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辞职

    第二百六十一章辞职

    市长李吉昌听到这个消息,这让他从意气风发、指点江山的强烈中,刹那间跌入万丈冰窟,全身冰冷。

    顾老已经下令中望铝业集团停业整顿,终止搬迁湖西市的计划,并且要追责湖西市强行征地的责任人,这怎么可能?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李吉昌的脸色,刹那间变得苍白,他的身子晃了两晃,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冷汗顺着额头流了出来。

    赵云山低声道:“吉昌,你要挺住,上面要问责湖西市强行征地的责任人,你的市长位置,就怕保不住了,你外公的意思,是让你立刻辞职。”

    “什么?大舅?外公让我辞职?”李吉昌的胸口一闷,差点喷出血来。

    自己担任湖西市市长,才一个月呀,自己正准备轰轰烈烈的大干一场,现在竟然要被问责,而且外公让自己辞职?

    “噗!”李吉昌张嘴喷出了一口鲜血。

    巨大的心理落差,让李吉昌一时接受不了。但这口让自己透不过气来的淤血喷了出去,他的脑海慢慢的冷静下来。

    “吉昌,你没事吧。”赵云山低声道。

    李吉昌连忙用湿毛巾擦干净嘴巴,又把地上的血迹擦掉,他低声道:“我没事,大舅。”

    赵云山道:“吉昌,你现在辞职,算不了什么,记住,吃一堑,长一智,咱们从头再来,春节后,中央党校有一期干部培训班,你来燕京,参加这次培训班,以后,你外公再想办法给你安排职位。”

    李吉昌忙道:“谢谢外公,谢谢大舅。”

    赵云山道:“客气什么?咱们是一家人。给你重新安排职位,还不是小菜一碟,你这次辞职,是以退为进,不要等着他们问责你。有你外公给你撑腰,谁敢把你怎么样?这次的挫折,对你来说,并不一定是坏事,你要慢慢的反思这次的失误在什么地方?我相信,吉昌,你以后,会做的更好的。”

    李吉昌低声道:“谢谢您大舅,我让外公和您失望了。”

    赵云山道:“不要多想,辞职以后,到南州看看你二舅,然后回燕京修整一下,参加培训班就可以了,嘿嘿,过不了多久,你仍旧是某一个市的市长。”

    “好的,大舅,我听您的。”李吉昌毕竟是在官场里,滚爬了好久,他不一会,就恢复了理智。

    赵云山道:“我在燕京等你。”

    李吉昌挂上电话,微微的闭上眼睛。

    是的,自己这次的失败,到底失误在什么地方?自己是太急进了,为了政绩,把前途压在了中望铝业集团身上。结果,中望铝业集团的停产,连累了自己。

    湖西市的责任,看来,自己是背定了。

    欧阳志远下班后,坐上车,正想找地方吃饭,他的电话铃响了。

    欧阳志远一看号码,竟然是中望铝业集团的副董事长唐家丹的。唐家丹找自己干什么?自己上次拒绝了她贿赂自己的一千万,难道,她还不死心?

    欧阳志远把电话接过来道:“唐董,你好,有什么事吗?”

    唐家丹笑道:“欧阳市长,没有什么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唐董,什么事?”

    唐家丹道:“我请你吃饭,还是到新疆烤乳羊吧,我听说,那里又从新开业了。”

    欧阳志远一听笑道:“呵呵,上次咱们在那里吃饭,碰到了杀手,你还敢去呀?”

    唐家丹笑道:“有你保护我,我怕什么?。”

    欧阳志远道:“那好吧,我刚出市政府大门,我马上过去。”

    唐家丹道:“我已经到了,还是那个房间,我等你。”

    欧阳志远的车子,不一会,就到了新疆烤乳羊店。

    前一段时间,由于有人在这个店里,刺杀欧阳志远,这个烤乳羊店,被停业整顿,这几天才重新开业。

    当欧阳志远一出现在门前的时候,吓了库尔勒一跳。欧阳市长又来吃饭了?

    库尔勒连忙迎了过去道:“欧阳市长,您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库尔勒,生意还可以吗?”

    库尔勒笑道:“托欧阳市长的福,生意还可以,您几位?”

    欧阳志远道:“楼上有人请我,我上去了。”

    库尔勒一听,连忙笑道:“好吧,欧阳市长,您请。”

    欧阳志远来到二楼,推开房门,唐家丹坐在桌位上,正静静的看着自己,一双眼睛,清澈如同一泓清水。

    桌子上的烤乳羊和别的小菜,已经摆好了。桌子上还有一瓶红酒。

    欧阳志远笑道:“唐董,这样看我干吗?没见过帅哥?”

    唐家丹脸色一红,回过神来,呸笑道:“就你还帅哥?一个小白脸罢了。”

    欧阳志远笑道:“唐董,今天怎么想起来请我吃饭?”

