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灌醉后的想法

    第一百八十二章灌醉后的想法

    夏传福让人拿来广平工程公司的标书和他们承建的工程图。

    欧阳志远一看,眉头皱了起来。

    拦海大坝左段!

    欧阳志远看着夏传福道:“广平工程公司,是一个新成立的公司,怎么会能中这么重要的工程?他们有承建的资质吗?各种证件齐全吗?”

    郭兴刚忙道:“广平工程公司的各种证件都是齐全的,这些标书,都是方明海负责海阳不冻港时中的标。”

    欧阳志远看着郭兴刚道:“你们派人重点监督广平工程公司左段拦海大坝的建设过程,要责任到人,不能有丝毫的差错。”

    郭兴刚忙道:“是,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知道,丁广平之所以能中标,这里面肯定有猫腻,但现在自己没有证据,不能拿丁广平怎么样。

    下午的时候,欧阳志远参观了整个海阳不冻港的工地。整个工地,机器轰鸣,人声鼎沸,一片繁忙的景象,海阳不冻港的建设,处在高和潮之中。

    欧阳志远参观了一整下午,对整个海阳不冻港建设的进度,有了详细的了解。

    当然们走到蓝天集团办公驻地的时候,欧阳志远让夏传福和秘书叶青林他们回去了,并对他们说,完饭不要等自己,自己有地方吃饭。

    虽然夏传福和秘书叶青林想问问,但两人又不敢问,只得走了。

    欧阳志远走向丁晓兰的办公室。

    丁晓兰的秘书王琳琳看到了欧阳志远,连忙走过来道:“欧阳市长,您好。”

    欧阳志远笑道:“王秘书,你好,丁总在吗?”

    王琳琳笑道:“丁总在,我给你通报一下。”

    欧阳志远笑道:“好吧,麻烦你了。”

    两人走向丁晓兰的办公室。丁晓兰的办公室在二楼,王琳琳走了进去。

    丁晓兰在办公室里看图纸,王琳琳敲了敲门,走里进来,轻声道:“丁总,欧阳市长到了,想见您。”

    “欧阳志远?”

    丁晓兰微微地沉思了一下。欧阳志远前几天,在龙海和丈夫周光睿因为拆迁老街发生了冲突,最后竟然迫使丈夫在众人面前向他道歉,而且还抓了周光睿的秘书庄富国,这让自己的丈夫颜面扫地。

    这件事虽然是下面的人搞的鬼,但周光睿却暗暗的纵容。唉,都是上次在酒店里惹得祸,这才让丈夫起了疑心。周光睿本身就是个疑神疑鬼的男人。

    现在,欧阳志远来找自己干吗?

    丁晓兰轻声道:“我去迎接欧阳市长吧。”

    丁晓兰说完,站起身来,走了出去。欧阳志远一看到丁晓兰走了出来,他笑道:“丁总,你好。”

    “呵呵,欧阳市长怎么有时间来了?快到我办公室坐吧。”丁晓兰微笑着道。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那打搅了。”

    两人微笑着走进了办公室。

    “坐吧,欧阳市长。”丁晓兰指着沙发上微笑道。

    秘书王琳琳连忙给欧阳志远倒了一杯水,端给志远。欧阳志远接过来水杯道:“谢谢。”

    丁晓兰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你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了?”

    欧阳志远道:“我还是海阳不冻港的总指挥,我当然要抽时间来看看了,看看工程的进度,还有工人有什么要求和困难需要解决。”

    丁晓兰笑道:“工程紧张的很快,看来,一年内,港口就能竣工,可以使用了。”

    欧阳志远笑道:“丁总投入的二百亿,用不了几年,就能赚回来。”

    丁晓兰笑道:“但愿如此吧,前几天,我道北港看了看,他们进出的货物,十分的繁忙,特别是煤炭和焦炭的出口,我看到了积压了很多货物。”

