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当枪使了

    第一百六十一章当枪使了

    虽然周光睿的背景强大,但城建方面出现了这种事情,这让周天鸿十分的恼火。他不想让龙海市在换届之前出现任何的问题,免得影响自己的仕途。省文化厅明天就派人来调查强拆老街这件事,这让周天鸿十分的震怒。

    燕京的周家和秦家,以及霍家,都存在着政见的不一,难道是周光睿故意在打击报复欧阳志远?

    做官多年的周天鸿,经验老到,瞬间就揣测出这件事的根源,但具体的原因,他还是不知道。

    可是,欧阳志远的背景也并不比周光睿差。这件事麻烦大了。

    周光睿早就想好了对策,他低声道:“周书记,对不起,是我的工作没做好,这件事我不知道,但我会调查清楚的,写出报告给您。”

    周天鸿冷笑道:“你是主管城建的副市长,难道事情一点你都不知道?”

    周光睿低声道:“这件事,可能和恒信珠宝集团的孙耀武有关系,恒信珠宝的孙耀武是新开发的恒信古玩城的投资商,周书记,我在调查清楚这件事后,再向您汇报。”

    周光睿把孙耀武推了出来。

    孙耀武是投资商,就是孙耀武要拆那条街,周天鸿又能把孙耀武怎么样?嘿嘿,龙海市的古玩城,还指望着孙耀武投资呢。

    周天鸿沉声道:“不论谁想拆掉老街,立刻给我停止,明天省文化厅的调查组就下来调查这件事,我希望龙海市不要发生任何的事情,如果谁管辖的区域出现问题,我会严肃的处理。”

    周天鸿狠狠的扣死了电话。

    周天鸿不是很喜欢周光睿,他能感觉到,周光睿这个人太阴,如果不是周光睿的爷爷是燕京的周老,周天鸿绝对不同意周光睿主管龙海的城建。

    现在这件事,更让自己头痛。周光睿,你的后台强硬,欧阳志远的后台也不是软的,他的后台可是秦家和霍家联手的。

    周天鸿拨通了欧阳志远的电话。

    欧阳志远一看是周天鸿的电话,他连忙接过来道:“周书记,您好。”

    周天鸿笑道:“志远呀,你什么时候来的龙海?你个臭小子,来了也不和我同个电话?恭喜你成为湖西市常务副市长。”

    欧阳志远忙道:“周书记,呵呵,我刚到,正好看到城管、公安和黑社会的小痞子们联合一起,来拆我家的房子,周书记,什么时候,龙海的警察和黑社会一起联合执法了?整条古街可是省重点文物挂牌的街道,如果我再晚来一分钟,这条街就被拆了。”

    欧阳志远很是不满龙海市对自己家这样,他这句话让周天鸿尴尬的很厉害。

    周天鸿知道,欧阳志远的升迁仕途,要比自己还要快,走的会更远。别看现在自己的级别,比欧阳志远高上半级,用不了几年,说不定,自己会成为欧阳志远的手下。

    欧阳志远的外公,升任总理的呼声,越来越高了,他的岳父,省委书记萧远山就要上调到国务院了,这些的因素,决定着欧阳志远的仕途。

    周天鸿道:“志远呀,我正在查这件事,龙海市绝不允许这些人胡来。”

    欧阳志远道:“周书记,龙海市的城建,还是裴元奎管辖吗?”

    欧阳志远以为,这是裴元奎在报复自己。

    周天鸿一听,就知道,欧阳志远还不知道周光睿已经负责城建了,也不知道裴元奎除了担任副市长以外,还负责公检法司这一块了。

    周天鸿道:“志远,裴元奎已经不负责城建了,他已经升任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局长了,负责承建的是周光睿副市长。”

    周天鸿在故意把周光睿的老底对欧阳志远说,他对周光睿的做法,十分的反感。

    “什么?周光睿负责的城建?”欧阳志远一听,就知道,这件事是周光睿在后面捣鬼。上次周光睿到湖西市,正看到自己的老婆丁晓兰倒在了自己的怀里,这让周光睿暴怒至极。

    这是周光睿在报复自己。嘿嘿,周光睿,你想多了,老子对你老婆没有丝毫的兴趣,你个王八蛋竟然敢拆我家的房子,老子也不会放过你的,嘿嘿,老子有手段要你当面向老子道歉。

    裴元奎个王八蛋也不是好人,那些警察,说不定是裴元奎派过来的。

    周天鸿道:“周光睿正在调查这件事。”

    欧阳志远冷笑道:“嘿嘿,调查什么,我敢相信,整个事件就是周光睿暗中指使的,别人谁敢有这个胆子?我倒要问问周光睿,他的目的是什么?”

