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罗荣碑

    第二百零七章罗荣碑

    王展辉和霍加臣一听来人的笑声,两人放下酒杯,笑呵呵的站起来。

    两人看到了带金丝眼镜的姚文盛,两人都微微地一愣,想不到,姚文盛会来。两人并没有邀请姚文盛来喝酒。

    姚文盛看到了王展辉和霍加臣,他的脸上露出了微笑。自己看来,来对了。这些人都是燕京的精英太子,自己这一趟,没有白来。

    王展辉笑道:“罗董,您来了。”

    能让王展辉和霍加臣站起来相迎的人,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物。

    “呵呵,王总、霍总,年小姐,您们好。”罗荣碑笑呵呵的和霍加臣、王展辉、年英豪打招呼。

    霍加臣笑道:“罗董,你来晚了,这三杯酒你要喝了。”

    霍加臣一边笑着,一边倒了三杯茅台,放在了罗荣碑的面前。

    罗荣碑笑道:“好,三杯酒就三杯酒。”

    罗荣碑笑着,端起了酒杯,豪爽的喝了三杯酒。

    欧阳志远看着这位人高马大的罗董,是那样的豪爽,欧阳志远顿时敬佩这人的心胸,对他很有好感。

    罗总的身高接近一米九零,长得十分的魁梧,浓眉大眼,说话干净利索,如同洪钟一般,全身透出一种光明磊落的豪爽。欧阳志远觉得这个人有点面熟,但自己不认识他呀?

    王展辉看着后面带着金丝眼镜、长得白白净净的三十多岁的男人道:“姚董,你也来晚了,你的三杯酒,不要我说了吧?”

    这位被称呼为姚董的男人笑道:“王总,呵呵,好的,三杯酒。”

    王展辉和霍加臣并没有给这人倒酒,姚董的级别也不够让王展辉和霍加臣给他倒酒。

    他自己到了一杯酒,微笑着喝了下去,他连续倒了三杯,都喝了下去。但是,酒杯里的酒,第一杯和第二杯并没有喝干净,第三杯才喝的干干净净。

    他虽然做的滴水不漏,但欧阳志远的眼神极其敏锐。

    欧阳志远一看这人的性格,就和罗荣碑截然相反,是一位心机极重的男人。

    欧阳志远并不喜欢这种人,他瞬间就把姚董划进了不可深交的范围内。

    两个性格截然相反的人,怎么会在一起?

    霍加臣笑道:“好呀,三杯酒已经喝了,志远,我来介绍一下。”

    欧阳志远连忙站了起来,微笑着看着罗荣碑。

    罗荣碑本来别处有酒场,他接到了王展辉的电话,就过来了,正巧,在楼下碰到了燕京永恒集团的董事长姚文盛。罗荣碑和姚文盛经常有业务往来,加上姚文盛这人很聪明,对投资这方面,经验极其的丰富。他一看罗荣碑急匆匆的赶过来,就知道他要回见重要的客人,他就跟了上来。

    他知道,自己紧跟罗荣碑没有错。

    霍加臣笑着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这位就是北海集团董事长罗荣碑,罗董,这位是我未来的妹夫,欧阳志远,湖西市常务副市长。”

    罗荣碑一听,吓了一跳,欧阳志远?这个年轻人就是霍加臣在自己面前提到的霍老的未来孙女婿,秦总理的亲外孙,我的天哪,这么年轻就是副厅级了。

    罗荣碑连忙伸出手道:“呵呵,欧阳市长,认识你很高兴。”

    欧阳志远笑着握住了罗荣碑的手笑道:“罗董,您好。”

    欧阳志远一拉萧眉的手笑道:“罗董,这是我的未婚妻,萧眉。”

    罗荣碑连忙伸出手道:“你好,萧小姐。”

    萧眉握住了罗荣碑的手道:“您好,罗董。”

    欧阳志远笑着看着罗荣碑道:“罗董,您认识山南省泉水市的市委书记罗荣国吗?”

    欧阳志远看着罗荣碑面熟,在和他握手的时候。猛然想到了山南省泉水市的市委书记罗荣国和他长得狠象。欧阳志远就随口问了一句。

    罗荣碑一听欧阳志远这样问,他的眼睛一亮,仿佛一下子想起来什么似的,大声笑道:“哈哈,欧阳市长,罗荣国是我大哥呀,你………是你救了我大哥吧?在湖西市?”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呵呵笑道:“你果然是罗书记的弟弟,呵呵,是我偶然间救了你哥哥。”

    罗荣碑想不到,救了自己大哥的欧阳志远,就在自己的眼前。

    王展辉和霍加臣都惊奇的看着欧阳志远,他们想不到,欧阳志远竟然救过罗荣碑的大哥罗荣国。

    罗荣碑一下子紧紧地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市长,谢谢你救了我大哥,要不是你救了我大哥,我大哥就没命了。”

    欧阳志远笑道:“我正好路过湖西市东郊转盘,看到罗书记的车翻了,就立刻把罗书记救了出来,可惜,司机在爆炸中死了。”

    罗荣碑握着欧阳志远的手道:“欧阳市长,您再晚几秒钟,我大哥就完了。”

