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江川河

    第二百五十六章江川河

    江省长怎么亲自来了,嘿嘿,难道是为了他的儿子江宗帆?

    对方毕竟是山南省的省长,欧阳志远连忙和江省长打招呼:“您好,江省长,您怎么来了?”

    江川河的眼里,丝毫没有怪罪欧阳志远的意思,他连忙道:“欧阳市长,我刚到。”

    江宗石的眼睛看向后面的游思雨和关诗琳道:“关主任、游记者,您们好,我父亲是专门来向您们道歉的。”

    江宗石刚说完,省长江川河就向游思雨和关诗琳鞠了一躬道:“关主任、游记者,对不起,我的儿子江宗帆伤害了你们,是我没有管教好,我在这里,向您们道歉,对不起了。”

    省长江川河是连夜悄悄赶来湖西市的。他知道,自己的儿子江宗帆创下了滔天大祸。这个臭小子竟然敢打顾老的外孙女游思雨和关部长的女儿关诗琳。

    这两位女孩子,自己谁都招惹不起。

    省长江川河知道,自己如果不能取得顾老的外孙女游思雨的谅解,自己的仕途,就到此止步了。

    江川河决定,亲自来湖西市,向游思雨道歉。

    江川河惧怕的不是游思雨和关诗琳,而是顾老。

    由于在路上遇到了大雾,他们今天早晨才赶到湖西市,江川河在和儿子江宗石说了几句话,了解了整件事情的过程后,两人急忙赶了过来,给游思雨道歉。

    两人再晚来一会,游思雨她们也就被欧阳志远送走了。

    游思雨和关诗琳两个小丫头,都是心地善良的女孩子,当她们看到山南省省长江川河亲自向他们鞠躬道歉的时候,两人也都原谅了江宗帆。

    游思雨看着江川河道:“江省长,这次的事情,就算了,我和关诗琳就不再追究了,我希望你以后,管教好你的儿子。”

    关诗琳道:“江宗帆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早晚会连累你的。”

    省长江川河忙道:“好的,关主任、游记者,我以后一定会管教好自己的儿子。”

    游思雨道:“江省长,我们这就回燕京,别的话,就不多说了。”

    江川河忙道:“游记者,您外公那里……。”

    江川河还是担心顾老那里。如果顾老知道自己的儿子打了他的外孙女,顾老能饶了自己?

    游思雨道:“外公那里,你不用担心,我会给外公解释的,江省长,我们走了。”

    欧阳志远笑道:“江省长,你来一次湖西市不容易,在湖西市多留几天吧。”

    欧阳志远说完话,拎着游思雨和关诗琳的行李箱,走下楼去。

    看着三人走下楼后,江川河的眼神瞬间变得阴森森的,极其的可怕。

    江宗石低声道:“爸爸,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江川河皱了皱眉头道:“忍一时海阔天空,风平浪静,我们以后会有机会的。”

    江宗石道:“我明白,爸爸。”

    欧阳志远把游思雨和关诗琳送到高速路口,欧阳志远笑道:“游思雨、关诗琳,一路顺风,平安到达。”

    游思雨笑道:“谢谢欧阳大哥,到了我给你打电话。”

    欧阳志远递给游思雨一张光盘道:“游思雨,这是我编辑的中望集团在龙州污染的视频,里面有很多画面,是最新的视频,你带给顾老看看。”

    游思雨接过来光盘道:“好的,欧阳大哥,我外公会看的,再见,欧阳大哥。”

    关诗琳摇了摇手道:“再见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笑道:“丫头们,再见。”

    市长李吉昌在第一时间,知道了省长江川河来到了湖西市,他知道,江川河肯定是为了江宗帆的事,来到湖西市的。

    李吉昌虽然有外公赵老这样的后盾,但是,他毕竟直接属于省长江川河的管辖,他没有去市政府,直接去了湖西大酒店。

    湖西大酒店经理冯云山早就在大厅前面等候。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冯云山当时就知道了,但他没有去,值班的是副经理李安水,处理不好,李安水倒霉,和自己无关,两方的人,根本不是自己这种小人物能惹得起的。如果自己去了,肯定会连累自己的,所以,经理冯云山昨天装着不知道。

    今天早晨,他一上班,就知道了,省长江川河到了。他知道,肯定会有很多官员来拜会的。因此,他早早的来到大堂的前台,等候领导。

    冯云山一看市长李吉昌来了,连忙小跑着迎了过去,恭声道:“李市长,您来了。”

    李吉昌看了看冯云山道:“带我去见江省长。”

    冯云山忙道:“好的,李市长,您跟我来。”