    唐家丹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你的愿望实现了。”

    欧阳志远看着唐家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疑惑的看着唐家丹道:“你说的是什么呀?我的什么愿望?”

    唐家丹叹了一口气道:“你不是一直反对中望铝业集团搬迁到湖西市吗?”

    欧阳志远一愣,看着唐家丹道:“你们不搬迁到湖西市了?”

    唐家丹道:“不是我们不想搬迁到湖西市,是顾老下令,让龙州的中望铝业集团停产整顿,禁止集团搬迁到湖西市。”

    欧阳志远一听,顿时大笑道:“太好了,你们终于可以回去了。”

    唐家丹皱了皱眉头道:“你就这样讨厌我们?”

    欧阳志远拿起酒瓶,给唐家丹倒上一杯红酒,又给自己倒上道:“不是我讨厌你们,如果你们中望集团有先进的技术能消除污染危害,我双手欢迎你们来湖西投资建厂,可惜,你们不能。”

    唐家丹叹了一口气道:“龙州省龙州市的炼铝企业有五六家,为什么单单下令停了我们中望集团?”

    欧阳志远道:“枪打出头鸟,谁让你们中望铝业集团是龙州最大的氧化铝集团?”

    唐家丹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今天我是向你辞行的,谢谢你在这间房子里救了我。”

    欧阳志远端起酒杯道:“呵呵,唐董,谢什么?我不能见死不救吧?来,为你们即将回去,干杯。”

    欧阳志远的酒杯和唐家丹的酒杯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唐家丹瞪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我怎么听着你的话,这么别扭,我就让你这样讨厌吗?”

    欧阳志远道:“别扭吗?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你们中望铝业集团的人,我真的不喜欢,你们在龙州害死了多少人?致残了多少人?多少孩子,因为你们变成了大头娃娃?得了软骨病?我相信,你不会不知道吧?你们这种企业,就是典型的杀手企业,到任何地方,都没有人喜欢你们,你们挣多少钱,都包含着那些善良老百姓的鲜血,你们的产值里面,有多少冤魂在呐喊。”

    欧阳志远对这种污染极重的企业,没有一丝的好感。

    唐家丹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她冷哼一声道:“欧阳市长,你为什么不说,我们中望铝业集团养活了数万名工人?让数万人的生活有了保障,他们又养活了他们的孩子、老人,而且又带动了周围的无数产业,我们的工人每天光吃馒头,就要几万斤,这几万斤馒头,有多少人参加制作?我们又间接地养活了他们,可以这么说,我们中望铝业集团,养活了十几万人,就是有点污染,也会功大于过。我们中望铝业集团停产了,那十几万人,就会失去了生活来源。他们就会陷入了贫困,你说,我们养活了这么多的人,难道我们还有罪?”

    唐家丹的情绪,很是激动。

    欧阳志远冷笑道:“你们是养活了十几万人,甚至更多,但是你们污染极其严重,多少人因为你们的污染,而患上了癌症,妻离子散,连家都散了,多少天真无邪的孩子得了软骨病,变成了大头娃娃?你们毁了多少名孩子的一生呀。功过不能相抵,这就和犯法一样,你杀了人,你过去再有功劳,法律同样会严惩你们。”

    欧阳志远站了起来,冷声道:“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

    欧阳志远说完话,走出了新疆烤乳羊店。

    欧阳志远知道,唐家丹对自己的中望铝业集团,感到委屈,她并没有真正地认识到,自己的企业给老百姓带来的危害,整个龙州的蓝天碧水白云,都被他们破坏了,龙州已经成为一座死城,是中国西部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中望铝业集团,就是那种断子绝孙的企业,他们的产值,带着老百姓的血泪。

    唐家丹仍旧是高高在上,她仍旧认为,自己是几万人职工的救世主,这让欧阳志远感到很是气愤

    唐家丹一看到欧阳志远走了,她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这是什么人呀,心胸这样狭窄,真是岂有此理。

    山南省省委办公大楼会议室,下午的常委会,在这里召开。

    山南省委省政府,已经接到国务院的通知,禁止中望铝业集团搬迁到湖西市,严查湖西市在没有任何手续下进行强行征地,破坏了数千亩的桑田,致使村民王洪财和甜丫死亡的责任人。

    十三名常委,陆续的走进会议室。

    省长江川河没想到,高层的博弈,唐家会失败,这让他感到很意外。

    以前的任何大型国营企业,没有一家因为环境污染而被下令停产,何况,中望铝业集团的背后是燕京的元老唐家。当他接到上面的电话后,让他目瞪口呆。

    顾老竟然亲自下命令,让中望铝业集团停产整顿,禁止他们搬迁到湖西市,而且问责湖西市。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