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任市长的打算

    第一百六十三章任市长的打算

    韩贝贝的眼睛也红了。

    欧阳志远笑道:“一帆,没事,上了药就好了。”

    一帆道:“爸爸,坚强些。”

    韩贝贝伸手从寒万重手里接过生肌膏道:“欧阳哥哥,我给你涂药吧。”

    欧阳志远道:“好吧,贝贝。”

    韩贝贝把生肌膏均匀的涂在了欧阳志远后背的伤口上。

    生肌膏刚涂到欧阳志远的后背上,股股清凉让欧阳志远的后背不再痛了,伤口快速的恢复愈合着。

    韩贝贝看到了欧阳志远的伤口,在快速的收口结痂,这让她大吃一惊,眼里露出惊奇的神情。

    这是什么药?效果这么好?涂上就长伤口?

    欧阳志远穿上衣服,看着惊愕的韩贝贝笑道:“丫头,楞啥?走,回家吃饭。”

    寒万重发动越野车,开向了老街。

    蔡云和儿子任小军回到了家里,市长任海涛已经回家了,他正在客厅里看书。

    “爸爸!”

    蔡小军一看到爸爸,就扑到了爸爸的怀里。

    任海涛疼爱的抱起了自己的儿子,狠狠的在儿子的脸上亲了一口道:“儿子,今天怎么放学这么那么晚呀?”

    蔡云冷哼一声道:“看看你提拔的裴元奎,就是一个饭桶,今天咱们的儿子,差一点让车撞了。他是怎么管理交警的?”

    任海涛一听自己很晚才生的这个儿子,差一点让车碰了,脸色顿时变得很是阴沉,他沉声道:“怎么回事?蔡云?”

    蔡云生气的道:“我带着军军经过文化街的时候,我和军军下来买东西,那个叫什么恒信珠宝的孙耀武,这个狗东西,喝了酒,他的车直接撞向咱们的儿子军军。”

    蔡云是听到了裴元奎和孙耀武说话,才知道,那个人叫孙耀武的。

    “什么?恒信追宝集团的孙耀武?军军伤到哪里没有?”任海涛连忙仔细的检查军军的身上,看看儿子受伤没有。

    蔡云冷声道“如果不是有人救,军军早就被撞死了。”蔡云的眼睛红了,眼泪禁不住的掉了下来。

    任海涛的脸色阴沉的就像六月的天,儿子军军就是自己的命根子,孙耀武这个王八蛋,竟然敢酒后开车,差点撞死自己的儿子,这家伙真是找死。

    不建设古玩城,老子也要治一治你。

    任海涛看着蔡云道:“是谁救了咱们的儿子?”

    蔡云看了一眼任海涛道:“是湖西市常务副市长欧阳志远。”

    “你说什么?欧阳志远?”

    任海涛一下子站了起来,脸色变换不停。怎么会是欧阳志远救了自己的儿子?

    今天,强拆那条老街的事情,任海涛是知道的,但他没有阻拦,他自己装作不知道。强拆这件事,就是出了什么事,也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欧阳志远和周光睿和自己的关系都不好。

    欧阳志远站在省长江川河的对立面,自己又是省长江川河的班底,自己和欧阳志远肯定不会有什么结交。

    而周光睿刚一来到龙海市,对自己还算尊敬,但这家伙仗着自己后台的强大,骨子里的那种优越,就渐渐的不自觉的流露出来,这让任海涛很不舒服,任海涛开始不喜欢周光睿起来。但是,任海涛忌惮周光睿的强大背景,副市长周光睿的事,他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看样子,周光睿和欧阳志远有什么过节,如果没有什么过节,今天就不会出现强拆老街的事件。

    明天,省文化厅的调查组就要来了,嘿嘿,就是来了,调查组能把周光睿怎么样?以周光睿的狡猾,他肯定会把这件事撇的一干二净的,最终结果,还不是不了了之?

    今天欧阳志远竟然救了自己的儿子,这可是一个大人情呀。

    可惜的是,欧阳志远这么有才,自己却不能和他成为朋友,而是政敌。

    蔡云看着自己的丈夫道:“欧阳市长为了救咱们的儿子,而且还受了伤,后背都被撞出了血了。”

    任海涛道:“有时间,我要谢谢欧阳市长。”

    蔡云点头道:“是要好好的谢谢人家,对了,那个孙耀武怎么办?”

