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暴露

    第一百七十章暴露

    何文婕做梦都不会想到,在公安局里面,竟然碰到杀手,而且是两个人同时袭击曹盈盈和自己。

    看来有人要杀人灭口呀。曹盈盈吓得目瞪口呆,根本不知道躲避。

    曹盈盈要是死了,自己的责任就大了,关占平就不能绳之以法了。

    何文婕一声大喝,猛地一转身,双手拉住了曹盈盈的胳膊,使劲一扯,把曹盈盈的娇躯硬生生的拉过来十公分,那人的刀锋擦着曹盈盈的脖颈一闪而过。但是另一个杀手的枪响了。

    “噗!”杀手竟然用的是无声手枪。沉闷的低位枪声中,子弹在何文婕的左肩膀开了一道血槽,鲜血一下子涌了出来。

    何文婕之所以能躲开杀手的一枪,子弹没有打中她的要害,是因为她的猛一转身。子弹在她的肩头开了一道血槽,又打到了墙上。

    何文婕一声怒吼,伸手就想掏枪,但两个杀手根本不给他机会,那个用枪的家伙,他的枪口再次对准了何文婕的眉心,狞笑着就扣动扳机。

    “嗖!”一道寒芒一闪,一把军刀飞了过来,快若闪电,直接扎进了这个杀手的脖颈。

    “噗嗤!”刀锋穿透了这人的脖子,污血飞溅,数道血线喷出了数米。

    “嘭!”这个杀手身子一僵,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把飞刀竟然穿透了自己的脖子,他的枪口顿时偏了,这一枪就打到了旁边的水泥柱子上。何文婕一下把曹盈盈拉在了自己的身后。

    用枪的杀手,一下子倒在了地上,他试图伸手去拔掉脖子上的飞刀,但他全身的力气,瞬间就被抽空,大量的污血从他嘴里喷出。

    “啊”曹盈盈吓得一声尖叫。

    那个用手术刀的家伙一看同伴死了,他一声怒吼,手术刀一闪,划向何文婕的咽喉。

    没等何文婕动手,寒万重一个箭步,挡在了何文婕的面前,一掌劈向这人的手腕。

    那一记干掉另一个杀手的飞刀,是寒万重仍的。

    欧阳志远让寒万重来保护曹盈盈,寒万重就远远地跟着何文婕他们。当时,他也没有想到,在公安局里,果真有杀手。

    那个杀手开第一枪,寒万重没来的及拦住,等到他就要开第二枪的时候,寒万重一记飞刀,就射穿了他的脖子。但何文婕已经受伤。另一个家伙继续对何文婕攻击,寒万重立刻冲了过来,挡在了何文婕的面前,一掌劈向这个杀手的手腕。

    这个杀手一看冲过来一个红脸大汉,杀掉了自己的同伴,而且一掌劈向自己的手腕,这人一声怪叫,猛地一拳,打向寒万重的额头。

    寒万重猛一缩身,对方的手术刀打出尖利的怪啸,走空了,但他的一拳,快若闪电,撕裂着空气,砸了过来。寒万重一声爆喝,一掌迎了过去。

    “嘭!”一声爆响,寒万重的身子晃了一晃,这个杀手直接被寒万重一掌劈的飞了出去,连滚了三个跟头。

    何文婕拔出手枪,大声道:“留活口。”

    寒万重道:“我知道。”

    那个杀手喷出一口鲜血,从地上爬起来,闪电一般的向外冲去。何文婕对着他的腿就是一枪。

    “呯1凄厉的枪声,在市公安局响起。把在办公室里的省公安厅副厅长周江河和耿剑锋吓了一跳。两人拿出手枪,冲了出去。

    十几名警察被枪声震惊了,他们都冲了过来。

    何文婕的这一枪,打在了这个杀手的腿上,那个杀手本来想逃,但这一枪,打断他一条腿,他拖着鲜血淋淋的一条腿,爬了几步,眼里顿时露出绝望和怨毒的神情。

    他看到了十几个警察冲了过来。这人一咬牙,手术刀闪电一般的插进了自己的心脏。

    “噗嗤!”污血四溅。这人竟然自杀。

    何文婕和寒万重也想不到,这个人会自杀。两人冲到了这人面前,这个人还不断的抽动着,但整个手术刀已经刺进了心脏,眼看活不了了。

    “谁派你来的?”

