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怒骂马加山

    第一百三十六章怒骂马加山

    欧阳志远的话音刚落,整个会议室里顿时一片哗然。

    真是牛逼呀,得了一个肥差,竟然还提出条件,让省委书记萧远山亲自给他调人。而且是跨市调人。

    欧阳志远之所以提出这个条件,他在飞机上,给夏传福治病冰寒的时候,对泉水市城建局的局长夏传福的印象不错,他认为,这个人值得交往。泉水市倡议县县长泰文卫和泉水市城建局的局长夏传福对海阳不冻港的地层结构熟悉,而且他们掌握了一种客服流沙层的建筑方法,这种方法,自己现在也没有掌握。现在,自己身边严重缺人。

    宋忠军他们还在运河县建设运河县开发区,王青峰和肖永成帮助矿务局总经理马瑞海建设水煤浆化工基地,现在,自己身边,早已无人可用,如果把泰文卫和夏传福调过来,帮助自己,自己就可以把海阳不冻港建设成功。

    欧阳志远这样说,市长关占平现在虽然心里很是气愤,但他不敢说话,塌方死人的事,省里还不知道怎样问责自己,现在,自己最好不要乱说乱动。能把海阳不冻港尽快建设好,也是省长江川河的心愿,至于由欧阳志远再次担任总指挥,他也并不反对。但是,欧阳志远在香港收了七个亿的诊金,这让省长关占平很是不爽,这七个亿的诊金,一定要欧阳志远吐出来,嘿嘿,你欧阳志远说回来捐献,谁知道你说的是真假?现在,正好狠狠地敲打你一下。

    省长关占平看了一眼主管城市建设的副市长马加山,并使了个眼色。

    副市长马加山和欧阳志远有仇,欧阳志远打过他,马加山听市长关占平说过欧阳志远在香港收了七个亿的诊金这件事。当时,马加山一听,吓了一跳,我的天哪,七个亿,自己虽然是主管城建的副市长,平时能有一些灰色收入,但和七个亿相比,简直就是九牛一毛。

    ***欧阳志远真黑呀,看一个病号,竟然要了人家奉诚集团五个亿,我敢说,这家伙是世界上最黑的医生,真敢要呀。

    一种强烈的妒忌在马加山的内心烈烈燃烧,烧的他眼睛血红。

    嘿嘿,欧阳志远你不是想重新掌控海阳不冻港的指挥权吗?老子不会让你这么顺利担任这个肥缺的。老子让你把那七个亿都吐出来,别人怕你,老子可不怕你。马加山的父亲马传喜可是在发改委工作。

    这个年代,是拼爹和拼背景的年代。

    副市长马加山站了起来,低声道:“萧书记,欧阳市长担任海阳不冻港口的总指挥,我不反对,但是,他在参加香港国际煤化工产品交易会期间,利用工作时间,给米国威尔集团的董事长威尔逊、倭国的三岛株式会社社长藤田一夫,还有韩国奉诚集团的总裁韩奉诚的女儿韩贝贝看病,非法获利七个亿,装进了他个人的腰包,但我认为,这七个亿的收入,不能全部装进欧阳市长的私人口袋里,这七个亿,应该全部上缴。”

    副市长马加山的话,如同一颗炸弹一般,在人群里猛烈的爆炸。在开会的现场,有的人并不知道,欧阳志远在香港收了七个亿的诊金。

    不知道的人顿时张大了嘴巴,一连极其震惊的样子,震惊的目瞪口呆。七个亿,好家伙,这可是个天文数字。他们都知道,欧阳志远的医术高明,想不到,他在香港,竟然给这些世界大级别的集团总裁看病,收入这么高。一些人的眼里露出了深深的妒忌。七个亿呀,自己几十辈子也挣不到这个数字呀,人家欧阳志远一趟香港就能挣了这么多,这还让我们活吗?我们就是贪污,也只是弄个几百万花花,几个亿,想都别想。欧阳志远真是牛逼呀。

    乔治集团的那一个亿,人家过一段时间,要亲自交给欧阳宁静,所以,只剩下七个亿。

    马加山之所以当省长江川河的枪,因为,他以后的升迁机会,省长江川河可以给他提供,第二个原因就是,他和欧阳志远有仇,欧阳志远殴打过他,他要让欧阳志远做什么都不顺利。

    欧阳志远吃瘪,是他最大的快乐。

    省长江川河看到马加山首先向欧阳志远开炮轰击,他在心里不由得笑了。哈哈,欧阳志远,你不是不想上交那七个亿吗?连在龙海的小型庆功宴都没有参加,还用不辞而别来抗议,嘿嘿,我非得逼迫你交出来这七个亿不可。

