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权大的惨剧

    第二百四十八章权大的惨剧

    关诗琳低声道:“很有可能,有警车,还有镇政府的车,后面跟着两辆铲车,肯定是强行征地。”

    游思雨道:“诗琳,你的环保估评做完了吗?”

    关诗琳道:“做完了,如果中望铝业集团搬迁到湖西市,整个湖西市就会变成龙州,死气一片、污染严重、癌症肆虐。”

    游思雨道:“把你的估评报告给我一份,我给我外公看看。”

    关诗琳道:“好的,思雨,你说,下面的人,为什么这么大胆,他们没有任何的手续,竟然就敢征地上项目,这些人的眼里,还有法律意识吗?”

    游思雨道:“法律?法律是给老百姓看的,权大于法的现象,在咱们国家,到处存在,这种现象,是很严重的,这个毒瘤如果去不掉,后果不堪设想。现在,大多数的工程,都收四边工程,一边施工,一边办手续,很多官员,为了政绩,为了升迁,根本不会考虑老百姓的死活,眼睛里只有带血的gdp。”

    关诗琳道:“算了,不说这么多了,走,咱们跟上去,看看他们要干什么?”

    游思雨道:“好吧,不过,不要被他们发现了。”

    两人出了饭店,坐上车,远远地跟在后面。

    东王村的王洪财害怕自己的桑园被别人偷偷的铲除了,他在桑园的地头上搭了一个窝棚,每天吃住都在这里,他的手里紧紧地攥着一杆寒芒闪烁的铁叉。

    谁要是来强行铲了他培植十年的桑园,这个倔老头会拼命地

    “爹,吃饭了。”

    大儿媳李香莲拎着瓦罐,带着女儿甜丫,走了过来。老伴张玉花在家里忙着,没有来。

    王洪财看了儿媳李香莲一眼道:“放桌子上吧。”

    老人王洪财生了三个儿子,三个儿子都已经结婚了,王洪财和老伴跟大儿子一家过。

    “爹,趁热吃吧。”李香莲把饭菜给王洪财摆在桌子上。

    “爷爷,你吃呀,一会凉了。”扎着两个冲天羊角辫的甜丫,红扑扑的小脸袋,很是漂亮,她蹦蹦跳跳的跑到了爷爷的怀里,搂着爷爷的脖子,撒着娇。

    “呵呵,好,爷爷和丫丫一块吃。”王洪财抱起了自己疼爱的孙女,走向桌子。

    “爷爷,您吃吧,丫丫在家里吃过了。”甜丫懂事的拿起一快煎饼,递给爷爷。

    王洪财疼爱的把一个咸鸭蛋递给甜丫,笑道:“爷爷吃不了这么多,这个咸鸭蛋,甜丫替爷爷吃了吧?”

    李香莲看着公公道:“爹,您就吃了吧,甜丫在家里吃完了。”

    小甜丫在家里确实是吃完了,但并没有吃上咸鸭蛋,这一个咸鸭蛋,是李香莲专门给老人煮的。

    甜丫咽了一口口水,漂亮的大眼睛看了一眼妈妈,又看了看爷爷道:“爷爷,丫丫在家吃过咸鸭蛋了,这个咸鸭蛋,还是你吃吧,妈妈说,爷爷身体不好,需要补充营养。”

    王洪财笑道:“来,爷爷和丫丫一起吃。”

    王洪财剥开这个咸鸭蛋,红红的蛋黄,流着油,香气扑鼻。

    “呵呵,来,甜丫,咬一口。”

    王洪财把香气扑鼻的咸鸭蛋,放到可爱的孙女嘴上。

    甜丫转过脸来,懂事的看着妈妈。

    王洪财看着李香莲道:“让孩子吃吧,我这么大的年纪,什么东西没吃过,甜丫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让孩子吃吧。”

    李香莲眼圈一红,拿起一小块煎饼,把剥好的咸鸭蛋,在煎饼上擦了擦,一点蛋黄和蛋黄油沾到了煎饼里。李香莲又把那个咸鸭蛋递给王宝财道:“爹,您吃吧。”

    李香莲把卷的很细的煎饼递给女儿甜丫。

    甜丫笑咪咪的咬了一小口粘有蛋黄油煎饼,她不舍的咬的太多,小丫头笑嘻嘻的道:“妈妈,真香呀。”

    甜丫这句话没让李香莲的眼圈红了。

    王洪财叹了口气,虽然养蚕能挣点钱,但都给三个儿子盖房子娶媳妇了,家里的日子并不好过。

    王洪财把那个咸鸭蛋,塞到孙女甜丫手里,端起碗,就着咸菜,吃了起来。

    他刚咬几口煎饼,公路上,就传来轰隆隆的机器声。

    王洪财抬头一看,他看到了两辆警车和几辆轿车,后面,还有两辆铲车呼啸着开了过来。

    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心里升起来。王洪财低声道:“香莲,快回家叫人。”