    旁边的王思雄听到欧阳志远竟然和市委书记周天鸿通电话,他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

    看来,今天自己踢到铁板上了,这人竟然是湖西市的常务副市长。

    怪不得孙耀武这个王八蛋,竟然出了五百万。***孙耀武再给自己下套,他肯定知道,这座大宅子的主人,就是欧阳志远的家。他惹不起,竟然拿自己当枪使,嘿嘿,老子饶不了你。

    欧阳志远和周天鸿通完电话,他看了一眼王思雄道:“王思雄,带着你的人快滚!购机车和铲车作为证据,先留下,下次再见到你,我打断你的腿。”

    王思雄看着很多躺在地上,还没有爬起来的手下,苦着脸道:“欧阳市长,您看,我手下的人,伤成这样……。”

    欧阳志远冷笑道:“这些人都是罪有应得,都带走。”

    王思雄连忙招呼被打得四处逃散的那些小痞子,赶忙把人都抬上几辆大客车,到医院治疗。

    整条街的左邻右舍都欢呼起来。

    欧阳志远走向父亲和母亲。

    “爸爸,妈妈,朱师伯、孔老,您们好。”

    欧阳宁静看着儿子笑道:“儿子,你来的真是及时,这些王八蛋还真敢动手。”

    欧阳志远道:“爸爸,对待这些人渣,下手都不要留情。”

    秦墨瑶看着儿子,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意道:“远儿,你怎么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妈妈,我韩贝贝过来的,小丫头要在咱们家过春节了。”

    韩贝贝看着欧阳志远的爸爸妈妈,早就冲了过来,笑嘻嘻的道:“叔叔,姨姨,你们好。

    秦墨瑶一把拉住了韩贝贝的小手笑道:“贝贝,你好,这几天没见,更漂亮了。”

    韩贝贝笑道:“姨姨也更漂亮了。”

    欧阳宁静一看这个漂亮的韩贝贝,心道,这个臭小子,什么时候,身边都不缺少漂亮的女孩子。

    秦墨瑶很喜欢这位聪明漂亮的韩贝贝,小丫头的小嘴很甜。

    她伸手握住了韩贝贝的小手,笑道:“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当我女儿吧。”

    韩贝贝连忙笑嘻嘻的道:“姨姨,我就把您当我妈妈吧。”

    秦墨瑶拉住了韩贝贝的小手笑道:“贝贝,呵呵,好呀,这么漂亮的那孩子,我很喜欢。”

    韩贝贝看着秦墨瑶笑道:“姨姨,我也喜欢您呀。”

    秦墨瑶一下子把韩贝贝搂在怀里道:“好贝贝,姨姨也喜欢你。

    这时候,很多人都赶了过来,围住了欧阳志远一家人。

    “我的天哪,欧阳大夫家的孩子,在湖西市当常务副市长了,看呀,人家的孩子多有出息。”

    “常务副市长?仅次于市长呀,这么年轻呀,我是看着这孩子长大的,这孩子在上学的时候,都很聪明。”

    “今天要不是欧阳市长,咱们的家就保不住了,咱们要谢谢欧阳市长。”

    “是呀,要好好的谢谢人家。”

    一位年长的老人看着欧阳宁静道:“欧阳大夫,谢谢您和欧阳市长救了我们的家,要不然,我们的房子就要被这些狗强盗拆了,就要无家可归了。”

    欧阳宁静道:“刘伯,咱们都是左邻右舍,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咱们是邻居,这是我和志远应该做的,只要我欧阳宁静在,决不允许他们拆了咱们的房子。”

    “欧阳大夫,我们要好好的谢谢您。”另一位老人颤颤巍巍的道。

    欧阳宁静笑道:“老人家,不要谢我,天色不早了,大家都回去忙去吧,该做饭了。”

    众人在感谢了一番后,都回去了。

    韩贝贝看着志远道:“欧阳哥哥,怎么没看到一帆?”