    市长关占平知道欧阳志远在香港挣了七个亿,可是欧阳志远逼迫自己杀了关翱翔,毁了自己投资的高尔夫球场,让自己损失了几个亿,欧阳志远,你也放放血吧。

    欧阳志远一听副市长马加山竟然在这个时候,再次提出来让自己上交那七个亿的诊金,他冷笑着大声道:“马副市长,你说我利用工作时间给人看病,非法获利七个亿,我问你一下,我不给威尔逊看病,不给乔治治病,不给三岛的藤田一夫和奉诚集团的总裁韩奉诚的女儿韩贝贝治病,人家能和咱们签订七百个亿美元的订单吗?香港国际煤化工产品的展位,有一千多家,人家和谁签订不行?这几家集团,在去年还是和国煤能源集团、白山市、菲国签订的订单,是人家的老客户,正是我给人家看好了病,人家才舍弃了原来的老客户,和咱们湖西市签订合约,这才有了这七百亿的订单。马加山,你的妒忌心太重了,我给你十个亿,你能把奉诚集团总裁韩奉诚的女儿韩贝贝的肿瘤治好吗??你有这个本事吗?我凉你没有这个本事,你这种人,就是大事干不了,看到人家取得了成绩,却在背后下毒手,让妒忌之心蒙蔽了心灵的小人,你这种官员,没有什么出色的工作能力,但挑起别人的毛病,确实很有一套,马加山,你有本事,你去签订七百亿订单,让大家看看?嘿嘿,我看你一百个亿订单都签不上。”

    欧阳志远这几句话,把马加山骂的体无完肤,狗血喷头。

    “你……你怎么能……骂人?马加山被欧阳志远的话,气的脸色铁青,结结巴巴的说不出来话。

    市委书记宋光明道:“马副市长,欧阳市长的七个亿,他早就向我汇报了,欧阳市长本身并不想要这七个亿,他已经决定,把这七个亿全部捐献出来,一分都不留,他设立单独的账户,来资助那些上不起学看不起病的百姓,特别是养老院、孤儿院和精神病院,请马副市长不要乱说话,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市委书记宋光明的话,再次让参加会议的官员,倒吸了一口冷气。厉害呀,七个亿都捐出来,这是何等的气魄?

    省委书记萧远山道:“欧阳市长,能给湖西市从香港带来七百亿的订单,这个成绩,在全国是第一的,是谁都抹杀不了的。你们湖西市去年的订单,只有六十亿吧?现在翻了十几倍,你们湖西市的干部,如果都能像欧阳市长一样,少说多干,我相信,你们湖西市绝对能成为经济第一的地方市。我在这里表态,欧阳市长是可以担任海阳不冻港总指挥的,他要的泉水市倡议县县长泰文卫和泉水市城建局的局长夏传福,我同意,我们省委给协调,这两位都是建设福隆港口时候的副总指挥,现在,让他们来协助欧阳市长建设海阳港,我认为不错,欧阳市长,我们省委负责协调,但这两位人才,您要亲到泉水市去请。”

    欧阳志远一听萧书记答应了自己的条件,他连忙道:“好的,萧书记。”

    现场会开了很晚,才结束。由于外面下大雪,省委书记萧远山他们,都住在了海阳不冻港新盖起来的招待所里。条件虽然简单,但有暖气,房间里很温暖。

    欧阳志远休息了一会,就敲开了省委书记萧远山的房门。秘书王封国看到是欧阳志远,他笑道:“进来吧,欧阳市长,萧书记在等着你。”

    欧阳志远道:“谢谢,王秘书。”

    欧阳志远走进了省委书记萧远山的房间,萧远山正在看海阳不冻港的主体工程图纸。

    “萧书记,您好。”欧阳志远在工作的时候,他称呼自己的岳父为萧书记。

    萧远山一看欧阳志远走里进来,他指了指沙发道:“欧阳市长,坐吧。”

    欧阳志远坐在了沙发上,秘书王封国给欧阳志远倒了水,就退了出去。

    萧远山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志远,你准备怎样尽快让海阳不冻港复工?这项工程,可是拖了很久了,现在蓝天集团的资金已经到位了,今天又出现了这个重大的安全事故,到现在,还没有统计出来死了多少人,湖西市的工作效率真是低下呀。”

    欧阳志远看着秘书王封国出了,他道:“爸爸,我这两天,先把海阳不冻港的建设进度理顺一下,大雪一停,我就到泉水市,去请泉水市倡议县县长泰文卫和泉水市城建局的局长夏传福,关于他们调动的事,您尽快的让省委协调,这是跨市调动处级官员。”

    萧远山道:“志远,我们省委好办,我听说你救过泉水市市长罗荣国?”

    欧阳志远道:“那是前一段时间,罗书记的老家就在湖西市,他来湖西市过国庆节,没想到,出了车祸,我正巧开车经过,罗书记被困在车里。我把他救了出来,处理了他的伤势。”

    萧远山道:“你到泉水市,先拜访罗书记,我给罗书记打电话,让他给泉水市倡议县县长泰文卫和泉水市城建局的局长夏传福做思想工作,尽快让他们来湖西市上任。”

    欧阳志远道:“谢谢爸爸。”

    萧远山看着欧阳志远道:“这次你在香港带来七百亿美元的订单,成绩很不错。又把那七个亿的诊金捐了出来,这让我很是欣慰。”

    欧阳志远道:“爸爸,那都是过去的成绩,不值得一提,关键是现在,海阳不冻港的交接,死了这么多的人,方明海的常务副市长肯定干不成了。”

    萧远山看了一眼欧阳志远道:“志远,你一直在抢救现场,你估计这次的死亡数字是多少?”

