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用钱封口

    第一百三十四章用钱封口

    省长江川河狠狠地瞪了一眼关占平,低声喝道:“你是怎么干的工作?死亡四十一?超过了基数五名,你这不是找死吗?你的市长位置还能保住吗?”

    省长江川河这样一说,虽然是天寒地冻,但关占平的冷汗,顺着额头流了出来,后背的衣服都湿透了。

    自己能混到市长这个位置,可是自己一生的心血,决不能让这些死人连累了自己。

    市长关占平低声道:“我知道怎么办,江省长。”

    省长江川河一听关占平这样说,他就知道,关占平要在死亡数字上做文章,他冷哼一声道:“你好自为之,不要露出马脚,特别是宋光明那一关,你要做的不漏痕迹,否则,谁都救不了你。”

    关占平连忙道:“是,江省长,我知道,该怎么做。”

    省长江川河走向了省委书记萧远山的方向。

    市长关占平叫来秘书懂顶义,低声道:“每名死亡家属最低十万,给我封住他们的嘴。”

    九六年的十万,在地级市的城镇,还是相当可观的一笔钱。

    秘书懂顶义低声道:“有多要赔偿金的,怎么办?”

    关占平低声道:“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每个人的赔偿金额,都要保密,尽量让他们明天就下葬,先火花下葬的,再加两万奖金,凡是闹事的,一路严惩拘留,让政法委书记王盛举参加,你现在就去办。”

    秘书懂顶义低声道:“好的,关市长,我和民政局局长高伟亲自去办。”

    关占平低声道:“越快越好,你立刻救走。”

    “是,关市长。”秘书懂顶义坐上车,消失在风雪之中。

    关占平知道,关键在此一举了,任何人在金钱面前,都是贪婪软弱的。这些工人,都是在附近的农村招来的,他们的目的就是挣钱,现在虽然死了人,但要是十万元哗哗作响的票子放在他们面前,他们家属的眼睛都会冒绿光。

    没有人能经受得了金钱的诱惑。如果有谁闹市,自有公安局的警察出面。一手金钱,一手大棒,关占平相信,任何人都会选择金钱的。自古以来,民都不能和官斗。那些小民,一威吓,他们就不敢说话了。

    分管民政局的副市长贾政汪和民政局局长高伟,都是自己提拔起来的,他们知道应该怎么做。

    海阳不冻港塌方的营救工作,在晚上七点,全部结束,伤员和死者都已经运走。

    欧阳志远的武功再高,今天,他也是很疲惫。他帮助两位漂亮的军医赵琴和李昕收拾好东西,赵琴和李昕都要回去了。

    两位小丫头对欧阳志远的医术佩服的不得了,她们绝不会想到,自己国家的中医是这么的神奇,特别是欧阳市长在抢救那十几名频死的重伤工人的时候,两根银针是那样的神奇,一根眉心,一根扎进人中穴,竟然能吊住伤者一口气,不让伤者死亡,而赢得做手术的时间。

    看欧阳志远的外科手术过程的动作,简直就如同行云流水一般的熟练。

    赵琴被欧阳志远的神彩,深深的迷住了,直升机的螺旋桨发出了轰鸣,赵琴伸出了白皙的小手,看着欧阳志远,忽闪着那双大眼睛道:“欧阳市长,以后有时间,我要跟你学中医。”

    欧阳志远握住了小丫头的小手,赵琴的小手温润的如同白玉一般,十分的柔软。

    “呵呵,就怕你没有时间,学中医可不是一年两年的时间能学的出来的。”欧阳志远笑道。

    赵琴一笑,露出两个漂亮迷人的小酒窝,还有如同白玉一般的贝齿道:“那我就多跟你学几年。”

    小丫头拿掉口罩后,更加漂亮迷人。

    欧阳志远笑道:“你们部队可不能随便出来。”

    赵琴笑道:“我们医院,可以邀请您到我们那里讲课。”

    欧阳志远道:“好呀,可以给你们讲课。”

    赵琴笑道:“再见,欧阳市长。”

    欧阳志远道:“再见,赵琴军医。”

    李昕笑道:“欧阳市长,再见。”欧阳志远道:“再见,李军医。”

    两个小丫头上了直升机,直升机慢慢的升起,飞向远方。

    赵琴还是看着欧阳志远的方向发呆。

    李昕伸出手,在赵琴的眼睛前晃动了一下,赵琴竟然没有看到。李昕猛地一推赵琴,笑嘻嘻的道:“怎么,赵琴,你不会喜欢上了人家了吧。”

    赵琴脸色一红,小声道:“胡扯,人家可是副市长,说不定早就结婚了。”

    赵琴和李昕书闺友,很好的朋友,两人无话不谈。

    李昕笑道:“赵琴,我没有听说欧阳市长结婚,你还有机会的。”