    欧阳宁静猛然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去接小一帆。

    欧阳志远笑道:“爸爸,我们去幼儿园接一帆,您和妈妈做饭吧。”

    韩贝贝笑道:“叔叔,姨姨,我们去接一帆。”

    秦墨瑶笑道:“好的,我们回去做饭,远儿,你去接一帆吧,现在幼儿园正好放学了。”

    欧阳志远道:“好的,妈妈,我们去接一帆。”

    欧阳宁静把接送卡递给儿子。

    欧阳志远和一帆上了车,寒万重开车,直奔幼儿园。

    好在幼儿园距离这里不远,车子不一会就到了幼儿园。幼儿园刚放完学,扎着满头小辫子的一帆,正趴在栏杆后,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外面。

    猛然,一帆的眼睛一亮,小脸笑成了一朵花,立刻大声叫道:“爸……爸爸……。”

    欧阳志远刚下了车,就听到了女儿一帆在叫自己。欧阳志远看到了冲向铁门的女儿。

    欧阳志远连忙跑了几步,把接送卡递给老师。

    好在老师认识欧阳志远,老师刚签完字,一帆早就冲了过来,扑进了爸爸的怀里。

    “爸爸……爸爸……一帆好想你呀。”一帆伸出小胳膊,紧紧地搂住了爸爸的脖子,再也不肯松开。

    欧阳志远亲了一下女儿道:“一帆,爸爸也想你,这不,现在来接一帆了不是?”

    “爸爸,我想让你天天来接一帆,行不?”一帆歪着可爱的小脑袋,清澈的大眼睛看着爸爸。

    欧阳志远笑道:“不行呀,一帆,爸爸还要上班呀,爸爸上班挣钱,好给一帆买礼物呀。”

    欧阳志远接过幼儿接送卡,抱着一帆,走向越野车。

    一帆搂着爸爸的脖子道:“那好吧,爸爸。”

    韩贝贝看着欧阳志远抱着一个满头扎满小辫的很漂亮的小女孩,两人亲密的耳语着,走了过来。

    小女孩子,满头的小辫子,随着欧阳哥哥的脚步,上下一颤一颤的,漂亮极了。

    嘻嘻,好可爱的小女孩。

    韩贝贝跑了过来,笑道:“欧阳哥哥,一帆,好漂亮可爱呀,你还认得姨姨吗?。”

    一帆瞪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韩贝贝,小声道:“爸爸,这姨姨就是送我项链的姨姨吗?”

    欧阳志远笑道:“一帆,这就是上次送你项链的韩贝贝姨姨,以后呀,你就喊她姨姨,这段时间呀,贝贝姨姨就在咱家住下了。”

    一帆看了看爸爸,又看着韩贝贝,笑嘻嘻的道:“贝贝姨姨,你好,你的名字怎么和我们幼儿园的一名小朋友重名呀?他也叫韩贝贝。”

    韩贝贝一把抱起来一帆,狠狠的在一帆的脸上亲了一口笑道:“是吗?一帆,好可爱的小丫头呀。”

    一帆的小脸上,出现了韩贝贝的口红印。

    一帆感到了小脸上有点湿润,她笑嘻嘻的道:“姨姨,你的口红染到了我的脸上了。”

    “哈哈……。”

    欧阳志远笑了起来。

    猛然,后面传来了一阵汽车的轰鸣,一辆轿车急速的开了过来,正好韩贝贝的身后有一汪污水。那辆汽车的从污水里开过,一股黑色的污水溅了过来。

    欧阳志远猛地一把拉开韩贝贝,但韩贝贝的腿上,还是溅上了味道很臭的污水。

    韩贝贝的眼泪立刻下来了。

    “姨姨的裤腿被弄脏了。”

    一帆大声道。

    车里传来一阵幸灾乐祸的哄笑。欧阳志远顿时大怒,这个王八蛋是怎么开的车?

    欧阳志远看向那辆轿车,猛然发现,一个小男孩从马路的一边跑向另一边,那辆轿车,正高速碰向那个小男孩。

    路旁边的人都惊呆了。

    欧阳志远大喝一声:“不好!”他的身影瞬间化作一道电芒,冲了过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