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误会了

    第一百四十七章误会了

    虽然现在,山南酒业集团能酿造出来玉春露,但批量酿造的玉春露,根本不能和欧阳宁静手工酿造的相比,况且,欧阳宁静在酒里面加了很多的珍贵药材。手工酿造的玉春露,浓香甘醇,口感极佳。

    上个月,有人送给了周老两瓶手工酿造的玉春露,周老只舍得开了一瓶,正巧丁晓兰在家,丁晓兰也喝了一杯,她没想到,世上还有如此甘醇的好酒。

    那一杯酒,让丁晓兰很难忘记。想不到,今天能放开量的喝。

    韩贝贝抽动了一下秀美的小鼻子,夸张的大叫道:“欧阳哥哥,这酒是你家酿造的?这么香呀,我的口水都流了出来了。“

    欧阳志远笑道:“这酒是我父亲酿造的,在坐的,都是海阳不冻港的中流砥柱,喝完酒后,每个人都送一箱。”

    别人不知道玉春露的珍贵,城建局长郭兴刚可知道,他一听欧阳市长要每个人都送一箱,高兴地他大声道:“谢谢欧阳市长。”

    泰文卫和夏传福都没有喝过玉春露,但酒瓶一开,那种甘醇的酒香,让人如同沐浴在春风里一般,神采奕奕,两人的眼睛都露出了震惊和惊奇的神情。男人都喜欢喝酒,他两人也都不例外。

    好酒呀,真是好酒。

    叶青林已经给每个人倒了一杯。

    欧阳志远微笑着端起了酒杯道:“今天,我从泉水市请来了泰县长和夏局长,我们在这里,给他们两人接风,现在我宣布,从今天开始,泰县长和夏局长将担任海阳不冻港建设指挥部的副总指挥,两人全权处理海阳不冻港的一切,城建局长郭局长,负责协助工作。”

    欧阳志远的这个宣布,也就是说,自己不在海阳不冻港的时候,所有的决定权,都在于泰文卫和夏传福两人指挥。

    泰文卫端着酒杯和夏传福站了起来,泰文卫和夏传福大声道:“欧阳市长放心,我们不会辜负您的期望的,我们一定能把海阳不冻港口建设好。”

    欧阳志远笑道:“好,来,三杯酒如何?”

    泰文卫大笑道:“好,三杯就三杯,平时可没有喝过这么好的酒。”

    众人笑着都站了起来,酒杯碰到了一起。

    欧阳志远笑道:“来,干了。”

    几个人大笑着,一饮而尽。丁晓兰微笑着,同样一饮而尽。

    欧阳志远笑道:“丁董和贝贝,你们是女士,可以慢慢的喝。”

    丁晓兰笑道:“欧阳市长,我的酒量并不比你差。”

    韩贝贝撅着小嘴笑道:“欧阳哥哥,我在家也喝过白酒,半斤没有问题。”

    欧阳志远笑道:“两位女士,都是女中豪杰,虽然玉春露是好酒,但喝多了,仍旧醉人的。”

    众人连续干了三杯酒,酒桌的气氛,慢慢的变得热烈起来。

    泰文卫和夏传福端着酒杯,站了起来,泰文卫道:“欧阳市长,承蒙您的抬爱,看得起我们,亲自到泉水市去接我们,我们在这里谢谢了,我们一定能那海阳不冻港建设好,来,我们敬欧阳市长一杯。”

    欧阳志远笑道:“我们以后就是兄弟,来,我们一起喝吧。”

    三个人都是男人,脾气性格相近,都很欣赏对方,三个人连续干了两杯。

    丁晓兰看着欧阳志远,端着酒杯道:“欧阳市长,我刚来湖西市的时候,是你救了我的命,来,欧阳市长,我谢谢你了,敬你两杯酒。”

    欧阳志远笑道:“丁董,那件事咱们就不要提了,咱们现在是合作关系,丁总,希望我们以后,要好好的合作,来,咱们一起喝两杯酒吧。”

    丁晓兰笑道:“好吧,欧阳市长。”

    两人喝了两杯酒。

    韩贝贝那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欧阳志远道:“欧阳哥哥,你能治好我的病,贝贝很是感激,贝贝敬欧阳哥哥两杯酒吧。”

    欧阳志远道:“贝贝,你就放心吧,你的病,在经过两次针灸,就能完全康复,呵呵,你春节就怕不能回韩国了,要在中国过了。”

    韩贝贝笑道:“那我就跟着欧阳哥哥到你家过去。”

    欧阳志远笑道:“可以呀。”

    龙海市副市长周光睿从省城开会回来,正好路过湖西市,他很长时间没和妻子丁晓兰见面了。

    两人的感情虽然一般,但毕竟在一起生活了很长时间了,他让司机开车路过海阳不冻港,他想和妻子见上一面,第二天再回龙海市。

    周光睿的车子,直奔海阳不冻港而来。

    欧阳志远志远的接风宴会,在两个小时后结束了。大家都喝了不少。欧阳志远让叶青林送泰文卫和夏传福回房间,自己送丁晓兰。

    丁晓兰显然有点喝多了,走路有点晃,她看着欧阳志远一边走一边道:“欧阳市长,上次……水煤浆化工投资的问题,对不起了。”

    这件事,丁晓兰一直感到很是内歉,她知道自己处理问题过激了。

    欧阳志远笑道:“丁董,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我都忘了,现在咱们不是合作的很好吗?”

