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绑架一帆

    第二百三十四章绑架一帆

    凭着欧阳志远的绝顶身手,警察的手铐,怎能拷住他的双手?欧阳志远是故意让警察拷住他的。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县长郭振宏和县委书记刘印泉的脸都绿了。

    温守发真是瞎了他的狗眼,怎么教育的他的儿子,竟然让他的儿子调戏南水北调环境监察办公室主任关诗琳和中央电视台记者游思雨,人家不陪他们喝酒,竟然还冲过来打人,这不是找死吗?

    县长郭振宏狠狠的瞪了一眼镇长姜宝杰,沉声道:“姜宝杰,看看你手下的人,都干了些什么?还不让人快点给欧阳市长打开手铐?”

    旁边的派出所长温守发的双腿早就开始发软,几乎昏了过去。

    镇长姜宝杰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姜水淼也被打得鼻青脸肿,他虽然心疼,但是,自己的乌纱帽要紧,他知道,今天自己的儿子和温守发的儿子惹下了塌天大祸,竟敢在欧阳市长面前调戏南水北调环境监察办公室主任关诗琳和中央电视台记者游思雨,人家不陪他们喝酒,竟然还冲过来打人,真是瞎了眼了,欧阳志远可是湖西市最难缠的市长了。

    这一会,温小山、刘虎和姜水淼早就吓傻了,他们的大脑更是一片空白,冷汗顺着额角流了下来,也忘记了擦掉。

    这个小白脸竟然是湖西市的常务副市长欧阳志远?那两个女的,是南水北调环境监察办公室主任关诗琳和中央电视台记者游思雨,我的天哪,不带这样坑人的,这次完蛋了。

    这三个人吓得几乎哭了,他们知道,这次玩大了,说不定还要连累自己的父亲。自己离开了父亲的庇护,什么都不是。

    柳河酒楼的老板朱兴河一看县长郭振宏、县委书记刘印泉来了,本来就吓了一跳,当他听到县长郭振宏、县委书记刘印泉喊那个年轻人为欧阳市长的时候,这让他更是大吃一惊。

    我的天哪,这个年轻人竟然那是副市长欧阳志远?这怎么可能?副市长来自己酒店大厅里吃饭?

    镇长姜宝杰脸色铁青的走到温守发的面前,沉声道:“钥匙。”

    温守发吓得脸色惨白,他哆嗦着手,从一个警察手里拿过钥匙,就想去给欧阳志远打开手铐。

    县长郭振宏冷哼一声,连忙走过来,一把夺过来钥匙,快步走到欧阳志远面前道:“欧阳市长,我给您打开手铐。”

    欧阳志远点点头,县长郭振宏连忙给欧阳志远打开了手铐。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县长郭振宏道:“郭县长,你看看柳河镇搞的是什么?一片乌烟瘴气,那个温小山是派出所长温守发的儿子?他明目张胆的纵容他儿子犯法,还说他就代表柳河镇的法律,嘿嘿,真是嚣张到了极点。”

    县长郭振宏沉声道:“下了温守发的枪,撤掉他的派出所职务,让县纪委调查他的一切。”

    县公安局长李中海一点头,两名警察上前下了温守发的枪,把他控制起来。

    温守发的脸色变的煞白,他知道,自己这一辈子完蛋了。

    镇长姜宝杰走到自己的儿子面前,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打在姜水淼的脸上。

    “畜生。”

    几名警察冲过来,“咔嚓!”几副手铐,铐住了温小山、姜水淼、刘虎的双手。

    欧阳志远一看柳河镇镇长姜宝杰打了那年轻人一巴掌,就知道,这个瘦子很定和姜宝杰有关系,难道是姜宝杰的儿子?

    县长郭振宏看着县公安局长李中海沉声道:“押回去,严加审问。”

    欧阳志远冷笑着看着姜宝杰道:“姜镇长,那是你儿子?”

    姜宝杰被欧阳志远盯的心里一哆嗦,他连忙低下了头,小声道:“欧阳市长,姜水淼是我的儿子。”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呵呵,你教育出来的好儿子。”

    姜宝杰的额头开始冒冷汗,派出所长温守发被当场撤了职,自己不会也被撤职吧。

    姜宝杰连忙道:“对不起,欧阳市长,我没教育好我的儿子,给您添麻烦了。”

    欧阳志远冷声道:“你不是对不起我,而是对不起柳河镇的人民,对不起党对你多年的培养。”

    姜宝杰连忙道:“是的,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并没有抓住姜宝杰什么把柄,他儿子犯错,虽然是他教育不严,但欧阳志远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镇委书记毕国华走过来,毕恭毕敬的道:“欧阳市长,到镇政府坐坐吧。”

    欧阳志远道:“我是到海阳不冻港去看看,路过柳河镇,你们镇政府,我还是不去了,你们镇政府的工作,还是古曹县县委县政府过问吧。”

    欧阳志远拒绝了镇委书记毕国华的请求。

    县长郭振宏轻声道:“欧阳市长,到招待所休息一下吧。”

