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冤家路窄

    第一百六十二章冤家路窄

    欧阳志远的身形如同一道残影一般,速度太快了,简直就是闪电,,瞬间就冲了过去,他一把就抱住了那个**岁的小男孩,一个鱼跃,闪到了路边。

    虽然欧阳志远的速度很快,但轿车的后视镜还是挂到了欧阳志远的后背。

    “啪!”后视镜被折断了,欧阳志远一个趔趄,转了一个圈,差一点摔倒,后背的衣服被撕开一道口子。

    开车的司机吓得连忙扭打方向,轿车发出刺耳的刹车声,撞向了路旁的一棵树上,停了下来。

    “我的儿子。”

    一位四十多岁的漂亮女人,冲了过来,一下子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孩子,吓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全身剧烈的颤抖着。

    欧阳志远疼的呲牙咧嘴。欧阳志远虽然武功高强,但他不是神仙,好在自己救下来了这个孩子。

    那位中年妇女拉着自己的儿子连忙道:“谢谢您,救了我的儿子。”

    欧阳志远看着脸色吓得苍白的中年妇女,连忙道:“不要客气大嫂,看好自己的孩子最重要。”

    那位中年妇女连忙道:“要不是您相救,我的儿子就没命了,请问您叫什么名字?我好让孩子的爸爸感谢您。”

    欧阳志远还没说话,韩贝贝早抱着一帆冲了过来,一脸担心的大声道:“欧阳哥哥,你……你没事吧?”

    欧阳志远道:“没事,贝贝。”

    韩贝贝看到了欧阳志远后背的衣服被撕裂了,并且有血迹渗透出来,她一声惊呼道:“欧阳哥哥,你的后背有血迹,你受伤了。”

    欧阳志远道:“没事,贝贝,只是皮外伤,让汽车的后视镜刮了一下。”

    “爸爸,疼吗?”一帆伸出小手抚摸着爸爸渗出血迹的后背,眼睛里满是泪水。

    欧阳志远转过身道:“是小伤,一帆,爸爸不痛。”

    中年妇人连忙道:“到医院看看吧。”

    欧阳志远笑道:“没事,皮外伤而已。”

    那位中年妇女拿出电话,快速的拨通了一个号码,沉声道:“裴局长,我的儿子差点让人撞死,肇事者的车辆就在文化街幼儿园前,你来处理一下。”

    中年妇人说完话,就挂上了电话。

    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裴元奎一看这个号码,吓了一跳,他立刻亲自带人坐上警车,冲出龙海市公安局。

    这时候的欧阳志远,走向了那辆撞在树上,停在路旁的肇事车辆。

    车内传来了啊呀啊呀的呻吟声。

    欧阳志远脸色很是阴沉,这是哪个王八蛋开的车?这么不要命?这不是找死吗?

    车碰的不算厉害,司机已经踩下了制动。

    他猛一使劲,拉开了车门,一股浓烈的酒气扑面而来。看来,这些王八蛋喝酒了。

    车内几个人还在呻吟着,但都是皮外伤。欧阳志远一看这几个人,他的脸色顿时一沉,嘿嘿,真是冤家路窄呀。

    三个人中,有一个人,他认识,正是恒信珠宝董事长孙耀武。

    王思雄已经说出来,是孙耀武出了五百万,让王思雄来拆自己的家的。欧阳志远看到孙耀武的额头碰了一个包,别的没有伤。他冷笑着一下把孙耀武的衣领子扯住了,一使劲,把孙耀武扯了出来。

    孙耀武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在这里会碰到欧阳志远。欧阳志远这张冷森森的脸,他永远都不会忘记。

    “你……你想干什么?”

    孙耀武从来没有被别人打过,自从被欧阳志远打过一顿,这是他一生的阴影,永远留在了心里。他让王思雄去拆欧阳志远家的房子,他本来就心虚。他已经接到了消息,欧阳志远来龙海了,并一个人打跑了公安、城管和王思雄的一百多名手下。

    欧阳志远的身手真强悍呀。

    现在,欧阳志远一把竟然把他扯了出来,这让他吓破了胆。

    欧阳志远抬手对着孙耀武就是两记耳光。

    “啪啪!”