    冯云山带着市长李吉昌来到省长江川河的房间,敲了敲门。

    秘书侯海涛打开门,一看是湖西市市长李吉昌,任海涛道:“进来吧,李市长,江省长正等你。”

    李吉昌连忙道:“好的,任秘书。”

    李吉昌连忙走进房间,他看到了江省长正阴沉着脸,坐在沙发上。

    “江省长,您好。”李吉昌连忙向江川河问好,很远就伸出了手。

    江川河坐在那里,握了一下李吉昌的手道:“坐吧,李市长。”

    李吉昌道:“好的,江省长。”

    秘书任海涛给李吉昌倒了一杯水,轻轻地给两人关上门,退了出去。

    李吉昌忙道:“对不起,江省长,昨天晚上的事,让宗帆吃苦了,我在来的路上,已经给公安局的打了电话了,让他们把宗帆放了出来。”

    江川河看了一眼李吉昌,沉声道:“李市长,这件事不怨你,是宗帆不争气,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江川河当然不能怨恨李吉昌,李吉昌也不敢得罪顾老。

    李吉昌道:“昨天晚上,欧阳志远打了宗帆,我本来想替宗帆出气的,但是……。”

    江川河道:“这件事我知道了,宗石已经给我说了,李市长,谢谢你替宗帆解围。”

    李吉昌道:“但最后,游思雨……。”

    江川河道:“是宗帆不争气,给李市长添麻烦了。”

    江川河知道,李吉昌的外公是赵老,他也不想得罪李吉昌,给自己招来麻烦,燕京的赵老,可不是好惹的人,自己以后还要依靠赵老的提携,江川河虽然是省长,但也不敢对李吉昌横加指责。

    谁让李吉昌人家有后台呢?

    李吉昌道:“不麻烦,江省长。”

    江川河看了一眼李吉昌道:“中望铝业集团进行的怎么样了?我听说,死了两个人?”

    江川河虽然不敢职责李吉昌,但微微的敲打他,还是可以的。工程死了人,作为市长的李吉昌,肯定要负责的。

    李吉昌一听江省长提起死亡了两个人,他连忙道:“征地的任务,就要完成了,工程马上就开工。伤亡了两个人,纯属意外,是对方喝了酒,突然拦在了正在施工作业的铲车前,由于施工的灰尘太大,挡住了司机的视线,这才发生了悲剧。悲剧发生后,我们专门派了工作组,进行对死者家属安慰,和死者家属进行了沟通,并达成了赔偿协议,对这次征地的带队领导,全部撤职,保证不会再次发生类似的事故。”

    李吉昌早就让人统一了口径,把喝酒的事,硬按到了受害者的身上,对受害者的家人,进行武力威吓和金钱收买。在金钱和大棒的双重压力下,死者家属终于妥协。

    李吉昌认为,自己处理这件事,很是完美,没有任何的破绽。

    江川河道:“不错,李市长,你处理突发事件的应变能力很好,中望铝业集团尽快动工,我们省政府,等你的好消息。”

    李吉昌道:“中望铝业集团的污水处理厂项目,江石集团就要动工了。”

    李吉昌把这个一本万利的项目,给了江川河的儿子江宗石,他是在讨好省长江川河。

    李吉昌和江川河的关系,就是互相讨好,互相利用

    江川河道:“不要因为我是宗石的父亲,你才把这个项目给了江石集团,李市长,一切都要按章办事。”

    江川河说这句话,显然虚伪极了。

    李吉昌笑道:“江省长,您放心,所有的工程,我都是按章办事的,不会给您添麻烦的。”

    两人正说着话,江宗石带着弟弟江宗帆走了进来。一夜之间,江宗帆的脸色,憔悴了不少。

    虽然江宗帆在公安局里没有受罪,而且是单间。但他平时嚣张极了,哪里进过班房?这次进了班房,对他打击很大。

    江宗帆看到了父亲来了,他知道,自己能出来,肯定是父亲来的原因。

    江宗帆连忙道:“爸爸,您来了。”

    江川河看着自己儿子憔悴的脸,心里很疼,但他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冷冷的道:“在班房里,反省的如何?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

    江宗帆低下头道:“我不知道那两个女人竟然是顾老的外孙女和关部长的女儿,我要是知道他们的身份,打死我,我也不敢招惹他们呀?结果,欧阳志远那个王八蛋,突然从外面冲进来,打了我一顿。这是他第二次打我了,爸爸,你要为我报仇雪恨,拿掉他的常务副市长。”

    蹲了一夜班房的江宗帆,一点都没有反思自己的错误,他把怨恨,都算在了欧阳志远的头上。

    省长江川河一听,冷哼一声道:“看来,你蹲了一夜的班房,还是没有任何改变,你一会,跟我回南州吧,免得你在外面给我惹祸。”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