    赵琴叹了一口气道:“欧阳市长这么优秀,人家肯定有了女朋友,我呀,还是不要妄想了,累死了,休息,我要睡一会。”

    李昕一听赵琴这样说,她打了一个我哈欠道:“你这一说,还真累死我了,睡一会吧。”

    赵琴也是忙了一下午和一晚上,她闭上了眼睛,但眼前老是晃动着欧阳志远那英俊潇洒的身影,她根本睡不着。自己今年二十六了,自从军医大学毕业后,一直没有遇到心仪另一半。今天,欧阳志远的风采,总算让她心动了。

    省委书记萧远山看着塌方的港口基础,他转过身来,看着市委书记宋光明道:“事情原因调查清楚了吗?”

    宋光明低声道:“萧书记,海阳不冻港地标下三十米处,竟然流沙层。”

    萧远山一皱眉头,沉声道:“海阳不冻港的地层勘探是哪个单位勘探的?竟然没有勘探到流沙层,这件事,要一查到底。”

    宋光明连忙道:“是市地质勘探队勘探的,但是,市地质勘探队的能力,只能勘探到地下二十米,三十米的地方,他们勘探不到。”

    萧远山冷哼一声,看了一眼赶过来的关占平道:“拦海大坝和海阳不冻港的主体地基,都在三十米以下,你们竟然只勘探到二十米,胆子可真不小,为什么不让省地质勘探局勘探?”

    萧远山说完话,两眼如同刀锋一般盯着市长关占平。

    这眼光吓得关占平一哆嗦,他连忙道:“具体的工作,是常务副市长方明海在负责。”

    市长关占平要让常务副市长方明海顶罪。

    萧远山冷笑道:“关市长,你不要推脱责任,你是主持政府工作的一把手,你首先要从你身上找原因。”

    市长关占平一听,省委书记萧远山这是要拿自己开刀了。嘿嘿,拿自己开刀,你得找到下刀的地方。

    省长江川河低声道:“宋书记,常务副市长方明海是海阳不冻港的总指挥,一会,咱们就召开现场会议,调查这次事件的原因,坚决杜绝类似的事故再次发生。”

    江川河在为市长关占平开脱。

    市委书记宋光明低声道:“萧书记,外面雪大,咱们到海阳港指挥建设中心去吧。”

    萧远山看了一眼市长关占平道:“带上方明海,到海阳港指挥建设中心开会。”

    关占平连忙道:“好的,萧书记。”

    众人簇拥着省委书记萧远山,走向海阳港指挥建设中心。

    欧阳志远看到了省公安厅王世杰,连忙小跑过来,大声道:“王厅长,您好。”

    王世杰一看欧阳志远跑了过来,他看着志远道:“志远,湖西市怎么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故?死了这么多的人?”

    欧阳志远叹了口气道:“勘探深度不够,钻井勘探没有勘探到三十米以下的流沙层,就匆忙动工。”

    王世杰道:“为什么?”

    欧阳志远道:“为了政绩,就抢工期。”

    王世杰沉声道:“即使为了赶工期,也要勘探好了以后,再动工不迟。”

    欧阳志远道:“王厅长,萧书记和江省长到了?”

    王世杰道:“到了,走,到海阳港指挥建设中心去,萧书记要在那里开会,分析这次事故的原因。”

    两人一边走,王世杰道:“我听说,你这次到香港,参加煤化工产品交易会,取得的成绩不错?七百万美元的订单,全国第一?好小子,你厉害。”

    欧阳志远道:“巧合而已,看了几个疑难病号,凑巧,他们都是来参加煤化工产品交易会的,我看好了他们的病,他们就和我签订了订货合同。”

    王世杰道:“我听说,你在香港,遭到了好几波暗杀?”

    欧阳志远道:“是的,王厅长,您们审问的苗四,进展如何?”

    王世杰道:“苗四交代了,是关翱翔雇用他去杀你的,但关翱翔死了,所有的线索又断了。”

    欧阳志远道:“湖西市有人想让我死,嘿嘿,偏偏我的命大,所有想杀我的人,都被我干掉,只是没有抓到活口。”

    “志远,你要抓紧,协助何文婕尽快破掉湖西市的贩毒案子,找到那个叫虎爷的贩毒头子。”王世杰低声道。

    欧阳志远道:“我知道,王厅长,我正在深入调查。”

    王世杰道:“好,我等你的好消息。”

    两人说话间,来到了海阳港指挥建设中心,走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坐满了人,欧阳志远看到了省委书记萧远山,省长江川河,省安全监察厅长蔡宝林,还有省委秘书长卫国清。

    旁边坐着市委书记宋光明和市长关占平。

    欧阳志远看到了脸色煞白,非常憔悴、垂头丧气的常务副市长方明海。欧阳志远对方明海没有任何的一丝同情,妒忌蒙蔽了他的双眼和心灵,如果他不认为自己是想多去他的指挥权,果断地下令停止施工,那些人能死吗?