    这两记耳光,打的孙耀武眼冒金星,嘴角都流出来血来了。

    “欧阳……志远,你……为什么打我?”孙耀武毕竟是恒信珠宝集团的老总,他被欧阳志远打了两记耳光,不由得恼羞成怒。

    什么?欧阳志远?哪个欧阳志远?难道救自己儿子的这个年轻人就是湖西市常务副市长欧阳志远?

    中年妇人一听被打的人叫出来欧阳志远的名字,这让她大吃一惊,脸色变幻不停。

    欧阳志远一脚又踹在了孙耀武的肚子上,孙耀武一声惨叫,身子飞出数米开外。

    中年妇女心道,打得好,打死这个王八蛋才解气呢,今天要不是欧阳志远在这里,自己的儿子就危险了。

    欧阳志远一脚踩在了孙耀武的脸上,冷森森的道:“孙耀武,你犯贱不是,你竟然敢让王思雄去拆我家?说,是不是周光睿然你干的这件事?你要不说,老子今天弄死你。”

    孙耀武一听,不由得一惊。王思雄这个王八蛋,拿了钱,却没有拆掉欧阳志远的家,又出卖了自己,老子饶不了他。

    孙耀武大声道:“欧阳市长,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根本不认识什么王思雄。”

    孙耀武知道,自己要是承认指使了王思雄,欧阳志远还不弄死自己?

    欧阳志远冷笑道:“嘿嘿,不承认是吗?老子让你不说。”

    欧阳志远说完,一指头点在孙耀武的一个穴位上。

    孙耀武立刻觉得全身如同毒蚂蚁撕咬一般,痒痒到骨头里。他顿时冷汗淋淋,惨叫不已,全身剧烈的颤抖,如同筛糠一般的哆嗦着。

    孙耀武哪里受到过这种折磨,一分钟后,就受不了了,全身水淋淋的,如同掉进水里一般,嘴里大叫道:“欧阳市长,我说……你饶了我吧。”

    欧阳志远冷声道:“你要是早说,还能受这种罪吗?”欧阳志远说完,在孙耀武的身上拍了一掌。

    孙耀武身上的奇痒和剧痛瞬间消失了。他躺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如同死狗一般。

    欧阳志远冷声道:“说。”

    孙耀武哭丧着脸道:“欧阳市长,是周光睿的秘书庄富国让我这样做的。”

    欧阳志远一听,冷笑道:“你撒谎,莫非你还要再想尝尝刚才的滋味?”

    孙耀武吓得脸色苍白,冷汗淋淋,连忙摇头道:“不不不……,欧阳市长,是周光睿的秘书庄富国让我这么做的,真的,我不骗您,欧阳市长,您饶了我吧。”

    欧阳志远看着孙耀武不像撒谎,他对周光睿的狡猾,更进一步的了解了。这家伙肯定是暗中指使自己的秘书,让孙耀武买通王思雄,让王思雄去拆那条古街的。

    那位中年妇女的眉头皱了起来,心道,看来,欧阳志远和周光睿的矛盾很深呀,燕京的老一辈的矛盾,已经延伸到小一辈身上了。

    虽然自己的丈夫和欧阳志远并不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但欧阳志远救了自己的小儿子,自己还是要感谢欧阳志远鍀的。

    凄厉的警笛声由远而近的传来,几辆警车风驰电掣的开了过来,停在了路旁,副市长兼任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裴元奎快步走下车来,连忙紧跑几步,跑到了中年妇女面前,一脸献媚的道:“蔡部长,您好,军军没事吧。”

    这个叫蔡部长的女人冷笑道:“裴书记,你看你们的工作做的,你们交警是怎么工作的?刚才,军军差点让车撞了,任市长和我,都很疼爱这个儿子,我儿子要是出了事,都要让那车里的人陪葬,你去把那辆车上所有的人,都给我抓起来审问,一个都不放过。”

