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不放过

    第二百五十四章不放过

    江川河的脑袋一晕,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他晃了两晃,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脸上的冷汗噼里啪啦的流了下来,吓得他呆呆的发愣。

    顾老是谁?他老人家一个眼神,就能让自己的仕途完蛋。完了,这下自己彻底地完了。

    老伴在旁边一看江川河的脸色煞白,冷汗淋淋,吓了她一跳,连忙关切的问道:“老江,你是怎么了?”

    江川河咆哮着道:“看看你养的好儿子,什么人都敢打,咱们一家人,早晚会被他害死的。”

    江川河立刻拨打自己大儿子江宗石的电话。

    江宗帆被欧阳志远在南州打过一次,这让他的心里恨死了欧阳志远,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被欧阳志远踹了两个跟头,而且辱骂了一顿,这让江宗帆恼羞成怒,忘记了欧阳志远的厉害,他一声怒吼,冲向欧阳志远,一拳打向欧阳志远的脑门。

    嘴里大叫道:“欧阳志远,老子和你拼了。”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梦一闪身,让过江宗帆。脚下一勾,江宗帆的身形一个踉跄,抢了一个狗吃屎。

    “哼!欧阳市长,欺人太甚了吧。”

    一声冷哼从楼梯口传来,江宗石阴沉着脸,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走了下来。后面跟着五六名手下。

    欧阳志远一看,竟然是江宗石。江宗石来到了湖西市,他弟兄俩来湖西市干什么?

    欧阳志远冷笑一声道:“江董事长,你怎么不管好你的弟弟,江宗帆在南州撒野,没有人敢过问,今天竟然跑到湖西市来撒野了,嘿嘿,湖西市可不是南州。”

    江宗石冷笑道:“欧阳市长,我叫你一声欧阳市长,是尊重你,你在南州打过我的弟弟,现在,在你的湖西市,你又打了我的弟弟,你是仗着你是地头蛇么?欺负人吗?今天你要不给我一个说法,嘿嘿,我绝不会饶了你。”

    我的天哪,什么?欧阳市长竟然在山南省省会南州,殴打过省长江川河的儿子江宗帆?欧阳市长这么厉害?难道他不怕省长江川河?

    众人都吃惊的看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江董事长,你认为你的弟弟是好人吗?我打他,自有打他的理由。”

    江宗石道:“我弟弟是不是好人,你也没有权力动手打他,打人是犯法的?”

    江宗帆从地上爬起来,跑到哥哥江宗石面前道:“哥哥,快替我报仇,欧阳志远打我,你看把我打得,疼死我了。”

    江宗石一看弟弟江宗帆的脸上,有五道血淋淋的指甲印,额头上肿着一个大紫血泡,样子极其的狼狈,他的心里不禁一痛,江宗帆再怎么,他毕竟是自己的弟弟,你欧阳志远下手太狠了吧。

    江宗石的脸色更加阴冷,他死死的盯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志远,你下手太黑了,今天这个官司,就是打到省委萧书记面前,我也要和你打到底,看你是怎么样欺负我弟弟的。”

    欧阳志远大笑道:“你不要打到省委萧书记那里去,这里就能解决问题,我相信,你肯定认识这两位小姐。”

    欧阳志远一指关诗琳和游思雨。

    “关主任、游记者,你们也在这里?”

    江宗石的江石集团是专门建设污水处理厂的公司,他当然认识南水北调环境监察办公室副主任关诗琳。游思雨在南州当了两年记者,江宗石更是认识。

    关诗琳和游思雨还没说话,市长李吉昌和他的秘书柴伟走了进来。

    李吉昌一看前台不远处围了很多人,他看到了欧阳志远,也看到了江宗石和满脸是血的江宗帆,关诗琳和游思雨背向外,面向里,他没看到。

    李吉昌看到欧阳志远和江宗石两人怒目圆瞪,他立刻就感觉到,两人说不定在打架。欧阳志远喜欢打人,在山南省是出了名的。

    李吉昌立刻大声道:“欧阳市长,江董事长,是怎么回事?”