    霍加臣笑道:“呵呵,罗总,想不到您们还有这个关系,一会呀,你们多喝几杯。”

    罗荣碑笑道:“好,今天是不醉不归。”

    王展辉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这位是永恒集团的姚董事长。”

    姚文盛刚才从众人的谈话中知道了欧阳志远的身份,这也让他吃了一惊。

    秦副总理的亲外孙,霍老的未来孙女婿,湖西市的常务副市长,我的天哪,这么年轻的副市长,前途无量呀。

    姚文盛连忙伸出手道:“欧阳市长,您好。”

    欧阳志远握了一下姚文盛的手道:“姚董,您好。”

    霍加臣笑道:“好了,大家都已经认识了,来,先干三杯酒再说话。”

    众人顿时轰然叫好,欧阳志远给大家倒好了酒。本来有服务员倒酒,但是大家都觉得服务员在场,说话都不方便,直接把服务员撵到外面了。

    众人都倒满了酒,同时举起了酒杯。

    霍加臣笑道:“今天,大家能聚到一起,就是缘分,来,连干三杯酒。”

    “好!”

    大家共同叫好,所有的酒杯碰到了一起。

    大家连续喝了三杯酒。

    三杯酒过后,罗荣碑端起酒杯道:“欧阳市长,来,我代表我大哥谢谢您的救命之恩,一切感谢都在酒中,来,我敬你两个酒。”

    欧阳志远连忙站起来笑道:“罗总,敬酒就免了,您的年龄比我大了很多,咱们碰两个酒吧。”

    霍加臣笑道:“是呀,罗董,志远年龄比你小的太多,你们两还是碰杯吧。”

    罗荣碑呵呵笑道:“好,来,欧阳市长,咱们碰两杯酒。”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和罗荣碑碰了两个酒。

    姚文盛先喝霍加臣喝了两个酒,又和王展辉喝了两个酒。

    最后他端起酒杯道:“欧阳市长,咱们是第一次在一起喝酒,也是两个酒如何?”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姚董。”

    两人同样喝了两个酒。

    整个酒厂的气氛十分融洽,众人喝完了茅台,就喝那两瓶玉春露。

    玉春露刚一打开,那种甘醇的浓郁酒香,瞬间就弥漫在整个房间,让人精神一阵,心旷神怡。

    罗荣碑笑道:“玉春露,燕京上层社会最时尚的礼品,我托人弄了两瓶,珍藏了一个多月了,一直没舍得喝,呵呵,今天大家聚在一起,咱们干了这两瓶。“

    霍加臣和王展辉、年英豪、萧眉一听罗荣碑这样说,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欧阳志远笑着道:“来,为了咱们的友谊,干杯。”

    众人笑着喝着玉春露。姚文盛也曾经托人弄到了两瓶玉春露,但是他没舍得喝,为了一项工程,他把那两瓶玉春露送人了。今天,他终于喝到自己向往很久的玉春露了,那种甘醇的浓郁香甜,顺着嗓子眼,一直舒服到人的骨髓,让人如同到了春天一般。

    罗荣碑喝过一次,但是并没有喝多,他在一位老战友家,喝过两杯,今天,终于可以多喝几杯了。

    两瓶玉春露喝光以后,这场宴会,也就结束了。

    罗荣碑看着欧阳志远面不改色,不带一丝酒意的样子,笑道:“欧阳市长,想不到你的酒量这样好,有时间,咱们要不醉不归。”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罗董,等到湖西市飞机场开始建设,你到了湖西市,我请你,咱们不醉不归。”

    罗荣碑大笑道:“好,不醉不归,志远呀,今天我喝的很高兴,你以后不要称呼我罗董罗董的,这样我很不高兴。”

    霍加臣和王展辉一听罗荣碑这样说,不禁一愣。

    欧阳志远笑道:“罗董,您的年龄在那里摆着,我只能称呼您为罗总。”

    罗荣碑笑道:“咱俩交个忘年交吧,你以后,就叫我罗大哥,我认你当弟弟。”

    霍加臣和王展辉一听罗荣碑这样说,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不禁笑了。

    姚文盛一听罗荣碑这样说,他的眼里露出一丝不易让人擦觉的妒忌。

    欧阳志远不会矫情,他很喜欢罗荣碑的豪爽真诚,他大笑道:“好,罗大哥,以后,我就称呼你为罗大哥,罗大哥,第一次见面,我送给你一件礼物。”

    罗荣碑笑道:“呵呵,志远呀,大哥什么都不缺。”

    欧阳志远笑着从自己的桌子下,抓出那箱玉春露笑道:“罗大哥,这个送给你。”

    罗荣碑当然认得手工酿造的玉春露的包装,他一看欧阳志远竟然从身底下拎出来一箱子玉春露,这让他大吃一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的天哪,欧阳志远竟然送给自己一箱子玉春露,这怎么可能?

    志远怎么会有一箱子玉春露?在燕京高层送礼,都是送两瓶。

    罗荣碑看着欧阳志远结结巴巴吧的道:“志远……你……怎么会有一箱子……玉春露,这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好东西。”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