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匿名电话

    第二百五十五章匿名电话

    耿剑锋也不傻,省长江川河的儿子不能得罪,顾老的外孙女和关部长的女儿,更不能得罪。

    现在,江宗帆在自己手里,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弄不好,会烫伤自己的。

    但这个责任,自己可担当不起,任何事情,自己都要请示市长李吉昌。

    耿剑锋走到市长李吉昌面前,轻声道:“李市长,真要把江宗帆带走?”

    李吉昌郁闷的更厉害,***江宗石,今天你是来请客的吗?发生了这件事,你不是要了老子的命吗?

    李吉昌低声道:“先带走吧,在里面怎么样,你看着办。”

    耿剑锋心道,我看着办?我能把江宗帆怎么样?我敢吗?

    李吉昌可不敢得罪游思雨,既然游思雨不想放过江宗帆,自己也没有办法,谁让江宗帆不长眼睛,得罪了不能得罪的游思雨?

    公安局长耿剑锋只得把江宗帆带走了,而且还上了手铐。

    江宗石眼看着自己的弟弟被带走,他没有任何的办法来救弟弟。江宗石再一次感受到了至高权力的恐怖。

    任何人在这种至高权力面前,都无能为力。

    权力决定一切。自己的父亲虽然是省长,但在顾老面前,那就是幼儿,根本不堪一击。

    江宗石知道,自己这一生选择了错误的道路,自己不应该走经商这一条路,应该走仕途。你再有钱,但在绝对的权力面前,都没有任何的办法。一个法令下来,能让你亿万财产,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财富不能获得绝对权力,但绝对权力,能让人获得几辈子都用不完的财富。

    可惜,自己明白的太晚了,当初自己为什么不走仕途?江宗石深深地后悔自己选择错了道路。

    李吉昌没有在继续留在湖西大酒店,他在懊恼中回去了,他根本没有心情在这里吃饭。

    江宗帆这件事,就怕要连累自己?自己怎么会答应江宗石邀请自己吃饭?真是失误呀。

    江宗石眼看着警察把自己的弟弟带走,自己却无能为力,这让他心里极其的难受。虽然公安局不敢把自己的弟弟怎么样,但是,江宗石今天终于知道,有很多事,自己是没有能力改变的。

    就是作为省长的父亲,同样无能为力。

    江宗石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省长江川河一直在等候儿子的电话。江宗帆是自己的小儿子,也是自己最疼爱的儿子。虽然江宗帆被自己的老伴溺爱的过分了,但仍旧是自己的儿子。

    但这次,这个小儿子惹的祸太大了。

    顾老的外孙女,他也敢打?自己的儿子肯定是不知道游思雨是顾老的外孙女。

    电话响了,江川河连忙接过来,电话里传来了大儿子江宗石的声音。

    “爸爸,我们给人道歉了,但游思雨不答应,弟弟被湖西市公安局的人带走了。”

    江宗石的口气,很是无奈。

    江川河一听,沉思了一下道:“就算湖西市公安局把你弟弟带走了,他们也不敢把你弟弟怎么样,他们是害怕游思雨身后的顾老,就是李吉昌也是同样害怕。这样也好,让你弟弟道公安局反省一下,让他知道,还是有人能制裁他的。我一会就到湖西市去,明天早晨,亲自向游思雨道歉。”

    江川河知道,只有自己亲自出马向游思雨道歉,游思雨才有可能放手。自己只能求游思雨,燕京的顾老,根本不是自己能见到的。就是周志江,也不敢代自己向顾老求情。

    江宗石道:“只有这样了,爸爸,我等您。”

    江川河放下电话后,通知司机和秘书侯海涛,来接自己。

    耿剑锋带走江宗帆后,欧阳志远和游思雨、关诗琳回到了游思雨的房间。

    游思雨的脸,还是火辣辣的疼痛。欧阳志远连忙拿出生肌膏道:“思雨,你坐下,我给你治疗一下。”

    游思雨知道欧阳志远的医术极其的高明,她点点头道:“谢谢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洗了手,关诗琳递过来毛巾,欧阳志远擦干净手后,把生肌膏的药液,倒在了掌心,轻轻的搓揉了几下,看着游思雨道:“思雨,我给你把药液涂在脸上。”

    游思雨点点头。

    欧阳志远伸出手,让掌心对准了游思雨脸上的那个掌印,轻轻的把药液均匀的涂在了那个掌印上。

    药液刚一涂到脸颊上,游思雨就感到,脸上本来火辣辣的疼痛消失了,股股清凉的冷气,从脸上冒出来,舒服极了。

    游思雨抬起长长的睫毛,看了欧阳志远一眼,眼前的男人是那样的英俊阳光。游思雨的心猛然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欧阳志远看着游思雨那清澈的让人心醉的眼神,他笑道:“干嘛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花吗?”