    江宗石一看李吉昌到了,他立刻大声道:“李市长,你来的正好,你看看你们湖西市欧阳市长,把我弟弟打的,嘿嘿,这件事,我一定会上告的。”

    李吉昌一听,心里一沉,欧阳志远在南州打过一次江宗帆,今天怎么会再次殴打江宗帆?你的背景就是再深厚,也不能随便打人呀?这件事处理不好,说不定会连累自己。

    一股怒气在李吉昌的心头升起来,今天自己要借这件事,好好的打压一下欧阳志远。想到这里,他厉声道:“欧阳市长,你身为湖西市的常务副市长,竟然殴打客人,成何体统,我命令你,立刻向江宗帆和江董事长道歉。”

    李吉昌今天要好好的出一口恶气。

    欧阳志远冷笑道:“李市长,你来到这里,不问青红皂白,就让我向江宗帆和江宗石道歉,你是在用市长的职务,压我吗?你是不是因为他们的父亲是省长?你在讨好他们?”

    “你……你……欧阳市长,你这是什么话?”李吉昌被欧阳志远的一句话,差点噎死。

    关诗琳一听市长李吉昌到了,她转过脸来,看着李吉昌道:“李市长,你应该问清楚原因,再说话也不迟。”

    李吉昌猛然看到了关诗琳,这吓了他一跳,关诗琳是谁,他是知道的,关诗琳怎么会在这里?

    李吉昌连忙道:“关主任,你怎么会在这里?”

    关诗琳一拉游思雨,沉声道:“李市长,游记者,你也认识吧?”

    李吉昌猛然看到游思雨,顿时大吃一惊,他当然认识游思雨,更知道游思雨的外公是谁?当他看到游思雨的脸上有一个青紫的手印的时候,他的心里一沉,心道,这是哪个找死不开眼的狗东西,敢打游思雨?

    李吉昌连忙道:“游记者,您是怎么了?哪个狗东西敢打你?我让人把他抓起来给您出气。”

    李吉昌这样一说,江宗石吃了一惊,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心头升起,不会是自己的弟弟打的吧?

    游思雨脸色一寒,一指江宗帆,成声道:“李市长,我现在正式向你报案,江宗帆无故殴打我和关诗琳,请你依法办事,把江宗帆抓起来,让你们湖西市公安局的好好的审问。”

    “什……么?是江宗帆……打的你?”李吉昌一听,不由得大吃一惊,脸上的冷汗下来了。

    我的天哪,这件事不好办了,游思雨的外公可是顾老,江宗帆,你个王八蛋,我被你害死了,你瞎眼了,竟然不认识游思雨是谁?在顾老面前,你父亲一个小小的省长,屁都不是,人家要求抓起来你,我可不敢不执行,你不能怨我。***江宗石,你是怎么管教你弟弟的?你们兄弟俩,这不是找死吗?就怕连你父亲都会连累的。

    游思雨和关诗琳这样一说,江宗石的脸色顿时变得一片煞白,心脏瞬间沉到万丈深渊,冷汗湿透了后背的衣服。

    自己的弟弟这次惹祸了,竟然打了顾老的外孙女,这下麻烦大了。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看着李吉昌道:“李市长,我刚进来,就看到江宗帆在殴打关主任和游记者,你说我能不阻止江宗帆吗?江宗帆的脸上的血道子,是关主任正当防卫抓出来的,和我无关,他头上的血泡,是自己碰的,你进来就不分青红皂白的让我道歉,难道江宗帆殴打关主任和游记者,是你指使的?”

    欧阳志远的话,把李吉昌差点吓死,吓得他脸色唰的一下子白了。

    江宗帆不长眼睛,殴打关主任和游记者,可不能连累自己,自己要是被搅合进去,就是外公,也救不了自己。顾老极其疼爱游思雨这个外孙女,顾老要是知道了江宗帆打了自己的外孙女,顾老能饶了这兄弟俩?就怕省长江川河也要受到连累。

    李吉昌连忙道:“欧阳市长,对不起,是我没有问清楚,我不应该批评你。”

    李吉昌为了撇开自己,他情愿向欧阳志远道歉。他可不想让自己为之终身奋斗的仕途,因为这件事完蛋了。

    众人一听这位被打的游记者,竟然是顾老的外孙女,都吃了一惊。

    江宗石刚想向游思雨道歉,他的电话响了。他一号码,竟然是父亲的号码,这让江宗石暗暗的心惊,难道父亲也知道这件事了?

