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没有证件

    第一百七十八章没有证件

    欧阳志远急忙拿出手术盒子,给老人止血,抹上一点膏药,给老人号了一下脉,扶起老人坐在台阶上道:“老人家,您怎么了?是怎么回事?”

    老人被摔得晕头转向,他感到自己被人扶起来,坐在了台阶上,而且给自己止了血,伤口也不怎么疼痛了。老人睁开眼一看,看到一名年轻人,在关切的问着自己。

    老人哆嗦着嘴唇道:“年……轻人,谢谢你……救了我。”

    欧阳志远道:“老人家,不要客气,他们为什么打您?”

    老人一听这名年轻人问自己被打得原因,顿时气的全身发抖,大声道:“我有老胃病,看了很多地方,都没有看好,我听说这里新开了一家江南慈善堂,医术挺高的,我就来了,可是没想到,三副药竟然要一千多元,我没有这么多钱,他们立刻翻脸,把我打了出来。”

    老人刚说到这里,那两个殴打推搡老人的大汉看到了欧阳志远那老人扶到自己店铺门前的台阶上坐下来,那个打人的黑衣大汉狞笑着道:“臭小子,你少管闲事,快把这个老东西弄走,滚运点,别能脏了我们的店铺。”

    欧阳志远冷冷的看了一眼那两个黑衣大汉,冷笑道:“你们江南慈善堂是黑店吗?三副药竟然要一千多块,老人家没有钱,你们顶多不看病罢了,也不能打人呀?”

    “你***找死不成?你说谁是黑店?老子就是要打人,你能怎么着?”

    另一个黑衣大汉狞笑着冲了过来,对着欧阳志远就是一巴掌。

    但他刚挥起了手,寒万重一声冷哼,伸出一只大手,铁钳一般的攥住了那人的手。

    那人猛然感到自己的手掌,被人死死的攥住,还没等他看清楚来人。

    “啪!”寒万重一巴掌就打在了他的脸上。

    那个大汉被寒万重打的转了三圈,脸上顿时肿起老高,变得青紫。

    “你的妈的敢打我……老子……弄死你……。”那人一声咆哮,恶狠狠的扑了过来。

    “嘭!”一声闷响,寒万重没等这人骂完,他一脚就踹在了这个大汉的肚子上,直接把这家伙踹飞数米开外。

    “扑通!”这人摔了个狗啃泥,晕了过去。

    “你***找死!”另一个大汉一声大叫,冲向寒万重。

    寒万重一声冷哼,转身就是一个横扫,直接扫在他的胸口上。

    “嘭!……啊!”一声嚎叫,这家伙被寒万重一腿扫了个跟头,飞了出去。

    “住手!”

    一声冷喝,一道人影从江南慈善堂里一步跨出来,寒万重顿时感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扑面而来。寒万重立刻全神戒备。

    这人四十多岁,身材偏瘦,一看就是南方人特有的体型,个头不是很高,一脸阴森森的,但一双眼睛精芒四射,看人一眼,让人有种刹那间被扒光衣服般的感觉,能看透人的一切。

    这个人是个绝对的高手。

    寒万重顿时全神戒备。

    欧阳志远同样感觉到了那人强大的气势。这人是谁?释放出来的压力好大。

    那人一双阴森森的眼睛盯着寒万重,猛然一步跨出,右掌画了一个神秘的圆弧,闪电一般的劈向寒万重的胸前。

    “五行掌!”欧阳志远一看那出掌,不由得大吃一惊,瞳孔暴缩。这人竟然发出的是江南五行门的五行掌!齐风云的势力来到湖西市了?江南慈善堂,就是江南五行门齐风云的诊所。嘿嘿,怪不得这么霸道无理,看不起病,拿不出钱,他们就打人,看来,是在江南横行习惯了。

    嘿嘿,你来到了老子的地盘上,我不会让齐风云的势力,作威作福的。

    寒万重早就戒备这人,他一看对方偷袭,突然劈过来一掌,寒万重一声暴喝,同样劈出一掌。

    “嘭!”一声闷响,两人的手掌撞在了一起,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寒万重的身形晃了两晃,没有后退,那人一个趔趄,后退了一步。

    那人想不到,对方这个红脸大汉的功力,竟然这样高,一掌并没有把对方劈倒,自己还后退了一步,真是岂有此理,自己刚来到山南省,不能丢了五行门的脸面呀,自己要是败了,这就会丢了五行门的气势,叔叔齐风云能饶了自己吗?

    想到这里,这人一声怪叫,双脚猛然划着弧,奇妙的五行步施展开来,瞬间就滑到了寒万重的面前,左掌再次劈向寒万重的胸前,右手的手指一弹,寒芒一闪,一根牛毛细针射向寒万重的眼睛。

    这人的实力打不过寒万重,但他瞬间使出了五行门的绝学五行步,而且用银针偷袭。

    “五行步!”

