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败露

    第一百五十章败露

    只要杀人犯温振福敢逃走,自己的子弹就会穿透他的脑壳。

    温振福做梦都没想到,刑警队副队长曲刚竟然扔给自己一段铁丝。他不由得狂喜至极。自己犯的是死罪,肯定活不成了。现在,曲刚给了自己一段铁丝,自己就能逃出去了。

    曲刚怎么会救自己?仍给自己一点铁丝?但是,现在,温振福不敢多想了,他看着曲刚走到了一边,他熟练地用那段铁丝开了脚镣和手铐,又快速的打开房门,一纵身,就要上墙头。

    刑警队副队长曲刚是故意离开的,他一看温振福上了墙头,眼中杀机一闪,手中的枪早就瞄准了温振福的后脑,扣动了扳机。

    “嗖!”

    “呯1

    一道寒芒一闪,一颗石子打在了曲刚的手腕上。曲刚的手腕一麻,枪口偏了,子弹就打空了。

    枪声一响,只吓得温振福双腿一软,扑通一声,掉了下来。

    曲刚的枪声惊动了周玉海和副处长邢海山,两人冲了进来,一眼就看到欧阳志远、耿剑锋和省厅的何文婕处长带着人,赶了过来。

    欧阳志远会合了何文婕之后,几个人快速的赶了过来,没想到,就看到了刑警队副队长曲刚开枪,另外有一个人已经上了墙头,欧阳志远一颗石子,就打到了曲刚的手腕上。

    耿剑锋一看杀人嫌疑犯温振福竟然能跑了?刑警队副队长曲刚竟然开枪,多亏了欧阳志远一颗石子打在了曲刚的手腕上,否则,温振福就被曲刚一枪打死了?

    温振福被砸上了脚镣手铐,怎么会跑了的?而且脚镣手铐竟然被打开了?

    周玉海和和副处长邢海山也看到了这一切,这让两人大吃一惊。

    曲刚一枪没打中温振福,这让他心里一惊,坏了,自己就怕要暴露。

    周玉海冲到了墙下,一把拉起早就被枪声吓尿了裤子的温振福,咔嚓一声,用手铐,镣铐住了他的双手。

    耿剑锋看着周玉海大声道:“周处长,是怎么回事?温振福怎么会被打开脚镣手铐,逃跑?”

    周玉海转脸看着刑警副队长曲刚,冷声道:“曲队长,是怎么回事?现在不是你值班吗?”

    曲刚连忙道:“周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家伙竟然跑了,我只有开枪。”

    欧阳志远什么人没见过?他一眼就看出,曲刚在开枪的刹那间,嘴角露出了杀人灭口的狞笑。这个曲刚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欧阳志远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拎起温振福,在这家伙的袖口里,搜出来了那段铁丝。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伸手下了曲刚的枪,交到了周玉海的手里道:“把曲刚关起来。”

    曲刚人的欧阳志远,他大声道:“欧阳市长,您凭什么下了我的枪?凭什么关起来我?”

    欧阳志远冷笑道:“如果我不打你一颗石子,现在,温振福就成了死人了,嘿嘿,你想灭口?”

    曲刚一听,脸色一变,心里沉到了底,但他仍旧大声道:“欧阳市长,我是冤枉的,温振福想逃走,我只有开枪。”

    欧阳只志远冷笑道:“你瞄准他的哪个地方开枪?瞄准了对方的后脑勺吧?嘿嘿,那个地方,一枪就能把人的脑袋瓜子打爆的。”

    温振福一听,脸色一变,顿时吓得脸色煞白,冷汗湿透了后背的衣服。***是故意给老子那根铁丝的,让老子先逃走,然后再向老子开枪,这人真歹毒呀,这是挖好坑,让老子跳,想杀老子灭口呀。

    温振福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曲刚。

    耿剑锋一听欧阳志远这样说,一使眼色,周玉海抢过曲刚的手机,低声道:“把曲先关起来。”

    两个警察立刻扭住了曲刚,把曲刚关进了另外一间房子里。

    欧阳志远拎着温振福,走进了一间审讯室。何文婕、耿剑锋和周玉海他们都跟了进来。

    欧阳志远把温振福向地上一扔,冷声道:“说,你这根铁丝是怎么来的?”

