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选择站队

    第二百零一章选择站队

    这个世界上,只要身处仕途的人,没有不想向上升迁的,如果有人说,我是专门为了人民的什么什么利益,当官的,这个人肯定是虚伪的。当然,为了人民的利益而当官,也是一种在大众场合的口号,是和自己个人利益相辅相成的,人民利益和个人利益相结合,才是当官的本质和动力,这两者,缺一不可。

    而在中国,你只要有了绝对的权力,你就拥有了一切,你就可以在改变自己命运的同时,也可以改变下面人的命运。

    关锦程同样也逃脱不了平凡人的范畴,他虽然是部级干部,但他同样渴望升迁。

    但他的这个位置,让他始终处在风口浪尖上。

    经济的发展和环保,一直是中国在发展中,最大的矛盾。

    现在,很多领导人的口号是,宁让病死,不让穷死。

    喊出来这个口号的,都是绝对的领导。领导就是有病,都有公费医疗,能病死吗?病死的还是贫苦善良、逆来顺受的老百姓,老百姓在那个时候,还没有合作医疗。在医院里,没有钱,立刻停药停针,你就是死了,也没有医生看你一眼,救死扶伤,在现在的社会里,已经是一句空喊的口号。

    由于污染而死的,还是无助的老百姓。

    污染企业的利润,说白了,就是带血的利润,是谁的血?就是那些善良老百姓的鲜血。

    企业的污染,都是一把致命的刀,这把刀,时刻悬挂在老百姓的脖子上。他们知道自己得了癌症、血液病,但谁为他们讨回公道?

    关锦程不想让这把污染的刀,悬挂在老百姓的脖子上。但他只是个小小的部级干部,在燕京,部级干部在这些元老们的眼里,就是一个随时能拿下来的小官。

    唐老一个电话,就能让环保部长关锦程没有任何的反抗,同意中望铝业集团搬迁到湖西市。而且唐老一个电话,就像让他的孙子,娶了自己的女儿关诗琳。

    看着父亲憔悴的脸色和花白的头发,关诗琳眼睛一红,她走到父亲面前,轻声道:“爸爸,欧阳大哥来了。”

    关锦程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到了年轻阳光的欧阳志远,正微笑着看着自己。

    呵呵,年轻真好呀。看到欧阳志远,关锦程想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意气风发。自己年轻的时候,是在三十岁当上的市长,厅级干部。

    看看人家欧阳志远,二十三岁的副厅级呀,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

    自己老了。

    欧阳志远连忙走过来,很远就伸出了双手,满脸微笑道:“关部长,您好。”

    关锦程握了一下欧阳志远的手道:“你好,欧阳市长,我的时间不多,我给你十分钟。”

    关锦程一会就要去上班。

    欧阳志远一听关锦程这样说,他笑道:“关部长,我爷爷霍老让我来的。”

    欧阳志远一听关锦程强硬而冷淡的口气,他就知道,关锦程的立场,站在了唐老的阵营。欧阳志远直接抬出来爷爷霍老。这让关锦程顿时一愣。

    对于霍老,自己同样不敢得罪。

    关锦程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什么事,你说吧。”

    欧阳志远看着关锦程道:“关部长,我爷爷霍老和王老,都不同意中望铝业集团搬迁到湖西市,他们不想让湖西市这座沿海城市,再变成龙州一样的死城,我外公同样不同意,我岳父萧书记也不同意。”

    欧阳志远直接抬出自己后面的人来,他知道,自己如果不抬出来这些人,关锦程的眼里,根本看不起自己,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副市长而已。

    欧阳志远上来就拿出来泰山压顶之势,来威慑关锦程。他知道自己后面势力的强大,具有绝对的威慑力。

    关锦程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而且抬出了霍老和王老、还有秦副总理,山南省委书记萧远山。

    这让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别说这几大势力,自己一个都惹不起,要是他们联合起来,自己更不敢招惹。

    欧阳志远的未来岳父萧远山,就要调到国务院担任国务委员和秘书长,那可是副国级别。而且欧阳志远的外公,就要担任总理了。后面的霍老和王老,自己在他们面前,大气都不敢出。

    看来,他们都不同意中望铝业集团搬迁到湖西市呀。怎么办?自己果然处在风口浪尖上。

    唐家在燕京并不是一手遮天,唐家还有强大的政敌,那就是强大的古家。

    现在唐老在强压自己,可惜自己没有强大的后台。自己如果有强大的后台,唐老敢这样对待自己吗?

    猛然,一个念头在自己的脑海里一闪,他的脸色变换不停,最后,脸色流露出一丝暗喜。

    欧阳志远看着关锦程的脸色变化不停,欧阳志远道:“关部长,您知道,中望铝业集团在龙州省的污染,是何等的严重,我不想再让山南省湖西市的老百姓身受污染之苦。”

    关锦程道:“欧阳市长,我也不想让咱们国家的污染这么严重,很多事情,不是一句话能解释的,你请回吧,我到点了,马上就要上班,晚上我亲自去拜访霍老。”

    欧阳志远一听关锦程要亲自拜访爷爷,他不由得一愣,他有点不明白关锦程的意思,难道关锦程要站在霍老这面?