    欧阳志远早就看到了裴元奎从警车里下来,他一看这个副市长,兼任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局长的裴元奎在这个女人面前点头哈腰,就知道这个女人在龙海市的地位不低。这个女人是谁?任市长?她和任市长的儿子?难道这个女人是市长任海涛的妻子?看来两人有这个孩子的时候,很晚呀。

    欧阳志远听到了这个女人和裴元奎的对话了。

    这个女人说话好霸道呀,嘿嘿,如果这个叫军军的孩子出了事,他要让整个车里的人陪葬,嘿嘿,真厉害呀。自己无意中,救了现任市长任海涛的儿子。任海涛可是和自己不一路,他是省长江川河的人。

    “是,蔡部长。”

    裴元奎的眼里只有龙海市市长任海涛的妻子蔡云,他根本没有看到欧阳志远。

    裴元奎原来就是副市长,主管城建工作,犯过错误,后来,任海涛和省长江川河把裴元奎提为龙海市的政法委书记,还兼任公安局长。

    虽然政法委书记的级别和副市长一样,都是副厅级别,但是,政法委书记可是市委常委呀,权力更大,而且在常委内,有了投票权。

    现在的裴元奎在龙海市,可是位高权重。

    市长任海涛提拔了裴元奎,裴元奎可把市长任海涛当做自己的恩人看待。

    裴元奎一指撞在树上的那辆车,大声喝道:“把那辆车里的人都给我抓起来。”

    裴元奎的命令刚一下下达,七八名警察扑向了那辆车。

    “咦?”

    裴元奎猛一抬头,看到了欧阳志远,这吓了他一跳,他的瞳孔不由的暴缩。欧阳志远可是殴打过他的儿子裴洪刚,欧阳志远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欧阳志远开车,差点碰到了任市长的儿子?

    欧阳志远现在可是湖西市常务副市长了。

    裴元奎冷哼一声道:“欧阳市长,你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你差一点碰到了任市长的儿子军军?”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裴元奎,冷笑道:“裴局长,好威风呀,恭喜你升迁了。”

    裴元奎皮笑肉不笑的道:“彼此彼此,你不同样升到了湖西市常务副市长的位置?你开车太不小心了吧?怎么能差一点撞了任市长的儿子军军?”

    蔡云冷哼一声道:“裴局长,欧阳市长没有碰我儿子,相反,是人家救了军军,要不是欧阳市长救了军军,军军就怕危险了。”

    裴元奎一听欧阳志远救了军军,他不禁一愣,他一眼看到了鼻青脸肿、脸色煞白的孙耀武。

    孙耀武可是认识裴元奎,但不认识任市长的妻子蔡云,蔡云随同丈夫调到了龙海市,担任龙海市宣传部副部长。

    裴元奎和蔡云的对话,让他知道了,自己的车刚才差一点碰到了任市长的儿子军军。这吓得他脸色煞白,冷汗湿透了衣服。

    任海涛市长结婚晚,加上蔡云的身体一直不好,怀不上孕,后来怀上了,生孩子就更晚了,军军是任市长唯一的孩子,更是任市长的宝贝,自己刚才差一点就撞死了这孩子。要不是欧阳志远就下这个孩子,今天军军就完了,同样,任海涛能放过自己吗?

    裴元奎认识孙耀武,他一看孙耀武的样子,连忙道:“孙董事长,你怎么了?”