    欧阳志远道:“我不去了,对了,关主任和游记者要在柳河镇呆几天,你们要负责她们的安全。”

    县委书记刘印泉忙道:“请欧阳市长放心,我们会派专门的人保护她们的。”

    欧阳志远看着关诗琳和游思雨道:“我可把你们送到了柳河镇,剩下的采访和调查,就看你们自己了。”

    游思雨笑道:“有刘书记派人保护,我们还能有什么危险?欧阳市长,你就放心吧。”

    关诗琳道:“我们还是相信柳河镇的治安的,象刚才那些人,毕竟还是少数。”

    欧阳志远笑道:“那就再见吧,关主任、游记者。”

    游思雨笑道:“欧阳市长,过几天,我们去海阳港口去看你。”

    欧阳志远道:“好呀,我等你们。”

    欧阳志远又和他们说了一会话,走向自己的轿车。

    县长郭振宏和县委书记刘印泉互相看了一眼,跟了过去。他们知道,欧阳市长肯定有话要给他们说。

    欧阳志远坐进了自己的轿车,县长郭振宏和县委书记刘印泉也坐进了车里。

    欧阳志远看着郭振宏和刘印泉道:“马加山在这里?”

    县长郭振宏道:“马市长就住在招待所,中望铝业集团的总经理叶永超也在这里。”

    欧阳志远道:“中望铝业集团的污染,我不说,你们也知道。”

    县委书记刘印泉忙道:“我们知道,欧阳市长,龙洲省就要下令关闭中望铝业集团了,龙州市的污染,危害极大。”

    欧阳志远道:“你们知道就好,柳河镇的中望铝业项目,是没有任何手续的,现在就征地,是市里和省里一部分人决定的,并不代表最终的决定,你们注意,不要让人当枪使了,最后成了炮灰。”

    欧阳志远的话,让县长郭振宏和县委书记刘印泉的心沉到了海底。

    他们也知道,中望铝业集团没有任何手续,但是,湖西市已经确立了引进项目,副市长马加山来亲自督促征地,古曹县委县政府能怎么办?

    县长郭振宏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我们应该怎么办?这个项目是市里引进的,马市长就在柳河镇,他亲自来督促征地。”

    欧阳志远伸出手,在县长郭振宏的掌心里,写了一个字。

    县长郭振宏的眼里露出一丝欣喜。

    古曹县长郭振宏是自己在运河县提拔过来的班底,自己不能见死不救。

    现在,高层的博弈,决定着中望集团的命运。欧阳志远坚信,霍老他们,一定能在最后取得胜利。霍老要是赢得这场胜利,在中望铝业集团搬迁出力的官员,肯定会受到处理的。

    郭振宏和刘印泉要是在这个项目中太出力,恐怕他们就会受到处分,前程就完了。欧阳志远不得不提醒他们。

    十分钟后,县长郭振宏和县委书记刘印泉从欧阳志远的车里走出来,欧阳志远的车子开向海阳不冻港。

    县委书记刘印泉看着县长郭振宏,刚才欧阳市长在郭振宏的掌心里写字,他没看到写的是什么。他同样想知道,欧阳县长交给县长郭振宏的什么方法。

    郭振宏知道,县委书记刘印泉想知道什么,他伸手在刘印泉的掌心写了一个字。

    “拖!”

    县委书记刘印泉的眼神一亮,他知道欧阳志远为什么写了这个字了。

    对于这个项目,看来,只有拖了。

    副市长马加山就在柳河镇,自己和县长郭振宏,在征地的过程中,只能用个拖字,不能太急。

    如果自己和郭振宏成了别人的炮灰,这辈子的奋斗,就完了。

    欧阳志远在海阳不冻港呆了三天。

    龙海市文化街幼儿园。

    已经跟踪了一帆好几天的齐凤浩,他终于决定动手了。

    他看着一帆走下了轿车,苏珊领着一帆走进了幼儿园,幼儿园的老师李红从苏珊手里接过一帆的小手,并在苏珊手里的报道卡上画了一个对号。

    一帆摇着小手大声道:“苏珊姨姨,再见。”

    苏珊笑着摇着手道:“一帆,再见。”

    小一帆要在幼儿园吃早饭,二百多名孩子,在洗了小手后,在老师的带领下,走向餐厅。

    齐凤浩看着苏珊离开,他阴笑着走下自己的轿车,身形一闪,闪电一般的上了幼儿园的墙头。

    齐凤浩跳进了幼儿园的墙头,看到了一帆正站在小朋友的队伍中,唱着歌儿,走向餐厅。

    一丝狞笑在齐凤浩的脸上一闪,他旋风一般的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一帆,一帆猛然被人抓住了,小丫头看到了一个陌生人抓住自己,她刚想喊老师,齐凤浩指甲一弹,一点药粉射进了一帆的鼻子中,一帆瞬间就晕了过去。

    另外几个小朋友,瞪着好奇的大眼睛,看着齐凤浩。

    齐凤浩抱着一帆,闪电一般的上了墙头,消失在人群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