    温振福知道曲刚要杀自己的灭口,他恨死了曲刚。温振福看着欧阳志远,他听到了那些警察都喊这个年轻人为市长,他知道,这人绝对是这些警察的领导,他连忙道:“是向我开枪的那个警察扔给我的。”

    周玉海和耿剑锋一听,两人脸色一变。

    刑警副队长曲刚在平时的工作中,一直表现很好,积极向周玉海和耿剑锋靠拢。周玉海和耿剑锋一直把曲刚当做自己人,所以,这次看守温振福的工作,让曲刚参见了进来,没想到,曲刚竟然要杀温振福灭口,难道曲刚是王盛举的人?

    欧阳志远低声道:“你详细的说一下当时的情况。”

    温振福就把曲刚怎样仍给自己铁丝,又离开了自己的过程说了一遍。

    欧阳志远一听,看了一眼耿剑锋道:“耿局,就怕温振福被抓的消息,已经走漏了,曲刚在杀人灭口,必须立刻把温振福交给何文婕带走,立刻审问曲刚。”

    耿剑锋道:“好的,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看着何文婕道:“何处长,我们把温振福教给你,这件案子,要省公安厅出面才行,免得有人要杀人灭口。”

    何文婕忙道:“好的,欧阳市长,我们立刻把温振福和曲刚押走。”

    欧阳志远道:“好,要快。”

    众人立刻开始转移,把温振福和曲刚转移到了何文婕的一个秘密地点。

    到了那个秘密地点后,欧阳志远和耿剑锋、何文婕他们立刻开始审问曲刚。

    欧阳志远如同刀锋一般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曲刚的把双闪烁不停的眼睛,冷冷的道:“曲刚,说,你为什么要杀温振福?”

    曲刚看了一眼欧阳志远,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计划好的计谋,竟然出了差错。他支走了另一个警察,扔给温振福一截钢丝,目的就是让曲刚打开脚镣手铐,让他逃走,自己好一枪干掉他。

    但没想到,自己在开枪的时候,欧阳志远竟然赶到,用一颗石子,打中了自己的手腕,致使自己没有打中温振福,现在,自己又被欧阳志远抓了起来,嘿嘿,但你欧阳志远没有什么证据,又能对老子怎么样?政法委书记王盛举回来救自己的。

    唯有一点让自己害怕的是,省厅的人竟然来的这么快,温振福被欧阳志远交到了省厅,这个消息,一定要送出去,可惜的是,自己的手机被周玉海搜去了。

    曲刚想到这里,冷声道:“欧阳市长,你为什么抓我?我没有犯任何错误,我更没有想杀害温振福,那家伙要逃跑,我只有开枪,但我瞄准的是他的腿,而不是他的脑袋。”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曲刚,你是刑警队副队长,政策我不要再和你交代了,我问你,温振福的那截铁丝谁给他的?”

    欧阳志远一边说话,一边把强大的压力压向曲刚。

    曲刚感到了欧阳志远的强大压力和官威,压得他的呼吸几乎窒息了,他的冷汗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曲刚知道,自己只有坚持到底,才有活路,自己要是乱说什么,王盛举会毫不犹豫的干掉自己的。

    “欧阳市长,什么铁丝,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曲刚在拼死的狡辩,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欧阳志远一听曲刚仍在狡辩,他冷笑道:“曲刚,你不要再狡辩了,温振福已经交代了,他打开脚镣手铐的铁丝,是你扔给他的,你怎么解释?”

    曲刚立刻大声道:“他这是诬陷!我是刑警副队长,我为什么要给他铁丝?你们不要听他的话。”

    周玉海阴冷着脸,走了进来,两眼死死的盯着曲刚,沉声道:“曲刚,我一直把你当兄弟,把你当自己人看待,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要给温振福铁丝,让他逃跑?再开枪杀人灭口?”

    曲刚的眼角露出一丝冷笑道:“周处长,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没有仍铁丝给温振福,更没有开枪杀人灭口。”

    周玉海冷笑道:“曲刚,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关押温振福的地方,我瞧瞧的安装了监控,这是你不知道的,监控记录了你仍铁丝和你支开另一名警察,故意让温振福逃走的整个过程,嘿嘿,你难道还不承认吗?”