    寒万重拎起这个人的衣襟,大声喝问着,但大量的污血从这人的嘴里狂涌而出,湿透了他的口罩。这人身子一僵,断了呼吸。

    一位警察一把扯掉这人脸上的口罩,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张守义!”这个警察吃惊的大叫了一声。

    这时候,周江河和耿剑锋在五六位警察的护送下,跑了过来。

    耿剑锋大声道:“发生了什么事?谁开的枪?”

    何文婕捂着鲜血淋淋的肩头道:“这两个人化装成法医,突然向我和曹盈盈发动袭击,这人被我打了一枪,他逃不掉了,竟然自杀了,另一个被寒万重贯穿了脖子。”

    耿剑锋一看地上的,那个自杀的人,不由得一惊,张守义?

    张守义是公安局里六处的警察,这人竟然向何文婕和曹盈盈下手,他肯定是接到了什么人的命令,来杀人灭口的。

    耿剑锋大声道:“看看那个是谁。”

    几名警察跑过去,撤掉了这人的口罩,一张狰狞惨白的脸,露了出来。

    “潘光师!”

    警察们又是一声惊呼。这个叫潘光师的警察,同样是六处的人。

    周江河看着贯穿了潘光师脖子的那把军刀,脸色不由得一变。

    这位是一把特种部队专用的军刀。

    这种军刀的刀锋,极其的锐利,又尖又窄,是特战部队的专用刀具,寒万重竟然有这种刀具,难道他是特战部队退役下来的?就是特种部队退役下来的,也不能把这种刀具带出来的。

    这一刀,又准又狠,一刀就贯穿了对方的脖颈,而且穿透了两边的颈动脉,能让人瞬间死亡,没有丝毫的反抗余地。这种杀人手法,真厉害呀。

    欧阳志远的这位司机绝对不简单。

    耿剑锋一看,这两个杀手,竟然都是市局里的警察,气的他脸色铁青。

    耿剑锋低声吼道:“严查局里每一个警员。”

    谁也想不到,警察局里,竟然还有人想杀曹盈盈灭口,这两人是受谁指使的?

    周江河看到何文婕受伤了,连忙道:“何处长,你受伤了,快带何处长包扎伤口。”

    两名警察医生,连忙带着何文婕,走进了医务室。

    周江河低声道:“把曹盈盈保护起来,绝对不能出半点差错。”

    “是!”几名警察带走了曹盈盈。

    剩下的警察立刻勘探现场。

    周江河看着耿剑锋道:“耿局,看来,湖西市公安局内部,还是不太平呀,这两名警察,竟然被人收买来灭口。”

    耿剑锋连忙道:“周厅长,我会查清楚这件事的。”

    周江河道:“曹时娜被灭了口,现在有人又来杀曹盈盈,嘿嘿,看来对方狗急跳墙了。”

    两人回到了办公室,耿剑锋看着周江河道:“周厅长?怎么办?咱们现在逮捕关占平?但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关占平贩毒?只能以强和奸罪逮捕他,这不是在咱们要的结果。”

    周江河低声道:“不能逮捕他,强和奸罪这个罪名太小,咱们要做的是,抓住他贩毒的证据,才能连根拔起湖西市的贩毒势力。”

    耿剑锋脸上露出焦急的神情道:“要是不立刻抓捕关占平,关占平很快就会知道曹盈盈还活着,灭口失败,您说,他会不会逃走?龙海市公安局长赵大山就是逃走的。”

    周江河一听,马上叫来两名警察道:“你们去监视关占平,发现他逃走的话,立刻抓捕。”

    “是,周厅长。”

    两名省厅下来的警察,开了一辆一般的轿车,去监视关占平。

    欧阳志远来到了曹时娜的房间,仔细的搜查着房间的一切。

    曹时娜不会不留下来什么有用的东西的。这么聪明的女人,不会不留后路的。

    欧阳志远在曹时娜房间里搜索了好久,并没有搜出什么。

    他抬头看了看天花板,猛然,他看到了写字台正上方的一块天花板,好像有动过的痕迹。欧阳志远顿时大喜,一纵身,上了写字台,伸手一托那块天花板,那块天花板竟然移开。欧阳志远快速的移开那块天花板,露出一个包的严严实实的包裹。