    寒万重瞬间就认出这家伙奇妙的步伐,就是欧阳志远教给自己的五行步。寒万重虽然学了欧阳志远教给他的影子身法和五行步,但他毕竟练习的时间短,而这家伙的五行步,是从小就练习了,速度要比寒万重快极了。

    寒万重猛一闪身,试图都过这家伙的攻击,但寒芒一闪,那根银针竟然后发而至,瞬间射到了寒万重的眼前。寒万重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

    真是卑鄙呀,竟然用银针偷袭。

    寒万重全力扭转自己的脖子,不让这根银针射到自己的眼睛,但是,由于他扭转了脖子,这根银针射向了他的太阳穴。这要是射进了寒万重的太阳穴,寒万重不死也要重伤。

    眼看这人的奸计得逞,他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狞笑。

    正在极其危机的时刻,两根手指猛然伸了过来,瞬间捏住了射向寒万重的拿给银针。

    灵犀指!欧阳志远从第五特战部队第六大队长萧风雨那里学的灵犀指,早就练习的极其纯熟了。他一看寒万重危险,瞬间伸手夹住了这根偷袭的银针。

    这人一看自己的银针被一个年轻人伸出两根手指,闪电一般的夹住,顿时大吃一惊。他刚一愣神,寒万重恼他偷袭,一声大吼,一脚踹向他的肚子。

    这家伙反应也是很快,一看紫脸大汉一脚踹了过来,他抬腿就是想躲避,但欧阳志远食指一弹,那根银针无声无息的扎进了他的身体。

    他只觉得身上一麻。寒万重的腿就到了。

    “嘭!”

    一声闷响,这家伙被寒万重踹出去四五米远,摔在了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好高明的银针刺穴手法,你是谁?”

    一位六十几多岁,留着白胡子的老先生,走了出来,一双眼睛凌厉的盯着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着这位白胡子的老先生,冷笑道:“你又是谁?江南慈善堂果然是个黑诊所,三服药竟然要人家一千多块,老人家没有钱,竟然被打了出来,真是岂有此理,是不是太霸道了?”

    欧阳志远说完话,冷笑着盯着那个老先生。

    那个老先生的目光顿时变得寒芒四射,他看了那个挨打的老人一眼,沉声道:“老夫江南慈善堂湖西分堂堂主曲思江。任何药品都有成本,那位老者患的是老胃寒,外加溃疡糜烂,呕血便血,发热体弱,十分的棘手难治,三服药一千二百元钱,已经很便宜了,至于打人的事,我问问。”

    老先生说完话,看了一眼被寒万重踹出四五米的那个中年男人道:“齐武,你们打人了吗?

    那个暗算寒万重的中年汉子,叫齐武,是齐风云的一个侄子。

    但是,齐武躺在地上,到现在也没爬起来,他感到自己全身麻痹,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他知道,自己受了那个年轻人的暗算了。

    曲思江一看齐武没有回答自己,只是眨着眼睛,说不出话来,他连忙走过去,伸手在齐武身上拍了几下,但齐武仍旧不能说话,也站不起来。

    曲思江的脸色在惊讶中,顿时变得十分的难看,凭借自己的身手、医术和武功,明知道,那个年轻人在齐武身上做了手脚,自己竟然解不开穴道,这要传出去,丢死人了。这个年轻人是什么来路?身手这样厉害?自己竟然没有看清楚他是怎样向齐威下的手?

    欧阳志远故意装作没看见,他嘿嘿冷笑道:“你的中药方子,是什么药方子?是仙丹吗?三副药竟然要人家一千二百元?你们这是讹诈。”

    曲思江解不开齐武身上的穴道,现在对方又在质问自己,说是讹诈,他嘿嘿冷笑道:“我们江南慈善堂的药就是贵,但疗效好,如果你嫌贵,你出个药方我看看?”

    曲思江欺负欧阳志远年轻,故意将了欧阳志远一军。他认为,这个年轻人,根本不懂中医。

    欧阳志远一听,不由得冷笑着大声道:“白芨、白芍各20克,乌贼骨、钟乳石各30克,当归、白芷、元胡、甘松、香附各10克,煅瓦楞子、炙甘草各15克。呕血加三七5克,伏龙肝20克,先煎取液,再煎其他药;便血加地榆、炮姜炭各10克;胃寒加高良姜、吴茱萸各6克;有热加黄连6克;体弱加党参、白术各10克。用水煎服,每日1剂,九副药就能治疗好老人的胃病,这九副药,也就一百五十元钱罢了。嘿嘿,你竟然要老人一千二百元,嘿嘿,江南慈善堂我看要改名了,直接改成江南讹诈堂算了。”

    欧阳志远的话音一落,曲思江一听这个年轻人报出的药方,不由得大吃一惊,这个药方正是治疗这个老家伙病的最佳药方,所用的药物都是常用的中药材,价格极其的便宜,而且有效。

    这怎么可能?这个年轻人这样年轻,怎么能出这样一个绝妙的药方?

    虽然曲思江的脑子里这样想,但他冷声笑道:“你出的药方不对,根本治疗不好那人的病,你说我们江南慈善堂改成江南讹诈堂,你这是诽谤,我要告你。”

    欧阳志远冷笑道:“讹诈?嘿嘿,我看看你们江南讹诈堂是刚开业的吧?证件齐全吗?所有的中医大夫有资质证书和医师证吗?卫生部门的许可证、中医药品经营许可证、营业证、税务证都有吗?这些证件都拿出来,我要检查。

    欧阳志远冷笑着走向中医诊所。

    曲思江的脸色一变,由于开业仓促,慈善堂好几个证都没有办齐,这个年轻人竟然要检查这些证件?

