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柳河镇

    第二百四十六章柳河镇

    沈传飞道:“昨天,欧阳市长和那几个人急匆匆的直接上了高速公路,好像在追什么人?在高速公路上,一辆桑塔纳逆行,撞到了护栏上爆炸起火,欧阳志远和那几个人把车停在了现场。公路巡警让他们把车快点移走,但其中一个人亮出一个证件,竟然是国安的证件,然后他们就冲向深山去了,说是在执行特殊任务,两个小时后,他们又回来了。”

    这些信息,是沈传飞事后调查出来的。

    裴元奎听到这个消息,脸色变幻不停,欧阳志远竟然和国安的人有关系,难道国安中,有他的朋友?

    裴元奎低声道:“沈队长,你说,他们在追什么人?”

    沈传飞道:“根据我们的推测和调出来高速路上的录像来看,他们在追击齐凤浩。”

    裴元奎道:“他们没有追上齐凤浩?”

    沈传飞道:“我们问了那位高速巡警,巡警说,没有看到他们抓住什么人。”

    裴元奎低声道:“沈队长,这件事不要和任何人说,你是警察,你知道泄密国安的事,罪名不小,任何人都保不住你,你知道吗?”

    沈传飞忙道:“是,裴局长。”

    裴元奎挂上了电话,抹去了脸上的冷汗。欧阳志远要是和国安有什么关系,自己和他为敌,就是找死,自己以后要绕着他走。

    市长任海涛听着裴元奎打电话,他隐隐听到了国安之类的词语,这让他吃了一惊。

    难道欧阳志远和国安有什么关系?要是欧阳志远真的和国安有什么联系,自己以后要尽量不能得罪他,国安这个部门,不是什么人都能得罪的。

    沈传飞看着市长任海涛,低声道:“任市长,帮助欧阳志远的几个人,很有可能是国安的人。”

    虽然市长任海涛刚才从裴元奎的声音中听到了欧阳志远和国安的关系,但现在亲耳听到从沈传飞口中说出来,这让他感到极其的震惊。

    市长任海涛低声道:“裴局长,这件事到此为止,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这其中的厉害的关系。”

    裴元奎点点头道:“是,任市长,我不会乱说的,请您放心。”

    公安局长裴元奎告辞后,市长任海涛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他知道,即使欧阳志远的级别比自己低,自己也不是人家的对手,看来,自己以后见到欧阳志远,还是尽量的不要和他争斗,自己要是和他争斗,死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欧阳志远和黄晓丽陪了一帆一天的时间,才让一帆彻底地从被绑架的恐惧阴影中,走了出来。

    第二天,欧阳志远才和家人告别,回到了湖西市。

    柳河镇的东王村。

    五十多岁的王洪财,坐在自己五亩地的桑园前,皱着眉头,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袋,满脸皱纹的他,脸上写满了沧桑,但带着一股倔强。

    老伴张玉花站在王洪财的身后,一脸的无奈。

    这座桑园已经种植了十年了,这些桑树,如同自己的孩子一样,经过自己的精心照料,长势非常的旺盛,现在是冬天,虽然桑树落了叶子,但挺拔茂密的纸条,在明年的春天,肯定能长出茂盛的桑叶。

    自己养了一辈子蚕了,这块地按照和村里签订的合同,是二十年不变,现在过了十年了,还有十年的承包时间,但是三天前,村长王洪宝带人找到了自己,说这里要建设什么铝业工厂,所有承包的桑园都要收回,收回的土地,每亩补偿二百元。

    五亩地的补偿款,才一千元呀,自己一年养蚕的收入,是一万多元,一千元能干什么?这可是自己伺候了十年的桑园呀。说征收,就征收了?那合同还叫合同吗?村长王洪运的一句话,就能否定盖了公章的合同?这还讲理吗?

    三天,村长说,给三天的时间,三天后不同意的话,就强行执行,用铲车来推。今天的期限就到了,真是作孽呀。

    周围很多的桑园,几乎全部都已经签订了征地合同,领到了少的可怜的补偿款。就剩下自己一家了。可是,自己的桑园,就是自己的命呀。

    王洪财狠狠的吸了一口烟,把烟袋锅子磕在旁边的石头上,只磕的火星四溅。

    “***王洪宝,你敢带人来推我的桑园,老子就和你拼命。”

    王洪财狠狠的吐了一口。

    柳河镇政府会议室。

    征地工作会议,在这里准时召开。

    县长郭振宏和县委书记刘印泉在欧阳志远的提醒下,他们已经回到了古曹县,只留下副县长杨尚山在柳河镇。县长郭振宏和县委书记刘印泉想不到,这个中望铝业集团的投资,竟然这样复杂。