    欧阳志远强忍内心的狂喜,拿下那个包裹,快速的打开,里面竟然是一本曹时娜的日记,还有一合磁带。欧阳志远的眼睛亮了起来,他快速的翻阅着这本日记,日记里面记载了曹时娜和关占平在一起贩毒的记录,日记最后一天,竟然就是昨天,里面记载了关占平强和奸曹盈盈的过程,和对妹妹的忏悔,还有担心自己被灭口的后怕。

    欧阳志远激动地快速浏览了一遍日记,又把那盒磁带放进了桌子上的收录机里。

    磁带转动了一会,里面传来了关占平和曹时娜的对话,还有几次贩毒的对话过程。

    欧阳志远连忙拿出磁带,好个有心计的女人。看样子,曹时娜很早就预计关占平很有可能最后,要杀她灭口,这才偷偷的录音和写下了日记,又把日记藏起来。

    关占平,有了你的贩毒录音,你死定了。

    欧阳志远快速的收拾好曹时娜的日记本和磁带,走出曹时娜的房间。正好,周玉海走了过来。

    欧阳志远一把拉过周玉海,兴奋的低声道:“快回去,到市局报告,我找到了曹时娜的日记本和一盒磁带,日记里面,曹时娜记载了和关占平贩毒的经过,磁带里有关占平的贩毒录音。”

    “你说什么?”周玉海一听,不由得大吃一惊,脸上露出极其震惊的神情。果然,市长关占平有问题。

    证据找到了,就好办了。

    欧阳志远低声道:“快走,报告给周厅长,立刻抓捕关占平,别让他跑了。”

    两人立刻冲下楼来,跳上欧阳志远的越野车,欧阳志远让周玉海开车,他拨通了周江河的电话。

    周江河一看是欧阳志远的电话,他立刻接了过来。

    “周厅长,我找到了曹时娜的日记和曹时娜的一合磁带,日记里面,记载了关占平贩毒的过程,磁带里有关占平贩毒时候的录音,您立刻派人监视关占平,别让关占平跑了。”

    欧阳志远仔细的向周江河汇报了一遍。

    “说什么?你找到了曹时娜的日记和磁带,里面记载了关占平的贩毒记录?”周江河噌的一声站了起来。

    耿剑锋一听,同样站了起来。

    欧阳志远大声道:“是的,周厅长,千万别让关占平象龙海市的赵大山一样跑了,您立刻加派人手,监视关占平,我们马上就到公安局。”

    周江河道:“刚才,有人试图对曹盈盈灭口,寒万重和何文婕干掉了一个,另一个自杀身亡。”

    欧阳志远一听,就知道大事不好,他立刻道:“不好,这肯定是关占平买通,来杀人灭口的,现在曹盈盈没死,关占平肯定很快就知道,他就怕要逃走,您立刻下令,封锁湖西市所有的路口、特别是码头。”

    周江河道:“我马上通知。”

    周江河看着耿剑锋道:“立刻封锁湖西市所有的路口和码头,防止关占平逃走。”

    耿剑锋道:“是,周厅长。”

    耿剑锋立刻开始拨打发电话,分派任务。

    周江河的电话响了,他一看是刚才自己派出去,监视关占平的两个警察的电话,他连忙接过来。

    “报告周厅长,事情不好,关占平今天没上班,家里也没有。”

    周江河的脑子翁的一声,差点爆炸。不好,关占平跑了!

    关占平今天没有上班,他后悔的要死,自己怎么能犯这个低级的错误,竟然强和奸了曹盈盈。

    真是那个地方一硬,不通人性了。关占平知道,自己这次栽在了女人的手里。

    他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当他知道曹盈盈被欧阳志远接到了湖西市公安局的时候,他就知道,大事不好,自己的仕途,走到尽头了。但他不甘心就这样输了,他立刻派人去杀曹时娜,又让隐藏在公安局内部的张守义和潘光师立刻杀了曹盈盈。同时,他开始准备逃走。

    他所有的钱,早就转移出去了。如果能把曹盈盈和曹时娜都干掉,事情还有希望,他们没有证据,也不敢对自己怎么样,但是,这两个女人,只要活一个,自己就只能逃走。

    他让手下的人立刻准备好了快艇,随时准备出海。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