    曲思江猛然拦在欧阳志远的面前,冷哼道:“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要看这些证件?这些证件,能给你个年轻人看吗?”

    欧阳志远一看曲思江想要拦住自己,他冷笑一声,影子身法一闪,瞬间就绕过了曲思江,走进了慈善堂。

    曲思江只觉的眼睛一花,对方如同虚幻的影子一般,瞬间从自己的身旁穿过去,走进了慈善堂。

    这让曲思江大吃一惊,我的天哪,这是什么身法?竟然快过五行步?

    猛然,曲思江的脑海里现出一个人影,那就是自己临来湖西市前,掌门人齐风云给自己看过一个人的照片,让自己防备着这个人,而且尽量不要和这个人发生冲突,这个人就是湖西市的常务副市长欧阳志远。

    齐掌门说,等到江南五行门站稳了脚,再和欧阳志远算账。

    难道这个年轻人,就是欧阳志远?这就是齐掌门说过的那种奇快无比的影子身法?但这个年轻人比照片上,还要年轻呀?怪不得他出的药方,这样巧妙。

    曲思江想到这里,冷汗流了下来了。

    欧阳志远这个人,武功极高,他杀死了齐掌门的儿子齐威,打傻了齐南。他老子欧阳宁静就在龙海市,而且齐风云的师叔魏半针也在龙海。这些人自己都惹不起呀,就连齐掌门的师叔李国栋都不是魏半针的对手。上次李国栋和魏半针在龙海市对决,腿差点被打残废,养了几个月才好。

    欧阳志远是来故意找茬的?齐武被他下了暗手,自己都解不开穴道,今天就怕栽了。

    想到这里,曲思江连忙小跑,跑到欧阳志远身后,满脸堆笑道:“请问,您是不是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一愣,嘿嘿,看样子,这个老东西认出了自己。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我就是欧阳志远,曲思江,我有权力查看你们的证件吗?”

    曲思江连忙满脸堆笑道:“有……有,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冷笑道:“那你就把所有的证件都拿来吧?”

    曲思江的脸色有点苍白,他结结巴巴的道:“欧阳……市长,有的……证件,我们正在办,还没有办下来,等几天就下来了。”

    欧阳志远一听,冷笑道:“那你们就是无证经营。”

    欧阳志远立刻拿出了电话,拨通了卫生局长吴山的电话。

    吴山刚下班,他的电话铃声响了,他连忙拿出手机一看,吓了他一跳,竟然是常务副市长欧阳市长的电话,他连忙接了过来,满脸微笑的道:“欧阳市长,您好。”

    欧阳志远冷哼道:“吴局长,文化街的江南慈善堂中医诊所,无证行医,殴打患者,涉嫌价格欺诈,你立刻带人赶过来,我在这里等你。”

    卫生局长吴山一听,脑子翁的一声响了,曲思江这个王八蛋,就是不听话,所有的手续和证件都在办理中,你干么营业?这下让欧阳志远抓住了,我看你怎么办?老子也保不住你。

    你们江南五行门和欧阳志远有仇,你个老家伙不知道?

    现在怎么办?你个老东西可不能乱说话,那五万元钱的事,可不能捅出来。

    卫生局长吴山是江南省人,曲思江的所手续都是吴山给办的,曲思江送给了吴山五万元的好处费。

    九六年的五万元,可是一笔很大的数目。

    曲思江之所以要找吴山办理这些证件,主要是两人都是江南人,又是老乡。

    现在出了事,吴山的冷汗流出来了,这件事,千万别连累自己。

    吴山连忙道:“好的,欧阳市长,我马上带人到。”

    吴山立刻联系卫生局的工作人员。

    曲思江一听欧阳志远给卫生局长吴山打了电话,让他带人过来,曲思江的脸色顿时变得很是难看。

    他知道,今天的事,不能善终,虽然他的心里恨死了欧阳志远,但他仍旧满脸微笑的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我们以后,一定改正。”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曲思江道:“以后是以后的事,我看,你们还是先关门吧。”

    曲思江连忙向两个中医大夫使眼色,这两个中医大夫连忙跑了出去,把那个被打的老人扶了进来。

    曲思江笑着道:“欧阳市长,我们错了,不该向这位老人要这么多的钱,我们现在,就免费给这位老人看病,按照你出的药方,给老人抓药。”

    曲思江亲自给老人号了脉,然后按照欧阳志远下的药方,给老人抓了九副药。

    老人给钱,曲思江那里敢要。

    老人千恩万谢的给欧阳志远鞠了一躬,拿着药走了出去。

    卫生局的吴山还没到,政法委书记耿剑锋和副局长周玉海先到了,他们下了车,就看到了欧阳志远的越野车,又看到了寒万重站在一家中医诊所前,两人连忙走过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