    欧阳志远看了一眼自己的岳父,他知道,岳父肯定不想死的人太多。伤亡数字,要是超过那个基数,会对岳父的仕途产生影响的。

    就是整个山南省委省政府,湖西市的市委市政府,都不想伤亡数字超过那个数。

    欧阳志远低声道:“大概不会超过那个基数。”

    萧远山一听,他不仅长出了一口气。他也是凡人,并不是神仙,没有任何进步的**。萧远山现在的想法就是,在换届的时候,自己能进入中央工作。

    这次的死亡数字,要是能超过基数,自己就危险了。欧阳志远知道,这次死亡的人数,绝对远远超过基数了。但上报伤亡数字,市委市政府肯定不会让超过那个基数的。

    如果超过那个基数,市长关占平的位置,就怕不保,市委书记宋光明同样会受到处分。

    半夜的时候,市长关占平接到了秘书懂顶义的电话。

    “关市长,事情全部办好了,经过我和民政局长高伟,还有政法委的王书记做了大量的工作,这次死亡人数是定在了二十九人,远远地低于三十六这个基数,赔偿金,已经悄悄的给了,全是现金。我们连夜组织火化场的工人,进行加班。每位愿意立刻火花的家属,再次奖励贰万元。大多数的家属已经同意连夜火花,极个别的不愿意连夜火花的,我们正在做思想工作,准备追加奖金。”

    秘书懂顶义是市长关占平最得力的住手,不论什么事,他都能很好圆满的处理好。

    市长关占平对秘书懂顶义的处理效果很是满意,他立刻到:“董秘书,花多少钱都不怕,只要把事情处理圆满。”

    秘书懂顶义道:“好的,关市长。”

    关占平笑道:“顶义,就要换届了,你办好这件事,我准备让你到下面去锻炼一下,而且是提拔使用。

    秘书懂顶义一听市长关占平这样说,他不由得狂喜。现在自己的级别是正科级,到下面锻炼,而且是提拔使用,关市长就是在暗示,自己到下面锻炼的时候,要升级了,最低要安排个副县级。副县级就是副县长呀,这可是自己做梦都想要的职位呀。

    懂顶义感激的快要哭了,他急促的低声道:“谢谢关市长,我一定好好地工作,不会辜负您对我的栽培。”

    关占平低声道:“最好到明天早晨,把这件事全部解决,你和民政局长高伟,写出来上报这次事故的死亡人数报告单,让方明海和市安全监察局长沈茂山签字,明天送我这里来。”

    懂顶义低声道:“好的,关市长。”

    关占平放下电话,狠狠地吸了一口烟,他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死亡二十九人,这个数正好,距离三十个人,差一个数,就不会构成特大安全事故了,距离三十六人的基数,更是还差几个,嘿嘿,懂顶义还真会办事呀。

    嘿嘿,这个数字,谁也说不出来什么,虽然萧远山想借这个机会拿掉自己,但是他敢调查死亡人数的真相吗?他同样不敢。如果他敢调查出来真正死亡的数字,他同样会受到牵连,他想向上更进一步,肯定不行。所以,整个山南省和湖西市,没有人希望死亡数字超过三十六人,也不希望超过三十个人。

    但有一个人,办事不按常理出牌,那就是副市长欧阳志远。

    自己一定要防备他。欧阳志远一直在现场抢救伤员。在这次抢救伤员的过程中,欧阳志远确实出了大力。如果不是他参加了抢救人的行列,还会多死十几个人。

    可惜呀,欧阳志远不是自己战壕的人,而且还是自己的生死敌人,是你死我活的敌人。

    后半夜,大雪就停了。

    第二天的上午,湖西市市长关占平拿着事故分析报告和死亡人名单数字,敲开了市委书记宋光明的房门。

    秘书韦青松一看是市长关占平,他连忙道:“关市长,请进。”

    关占平点点头,走进了市委书记宋光明的房间。

    宋光明一夜没有休息好,他的心同样在想着,这次事故死了多少人。

    他一看到市长关占平走了进来,他微微点点头道:“关市长,请坐。”

    关占平坐在了市委书记宋光明前面的沙发上,轻声道:“宋书记,这次安全事故报告和死亡数字出来了,您过目一下。”

    宋光明一听安全事故报告和死亡数字出来了,他的心一跳,虽然他极力掩盖自己的不安,但市长关占平还是看到了宋光明的手抖了一下。

    嘿嘿,看来,宋光明同样紧张这次安全事故的死亡数字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