    任海涛道:“孙耀武是恒信珠宝集团的董事长,很有钱,恒信古玩城的投资,离不开他,嘿嘿,这次……,要让他放点血出来。”任海涛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阴笑。

    欧阳志远和韩贝贝、一帆回到家后,秦墨瑶看着一帆赖在韩贝贝的怀里,她不禁笑道:“一帆,别能脏了你贝贝姨姨的衣服。”

    韩贝贝笑着道:“姨姨,没事的,我很喜欢一帆。”

    一帆笑嘻嘻的道:“奶奶,我不会弄脏贝贝姨姨的衣服的。”

    欧阳志远看到了孔老的气色很不好看,他的脸色一变,连忙伸手抓住了孔老的手腕,他的心不由得一沉。

    原来预计孔老的时间还有一年,现在又过了几个月,但是,孔老衰老的速速加快了,老人的时间不多了,生命再次缩短。

    欧阳宁静看了一眼儿子,摇摇头,朱文才同样摇了摇头。

    老人这是急火攻心造成的。

    这几天就传来政府要拆掉这条老街的消息,这让本来就到了灯枯油尽的孔老,更是雪上加霜,虽然欧阳宁静给孔老配了很多珍贵的汤药,但是,他不是神仙。对于已经耗尽了生命的孔老来说,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

    这套房子,虽然已经不属于孔老了,但他现在就住在这里,他不忍心看到,自己祖辈留下来的老宅子被拆了。

    欧阳宁静对待他就像对待自己的父亲一样,照顾得很周到,和他们一家人一起生活,这让老人很是感动。

    老人也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欧阳志远放下老人的手笑道:“孔老,您是急火攻心,没事的。”

    欧阳志远在宽老人的心。

    孔老笑道:“志远呀,今天真是谢谢你呀,要不是你来到,咱们家的老房子,连同这条街,都保不住了,老祖宗留下的这点东西,咱们决不能随便拆了呀。”

    欧阳志远笑道:“孔老,您放心,有我在,咱们的房子和这条街,都不会被拆的,明天省文化厅的调查组就到了,来调查拆咱们这条街的这件事,省里绝不会让这些人胡搞的。”

    孔老道:“志远呀,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秦墨瑶端着饭菜走了出来道:“饭菜来了,大家吃饭了。”

    一家人洗了手,都围坐在饭桌旁坐好。

    秦墨瑶让韩贝贝坐在了自己的旁边,一帆坐在了欧阳志远的怀里。欧阳志远和父亲欧阳宁静、朱师伯、孔老他们坐在一起。

    众人吃完饭后,欧阳志远把孔老送回他的房间,为孔老配了几副药,然后,亲自给孔老煎药。

    欧阳宁静看着儿子忙着,他道:“志远,你看孔老还有多少时间?”

    欧阳志远道:“最多两个月。”

    欧阳宁静的心里一沉。欧阳志远的医术,要比父亲高明很多。师傅魏半针教了欧阳志远很多医术。

    欧阳志远配的药,就是让老人家在最后的时间内,生活质量提高一点而已。

    欧阳志远煎好药,端着药液,走进了孔老的房间。

    孔老看到欧阳志远端着药走了进来,他连忙道:“志远,好孩子,快坐下。”

    欧阳志远道:“孔老,把药喝了吧,我亲自给您配了几副药,不要凉了。”

    “好孩子,谢谢你了。”孔老伸手要去接药碗。

    欧阳志远道:“我来吧,孔老,药的温度正好。”欧阳志远说完,把药碗送到了孔老的嘴边。

    孔老的内心很是温暖。自己无依无靠,想不到,自己在临死之前,还能回到自己的老宅子,而欧阳宁静一家,对自己这样好。

    孔老把药喝了,他看着欧阳志远道:“志远呀,我老了,我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我要谢谢你和你的爸爸、妈妈,让我这个无家可归的老头子,有了一个温暖的家。”

    欧阳志远道:“孔老,您不要说这些,这里就是您的家,我就是您的孙子,我和父亲,给您养老送终。”

    孔老眼圈一红,他伸出一双手,紧紧地握住了欧阳志远的手,说不出话来。

    孤独的老人最怕没有人养老送终,欧阳志远的话,让孔老很是感动。

    “孔老,天不早了,您休息吧。”

    欧阳志远伺候老人洗脚后,然后给老人盖好被子。

    欧阳志远回到客厅,妈妈在安排韩贝贝的住处,韩贝贝被安排在欧阳志远隔壁的客房,所有的被子和床单都换成新的。

    志远笑着走了过去道:“韩贝贝,你就住在我隔壁。”

    韩贝贝笑道:“好的,欧阳哥哥。”

    一帆笑嘻嘻的道:“我要和贝贝姨姨睡在一起。”

    欧阳志远笑道:“你还是跟着奶奶睡吧,让你贝贝姨姨好好的休息一下。”

    韩贝贝笑道:“我很喜欢一帆,就让一帆跟我睡吧。”

    欧阳志远看着韩贝贝笑道:“那好吧。”

    安排好韩贝贝后,欧阳志远回到了客厅,看到了父亲坐在了沙发上。

    欧阳宁静道:“志远,孔老睡了?”

    欧阳志远道:“孔老喝完药,睡了。爸爸,您暗暗地准备一下孔老的后事,还有他那些收藏品,燕京的那套老宅子,怎么处理。”

    欧阳宁静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再高明的医术,也救不了生命力耗尽的人,这是我们行医的悲哀。”

    欧阳志远道:“爸爸,您也不要难过,生老病死,谁也逃脱不了,咱们让老人家走的安详一点,没有遗憾就行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