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情况危急

    第一百四十三章情况危急

    省委常委统战部鲁部长鲁宾的老家,就在泉水市,他的老父亲鲁战强是山南省的退休老干部,现在一直跟随二儿子鲁海军生活在本地。

    市委书记罗荣国虽然没有加入省长江川河的派系,也没有加入省委书记萧远山的战壕,但省委常委统战部鲁部长鲁宾的老爹在泉水市住院看病,罗荣国是市委书记,他肯定会尽自己一份力的,这是礼节。

    正巧,今天,欧阳志远来到了泉水市,这让罗荣国有了和省委常委统战部鲁部长鲁宾结交的机会。

    身处在官场,没有谁不想让自己向上,更进一步的。罗荣国同样不会脱俗。

    但罗荣国同样知道,自己要是和省委常委统战部鲁部长鲁宾走的太近,肯定会遭到省委书记萧远山的打压,但现在让欧阳志远伸出援手,救治鲁宾的亲爹,这样,自己就可以还鲁宾过去的一个人情,又不遭到萧远山的打压。

    罗荣国是欠了鲁宾的一个很大的人情。当年罗荣国能担任泉水市市委书记,鲁宾是省委常委,他在举手表决的时候,投了罗荣国一票,终于让罗荣国战胜了对手,顺利地当上了泉水市市委书记。

    鲁宾之所以投了罗荣国一票,他的目的,就是让罗荣国在当上市委书记后,能照顾一下自己的弟弟鲁海军和父亲。自己的弟弟可是泉水市副市长。鲁宾也有意把罗荣国拉到自己的身边来,他知道,罗荣国的工作能力极强,是一步一个脚印走上来的,无论那个派系,都希望自己的手下,都有强大的工作能力。

    官场中,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切身的利益。

    罗荣国一听欧阳志远答应了,心里很是高兴,他笑道:“走吧,咱们现在就去泉水人民医院。”

    欧阳志远道:“好的,罗书记。”

    罗荣国只带了秘书时宝龙,和欧阳志远、韩贝贝,走下市委办公大楼。

    欧阳志远道:“罗书记,鲁老的哮喘一直没有治好过吗?”

    哮喘病是一种很不好治疗的慢性病,就是一时治好了,也有可能经常发作。发作起来的时候,如果抢救不及时,很有可能失去生命。

    罗荣国道:“鲁老的哮喘,聘请了很多著名的专家,治疗了很多次,但就是,没有彻底的治疗,每年的春节前后,都要复发,而且,一年比一年厉害。”

    欧阳志远一听罗荣国这样说,就知道,鲁战强的哮喘是季节性哮喘。这是一种很难治疗的哮喘病呀。

    半个小时后,欧阳志远他们的轿车开进了泉水市人民医院。

    泉水医院呼吸内科的走廊上,被欧阳志远打的鼻青脸肿的鲁正勇刚走进走廊,迎头就碰到了父亲,泉水市副市长鲁海军。

    鲁海军一看儿子的脸,青一块紫一块,他的脸色一变,瞳孔微微地暴缩了一下,一丝怒气在心头升起。看样子,儿子个人打架了。谁有这么大的狗胆,敢打自己的儿子?这人不想好了。

    鲁海军的眼里闪过一丝暴戾的杀机,他看了儿子一眼,沉声道:“正勇,你是怎么回事?”

    鲁海军这人,极其溺爱自己的儿子,这在泉水市是很有名的。再加上鲁正勇的伯父鲁宾是省委常委统战部长,鲁正勇在泉水市无人敢惹。但现在,自己的儿子却被人打的鼻青脸肿,这是有人在挑战自己的权威,是在打自己的脸,这人不是找死吗?老子的儿子有这么好欺负的吗?

    鲁正勇一看到父亲满脸的怒气,正疼爱的看着自己,他低声道:“爸爸,我碰到了湖西市副市长欧阳志远,他打了我一顿。”

    “什么?湖西市副市长欧阳志远?他来泉水市了?”

    鲁海军一听,吓了一跳,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阴森森的。欧阳志远的强大背景,他可是很清楚的,自己和哥哥鲁宾联合在一起,也不敢招惹人家。

    但欧阳志远你不是欺人太甚吗?你个王八蛋的背景再深,再厉害,你也不能跑到泉水市,殴打我儿子呀?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你这不是打老子的脸吗?

    鲁海军沉声道:“欧阳志远为什么打你?”

    鲁正勇低声道:“我和王浩、崔茂强他们在一起喝酒,本来两个服务员是跟桌给我们服务的,欧阳志远也到这个饭店吃饭。他一眼就相中了那两个服务员,非要那两个服务员陪他喝酒不可,我们当然不愿意,和他发生了争执,他就仗着身手好,打了我们。”

    鲁正勇在撒谎,他故意在陷害欧阳志远。

    鲁海军一听,顿时气的脸色铁青,心里顿生恨意,欧阳志远,你也欺人太甚了吧?竟然跑到泉水市来打人,真是岂有此理,你的背景再强大,但也要讲理呀?你一个堂堂的副市长,和孩子们争陪酒小姐,你不丢身份吗?