    欧阳志远道:“北港的吞吐能力,已经跟不上形式了,再说,一到冬季,北港的航道还结冰,还要用破冰船开道,这样,酒影响了吞吐量。咱们的海阳不冻港,有股海湾暖流,可是不结冰的,一年四季都可以使用,设计的吞吐量很大,呵呵,丁总,你选择投资不冻港,很有眼光呀。”

    丁晓兰笑道:“我是商人,目的就是利润。”

    丁晓兰看了看表笑道:“欧阳市长,你今天不回湖西市吧?时间到了,晚上我请客。”

    欧阳志远笑道:“不回去了,谢谢丁总,还是我请客吧,附近有家飘香酒楼,菜做的不错。”

    两人又说了一会话,欧阳志远打电话,让寒万重来接自己。

    不一会,欧阳志远的车到了。

    欧阳志远笑道:“做我的车去吧。”

    丁晓兰道:“好呀。走吧。”

    两人下了楼,坐进了越野车里。欧阳志远道:“万重,到飘香酒楼。”

    “好嘞,欧阳市长。”寒万重看着越野奔向飘香酒楼。

    飘香酒楼距离工地不远,就在大路旁,里面专做农家菜,特别是四大盆很有名。农家菜不是用炭火做的菜,而是用柴火做出来的,口味极佳。

    四大盆就是:柴火鸡、鱼头粉皮、小酥肉、青叶羊蹄。

    两人来到飘香酒楼,酒楼很干净,老板一看来了一辆越野,从车上走下来两个人,他就知道车上的人不是一般的人,连忙迎了过来道:“两位老板,里面请,请吃什么,尽管点。

    欧阳志远拿出来两瓶玉春露,和丁晓兰走了过来,欧阳志远道:“二楼靠窗的雅间,四大盆。”

    老板一听,就知道这位年轻人来过,怪不得有点面熟。

    他笑呵呵的道:“好的老板,楼上请吧。”

    老板亲自给欧阳志远带路,小店很干净,环境也不错。两人进了靠窗户的雅间,做好。

    从窗户看,正好能看到公路,一辆一辆的大汽车,疾驰而过。

    丁晓兰看着欧阳志远笑道:“欧阳市长,看样子,你经常来这里?”

    欧阳志远道:“也不经常来,就来过两次,这里的环境和菜肴味道不错,一会你尝尝。”

    正说着,一股鸡肉的香味飘了过来。

    欧阳志远笑道:“大盆柴火鸡来了。”

    果然,一个店伙计端来了一盆辣子鸡。辣子鸡还没到,但浓烈的肉香已经飘过来了。

    “老板,您们请用。”店伙计放下大盆鸡,退了出去。

    欧阳志远笑着给丁晓兰倒了一杯玉春露笑道:“今天咱们喝玉春露。”

    丁晓兰闻了一下这甘醇的酒香笑道:“你家的玉春露越来越好喝了。“

    欧阳志远给自己倒满后,举起了酒杯笑道:“来,丁总,为咱们的合作干杯。”

    丁晓兰微笑着举起了酒杯道:“好,干杯。”

    两人优雅的碰了一杯,欧阳志远一饮而尽。

    丁晓兰抿了一口,股股甘醇顿时充满着自己的口腔,让人有种神采奕奕的感觉。

    欧阳志远笑道:“按照山南省的规矩,要连喝三杯的。”

    丁晓兰笑了笑,喝干了杯中的酒,欧阳志远又给她满上。

    一杯酒喝完,丁晓兰的脸色变得妩媚起来,脸颊如同抹了彩霞一般。

    丁晓兰本身就很漂亮,再加上那种高贵的气质和受到过良好教育的神韵,让丁晓兰的气韵更加高雅。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丁晓兰,又给她倒上酒。

    丁晓兰笑道:“我的酒量不行,可不能和你一样喝。”

    欧阳志远笑道:“三杯酒过后,你随便喝。”

    说完话,欧阳志远用公筷给丁晓兰夹了一块晶莹剔透的鸡肉道:“丁总,你尝尝这里的鸡肉,很不错的。”

    丁晓兰笑道:“谢谢,欧阳市长,你真会讨女人喜欢,怪不得霍老的孙女萧眉会喜欢你。”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我追萧眉,可是追了好长时间的。”

