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报案

    第二百三十五章报案

    幼儿园的老师李红,是一帆大班的班主任,负责一帆这个班的一切。当一帆这个班的小朋友,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之后,她发现,一帆的位置空着。

    这让李红很是疑惑,刚才小朋友们在洗手的时候,自己还看到一帆,怎么一会就不见了。

    李红连忙问挨着一帆,叫阳阳的小朋友。

    “阳阳,看到一帆了吗?”李红轻声问道。

    阳阳是个小男孩,他笑嘻嘻的道:“李老师,一帆让一个老爷爷抱着,飞走了。”

    李红一听,疑惑的看着阳阳道:“阳阳,是怎么回事?什么飞走了?好孩子不会撒谎的,什么飞走了?”

    另一个叫娅娅的小女孩子忙道:“李老师,我也看到了,是一位老爷爷,抱着一帆飞上了墙头,不见了。”

    李红一听,心里一沉,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心里升起。

    但是,幼儿园的墙头很高,一般的人根本进不来,怎么会有一位老人抱着一帆飞上了墙头的事情发生?这怎么可能?但看着阳阳和娅娅又不象在撒谎。

    可是,一帆确实不见了。

    她连忙冲出餐厅,里里外外找了一遍,仍旧没有看到一帆,李红急了,一帆是谁的女儿,她是知道的,她妈妈可是运河县县委书记黄晓丽,湖西市常务副市长欧阳志远是一帆的干爸爸,要是一帆出了事,自己担当不起。

    李红想到这里,连忙跑向幼儿园园长办公室。

    文化街幼儿园是龙海市教育局下属的国办幼儿园,幼儿园园长叫陈燕,三十来岁,才调来没多久。

    她正在办公室里,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谁呀,进来吧。”陈燕大声道。

    李红慌乱的推开门,气喘吁吁的道:“陈院长,不好了。”

    陈燕看着李红慌慌张张、惊慌失措的样子,连忙道:“李老师,有事慢慢说。”

    李红大声道:“陈园长,不好了,一帆不见了。”

    陈燕一听,也是吓了一跳,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大声道:“你说什么?一帆不见了,怎么会呢?我刚才还看到那个漂亮的小女孩,怎么会不见了?再找找看看。”

    陈燕同样知道,这个叫一帆的小女孩,是谁的孩子,背景不简单,要是一帆出现了什么问题,自己同样吃不了兜着走。

    陈燕立刻喊来几名老师,在幼儿园里四处寻找。

    但幼儿园里根本没有一帆的踪影。陈燕脸上的汗下来了,她知道,后果严重了,要是幼儿园失踪了孩子,自己的园长干不成了。

    陈燕立刻叫过来李红道:“你问了和一帆在一起的孩子了吗?”

    李红急的眼泪都下来了,她连忙道:“我问了和一帆挨在一起的两个孩子,两个孩子都说,一帆被一个老爷爷抱住,飞上墙头,飞走了。”

    陈燕一听,心里一沉,连忙道:“快走,带我去看看那两个孩子。”

    陈燕和李红,还有几位老师连忙跑向餐厅,找到了正在吃饭的阳阳和娅娅。

    陈燕连忙道:“阳阳、娅娅,你们看到一帆了?”

    阳阳一边吃饭一边笑嘻嘻的道:“一帆让一位老爷爷抱起来,飞走了。”

    旁边的娅娅咯咯笑道:“那位老爷爷像个大猴子,竟然会飞,一下就飞过墙头了,好玩极了。”

    陈燕一听,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高的墙头,人怎么会飞?但孩子阳阳和娅娅绝对不会撒谎,看来,孩子讲的是真的。

    陈燕立刻拨打报警电话,然后把情况向龙海市教育局长唐建生汇报了一遍。

    龙海市教育局长唐建生一听文化街机关幼儿园丢了一个叫一帆的小女孩,顿时把他吓了一跳。

    幼儿园丢失了孩子,可不是小事,虽然唐建生不知道这个叫一帆的孩子是谁,但他立刻带着人赶向文化街机关幼儿园。

    在车里,他拨通了主管教育卫生文化的副市长范正法的电话。

    副市长范正法一看是教育局长唐建生的电话,他接了过来。

    “范市长,我向您汇报一个情况。”唐建生低声道。

    副市长范正法道:“唐局长,说,什么情况。”

    唐建生低声道:“文化街机关幼儿园丢失了一个叫一帆的小孩子,我正赶向那里。”

    “你说什么?文化街机关幼儿园丢失了一个叫一帆的小孩子?唐建生,你是怎么搞的?这时候竟然丢孩子?你立刻赶到那里,看看是谁的孩子?很多领导的孩子,都在那里,你到了那里,立刻向我汇报。”

    副市长范正法沉声道。

    教育局长唐建生连忙道:“是,范市长。”

