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五章不得不低头

    一百六十五章不得不低头

    让人不能忍受的的瘙痒和剧痛,几乎让庄富国惨叫起来,汗水瞬间就湿透了他的衣服,他几乎昏了过去,他毫不犹豫的说出来,是自己指使孙耀武让王思雄去强拆这条古街的。

    欧阳志远暗中下手,逼迫庄富国交代交代出来的内情,让所有的官员都吃了一惊。一个副市长的小小秘书,竟然能干出这种事情,真是胆大妄为呀。

    这背后,绝对有人指使。所有官员的目光,都看向副市长周光睿。

    周光睿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他没看到欧阳志远暗中下手。庄富国今天怎么了?难道神经病了?欧阳志远一问,他就说出来?好在自己对庄富国只是暗示,并没有指使他干什么。

    市长任海涛在心里,禁不住笑了,呵呵,欧阳志远和周光睿干起来最好,自己乐的在旁边看热闹,两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你们斗得越激烈越好。

    周天鸿顿时暴怒起来,庄富国这个小小的秘书,竟然做出来这种事,真是岂有此理。

    欧阳志远两眼死死的盯着庄富国道:“说,谁指使你这样做的?”

    庄富国嘶叫着道:“没有人指使我这样做,没有……啊……。”

    欧阳志远一看庄富国就要昏过去,他知道,不能让他昏过去,免得引起别人怀疑,现在龙海市很多官员,还有山南省文化厅随同来的官员都在这里,自己不能让别人抓住把柄。他手指一弹,一道劲气打进了庄富国的穴道,庄富国骨髓里的剧痛和瘙痒刹那间消失。

    庄富国全身冷汗淋淋,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狂喘不已。

    周天鸿看了一眼公安局长裴元奎道:“抓起来审问。”

    公安局长裴元奎虽然和周光睿的关系很好,但他现在可不敢袒护庄富国这个小小的秘书,免得连累自己,现在,可是有省里的领导在这儿。

    裴元奎私下里虽然和周光睿的关系很好,那是因为周光睿强大的背景,但现在,他只能听市委书记周天鸿的。

    裴元奎一挥手,几名警察立刻把庄富国抓了起来,押进警车里。

    欧阳志远暗中下手,让庄富国说出实话,周天鸿把周光睿的秘书抓起来,这等于狠狠的打了周光睿的脸。

    周光睿也想不到,事情竟然会变得这样糟糕。庄富国怎么上来就说出了实话?你说出来实话,这不是找死吗?你脑子进水了?

    平时庄富国可是足智多谋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文化厅副厅长邢春雨看着周天鸿沉声道:“是该好好的审问一下,看看里面有什么钱权交易吗?明知道是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还要非法强拆,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周天鸿连忙道:“好的,邢厅长。”

    邢春雨看着欧阳志远笑道:“欧阳市长,陪着我看看这条古街吧。”

    欧阳志远笑道:“好呀,邢厅长。”

    “咦?欧阳市长,你家竟然有个博物馆?这是谁的博物馆?”邢春雨看到了欧阳志远家门楼下面的牌匾。

    欧阳志远道:“邢厅长,这个博物馆,是我父亲和两位朋友的合伙开的,这里面的藏品,都是他们毕生的收藏。”

    邢春雨顿时兴趣大增,他原来参观过很多博物馆,但私人博物馆,还是第一次。

    他笑道:“呵呵,不错,欧阳市长,我们可以进去看看吗?”

    欧阳志远笑道:“邢厅长,当然可以,走吧,我陪您参观一下。”

    周天鸿笑道:“我也是第一次来博物馆,上次秦总理来,我到你家,这个博物馆,还没有开吧?”