    丁晓兰吃了欧阳志远嫁过来的那块肌肉,鸡肉清香酥软,极其的爽口。

    “呵呵,味道真不错。”丁晓兰笑着,又吃了几块。

    不一会,另外三个菜也上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来,丁总,第二个酒。”

    丁晓兰笑道:“我要是喝了三个酒,会醉的。”

    欧阳志远笑道:“你喝醉了,我送你。”

    两人连续喝了三杯酒,丁晓兰的脸色更红了。

    丁晓兰看着欧阳志远道:“你前几天是不是到龙海了?让光睿向你道歉了?”

    欧阳志远一听丁晓兰提起这件事,他苦笑道:“丁总,这件事可不怨我,周市长主管龙海的城建,他手下的城管联合黑社会的痞子,还有公安,强拆我家的房子,我们那条街可是省重点文物保护对象。结果我正巧赶到,如果我没有及时赶到,要是那条街被城管的和黑社会的联合执法队拆了,省里追查下来,呵呵,周市长的市长也干不成了。”

    丁晓兰一听,看着欧阳志远道:“呵呵,那我还要谢谢你了,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笑道:“不用丁总谢我,我是正巧赶到。”

    丁晓兰笑了,她低声道:“欧阳市长,你真会说话,那我还真要谢谢你了。”

    欧阳志远笑道:“不用谢,来,咱们喝酒。”

    欧阳志远又给丁晓兰倒了一杯。

    丁晓兰看了一眼倒满酒的酒杯,向前微微的探了探身子,看着欧阳志远笑道:“你是不是想把我灌醉?有什么想法?”

    欧阳志远一听,冷汗下来了,他看到了丁晓兰胸前的两抹雪白,他连忙移开眼神,不由得苦笑道:“呵呵,丁总,你说笑了,这么多人,把你灌醉,呵呵,那啥……,也不能干嘛呀?”

    丁晓兰看着欧阳志远尴尬的样子,不由的呵呵笑道:“呵呵,给你开个玩笑,看把你吓得。”

    欧阳志远心道,开玩笑?有这样开玩笑的吗?

    欧阳志远笑道:“丁总,这么长时间,周市长就来找过你一次?还因为咱们的误会,而甩手而去,你们的感情不是太好吧?”

    欧阳志远这样一说,丁晓兰叹了一口气道:“我和周光睿的婚姻,是父母包办。”

    欧阳志远一听,就知道,这又是一场利益婚姻的结果。

    丁晓兰道:“我们家原来出身平民,我爷爷丁宏图经过终生的奋斗,在燕京的商业界最终创出一番业绩,最后,宏图集团成为燕京的十大集团之一。我爷爷和周老在一次参加别人的婚宴时认识了,两人很是谈得来,仿佛一见如故。当时,我和周光睿都没有结婚,也没有合适的恋人。周老看中了宏图集团的财富,我爷爷看中了周家的强大实力,两人就包办了我们的婚姻。我们不可能逃脱这桩婚姻,只能服从。结婚后,我们两人才发觉,对方都不是自己喜欢的那种人,所以,我们的感情很淡。”

    丁晓兰今天喝了酒,他才在欧阳志远面前,说了这么多。

    欧阳志远叹了口气道:“又是一个悲剧式的包办婚姻。”

    他向外看了一眼,天早就黑了,路灯下,一个大型货车队停在了酒店前,车上拉着的东西,被帆布蒙上。但有一辆车子的帆布没有盖严,露出了一片。车上还在向下滴着水,微风吹来,带着苦涩的海腥味。

    “海砂!”

    欧阳志远内心顿时狂喜,他知道,自己等候的东西终于出现了。他今天没有白等。他上这里喝酒和丁晓兰说话,并不是没有目的,等候的就是这些海砂。

    他要个靠窗的雅座,就是为了监视公路上的车队。

    丁晓兰一仰脖子,又喝了一杯酒,看着欧阳志远道:“你今天请我喝酒,肯定有事,说吧,什么事?”