    欧阳志远一边笑着道,一边用掌心轻轻地揉着游思雨脸颊上的掌印。

    游思雨闭上了眼睛,感受着药液的凉意和志远手掌的温暖。

    游思雨道:“欧阳大哥,谢谢你替我出了这口恶气。”

    欧阳志远笑道:“思雨,咱们是朋友,谢什么?碰到那种恶少,我是见到一个,打一个。”

    关诗琳道:“象江宗帆那种恶少,就是该打。”

    欧阳志远道:“打人不是目的,而是让这家伙清醒一下,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可以胡作非为的。”

    关诗琳道:“这家伙是仗着省长江川河是他父亲而已,这才十分的嚣张,是个标准的官二代。”

    欧阳志远道:“整个中国官二代、官三代多了,很多官二代和官三代,做事都是很低调的,并不像江宗帆这样嚣张,这家伙,只是个别现象。要是所有的二代和官三代都像他一样,整个国家,还不乱套了?”

    关诗琳笑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欧阳大哥,你燕京那些好朋友,都是标准的官二代、官三代,人家为什么都那样知书达理,事业有成,而且行事极其的低调?”

    欧阳志远道:“这和家庭的教育有关,江宗石和江宗帆,两人可是亲兄弟,江宗石是闷头发大财,行事低调,但江宗帆却截然相反,是个浪荡公子,气焰嚣张,在南州欺男霸女。”

    关诗琳道:“江川河很是溺爱江宗帆吧?”

    欧阳志远道:“我听说,江川河的老婆很是溺爱江宗帆,这才使得江宗帆成为浪荡公子。”

    关诗琳道:“溺爱,害死人呀。”

    欧阳志远看着游思雨的脸,笑道:“好了,思雨,青紫和淤血都去掉了,关诗琳,拿镜子给思雨看看。”

    关诗琳一看游思雨的脸上,那个青紫的掌印,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就连游思雨脸上的皮肤,已经恢复到原来的颜色。

    “好嘞。”关诗琳拿过来一面镜子笑道:“欧阳大哥,你的药膏疗效真不错。”

    游思雨接过来镜子,镜子里立刻出现一张精美绝伦的俏脸,原来的那个手掌印,早已消失了。

    游思雨脸色一红,放下镜子道:“谢谢欧阳大哥。”

    欧阳志远笑道:“谢什么,走吧,两位美女,饿了吗?咱们不是要分我的田地吗?我请客。”

    关诗琳笑道:“欧阳大哥,你这一提,我还真感到饿了。”

    游思雨道:“简单的吃一点就行了,明天早晨,我们就回燕京。”

    三人来到餐厅,简单的吃了一顿饭。欧阳志远就把她们送回了房间。

    欧阳志远道:“明天早晨,我来送你们。”

    游思雨笑道:“好的,欧阳大哥,我们等你。”

    欧阳志远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他简单地洗了个澡,刚想睡觉,电话响了。

    欧阳志远一看号码,竟然是个陌生的号码。欧阳志远犹豫了一下,按下接听键。

    电话里立刻传来一声让人毛骨悚然、凄厉至极的惨叫:“啊……。”

    这声惨叫,凄厉至极,充满了绝望和恐惧。就是欧阳志远这么胆大的人,都被吓了一跳,这惨叫声,仿佛一个人瞬间被厉鬼抓去了灵魂一般,带着不甘的无奈。

    这是哪个王八蛋搞的恶作剧?

    欧阳志远刚想关上手机,一声阴森森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欧阳志远,你听到了吗?那声惨叫,就是你临死之前的惨叫声,哈哈哈哈……。”

    让人心悸的笑声在回荡着,笑声一落,对方挂断了电话。

    欧阳志远一声冷哼,关上了电话。

    这是谁打的恐吓电话,要是让老子抓住你,老子饶不了你。

    这个电话让欧阳志远心烦不已,好长时间,他才睡着。

    第二天一早,欧阳志远早早的起来,洗刷了一下,走出了别墅。寒万重早就在车里等候着。

    “湖西大酒店。”

    车子开向湖西大酒店。

    当欧阳志远来到游思雨他们的房间,两个丫头都收拾好了,正等候欧阳志远。

    “呵呵,都收拾好了?”欧阳志远笑呵呵的问道。

    游思雨道:“欧阳大哥,收拾好了。”

    欧阳志远道:“早点吃了吗?”

    关诗琳笑道:“我们吃完了,你吃了吗?”

    欧阳志远道:“等你们走了,我再吃吧,走吧,我送你们到高速。”欧阳志远说完,抓起两人的行李,向外面走去。

    没等欧阳志远走出房间,江石集团董事长江宗石出现在房门前,当欧阳志远看到江宗石身后的省长江川河的时候,他不禁一愣。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