    最先赶到文化街机关幼儿园的是文化街派出所长吴常山。

    吴常山和欧阳志远有仇,他帮助过恒信珠宝集团董事长孙耀武和欧阳志远争过翡翠项链,在前一段时间,又参加过强拆欧阳志远的家,被欧阳志远打过。

    强拆事件,他又侥幸的躲过了一劫,仍旧做他的派出所长。但他老实了很多。

    当他接到文化街机关幼儿园的报警,听说丢了一个孩子,他知道事关重大,再说,机关幼儿园的孩子,那都是领导的孩子。他急忙带领警察,赶到了文化街机关幼儿园。

    吴常山了解了情况后,他不相信一个老人能抱着一个孩子飞过好几米高的墙头。

    他又亲自询问了两个孩子,阳阳和娅娅的说法一致。

    吴常山立刻让人到墙头上勘察,果然,在墙头上,发现了有人踩踏的痕迹。

    这时候,教育局长唐建生带人赶到了。吴常山连忙和唐建生打招呼。

    “唐局长,您好。”

    唐建生认识文化街派出所长吴常山,他连忙道:“吴所长,你勘探完了吗?是怎么回事?”

    吴常山连忙道:“唐局长,墙头上有人踩踏的痕迹,看来孩子已经让人劫持走了,可惜的是,这里没有监控镜头。”

    唐建生看着陈燕道:“陈园长,说说孩子的情况。”

    陈燕连忙道:“唐局长,失踪的孩子叫黄一帆,她的妈妈是运河县县委书记黄晓丽,干爸爸是湖西市常务副市长欧阳志远。”

    “你说什么?黄一帆的妈妈是运河县县委书记黄晓丽,干爸爸是湖西市常务副市长欧阳志远?”

    唐建生一听,吓了一跳。

    唐建生并不知道运河县县委书记黄晓丽的后台是谁,但他知道,欧阳志远是谁。欧阳志远的威名,在龙海市,那个不知道?

    这下麻烦了,难道欧阳志远在湖西市得罪了人,让人劫持走了他的干女儿?

    旁边的吴常山一听,失踪的孩子竟然是欧阳志远的干女儿,一股幸灾乐祸的笑意,在他的嘴角升起。哈哈,欧阳志远,你***也有今天?你的干女儿失踪了,嘿嘿,失踪的好。

    虽然吴常山心里在幸灾乐祸,但他知道,失踪了一个孩子,这个案子可是个大案,自己要马上向市局汇报情况。

    唐建生立刻拿起电话,拨通了副市长范正法的电话。

    “范市长,失踪的孩子是让人劫走了,身份已经确认。”

    副市长范正法一听孩子让人劫走了,心里一沉,连忙道:“快说,是谁的孩子?”

    唐建生道:“是运河县县委书记黄晓丽的女儿,也是湖西市常务副市长欧阳志远的干女儿。”

    副市长范正法一听,脑袋翁的一声,差一点爆炸。黄晓丽的女儿!欧阳志远的干女儿!

    我的天哪,这两个人可都不是一般的人物。

    黄晓丽的背景自己可是知道的,欧阳志远的背景,更是强大的让人仰视。

    副市长范正法立刻走出自己的办公室,快步走向市长任海涛的办公室,敲了敲门。

    任海涛的秘书吴兴勇走了出来,范正法连忙道:“吴秘书,请你通报一声,我有急事向任市长汇报。”

    秘书吴兴勇一看副市长范正法的脸色十分的焦急,他连忙道:“好的,范市长,我去给您通报。”

    吴兴勇说完,快步走了进去。他敲了敲市长任海涛的门。

    任海涛低声道:“进来吧。”

    吴兴勇走了进来到:“任市长,范副市长来了。”

    任海涛道:“请他进来吧。”

    “好的,任市长。”

    不一会,副市长范正法走进了市长任海涛的房间,他低声道:“任市长,运河县县委书记黄晓丽的女儿黄一帆,在文化街机关幼儿园被人劫走,下落不明。”

    市长任海涛一听,吓了一跳,噌的一声站了起来,沉声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运河县县委书记黄晓丽的女儿黄一帆,在文化街机关幼儿园被人劫走,下落不明。”

    副市长范正法又快速的重复了一遍。

    市长任海涛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他知道,运河县县委书记黄晓丽的父亲是谁。但他同时也知道,黄一帆的干爸爸是欧阳志远。

    要是黄晓丽的女儿黄一帆在龙海出了事,中宣部黄部长能饶了自己?自己的前途,肯定完蛋。

    虽然欧阳志远在前几天撬了龙海市的墙角,挖走了乔治尼克集团,但任海涛不敢怠慢,他立刻抓起电话,拨通了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局长裴元奎的电话。

    裴元奎已经接到了运河县县委书记黄晓丽的女儿黄一帆被人劫走的消息,他同样知道黄晓丽的父亲是谁,他正想打电话向任市长汇报,任海涛的电话就到了。

    “裴局长,你立刻带人赶往文化街机关幼儿园,运河县县委书记黄晓丽的女儿黄一帆被人劫走,你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救回孩子。”任海涛大声命令道。

    裴元奎连忙道:“好的,任市长,我也接到这个消息,这就赶过去。”

    任海涛又快速的拨通市委书记周天鸿的电话。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