我卖官腔,讲大话,气死老子了。

    马加山低声道:“欧阳市长,其实文豪和广雨也没有把那个女孩子怎么样,只是抱了一抱,打了她一巴掌而已,是开玩笑的。再说,她是酒店的女服务员……”

    马加山纵容儿子和看不起老百姓的丑恶嘴脸,在他的话里暴露无疑,这让欧阳志远气愤到了极点,他啪的一声狠狠的拍在桌子上,大声道:“马加山!你太过分了,什么抱一抱而已?什么开玩笑?服务员怎么了?服务员也是人,堂堂正正的人,人家服务员是凭借自己的劳动,做正当的职业,你……竟然有这种想法,真是岂有此理!要是你的女儿在酒店里被人平白无故的抱着,打耳光,你怎么想?你的孩子是孩子,老百姓的孩子就不是孩子了吗?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的儿子公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强抱人家女孩子,向房间拉扯,人家不从,竟然打人家的脸,你的孩子是什么行为?简直就是个恶棍加流氓!你是怎样教育孩子的?有你这样做父亲的吗?就你这样纵容孩子,你的儿子早晚要进监狱,蹲大牢的。”

    欧阳志远气愤极了,连珠炮一般的怒骂,把马加山骂的狗血喷头,让马加山的脸变得一片铁青,呆呆的说不出话来。

    但自己的儿子在欧阳志远的手里,他强忍下这口恶气,低声道:“欧阳市长……我……。”

    欧阳志远没等他说话,大声道:“你不要说了,你的儿子犯了法,理应受到法律的制裁,你不要求情。”欧阳志远狠狠的挂上了电话。

    马加山没想到欧阳志远没等自己说完话,就挂上了电话,这让他的脸色很是难看。

    李宗伟一看马加山铁青的脸色,就知道事情不好办了,欧阳志远肯定不肯放人。

    马文豪大声喊道:“爸爸,给我爷爷打电话,让我爷爷找人救我,我爷爷最疼我了。”

    马文豪的话,让马加山的脸色更加难看。自己在湖西市混了这么多年,连自己的儿子都保不住,自己是白混了,但是自己再怎么说,欧阳志远就是不放人,看来,自己只有求父亲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