    李香莲答应一声,连忙跑向村里。

    王洪财伸手抓起自己的钢叉,站在自己的低头,两眼死死的盯住停在自己地头上的车队。

    一辆警车打开门,王宝财看到了本家族的村长王洪宝,满脸通红、酒意冲天的走了下来。

    这时候,接到了王洪宝电话的村里干部,都赶了过来。

    村长王洪宝下了车,他看到了手持钢叉站在桑园地头上王洪财,正盯着自己,王洪宝的怒火噌的一声攒起来了。

    整个东王村的征地工作,几乎已经完成,就一家王洪财没有同意征地。王八蛋王洪财拖了东王村的后腿,让东王村到现在都没拿到第一名,影响了自己的工作和升迁。自己要是拿下王洪财,自己就要转正升迁道镇政府工作了,成为国家真正的干部,自己也可以任意辱骂那些村长的先人了。

    村长王洪宝瞪了一眼自己这个本家大哥王洪财,大声道:“你个***王宝财,拿着破铁叉子,瞪老子干什么?吓唬谁?”

    王洪财看着自己本家村长王洪宝在骂自己,他气的脸色铁青,大声道:“王洪宝,你骂谁?”

    村长王洪宝冷笑道:“你***王洪财听好了,老子今天骂的就是你,你一人的破桑园,拖了整个东王村的后退,今天王镇长和派出的李所长都来了,你这个破桑园,今天老子一定给你铲了。”

    王洪财一听王洪宝的话,心里一惊,几辆车的车门打开,他看到了副镇长王振国和派出所副所长李喜亮带人走了下来。

    王镇长看了一眼王洪宝道:“王村长,不要骂人,好好地做王洪财的思想工作。”

    王洪宝忙道:“是,王镇长。”

    王洪宝看着王洪财大声道:“王洪财,你的面子真不小,我也不骂你了,现在王镇长和派出所李所长都来了,你今天同意也得同意,你不同意,同样也要同意,你的破桑园,今天必须要铲掉。”

    王洪财的脖子一拧,大声道:“我的桑园是和村里签了二十年的合同,合同不到期,我绝不会铲了我的桑园的,村里和政府说话要算数。”

    王洪宝大声道:“什么狗屁合同?村里所有承包桑园的,哪个没有合同?哪个没签没合同?都签了合同,但是现在国家需要需要土地,他们都能现出自己的桑园,整个东王村,就你自己不同意,你这不是给政府制造麻烦吗?今天你要是好好的签字,贡献出你的桑园,一切都好说,你要是反抗到底,我们今天,只有强行铲了你的桑园。”

    “你敢,王洪宝,桑园是我的命根子,我一家生活的来源,你要是铲了我的桑园,除非从我的身上扎过去。”王洪财怒火中烧。

    王洪宝一看王洪财是铁了心了不让桑园,他恼怒至极,一摆手道:“给我铲了王洪财的桑园。”

    副镇长王振国和副派出所长王喜亮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点点头。

    他们知道,今天如果完不成这个任务,两人都不好交代。看来,只有强行铲除了。

    两名驾驶铲车的司机,立刻发动铲车。铲车轰鸣着冲向桑园。

    “住手!”

    一声暴喝,一个铁塔一般的汉子冲了过来。这人叫王广实,正是王宝财的大儿子。

    王广实正在家里吃饭,猛然看到媳妇李香莲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大声道:“广实,不好了,快去桑园,上面来人要铲咱家的桑园了。”

    王广实一听,立刻拿起一个铁锨,和媳妇冲了出去。

    王洪财的老伴张玉花,也跟着跑了过来。

    当王广实冲到自己的桑园地头的时候,就看到了两台铲车,轰鸣着冲向了自家的桑园,立刻暴喝一声,拦了过来。

    副派出所长王喜亮一看王广实和他媳妇李香莲冲了过来,立刻让民警拦住两人。五六名警察立刻冲了过去,拦在了王广实和媳妇李香莲的面前。

    这时候,两辆铲车已经轰鸣着冲进了桑园。

    王广实眼看着自家的桑园被毁,他一声怒吼,挥起铁锨,打向一名警察。

    “嘭!”一声闷响,一名警察被王广实的铁锨,打倒在地。

    几名警察一看一名警察被王广实打倒在地,顿时暴怒了。

    王洪宝立刻大声道:“王广实,你敢袭警,你找死不成?快把他抓起来。”

    几个警察立刻把王广实按倒在地,控制了起来,带上了手铐。

    老人王洪财一看两辆铲车,轰鸣着高速铲起自己的桑园,老人急了,一声怒吼,冲了过去,拦在又高又大的铲车前面。

    “爷爷!”早已吓呆了的甜丫一看爷爷冲了过去,连忙跟着爷爷后面,也拦在了高速开来的前面那辆铲车面前。

    这时候,悲剧发生了。

    铲车又高又大,再加上尘土飞扬,司机喝了不少酒,司机张青发现王洪财和甜丫的时候,已经晚了。喝了酒的张青,反应也是很慢。

    “啊!”王宝财一声惨叫,连同小孙女甜丫,一同被卷进了铲车下面。

    所有的人看到了这一幕,顿时惊呆了。

    “我的孩子!”李香莲一声尖利的惨叫,扑向张青的那辆铲车。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