    欧阳志远道:“是的,周书记,我外公来的时候,这个博物馆还没有开。”

    周天鸿笑道:“那咱就陪同邢厅长进去看看吧。”

    众人都跟着邢春雨走进了欧阳志远家的博物馆。

    副市长周光睿没有进去,他站在了欧阳志远家的门前,脸色变得极其阴沉。自己的秘书庄富国这次载了,就怕永远不会再站起来,看来,这次真的要丢车保帅了。

    周光睿的电话响了,他一看电话号码,竟然是城建局长罗伟的电话。

    “周市长,不好了,昨天被欧阳志远打的那十几个城管人员的伤情根本不见好转,而且伤情有加重的迹象,被欧阳志远打脱臼的胳膊,就是骨外科主任亲自出手,都恢复不了,每个人都惨叫不已,还有,王思雄手下的所有被打的小痞子,每个人都在哭爹喊娘,全身剧烈的疼痛,市人民医院的医生,都毫无办法,城管的家属和小痞子们的家属,都在哭闹,他们正在组织人,准备到市政府上访,事情就怕要闹大。”

    城建局长罗伟气急败坏的大声道。

    周光睿一听,不由得大吃一惊。

    他终于领教了欧阳志远身手的厉害了。难道那些城管人员和小痞子们,都被欧阳志远暗中下了黑手?要是这些人出了什么事,再加上,事情的主要原因,是自己的秘书庄富国指使的,庄富国会连累自己的,自己的麻烦就大了。

    如果这些人冲击市政府,引起突发事件,上面追究下来,自己吃不了兜着走。就是自己有着强大的背景,同样会被对手接机攻击打压的。

    欧阳志远这招真毒呀,他在暴打这些人的时候,肯定暗中下了黑手,他的目的是什么?

    难道,欧阳志远想把事情搞大?让上面关注这件事?周家的对手,可不止霍家和秦家呀,要是因为这件小事,给周家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就是爷爷,也会痛斥自己的。

    周光睿点上一支烟,狠狠的吸了一口,让自己静下心来,他要思考对策。

    周光睿低声道:“罗局长,先让医院最好的医生参加治疗,决不能让病人的家属闹事,谁要借机闹事,立刻抓起来。”

    “好的,周市长,不过您快想办法吧,医院这里,就快压不住了。”罗伟哭丧着脸道。

    周光睿挂上了电话,他知道,解铃还需系铃人,那些被欧阳志远殴打过的人,就怕还要欧阳志远来治疗。

    欧阳志远你个王八蛋,真歹毒呀。但要请欧阳志远给这些人治疗,可能吗?这些人可都是欧阳志远打的?但人家打人却有理,又不犯法。

    众人在博物馆里参观了一个多小时,邢春雨本身是考古出身,眼力极高,对各种文物的鉴定,更是轻车熟路。他被博物馆的很多藏品都惊呆了。

    博物馆里面,有很多的珍品,都是自己没见过的,就是燕京的故宫里,都没有。

    邢春雨想不到,在这个私人博物馆里,竟然能看到这么多的珍品和绝品,这让他很是震惊。

    这些好东西,可都是朱文才、孔老和欧阳宁静一辈子的收藏心血。

    众人参观着里面的珍品,周天鸿对古玩也很感兴趣,邢春雨兴趣大增,他每看到一件珍品,就饶有兴趣的给周天鸿讲解着这件珍品的来历和鉴赏要点。

    市长任海涛走到欧阳志远身边,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谢谢你救了我的儿子。”

    欧阳志远笑道:“呵呵,任市长,您别客气,那是我碰巧了,正好经过那里。”

    任海涛道:“我结婚晚,再加上我的夫人蔡云身体不好,很晚才怀上了这个孩子,小军是我唯一的孩子,昨天要不是欧阳市长相救,我就见不到自己的儿子了。”

    欧阳志远道:“那是孙耀武的车,开的太快了,他们几个人,都喝了酒,估计连司机都喝酒了,这件事,全是孙耀武惹得祸,呵呵,这次要好好的审查一下孙耀武,看看这次孙耀武在这次强拆事件中,扮演的是什么脚色。”

    欧阳志远直接把矛头引向了孙耀武。市长任海涛是恨极了孙耀武。欧阳志远知道,孙耀武倒霉的日子到了,军军可是任海涛唯一的宝贝儿子呀。

    市长任海涛道:“欧阳市长,你放心,这次我要彻底的调查这次事。”