    鲁海军看着儿子鲁正勇低声道:“你不要乱跑了,你伯父就在病房里,让他看到你和别人打架,他会生气的。”

    鲁正勇很害怕自己的伯父,他连忙道:“好的,爸爸。”

    两人正说着话,泉水市市长何庆林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由于省常委统战部长鲁宾在场看望自己的父亲,泉水市的官员,几乎都在场,来找机会,和省常委统战部长鲁宾说话,找机会亲近。

    领导家任何的一件事,包括红白喜事,都是下级向上级献媚的机会。

    泉水市长何庆林同样不能脱俗,自从省常委统战部长鲁宾来到湖西市人民医院后,何庆林就经常出现在鲁老的病房里。

    何庆林出来透透气,他一眼看到了副市长鲁海军和他儿子鲁正勇正在说话,鲁正勇的脸上,竟然青一块紫一块。

    这小子真不是个安分的家伙,不知道,又和什么人打架了,不过,在过去,都是鲁正勇仗着父亲是副市长的势力,都是他欺负别人,从来没有吃过亏,有几次甚至重伤了别人,自己不得不出面协调,让自己这个市长很是被动。今天这是让谁揍了一顿?呵呵,这种纨绔弟子,就应该有人出手教训他一下。

    市长何庆林虽然这样想,但他的脸上没有露出任何表情。

    鲁海军一看市长何庆林走了出来,连忙打招呼道:“何市长,您好,您工作忙,以后,千万不要天天来了。”

    何庆林看着鲁海军道:“鲁市长,鲁老可是我们山南省的老一辈革命家,我对老人家很是尊敬,每天抽一点时间来看看老人家,是我最大的心愿。”

    鲁海军在心里深深地鄙视市长何庆林,净说你娘的假大空的话,老子的哥哥,如果不是省常委统战部长,你能每天屁颠屁颠的来看望我父亲吗?

    鲁海军忙道:“谢谢何市长。”

    两人刚说到这里,走廊的楼梯口,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市长何庆林和副市长鲁海军一看,两人一愣,只见市委书记罗荣国、秘书时宝龙走了过来,后面跟着一位英俊潇洒年轻阳光的男人和一位二十岁左右的漂亮那孩子。

    市长何庆林和副市长鲁海军虽然在电视上看到过欧阳志远,但现实中,欧阳志远比电视上还要年轻阳光,两人一时都没有认出欧阳志远。倒是被打的鲁正勇一看欧阳志远出现在医院的走廊里,这让鲁正勇的脸上露出暴戾的杀机。

    欧阳志远这个王八蛋来这里干什么?而且还是跟着市委书记罗荣国身后,这个王八蛋和罗荣国这么熟悉?不可能吧?

    欧阳志远也看到了被自己殴打过的鲁正勇正站在和他长得有点相像的一位满脸阴戾的中年人身旁,这个中年人应该是副市长鲁海军吧?

    鲁海军身边有一位方面大耳、气度轩昂的中年男人,这人身穿一身笔挺的中山毛料上衣,裤子烫的笔挺,那双皮鞋更是晃眼。这人就是泉水市市长何庆林。

    欧阳志远在电视上看到过泉水市市长何庆林,他一眼就认出来他。

    泉水市,是一个以山区为主的地级市,和龙海、湖西市平级,经济不很发达。市长何庆林和市委书记罗荣国没有什么大的矛盾,在工作中,配合的还算可以,并没有像龙海市和湖西市那样,书记和市长在暗处是死敌。

    市长何庆林和副市长鲁海军一看市委书记罗荣国亲自来了,两人连忙迎了过来齐声道:“罗书记,您好。”

    罗荣国道“|何市长、鲁市长,鲁老的情况怎么样了?”

    鲁海军的脸色变得有点沉重,他摇摇头道:“情况不好。”

    罗荣国看着鲁海军道:“鲁市长,我给你请了位神医,给鲁老看看,来介绍一下。”

    罗荣国指了指欧阳志远道:“这位就是湖西市副市长欧阳市长。”

    什么?这位年轻人就是湖西市的副市长欧阳志远?省委书记萧书记的女婿?常务副省长秦明月的亲外甥?秦副总理的外孙?