    上面为了这个项目,竟然在激烈的斗争着。两人当然不想当炮灰,他们请示了副市长马加山,以工作太忙为借口,跑回了古曹县。

    中望集团总经理罗永超让柳河镇的征地工作,在春节前,一定完成。

    副市长马加山这几天在柳河镇,亲自坐镇,督促征地工作。

    柳河镇的征地工作,进行的很快,但七八个村庄中,总有几家难剃的刺头,不愿意支持征地工作,有的村庄还出现了暴力抗法的事件。但新任柳河镇派出所长于国友,比原来撤职的所长温守发还要积极,他带领柳河镇派出所的警察,已经抓起来五六个人了,都关押在派出所。

    柳河镇长姜宝杰清了一声嗓子,满脸堆笑的看着副市长马加山一眼道:“马市长,咱们开始吧。”

    副市长马加山点点头道:“好的,姜镇长。”

    柳河镇长姜宝杰清了一下嗓子,看了一眼十几个村的村长,大声道:“同志们,各村的村长都到齐了,现在,请马市长给咱们讲话,大家欢迎了。”

    姜宝杰说完话,带头鼓起掌来,下面的村长很少见过市里的市长,就是县里的县长,自己也没见过呀。村长们都很激动,他们的手掌拍的很响,好像光着脚丫子在水泥地上跑一样,发出啪啪的响声。

    看着一张张兴奋而激动的脸,听着这热烈地掌声,副市长马加山有点陶醉了。他知道,自己狠捞政绩的时候到了。如果中望铝业集团搬迁成功,这一个政绩,自己一辈子都吃不完。

    市长李吉昌是自己的大恩人加伯乐。自己一定要把这件事办好、办成功。

    市长马加山看了下面十几位村长那由于兴奋激动而涨红的脸,大声道:“同志们,你们好,最近一段不时间,为了征地,大家辛苦了,我代表市政府,谢谢你们。”

    马加山这样一说,下面的掌声变得更加热烈起来。

    很多村长大声道:“马市长,我们不辛苦,领导辛苦了。”

    “只要能完成征地任务,我们辛苦点,不算什么。”

    “领导满意就行了,不用感谢我们,这是我们的工作。”

    十几位村长兴奋地红着脸,在纷纷表示决心。

    马加山很满意这些村长的回答,他笑道:“大家的干劲很高,等到征地结束,我要专门请在座的所有村长同志们,到湖西市做客参观,我管酒,咱们不醉不归。”

    “哗哗哗……。”

    掌声再次热烈的响起来。

    村里面的村长们,每一位都是酒精考验的干部,都喜欢喝酒,他们一听说,征地结束后,马市长邀请他们到湖西市参观喝酒,他们兴奋地使劲的拍着手掌。这些人很多都没去过湖西市,别说和马市长一块喝酒了。

    马加山很了解下面村长的心理,他的讲话,让来开会的村长们兴高采烈。

    马加山道:“对这次在征地工作中,表现突出的村长,我将向姜镇长推荐,调到柳河镇政府工作。”

    马加山的话,让下面的村长们,一片猛烈的骚动。

    我的天哪,调到镇政府工作,老子都想了几年了,送了很多的礼了,都没调到镇政府工作,这次有希望了。马市长不会说谎话的,人家毕竟是市里的领导。

    马加山并没有说谎,他的一句话,确实能轻松的改变一个村长的命运,能轻而易举的把一个村长调到镇政府工作。

    马加山的话,让下面的村长们,眼睛都红了,激动地两眼冒光。能进入镇政府工作,是所有村长们一生的梦想。进入镇政府工作,就能成为国家真正的干部,谁不想呀?

    东王村长王洪宝的眼睛里闪烁着激动的红光,他知道,自己进入镇政府当官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东王村的征地任务,就要完成了,就剩下王宝财这个老倔驴了。

    ***王宝财,你敢阻挡老子升官发财,老子绝不放过你个老王八蛋,一会开完会,老子就带人推了你的桑园。谁阻挡老子发财当官,老子就不放过谁。

    马加山看见了下面村长的骚动,还有那种强烈的渴望和兴奋,他知道自己这一招,比那些假大空的话强多了。老一辈的话,一点都不假。

    千里做官,为的吃穿。

    哪一个村长不希望自己能进入镇政府工作?

    东王村长王洪宝大声道:“马市长,您说的话,是真的吗?”

    马加山看着这个三十多岁的红脸汉子,他笑道:“当然是真的了,你是东王村的村长王洪宝村长吧。”

    马加山一下就能叫出王洪宝的名字,这让王洪宝激动万分。我的天哪,马市长竟然能叫出自己的名字,真是想不到呀。

    王洪宝连忙站起来,激动万分的大声道:“马市长,我是东王村村长马洪宝,您竟然记得我。”

    马加山笑道:“我肯定记得你呀,你们东王村在这次征地工作中,行动最快,完成的任务最好,整个村庄的征地工作,就剩下一家了吧?”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