    市长任海涛刚说完这句话,他的电话铃响了。

    任海涛一看是主管卫生教育的副市长张广军的号码,任海涛走向外面,把电话接了过来。

    “任市长,您好,昨天参加强拆古街的那些被打伤的城管人员,还有王思雄近一百人的手下,他们都住在人民医院,但他们的伤势不见好转,反而加重,很多胳膊脱臼的伤员,任凭外科医生怎么救治,就是不能复位,就连院长张延清亲自救治,也没有效果。病人疼的惨叫不已,病人的家属极其激动,他们就要去市政府上访了。”

    副市长张广军的口气很是急促。

    任海涛一听,他看了一眼远处的欧阳志远,对着电话沉声道:“张市长,你先稳住病人的家属情绪,我想办法找人救治。”

    副市长张广军一愣,连忙道:“好的,任市长。”

    任海涛挂了电话,他已经知道,昨天欧阳志远一人狂战一百多名小痞子和几十名城管、警察的事了。欧阳志远近乎变态的武功,任海涛是知道的。

    这些人的伤势,肯定是欧阳志远恼怒那些人来拆他家的房子,而下了重手。要是让这些人的伤势好转,还是要请欧阳志远呀。但不知道,欧阳志远会提出来什么条件。

    周光睿呀周光睿,你个王八蛋,这不是惹事吗?你的背景虽然很厉害,但欧阳志远的背景同样不是吃素的,你干么去招惹这个煞星?庄富国是你的秘书,你要是不暗中支持,庄富国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他敢指使孙耀武买通王思雄来强拆欧阳志远家的房子吗?

    现在人家抓住了把柄,请来了省里文化厅的人来查这件事,闹到了省里,而且人家暗中对参加强拆的人,下了重手,看你个王八蛋,怎么能摆平这件事?那些病人的家属要是闹起来,引起突发事件,我看你个王八蛋怎么收场。

    现在可是非常时期呀,周天鸿很有可能在换届期间,要调到省里工作,老子看中的是周天鸿的位置,这个时间要是闹出突发事件,自己就会受到牵连的。

    任海涛走向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的耳朵极其灵敏,他这一段时间,五行神功进步神速,自己的听力更加敏锐了,市长任海涛的电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嘿嘿,周光睿,你个王八蛋不是要拆老子的房子吗?老子这次让你丢尽颜面。

    任海涛市长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对于昨天发生的强拆问题,真是对不起,这件事给你和你的家人带来了伤害,在这里,我向你道歉。”

    任海涛可不是一般的人,他不知道,现在欧阳志远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自己要是请欧阳志远给那些人治病,自己首先要诚心诚意。道个歉算什么?只要自己能顺利的坐上龙海市市委书记的位置,让自己做什么都可以的,何况欧阳志远救了自己的唯一的儿子。

    市长任海涛的道歉,让欧阳更加了解了任海涛这个人不简单,而且是个能伸能屈的枭雄。

    对方是厅级,而自己只是个副厅。任海涛能向自己道歉,就说明任海涛这个人的城府更深。

    欧阳志远笑道:“任市长,这件事的起因不在您,您就不要道什么歉了。”

    任海涛道:“欧阳市长,我是龙海市的市长,这次强拆,我有领导不力的责任,所以,我向你道歉。”

    欧阳志远道:“要道歉,也是主管城建的领导道歉,这和您有什么关系?嘿嘿,庄富国只是个小小的秘书,没有人暗中指使这件事,庄富国敢让孙耀武买通王思雄来拆这条省文物重点保护的街道吗?”

    欧阳志远的话,让任海涛知道了,欧阳志远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了。

    任海涛沉声道:“欧阳市长,你放心,我让主管城建的副市长周光睿给你道歉。”

    欧阳志远冷笑道:“就怕人家不肯,人家背后可是燕京的周家。”

    任海涛冷声道:“这里是龙海,并不是燕京。欧阳市长,还请你给昨天那些受伤的人看看伤势,那些人也是受了别人的驱使,身不由己呀,我保证,在我任期内,这条古街绝对没有任何人敢再强拆。”

    欧阳志远冷笑道:“受人驱使就助纣为孽了?我知道,城管的名声一直在国人的心里不是很好,虽然大多数城管是好的,但仍旧有一部分人被别人当做打手使用,还有王思雄的那些小痞子,全是具有黑社会性质的打手,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这时候,市委书记周天鸿同样也收到了医院的消息,他沉思了一下,走了过来。

    市长任海涛一看周天鸿走了过来,他知道,周天鸿肯定也知道了医院伤员的这件事。

    周天鸿看着任海涛道:“任市长,医院那些伤员,是怎么回事?”