    从前的时间,关锦程也没有站在唐老的一方,只是他在唐老的强大压力下,不得不同意中望铝业集团搬迁。

    难道关锦程要找靠山不成?

    欧阳志远忙道:“我希望关部长慎重考虑吧。”

    关锦程道:“诗琳,送送欧阳市长。”

    关诗琳笑道:“好的,爸爸。”

    关锦程说完,一辆高级轿车开了过来,关锦程坐上轿车,离开了这里。

    欧阳志远看着关诗琳道:“关诗琳,你爸爸同意中望铝业集团搬迁到湖西市?他也没有给我个明确答复?含糊其辞?”

    关诗琳叹了一口道:“我爸爸本来不同意中望铝业集团搬迁到湖西市,但是唐老打电话过来,逼迫我父亲同意。欧阳大哥,事情还没有最后确定,我父亲还在考虑。”

    欧阳志远苦笑道:“我听着关部长站在唐老一边?”

    关诗琳道:“欧阳大哥,我父亲没有站在任何一个阵营里,他全凭自己的能力,坐到现在这个位置,但这个位置,随着咱们国家的经济发展,已经是风口浪尖了,我父亲很难做。我父亲不是要去拜访霍老吗?一切等候拜访完霍老再说吧。”

    欧阳志远苦笑道:“只能这样了。”

    关锦程坐在自己的专车里,他的心很乱。他点上一颗烟,慢慢的抽了一口,让温热的烟雾在肺部憋了很久,然后慢慢的吐出来。

    他看了看表,七点整。

    自己在官场混了半辈子了,现在坐到这个位置,他知道,自己已经到头了,想再向上升,已经不可能了。

    还有五个月就换届了,自己可以退休,过上拼单的日子。但是,自己的女儿的路还很长。

    女儿关诗琳,决不能嫁给唐军那个花花公子。

    单凭自己的力量,绝对抗不过唐老,看样子,自己只能选择站队了。

    关锦程沉声道:“到霍老的静雅园。”关锦程已经等不到晚上再去拜会霍老了。

    “是,关部长。”司机小心的让轿车转了一个弯,开向静雅园。

    为了女儿的幸福,关锦程选择了霍老的阵营。

    唐老做梦都不会想到,因为向关锦程求亲,而迫使关锦程倒向了霍老的一方。

    欧阳志远看着关诗琳道:“你还没吃饭吧?走,找个地方吃饭。”

    关诗琳笑道:“你这样一说,我还真的感到饿了。”

    “上车吧。”欧阳志远笑着道。

    两人上了越野车,关诗琳笑道:“我知道一个好地方,叫五湖燕京,那里的灌汤包,是燕京的一绝,燕京的很多名人,都在那里吃早点。”

    欧阳志远笑道:“那里的人多吗?”

    关诗琳笑道:“大厅的人很多,但我有贵宾卡,二楼单间可以去。”

    欧阳志远笑道:“一个卖包子的地方,也有贵宾卡?”

    关诗琳娇嗔的一皱小鼻子,笑道:“燕京的灌汤包,全国有名,嘻嘻,你以为是一般的包子?你呀,真是孤陋寡闻。”

    欧阳志远笑道:“包子都是面皮包馅,有什么不一样的?”

    关诗琳笑道:“到哪里,你就知道了,走吧。”

    车子开向五湖燕京灌汤包。

    车子到了那里,两人下了车,走进了大厅,呵呵,人还真的不少,整个大厅竟然有几十张桌子,每张桌子四周,都坐满了人,而且周围还有人在等座位。

    一位服务员一看两人的穿着,就知道不是一般的人,他又不好问有贵宾卡吗?但他立刻恭声道:“二位里面请。”

    关诗琳一亮贵宾卡,那位服务员立刻满脸堆笑的道:“二位楼请,我带您们去楼上雅间。”

    两人刚想走,一句好听带着磁性的男中音在后面传了过来:“关诗琳,你好,你们也来吃饭吗?”

    欧阳志远转身一看,一位身材挺拔,英俊潇洒的男子,正微笑着看着两人。

    这人长得极其魁梧,二十**岁,带着一种高贵的儒雅,一双眼睛,透出深邃的智慧,炯炯有神,如同明朗的星辰。

    “古旭大哥,您好,您也来吃饭呀?”关诗琳微笑着道。

    这位叫古旭的男人笑道:“是呀,关诗琳,要不,一起吧。”

    关诗琳连忙和两人介绍道:“欧阳大哥,这位是古旭大哥,在财政部办公厅工作。”

    欧阳志远一听,燕京的古家?和唐家并驾齐驱,而且大有凌驾于唐家之上的古家?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