    蔡云冷哼一声道:“就是他的车,醉驾,把这些人都带走,等候任市长处理。”蔡云的口气极其强势。

    蔡云这样一说,裴元奎虽然认识孙耀武,但他能分清厉害关系,孙耀武算什么东西?就是有两臭钱而已。蔡部长的话,在自己的耳朵里,就是圣旨。

    裴元奎沉声道:“把这些人都带走,拷上。”

    七八名警察冲了过来,把车上的两个人,连同司机和裴元奎,都用手铐拷上,押向了警察,另外几个公安勘探现场。

    孙耀武想说什么,但张了张嘴,没有说出来什么。他知道,自己倒霉了,回来多花几个钱罢了。

    蔡云走了过来,拉着自己的儿子军军,伸出另一只手道:“呵呵,欧阳市长,想不到,你就是刚刚被任命为湖西市常务副市长的欧阳市长,谢谢你救了军军。”

    欧阳志远握住了蔡云的手道:“呵呵,蔡部长,我是正好路过这里,看到孩子就要被撞,我不能见死不救,幸好军军没事。”

    蔡云笑道:“欧阳市长是来探亲?你家住在老街?”

    欧阳志远笑道:“是的,蔡部长,快过春节了,我来看望一下父母,正好过来接一位朋友的孩子。”

    蔡云道:“欧阳市长你放心,有任市长在,没有人敢拆你们的老街。”

    蔡云刚才听到了孙耀武和欧阳志远的对话了。

    欧阳志远忙道:“谢谢蔡部长。”

    蔡云笑道:“欧阳市长,以后在龙海有事,你找我,我会帮助你的。”

    欧阳志远忙道:“好的,蔡部长,您有事,忙去吧。”

    蔡云笑道:“好的,欧阳市长,有情后补吧。”

    蔡云说完,拉着儿子走向不远处的一辆轿车。

    裴元奎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欧阳市长,公务在身,再见。”

    欧阳志远看着裴元奎冷声道:“裴局长,强拆老街的时候,有很多警察参加了,裴局长不会说,不知道吧?”

    裴元奎故意一愣,随即道:“欧阳市长,你还别说,我还真不知道这件事,就是有警察参加强拆,那也是下面自作主张,我查出来,一定要严肃批评他们。”

    欧阳志远知道裴元奎在故意说不知道,他冷笑道:“明天省里文化厅的调查组就到了,至于你知道不知道,调查组会调查清楚的,我真的希望,裴局长和这件事无关,如果让我查出一点和裴局长有关系的话,我会亲自向省公安厅王厅长回报的。”

    欧阳志远是的话,让裴元奎一惊,他知道,省厅的正副厅长,都是欧阳志远的岳父,省委书记萧远山的人。这要是真让欧阳志远查出点什么,自己就倒霉了。

    裴元奎忙道:“欧阳市长,我再说一遍,这件事和我无关,再见。”

    裴元奎说完,走向了警车。

    欧阳志远冷笑道:“但愿和你无关,你别忘了,你的前任赵大山就是被我吓跑的。”

    裴元奎的身体一僵,随即走进了自己的专车里,轿车开走了。

    欧阳志远是在威吓自己。自己的前任赵大山确实是被欧阳志远逼走的,逃亡国外了,前市长郭文画,也是被欧阳志远逼得跳了楼。

    欧阳志远这个王八蛋,真厉害呀,自己以后要防着他点。这次的强拆事件,看来要找个替罪羊了。

    韩贝贝抱着一帆道:“走吧,欧阳哥哥,人家都走了。”

    欧阳志远道:“走吧。”

    三人上了越野,寒万重道:“欧阳市长,伤着没有,刚才那孩子真危险,你的速度真快。”

    欧阳志远道:“幸好是个拐弯,我才能抄近路追上那辆车,救下那个小男孩,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韩贝贝忙道:“欧阳哥哥,你的后背有血迹,我给你上点药吧。”

    欧阳志远道:“让寒万重来吧,我再换一件衣服。”

    欧阳志远从后备箱里,取出一件新衣服,把生肌膏递给寒万重。

    寒万重和韩贝贝看到欧阳志远的后背,两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欧阳志远的后背,青紫一大片,而且被后视镜刮出一道血痕,还在向外渗血。

    “爸爸,出血了,你疼吗?要哭你就哭吧。”

    一帆看着爸爸的后背,小丫头忍不住伸出小手,去抚摸爸爸的伤口,眼泪流了出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