    江宗石连忙接过电话,电话里立刻传来父亲暴怒的声音:“你是怎么带你弟弟的,你弟弟竟然打了顾老的外孙女和关部长的女儿,你们兄弟俩在找死!人家把这事告到了顾老的办公室,你们立刻向人家道歉,不论人家提出什么条件,都要答应,明白吗?”

    江宗石连忙道:“对不起,父亲,我没看好弟弟,我们这就给人道歉。”

    这时候的江宗帆已经知道了,自己打的是谁了,这个消息把江宗帆吓得脸都成了绿色。

    他吓得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半天没有爬起来。

    江宗石脸连忙拉起弟弟江宗帆,低声道:“不想死的话,立刻给人家道歉去。”

    弟兄俩满脸羞愧的走到游思雨和关诗琳的面前,低下了头,低声道:“游记者,关主任,对不起,这件事是我们的错,我们向你道歉。”

    游思雨一声冷哼,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江宗帆的脸上。

    游思雨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挨过别人的打,今天竟然平白无故的被江宗帆打了一巴掌,这让小丫头极其的恼怒,很是委屈。

    “啪!”游思雨这一巴掌打的极重,江宗帆的脸,立刻肿了起来。

    游思雨看了一眼李吉昌道:“李市长,我已经向你报了案,如果你不让湖西市公安局受理这件事,我立刻向山南省公安厅报警。”

    李吉昌一听,人家游思雨根本没有放过江宗帆的意思,游思雨要是向省公安厅报警,自己就麻烦了,他连忙道:“好的,游记者,我这就给耿局长打电话。”

    李吉昌说完,拿出了电话,立刻拨通了公安局长耿剑锋的电话。

    “耿局长,你马上带人来,到湖西大酒店,我在这里等你。”

    耿剑锋已经下班了,他一看着市长李吉昌的电话,连忙道:“好的,李市长。”

    耿剑锋马上联系值班的民警,他也开着警车过来了。

    江宗石一看游思雨不放过自己的弟弟,他知道,弟弟这次是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这时候,江宗帆早就吓得脸色苍白,他看到了市长李吉昌亲自打电话,让公安局长耿剑锋亲自来,他连忙连滚带爬的走到游思雨的面前,低声道:“游记者,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您的身份,我该死,我该死。”

    游思雨厌恶的看了一眼江宗帆,一声冷哼道:“不知道我的身份?我要是普通的老百姓,你就可以随便殴打吗?江宗帆,你在平时,仗着你父亲是山南省省长,在南州,无恶不作,欺负善良的百姓,今天你又为了一间餐厅,伸手就打人,今天如果不给你教训,你一辈子都改不了你的臭毛病。”

    江宗帆连忙道:“对不起,游记者。”

    外面响起了警笛声,公安局长耿剑锋亲自带领警察赶了过来。

    耿剑锋一眼看到了市长李吉昌和欧阳市长,他连忙走过来道:“李市长、欧阳市长,您们好。”

    李吉昌一指江宗帆道:“这人叫江宗帆,殴打了关主任和游记者,你把他带回去审问。”

    耿剑锋道:“是,李市长。”

    两个警察冲了过去,咔嚓一声,给江宗帆带上了手铐。

    另外两个警察,现场给关诗琳和游思雨录口供。

    通过录口供,李吉昌才明白,江宗帆为什么殴打游思雨和关诗琳。

    江宗石知道,性格倔强的游思雨,不会放过自己的弟弟。也好,自己的弟弟也太不像话了,让他进拘留所蹲几天也好,让他好好地反省一下。

    欧阳志远拉过来耿剑锋,把双双的身份和他说了一遍,免得耿剑锋犯了错误。

    耿剑锋一听,吓了一跳。好家伙,受害者竟然是顾老的外孙女游思雨和关部长的女儿关诗琳,而打人的竟然是省长江川河的小儿子江宗帆。

    这个小王八蛋,不是找死吗?竟然敢殴打顾老的外孙。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