    曲刚一听,心里一惊,内心季度的震惊不已,***,周玉海竟然偷偷的安装了监控?这怎么可能?自己身为刑警副队长,怎么会不知道?难道周玉海在诈自己?不行,自己结对不能承认。要是自己承认,自己就死定了。

    曲刚咬着牙道:“周处长,我没有仍铁丝。”

    周玉海冷笑着让一名警察放出了一段视频。这段视频中,正是曲刚仍铁丝,然后又躲到一边,等到温振福逃走,自己开枪的画面。

    曲刚一看到这个画面,顿时面如死灰,冷汗刷的一下,湿透了自己的后背。

    这下自己完蛋了。***周玉海,真狡猾呀。

    欧阳志远冷哼一声道:“曲刚,说,谁指使你的?”

    曲刚干脆闭上嘴巴,不再说话。

    何文婕冷声道:“曲刚,你不说是吗?你以为不说,省公安厅就买有办法了吗?你能扛过省公安厅的审问吗?”

    曲刚当然认识省公安厅重案处何文婕处长,何文婕的话,让曲刚的心里防线,刹那间崩溃,他知道,自己根本抗不过省厅的审讯。

    他一下子瘫软在了椅子上,低声道:“我说……我说,是政法委王书记让我干的。”

    欧阳志远一听,虽然他心里早有准备,但曲刚的交代,仍旧让欧阳志远吓了一跳,果然是王盛举指使曲刚做的。

    欧阳志远大声道:“耿局,你和周玉海立刻到市精神病病医院,把李冰玉夫妇解救出来,要快。”

    欧阳志远知道,曲刚没有完成任务,没有杀了温振福的消息会很快传到王盛举那里的,王盛举说不定要杀人灭口,派人杀害李玉冰夫妇。

    耿剑锋和周玉海立刻道:“好的,欧阳市长。”

    两人立刻带领人,奔向湖西市精神病医院。

    欧阳志远看着何文婕道:“何处长,立刻派人监视王盛举,防止他逃跑。”

    何文婕道:“我马上派人。”

    何文婕立刻派人,去监视王盛举。

    欧阳志远立刻拿出了电话,拨打省委书记萧远山的电话。何文婕测向省公安厅长王世杰汇报这个案件的整个过程。

    省委书记萧远山接到了欧阳志远的电话,他沉声道:“志远,什么事?”

    欧阳志远立刻把这件案子的来龙去脉和湖西市政法委书记王盛举要杀人灭口的整个过程向萧远山说了一遍。

    省委书记萧远山一听这件案子的整个过程,不由得勃然大怒道:“王盛举竟然这样草菅人命,现在真正地凶手抓住了,现在又想杀人灭口,真是岂有此理,只要证据确凿,立刻按照程序,抓捕王盛举。”

    欧阳志远道:“是,萧书记。”

    萧远山刚挂上电话,省公安厅厅长王世杰的电话,就打过来了,王世杰把案情向萧远山详细的汇报了一遍。

    萧远山道:“王厅长,你们省厅的人不是一直有人在湖西吗?立刻抓捕王盛举,还人民一个公道。”

    王世杰马上道:“是,萧书记。”

    省公安厅长王世杰立刻命令何文婕抓捕王盛举。

    王盛举现在早已坐立不安,他让曲刚干掉耿剑锋抓住的那个温振福,但到现在,曲刚竟然没有回话。

    王盛举感到了一种极度危险在向自己包围。

    十年前,李虎的那件案子,的确是,自己为了完成任务名额,把李虎屈打成招的。当年,自己是刑警队长,当时,一名副局长生病去世了,市里要提拔一名副局长,自己是很有希望被提拔成为副局长的。自己需要这件案件的政绩。

    当时,只有让李虎做了替死鬼。自己凭借破了这件案子的政绩,终于如愿当上了副局长。

    自己的副局长位置,是用李虎的鲜血铺成的。

    想不到,十年后,耿剑锋竟然抓住了那件案子的真正凶手,如果不干掉这个凶手,这件案子翻过来,自己同样完蛋。王盛举立刻命令曲刚干掉温振福。

    但到现在了,曲刚竟然没有打电话来。

    难道,行动失败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