    欧阳志远虽然不知道具体死了多少人,他只顾得抢救活着的,但死亡人数不少。

    这些人都是常务副市长方明海害死的。这人要负主要的责任。

    城建局长郭兴刚神色疲惫的坐在那里,双脚上,还沾满了泥水。

    在座的,还有湖西市政府赶过来的领导。

    欧阳志远看到了投资方,蓝天集团总裁丁晓兰也坐在不远处。丁晓兰的脸色也是不好看,她同样没有想到,会死了这么多人。

    省委秘书长卫国清猛的把烟掐灭,他看了大家一眼,沉声道:“大家静一静,今天,湖西市海阳不冻港,发生了特大的安全伤人事故。现在,伤亡的具体数字,还没有统计出来,今天这个会,就是,我们现场分析一下,这次事故的原因,一定做到国家安全三不放过的原则,来分析这次事故。”

    在处理安全事故的过程中,国家有三不放过的明文规定。

    三不放过就是,三不放过”是指在调查处理安全事故时,必须坚持事故原因分析不清不放过,事故责任者和群众没有受到教育不放过,没有采取切实可行的防范措施不放过的原则。

    “三不放过”原则是在对调查处理安全事故原因分析、事故责任者和群众的教育以及事故防范措施这三个方面指出的严格要求。这些要求也正是我们进行安全事故的调查和处理的真正目的所在。

    “三不放过”原则的第一层含义是要求在调查处理安全事故时,首先要把事故原困分析清楚,找出导致事故发生的真正原因,不能敷衍了事,不能在尚未找到安全事故主要原因时就轻易下结论,也不能把次要原困当成真正原因,,未找到真正原因决不轻易放过,直至找到事故发生的真正原因,并搞清各因素之间的因果关系才算达到事故原因分析的目的。

    “三不放过”原则的第二层含义是要求在调查处理安全事故时,不能认为原因分析清楚了,有关人员也处理了就算完成任务了,还必须使事故责任者和广大群众了解事故发生的原因及所造成的危害,并深刻认识到搞好安全生产的重要性,使大家从事故中吸取教训,在今后工作更加重视安全工作。

    “三不放过”原则的第三层含义是要求在对工场事故进行调查处理时,必须针对事故发生的原因,提出防止相同或类似事故发生的切实可行的预防措施,并督促事故发生单位付诸实施。只有这样,才算达到了事故调查和处理的最终目的。

    这三不放过,在处理安全事故中,起到了极大地作用。

    省委秘书长卫国清接着道:“现在,请省委肖书记讲话。”

    大家都轻轻地拍动手掌,欢迎起来。

    省委书记萧远山看了大家一眼,用低沉的声音道:“在这里,我首先,向遇难的工人师傅们,和他们的家属,说声对不起。”

    萧远山首先向遇难工人和家属们道歉。

    省委书记萧远山说完这句话,他的双眼猛然透出一股凌厉的寒芒,扫过所有人的脸,沉声道:“今天,湖西市发生了这样的重大事故,让这么多的工人师傅们遇难,让我深深的感到痛心。湖西市政府的工作是怎样做的?拦海大坝和港口的主体工程的基础,都要打到三十米之下,为什么只勘探到二十米?在没有勘探到三十米的基础上,是谁批准动工的?这件事,蔡厅长要追查到底。湖西市安全监察局的责任,更要追查到底,别的,我不多说,现在,就让负责海阳不冻港项目的方市长,讲一讲这次事故的原因,让我们以后,吸取教训,决不能再发生这样的悲剧。”

    萧远山这样一说,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常务副市长方明海。

    有的人脸上露出了同情的神情,有的人在眼角里测露出了不易察觉的幸灾乐祸的笑意。特别是湖西市几位副市长。嘿嘿,这次常务副市长方明海完蛋了,他逃脱不了被撤职查办的处罚,湖西市的常务副市长就出现了空缺,这个空缺,谁能顶上去?

    这些人并不关心那些死者家属,那种撕心裂肺的悲痛和失去亲人的痛苦,他们关心的是,那个常务副市长的位置,是否能幸运的落到自己的头上,自己的位置,是否能向上靠一步。方明海的死活,和自己何干?

    常务副市长方明海一个下午和晚上,仿佛苍老了十年,他的脸色极其的疲惫憔悴,鬓角竟然增加了很多的白发。

    他慢慢的站了起来,脸色苍白死灰,他的眼前,出现了自己被免职判刑的残酷画面。

    他哆嗦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市长关占平冷声道:“方市长,萧书记让你讲讲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你要好好地讲一讲,不能有任何的隐瞒。”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