    欧阳志远一指外面的车队,车队的司机,都下来吃饭了。

    欧阳志远道:“丁总,你看看车上拉的是什么?”

    丁晓兰也闻到了那些车上飘过来的海腥味,她看到了那辆没盖严的大货车。

    “海砂!”丁晓兰一声惊呼。

    欧阳志远道:“丁总,你说海砂能用来建筑工程吗?”

    丁晓兰沉声道:“绝对不能,海砂里含有大量的各种矿物质和盐,盐中的氯离子在水泥中,专门腐蚀里面的钢筋,同样也腐蚀水泥,一座楼要是用海砂混合水泥建造,几年后,就会粉化。”

    欧阳志远道:“能用来建设公路吗?”

    丁晓兰道:“更不行,公路在四季中,热胀冷缩,再加上氯离子的侵蚀,一年内,公路就会粉化,成为豆腐渣工程的。”

    丁晓兰说完这话一愣,看着欧阳志远道:“你今天是故意在这里等候这些海砂的?难道海阳不冻港的建设中,有人在偷偷等的使用海砂?这要是用了海沙,就是典型的豆腐渣工程,要严加惩处,剥夺他们的承建权,绝不姑息养奸。”

    欧阳志远等的就是丁晓兰的这句话。欧阳志远叫来丁晓丽,可不是谈心喝酒,他的目的,就是让丁晓兰亲自处理丁广平。

    欧阳志远看着丁晓兰道:“丁总,呵呵,到时候,就怕你下不了手。”

    丁晓兰大声道:“欧阳市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投资二百个亿,可不是过家家,不论是谁,胆敢用海砂施工,就是天王老子,我都要收回他的承包合同和标书。”

    欧阳志远笑道:“好,我相信,丁总说话是算数的。咱们快吃饭,不喝酒了,咱们的车,就跟在这个车队后面,看他们向哪里去。”

    丁晓兰看着欧阳志远道:“这就是你今天请我喝酒的目的?”

    欧阳志远笑道:“你是投资方,我当然要你亲自来处理这件事了,呵呵,但愿你到时候记住你说的话,不要手软,就是你不处理,我欧阳志远是海阳不冻港的总指挥,我同样会撤销他的承建合同的。”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快速的吃饭。

    欧阳志远知道,有人要是偷用海砂,他们白天肯定不会把海砂拉进来的,肯定是晚上拉过来,拉过来,在夜里就偷偷地用。因此,他把丁晓兰叫来,一起来处理这件事。

    不一会,欧阳志远和丁晓兰吃完了饭,两人等了半个小时,那些司机也吃完了饭,整个车队开始启动。

    欧阳志远和丁晓兰走下楼,欧阳志远结了帐,两人坐进了越野车里。

    寒万重自己也吃完了饭。

    欧阳志远低声道:“万重,远远地跟上这个车队,不要被他们发现了,看他们到哪里去。”

    寒万重道:“好的,欧阳市长。”

    寒万重开着越野车,远远的跟着这个车队。

    二十分钟后,这个车队开向了阳湖公路料场的方向。

    丁晓兰一看车队开向自己哥哥承包的阳湖公路料场,她的脸色顿时变得一片铁青,很是难看。

    丁晓兰看着欧阳志远道:“你早就得到了这个消息?故意让我来的?”

    欧阳志远苦笑道:“现在还不确定,等到了料场再说。”

    当丁晓兰看到,那个车队开进了自己哥哥丁广平的料场后,气的她全身哆嗦。

    自己的哥哥竟然干出这样的事?真是岂有此理。

    投资的可是你的亲妹妹呀,你竟然在你亲妹妹的投资项目中,能虚作假,这……还不让欧阳志远笑话死?

    怪不得,欧阳志远刚才用话在激将自己。

    这家伙,真是狡猾呀。

    寒万重把车停下,欧阳志远道:“万重,我和丁总想办法进去,你看护好越野车,准备接应我们。”

    寒万重道:“好的,欧阳市长。”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