    市长任海涛连忙道:“昨天那些人强拆老街,都在攻击欧阳市长,欧阳市长和他们对打,那些人没有打过欧阳市长,都被欧阳市长打伤了。”

    任海涛低声道。

    周天鸿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呀,你看,这些人也被你打了,都在住院,他们的病情都在加重,你能不能帮助治疗一下?”

    欧阳志远道:“让我治疗可以,但有一个条件。”

    周天鸿道:“什么条件?”

    欧阳志远道:“让主管城建的副市长周光睿向我道歉。”

    市委书记周天鸿一愣,但他随即道:“好,任市长,一会,你就让周光睿向欧阳市长道歉,他身为主管城建的副市长,在这件事上,要负主要责任。”

    任海涛道:“好的,周书记。”

    虽然任海涛答应得很爽快,但他的心里很是反感周天鸿这样直接命令自己的语气。

    这时候,邢厅长已经参观完了博物馆,他笑着走了过来道:“欧阳市长,真是不错呀,很多国宝级的东西,我都没见过。”

    欧阳志远笑道:“邢厅长,您是咱山南省的文物局长,什么国宝级别的宝贝没见过?我们这里的东西,都是普品。”

    邢春雨笑呵呵的道:“这里的东西有很多我真的没见过,特别是那些明代的青花瓷器,真是精品呀。”

    欧阳志远知道,邢厅长说的那些瓷器,都是自己从巨山湖下面的留城打捞上来的珍品。

    欧阳志远笑道:“邢厅长要是喜欢,我送你几件瓷器?”

    邢厅长大笑道:“我可不敢要,我要是要了,肯定会有人说我受赌。”

    众人都笑了起来。

    众人簇拥着邢厅长走出了欧阳志远的家门,周天鸿看到了站在门外的副市长周光睿,他看了一眼任海涛。

    任海涛知道,周天鸿这是逼迫自己和周光睿交恶,让自己得罪人,周天鸿真是个老狐狸呀。但这件事,是属于市政府的工作,自己不得不出头。

    现在自己也不敢得罪周天鸿,尽量和周天鸿搞好关系,否则,周天鸿上调后,就不会推荐自己接替他的位置。

    当众人走出大门外,任海涛看了一眼副市长周光睿沉声道:“周市长,医院的那些伤员,你处理好了吗?”

    任海涛这样一说,周光睿就算知道,市长任海涛已经知道了医院伤员的那些事。

    周光睿低声道:“任市长,我想请欧阳市长给那些人看看,能否治疗一下。”

    欧阳志远冷笑道:“周市长,你说的太天真了,一百多名小痞子,手持棍棒,和城管、警察一起来拆我家的房子,而且围攻我,你说我会给他们治疗吗?”

    周光睿的脸色顿时变得尴尬至极。

    任海涛冷声道:“周市长,你是主管城建工作的,城建方面出现了这件事,你负有主要的责任,我和周书记一致认为,你应该向欧阳市长道歉,然后再谈救治伤员的事。”

    任海涛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一句话,就把周天鸿拉了进来。让周光睿向欧阳志远道歉的,是和周天鸿一致决定的。

    周光睿的呼吸一滞,他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眼角的肌肉禁不住的剧烈抽动了一下。

    自己向欧阳志远道歉,这等于让自己向欧阳志远低头。***,这是什么事呀?自己被戴了绿帽子,却要向给自己戴绿帽子的人道歉,这还让自己活吗?

    但是,自己不道歉,欧阳志远能救治那些人吗?

    周光睿暗中咬了咬牙,心里在滴血,他走到了欧阳志远面前,低声道:“欧阳市长,对不起。”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