    市长何庆林不由得一愣,欧阳志远要比电视上更加年轻、英俊潇洒。何庆林虽然是市长,级别要比欧阳志远大半级,但欧阳志远的强大背景,让何庆林放下了架子,他连忙伸出了手笑道:“欧阳市长,你好,我是何庆林。”

    欧阳志远连忙伸出双手,握住了何兴林的手笑道:“何市长,您好。”

    鲁海军绝没想到,打了自己的儿子的欧阳志远,竟然就在眼前,他的眼角一寒,心里恨得要死,恨不得照着欧阳志远的脸上暴打一拳,但人家欧阳志远是市委书记罗荣国请来给自己父亲看病的,他顿时满脸堆笑的伸出双手笑道:“欧阳市长,您好,你的大名是如雷贯耳,医术更是一绝,您能来给我父亲看病,我谢谢您了。”

    欧阳志远什么人没见到过?自小就跟随父亲在大街上给人算卦看相,什么样的人,他一眼就能看穿,鲁海军眼角的那丝寒意,根本逃不脱欧阳志远的眼神。

    如果不是罗荣国请求自己来给鲁老看病,自己绝对不会来。看样子,鲁海军很怨恨自己殴打了他的儿子。这个人内毒,是个标准的阴险人物。

    欧阳志远笑道:“鲁市长,不用谢,我是医生出身,给人看病,是我的职责,走吧,到病房去吧。”

    鲁正勇冷声道:“欧阳志远,我爷爷的病不要你看,你走吧。”

    鲁正勇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他对欧阳志远恨得要死,恨不得咬一口欧阳志远。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鲁正勇,他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鲁海军看着儿子一眼,低声道:“滚一边去,不知好歹吗?”

    鲁海军知道,欧阳志远是市委书记罗荣国请来的,儿子撵人,这不是给自己树敌吗?这孩子越来越不像话,更不懂事了。

    鲁海军低声道:“欧阳市长,对不起,孩子不懂事,让您见笑了。”

    市长何庆林和市委书记罗荣国一看鲁正勇的样子和语气,就知道,欧昂志远和鲁正勇之间,肯定有什么事情发生。

    欧阳志远笑道:“去看看病人吧。”

    欧阳志远根本不理会鲁正勇。

    欧阳志远的话音未落,鲁海军的秘书郑成快步小跑过来,急声道:“鲁市长,不好了,鲁老呼吸困难,病情加重,需要马上抢救。”

    鲁海军脸色一变,连忙跑向病房。但他还没有跑进病房,五六名专家大夫和医生护士,快素的推着鲁战强,从病房里冲了出来,冲向抢救室。

    一位身材高大,和鲁海军长得很像的中年人,紧紧地跟现在众人身后,后面是五六名官员,个个神情紧张的要命。

    这人正是省委常委统战部长鲁宾。

    推车上的老人,已经在吸氧,但他的胸脯在剧烈的起伏着,喉咙里打出很响的呼呼声,如同风箱一般,脸色憋得一片青紫,两眼泛白,眼看就要窒息了,情况及其的危机。

    省呼吸科专家廖元武神情凝重,一边跑一边立刻大声道:“立刻切开气管,直接下吸痰器,要快。”

    欧阳志远一看老人的情况,知道,老人危险至极,就是切开气管也没用,如果自己不出手,老人就完了。

    欧阳志远立刻冲了过去,大声道:“切开气管没用,我是医生,我来。”

    欧阳志远的话音未落,那个专家廖元武立刻急眼了,他大声吼道:“你是谁?快滚开,我是治疗组组长,一切都听我的,要快,立刻切开气管,下呼吸管,吸痰,要快。”

    欧阳志远冷声道:“你要是切开鲁老的气管,鲁老也抢救不过来,老人的肺部支气管已经被痰堵死,支气管不能扩张,痰根本吸不出来,现在,立刻把老人翻过来,拿掉呼吸氧气罩,我来处理。”

    欧阳志远急促大声道。

    省呼吸科专家廖元武是个急性子的人,还是这个抢救治疗小组的组长,这要是耽搁了老人的抢救时间,他吃不了兜着,他冷哼一声道:“你来?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说话?快滚一边去,耽搁了抢救病人,你要付责任,人命关天呀,快滚。”

    廖元武急眼了,他知道,现在,时间就是生命,老人不能耽搁呀,再耽搁一分钟,老人説不定就会死亡。

    省委常委统战部长鲁宾更是急眼了,这可是自己的亲爹呀,这个小白脸是谁?他凭什么给自己的父亲治病?他不认得欧阳志远,他冷声道:“快把这人拖走,让廖专家抢救。”

    鲁宾的话音未落,几个保安立刻冲了过来。

    这时候,鲁老早已憋的脸色青紫,一下昏了过去,全身剧烈的抽动着,眼看不行了。

    欧阳志远一声大喝:“闪开。”

    他一步冲到老人面前,闪电一般的把老人身体翻过来,让老人向下趴着,让头伸出推车外,欧阳志远一声大喝,伸手对着老人的后背穴道,啪啪啪啪,连续拍打,每一次的拍打,都打在肺部的毛细气管上。

    “嗖嗖嗖!”

    几根银针扎进老人的后背肺部的穴道。

    “哇哇哇!”

    老人猛然发出剧烈的呕吐,一口一口的腥臭粘痰,从嘴里喷射出来,发出阵阵的恶臭。

    欧阳志远并没有嫌弃老人,仍旧快速的拍打老人的后背。

    老人再次开始呕吐起来,大量的粘痰从嘴里喷出。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