    两人说话间,来到了楼梯口。

    丁晓兰道:“是的,现在咱们合作的很好……。”

    丁晓兰抬腿就想上楼梯,但脚下一个踉跄,身子一歪,倒了过来。

    欧阳志远连扶住丁晓兰倒过来的身子,但双手却按错了地方,双手一下子按到了两座饱满高耸、弹性极佳的山峰。

    丁晓兰一声轻微的惊叫,脸色顿时变得透红,内心狂跳,一种异样的麻酥感觉如同触电一般,传遍了全身,让自己全身发软。

    欧阳志远也感到了自己的双手按错了地方。他连忙松开双手,丁晓兰的身子顿时失去了平衡,一下子倒进了欧阳志远的怀里。

    这吓了欧阳志远一跳,他连忙去推丁晓兰的身子。

    “哼!”

    一声冷哼从外面传来,让两人吓了一跳。这声冷哼,丁晓兰很是熟悉,正是丈夫周光睿愤怒的时候经常发出的声音。

    丁晓兰抬脸一看,她看到了自己的丈夫周光睿,她脸色一红,连忙离开了欧阳志远的怀里,快步走向丈夫周光睿。

    “光睿,你怎么来了?”丁晓兰想不到丈夫会来海阳不冻港。

    周光睿冷哼一声,冷冷的道:“怎么,不欢迎我来吗?我要不来,能看到你们这样吗?嘿嘿,你是老牛想吃嫩草吧?”

    丁晓兰连忙道:“光睿,说什么呢?我刚才差点摔倒,是人家欧阳市长扶了我一把,你不会吃醋吧。”

    周光睿冷声道:“他的手,扶错地方了吧。”

    丁晓兰脸色一红,低声道:“你瞎说什么。”

    欧阳志远微笑着走了过来,伸出了手道:“周市长,您好。”

    周光睿冷哼一声,并没有和欧阳志远握手,他不屑的看了一眼欧阳志远冷声道:“欧阳市长,抱着别人的老婆,很爽是吗?”

    欧阳志远忙道:“周市长,你误会了,丁董刚才差点摔倒,我扶了一把,你误会了。”

    周光睿冷声道:“你扶了一把?你的手,扶错了地方了吧?”

    丁晓兰一听周光睿的语气,知道自己的丈夫误会了,她低声道:“光睿,你真的误会了,我们之间,真的没有什么?我们刚参加了一个宴会,有点喝多了,我上楼梯,差点摔倒,欧阳市长扶了我一把。”

    周光睿冷笑道:“你不要解释了,我相信我的眼睛,扶了一把,能扶到怀里去?你以为我是小孩子吗?真不要脸!”

    周光睿说完,脸色铁青,转身摔门而去,上了自己的轿车,绝尘而起。

    “光睿!”丁晓兰大声叫着丈夫的名字,追了出去,但看到的是,周光睿轿车扬起来的烟尘。

    丁晓兰的眼泪流了出来。

    丁晓兰虽然和周光睿的感情一般,她也知道,周光睿在外面有人,但自己一直很要强,什么事都要做的比别人好,这个性格,让她和周光睿之间,有了裂痕。

    周光睿喜欢的是那种温柔贤惠、相夫教子的妻子,可是,丁晓兰做不到。丁晓兰有自己的事业。

    丁晓兰和周光睿的结合,是父母包办。

    当年周家在官场中,碰到了危机,资金极其的匮乏。原来是平民,但后来已经发家崛起的丁家宏图财团看到了机会。

    丁家宏图财团的老总,丁晓兰的爷爷丁宏图,看出来周家只是碰到了暂时的困难,这个坎,周家一听能迈过去。丁家虽然有钱,但在官场上,一直没有可靠的靠山。

    丁宏图知道,自己丁家没有背景,出身低微,在这个国家里,你再有钱,也是白搭,有钱不如有权,你再多的钱,一个政策下来,你就会成为穷光蛋,变得一无所有。

    丁宏图知道,机会来了。他主动找到了周光睿的爷爷周老,愿意把自己的孙女丁晓兰许给周老的孙子周光睿。

    丁宏图知道,在周家的孙子辈中,周光睿是比较聪明的。

    两家各取所需,一拍即合,丁晓兰嫁给了周光睿。

    两人婚后,刚开始感情还行,但后来发现,双双都不是自己理想中的伴侣。可是,家族的婚姻,不是他们能做的主的。

    越是大家族的孩子,在婚姻上,都不能自己做主。

    欧阳志远想不到,周光睿竟然这样心胸狭窄,看来,这个误会大了,自己确实不是故意的,但事情太巧了,周光睿竟然来湖西市,偏巧让他看到了。

    欧阳志远苦笑着走向丁晓兰,低声道:“丁总,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